返回

无艳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无艳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里露气重,你别待这里睡。”段云罗推着他肩,替自己穿着衣裳后,便担心地检视起他穿得可够扎实。“你这几日身子还未完全痊愈,别拿身子开玩笑哪。”

  司徒无艳就着浅浅月光,凝视着她倾身为他拉衣拢襟动作。

  “明知我身子不好,你还忍心让我在外头那样没日没夜地找你?”司徒无艳忍不住抱怨出声。

  “如果能够,要我折寿给你,我都愿意。”她捂着他唇,不让他开口。“可我现下明白了,明白我爱着一个人,居然会如此放不下面子。我不在意别人说我面貌平凡,可我不想见着你拂袖而去。我如今知错了,别再怨我了,好吗?”

  她的细语,声声似花蕊般娇细,拂入他耳间,心里,他还能怎么着。

  司徒无艳锁着她的眸,忽而倾身重重咬住她的唇,非得听到她痛呼一声,方得罢手。

  “罚你的识人不明!日后再也不许对我如此了!”

  段云罗懂了他意思,捂着被咬痛双唇,眼眶激动地发红。

  她扶着墙壁缓缓起身,伸手便要去搀他。

  “我没那么孱弱,好歹总也多活了这些年,多长了些骨肉。”司徒无艳自个儿起身,低头看着仅及他耳侧高度的她。

  “你不在我身边时,我自然管不着,可我现在怎么有法子不管呢?”段云罗揽着他手臂,让雨人身子在瞬间便又密合在一起。

  月光之下,两个人一只影子,就这么相依相偎地回到她屋子里。

  她迫他先躺上榻,忙着在屋里又烧火又熏香,又是给他添被的。直到他扯过她手臂,吻住她的唇,硬拉她躺到身边为止。

  她挣扎不过他,靠在他肩窝处,却因着倦意而很快入眠了。

  但,司徒无艳没法子入睡。

  他就着桌上一盏烛光,看着双唇微张、睡得正沉之云儿。

  他不知自己瞧得多久,可他总看不倦!她比他想象中的娇小一些,样子健康一样,眼睛也更有活力一些。

  今晚要了她,是为这些年来的爱怨做一个开口。

  她总归该是他的!

  可真要了她之后,内心一股恶恼却是由不得他做主。

  他这么念念系着她,可他心里却比谁都清楚,若是时空倒转,她当年仍然会选择嫁予朱紫国皇子。她身后的那票亡灵及她身边这票护主之人,每一个都比他容易得到她的未来。

  他没法子接受这般情况!

  说他任性也好,说他孩子气也罢,总之他不许她的心里谁都往他前头搁。

  他便要天下人都知道这么一回事!

  要下,他便要坏心地让她也尝尝这种不被心爱之人当成一回事之心痛感觉。她才会真正晓得要将心比心,她才知道即便他现在拥她入怀,可心里却仍没法踏实之原因。

  司徒无艳蜷紧双臂,将她搂得更紧、更紧,直到她皱眉低喘了一声,他才不情愿地松开钳制。

  她是他的,谁也夺不走。

  *

  隔日,两人相拥睡至日上三竿。

  房内门锁着,谁也不敢进去打扰。

  段云罗先醒来,一如过去几日,先行起身替他打理好一切。

  不同之处是为——他今日的发,是由她为他拢束而成的。

  段云罗站在司徒无艳身后,望着黄铜镜里神情气爽的他,她羞得不敢多瞧,总觉得自己像个新嫁娘,正在为夫君理衣整衫。

  她心里这般喜悦,脸上自然便现出了眉不画而翠,唇不点而朱之极佳面相,瞧起来也真有几分新嫁娘模样了。

  司徒无艳瞧着、瞧着,总舍不得从她脸上移开目光,忍不住又搂着她纤腰,与之在长榻边嬉戏许久,这才起身和她正经讨论起待会儿即将宣布之政事。

  他说,她听。

  她面色凝重,泪水却不住地在眼眶里打着转,最终还是免不了将泪水全都揉碎于他长袍上。

  又是一桩她累世累劫也还不清之恩情啊!

  司徒无艳吻干了她的泪水,唤来副将,要其聚集了岛民及军队列于海滩之上,恭候圣喻。

  半个时辰之后,司徒无艳领着与他穿着同色墨紫长袍且面覆纱罩之段云罗,一同走至众人面前。

  “先皇稚子虽已升天,然长公主聪慧之名,天下尽知。当今天下人心纷乱、国政无绪,为抚人心,为定大局,吾于此宣布——恭迎先帝长公主段云罗为我朝女帝,统理国纲,治国以仁、率民以正。”

  司徒无艳执起段云罗的手,将手中以鲜黄色绸布裹住之开国印玺递至她手里。

  “女帝万岁万万岁!”副将依着摄政王眼色,领众下跪。

  司徒无艳低头望向岛民,包括两位将军、吴嬷嬷,全都涕泪纵横地跪倒于地。他们撑着年迈身子,一再地对着女帝叩首,神态激动地让人不得不动容。

  司徒无艳没那么多家国感伤,可眼前这种同仇敌忾感受,他却不陌生。当初众人全心为了扯下败坏帝王,也是这般齐心戮力。

  看来他的云儿承继大统,确实是众望所归啊。司徒无艳玉容浮出淡淡一笑,看向段云罗。

  “诸位请起。”段云罗一启唇说话,天籁般嗓音便已震慑得众人凝神肃敬。

  司徒无艳只庆幸着他今日坚持要她围起面纱——她老说她面貌平凡,可他瞧着却总是可爱,总不许谁都任意瞧见。否则若真让这么多人拼命盯着她,他怎有法子不心浮气躁。

  “在下无功无德,无福以堪此大礼。回朝之后,必当心心念念为众生百姓,否则愿遭天谴而无半点怨尤。”段云罗手执印玺,虔心对天起誓。  ”

  司徒无艳怒眸瞪向段云罗,她尽心尽力也就罢了,何以要口出毒誓!

  “女帝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波接着一波欢呼之声,让司徒无艳惊异地没法多想。

  他望着军队及岛民,只觉他们全都群情激昂了起来,那声嘶力竭的呼唤甚且压过了海涛声,长啸于天际,久久不散。

  司徒无艳看向段云罗!

  她屈膝行揖,弯身不起。

  “我治国经验或有不足,将来得请各位贤达多方指教。朝廷之间,我也会与摄政王讨论曰后如何广开纳谏之道。”段云罗说道。

  司徒无艳勾唇一笑,不得不为她此时之沉稳气度而在心里喝彩。

  他朝段云罗伸出手,她也毫不犹豫地握住他的大掌。

  “咱们明日便启程返国。”司徒无艳说道。

  众人一见他们两人手掌这么一握,当下所有人心情便又急转了一回。

  摄政王年少有为,女帝悲心愿力过人,如此不也是佳话一桩吗?

  顿时欢呼之声再度不绝于耳,岛民们甚至相互拥抱,嚎啕大哭老天有眼,长公主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两人便一路携手走入段云罗房里。

  段云罗先让司徒无艳在长榻边倚着枕坐下,先给他燃了个手炉,要他暖着手。再把了下他的脉,其后又唤来了吴嬷嬷,要炕房里泡个补气人参茶,再让他们备个补肝血之四逆汤,这才安心地坐在他身边。

  “你不必招呼这些的——”司徒无艳揽过她身子,脸颊偎到她颈间,嗅着她衣衫间药草香味儿。

  “我做着高兴呢,你便别拦我。”

  “这倒也是。只怕日后回到国内,你忙于政事,伯也没这么多时间理会我了。”他揽了眉,又不快了起来。

  “怎么这下竟闹起孩子脾气来了?”她抚着他眉心,轻笑着问道。

  司徒无艳一迳揽着她,不想说出自己如今拥有她之不安稳感受。

  “当真明日便要启程吗?这岛上有太多东西要收拾。”段云罗回首望着这处住了几载之屋房,总不免感伤了起来。

  “国内不可一日无主,你我先行返国。其后,这岛上点滴事物,你爱差人搬回去多少,便载多少。”司徒无艳勾起她的下颚,盯着她眼说道:“倒是国政大事,你这几日返国途问可得好好琢磨一番。国方新政,能早一日上轨道,百姓们便少一日担忧。”

  “我有事想与你商量。灰虎将军与笑脸将军虽已离朝多年,不过爱民之心不变,仍时时刻刻论及社稷军国……”

  “就任命他们为左右丞相,如何?”司徒无艳接下她的话说道。

  段云罗点头,感激地揪着他的手臂。“日后可要多劳你费心了,我等纵然虽有满腔抱负,无奈也是久居岛上之化外之民,当今天下局势总归还是要有人提醒。”

  “如今天下不过数字可言——富豪强占民地,富者益富,贫者益贫。”

  “那得找些查税宫做个普查土地功夫,探知国内而今荒废土地有多少,这得费点时间。在此之前,得先找出空旷农地,让百姓有地可耕。人民生活安定了,能糊了口,这国家才算能平……”段云罗边说,已起身走至书桌前,简单磨了墨,右手拿起毛笔便挥毫而下。

  司徒无艳随之走到她身边,只见她落笔之迹,字字神俊清雅,自然是与不久之前与他所见之绢儿方正笔迹大不相同。

  “你左右手皆能写字。”司徒无艳恍然大悟地说道。

  “是。”

  “我初到岛上时,就是见着了你以左手写字字迹,心里便一下认定绢儿与云儿不是同一人。”

  “我那时就是怕你认出我字迹,因此才改以左手写字。没想到你这一下没认出来,我却以为你是因为我的面貌平凡,便立刻认定我不是长公主,还着实伤心了一阵子呢。”段云罗提起这事,浅浅轻笑,虽则笑意仍微苦,却是已经释怀了。

  “美丑之间,我早看得淡了。”司徒无艳以指尖拂过她蜜色肌肤,在他眼里,她的一颦一笑比任何人都让他动容。

  “你早已看淡美丑,岂不显得我庸俗,一心生怕被你看轻了我这张脸庞?”她被他瞧着脸红,忽而俏皮一笑,伸指刮刮他脸皮。

  “美丑本就小事一桩。你我日日相处,情投意合、两情相悦,我必然是不会为了旁人什么恩情而弃你于不顾,你则不同了……”

  “若不是情非得已,我宁可割肉也不愿离你而去啊。”段云罗捧着他脸孔,一本正经地说道。

  可他表情仍是一派不悦,她抚着他手臂,柔声问道:“知道我为何左手也能写字吗?”

  “我若知道,早早便认出绢儿是云儿了。”

  “你离开仙人岛后,我以左手、右手互写书信传情,假装你并未完全离我而去,以稍疗对你的相思之情……”她想起那段时日,眼眶不免有些红了。

  “傻云儿——”司徒无艳拥着她,吻着她的眼儿。

  他知道她爱他、爱着他,可他实在没法子完全释怀。她的心上有着一座天秤,他一人独坐一方,另一方却承受了太多生者亡魂。要他如何放得下心!

  “你待会儿先让士兵们在南边海滩治军,我让岛上居民多拾些翡翠回去。国之新政,需要财力。”段云罗见他表情仍有不悦,只得将话题转移至军国大事上,免得他又不开心。

  “是哪,若我能再娶个有钱有势女王来扶持我国,那才是更称你心之事。”司徒无艳嘴快,又脱口闹出这么一句。

  段云罗这一回也不接话了,她直觉揽住司徒无艳颈子,用温热唇瓣直接堵得他说不出话来。

  她爱着这个男人之心意,哪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尽。她晓得他心里不满,可她现下什么也说服不了,只得由着时间来抚平他那些旧伤痕哪。或者,等她怀了小娃娃之后,他便会对她更感到放心吧……

  一念及此,段云罗迷蒙着双眼,面颊更形红艳了。

  司徒无艳望着她娇美姿态,心中一动,不由得一个翻身,便将其压制于身下。

  他吻着她双唇,抚着她全身,只眷着要将她往心窝里攒得更深,巴不得将她整个人全都纳入他体内,不许旁人探着一分一毫……

  他的云儿何须担心他嫌弃她容颜,在他心里,再没人比她更能触动他心扉。

  司徒无艳耳间听着云儿动情嘤咛娇喘,一个纵身便结合了彼此——而今便该是要长相守了,可他的心里为何总透着一股隐隐不安呢?

  即便他家族之男子皆未长寿过四十,他也还有好多年光景可陪伴着她,不是吗?

  司徒无艳蓦一甩头,不许自己多想。

  他低头吮住她雪白肌肤,只图尽情骋驰在她软如蜜之身子里,与她一同图着那忘情快活之境到来,直至他什么事也没法子再想……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