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艳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无艳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司徒无艳这一睡,就是两日两夜。

  待他醒来时,但见绢儿趴在长杨边睡得正沉。

  他定定看了她一回,对于女子这种异常关心原是不屑一顾地,可他此时却避开她身子,轻步下了榻。

  是云儿要绢儿这般待他的,他不想辜负她的心意。

  司徒无艳推开门,才走出院落,便不顾尚未全然病愈身子,开始领军在岛上四处寻找段云罗踪影。

  这一找,又是两日两夜。

  他踏遍了岛上每一寸,却是连一抹闲杂人等影子都未曾瞧见。

  怕国内政事再生变,司徒无艳让楚狂人先领着军舰回国,自个儿则仍待在岛上和段云罗耗着耐性。 

  这一夜,海上风狂了些。

  司徒无艳已经不想再费事找人了,他在海边吹了一晚的风,满头青丝全让海风给吹成纠结。他知道自个儿被海风吹得头疼,可他不甘心就这么放手。

  他黑眸一眯,急怒之下,准备回房要严刑逼问绢儿!

  绢儿若是再不说出云儿行踪,他明日一早便要领着大车,将全岛之人一并带走,届时看云儿是现身不现身!

  司徒无艳推开大门,屋内灯烛早已燃亮,一股药香袅袅地飘在四处,教人闻了也心旷神怡。

  他板着脸,大跨步地走回榻边。

  缉儿一看他回来,眼儿全亮了。

  她先是端过一盅茶,递到他手里。上头压着一张字条,就说这茶是特别烘过酌,不伤他胃的。

  司徒无艳怒气被她的欢迎消弭了泰半,哪还想得到什么严刑逼问。绢儿待他是不求目的好,他这几天算是看得极清楚了。

  可他心里恼着云儿不现身,一迳板着脸,也不理会那盅茶,自个儿走到窗边长榻,倚着枕褥便坐下,发火地垂眸而下,存心不理人。

  他可以轻易地在这座岛上闹得天翻地覆,逼人找到云儿出来,可他不想。

  他毕竟不是大恶之徒,况且当年留在岛上,所有人都待他极好。灰虎将军是第一个拍他肩膀,夸他博学强识之人。已故御医抚过他的头,夸他极乖巧。吴嬷嬷天天不忘问他想吃什么,把他当儿子一般地疼着……

  怎么他这回回来,每个人都对他闪闪躲躲,竟没一个人再对他和善了。他做错什么了吗?

  司徒无艳闭眸,微张着唇,痛苦地喘息着。

  段云罗一见他唇色红得不自然,伸手便想去探他的脉象。

  “云儿?”司徒无艳一惊,蓦地睁开眼。

  她摇头。

  司徒无艳盯着绢儿,星眸肆无忌惮地撞进她眼里。

  她咬住唇,他眉头却是一蹙。

  他不是容易觉得自在之人,可每当他和绢儿共处一室时,心里总是轻易地便平静了。

  偶尔他闭上眼,竟恍惚地有种错觉,以为云儿正在房内静静地陪伴着他。

  司徒无艳眯起眼,仔细地将绢儿上上下下打量过一回——

  她与云儿身高相仿,身上味道相似!可吴嬷嬷也与云儿身高相仿,且这房内都是药草味,谁待久了,都会是这股味儿的。

  云儿与绢儿,应当不是同一人吧!

  因为他实在想不出云儿为何要假扮他人的原因。司徒无艳眼也不眨地看着她……

  就在段云罗被他盯得几乎快招架不住之际,司徒无艳却朝她伸出手腕,让她诊脉。

  “你也懂医术?”他问。

  段云罗掐指比了一点点手势。

  他合上眸,感觉一道温润指尖在他指尖探压着,心里便安适了下来。

  他等会儿得问问绢儿,这屋内烧的究竟是啥香气,怎么他每回一进屋子,便忍不住想打眠歇息。

  段云罗松开探脉指尖,起身写了张字条,再端来一只漆盘,里头摆了杯水与一盅菜粥。

  她轻触了下司徒无艳衣袖,先递过字条——

  您先用点粥,我让人去熬些姜汤让您祛祛寒。您似乎又染了风寒……

  “染了风寒又如何!我这身子便是死去了,也没人关心——滚开!”

  司徒无艳一忖及己身孤单,心情忽而大坏,他明眸一瞪,使性子一挥手便将她漆木盘里东西全往地上一挥。

  陶杯与瓷碗啪帕地碎了一地,砸出一地水渍与米糜。

  段云罗揪眉,却还是一声不言语。

  她也不先收拾一地狼藉,只是定到桌前,又写了张字条!

  岛上食物得来不易,即便您贵为摄政王之尊,也不该随意扔掷。

  “整座海滩上都是翡翠,要什么锦衣玉食没有!”司徒无艳冷冷低咆着,心情奇差。

  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

  “教训得好!”他拊起掌,冷笑地说道;“顺便去告诉你主子,她若是再不现身,天下苍生交到我手里,恐怕又是一番祸国殃民。”

  段云罗咬住唇,心里其实也慌得紧。

  她岂会不知自己该早些说出真相吗?这日瞧着他奔波,总也要担忧他的身子啊。

  司徒无艳见她眼神似有爱怜,他黑眸闪过一道黠光。

  “绢儿,过来。”没法子严刑逼问绢儿,使点法子拐骗总成吧!

  他忽而倾身向前,抚住她咽喉,指尖轻风似地轻抚过她肌肤,感觉她身子轻颤了一回,他双眼更加迷魂地逼近她温热脸庞。

  “你这些时日陪着我身边,知道我总舍不得伤害公主一丁点,能告诉我她在哪吗?”

  他的声音低柔,绝色眼眸紧盯着人,蛊惑得她没法闪躲,只能由他搂着后背,随着他眼色起舞。

  段云罗氤氲了眸,感觉双腿似飘浮在空中一般,她有多久不曾与他如此亲近过了啊。

  “带我去找她,有我罩着你呢,你什么都甭怕……”

  司徒无艳冰冷柔荑抚上她面颊,惹来她一阵轻轻哆嗦。

  段云罗面如桃红,却仍然摇着头。

  “不知好歹!”司徒无艳急怒攻心,抓着她颈子之手劲益发地强劲了起来。

  段云罗吃疼,被迫着张口呼吸,整张脸胀成青紫色。

  她感觉他指尖全陷进她颈子里,竟像是要碎了她血脉才肯罢休地掐着她。

  经过这几年,他果然多了几分力气,再也不是那个弱不禁风的司徒无艳了。段云罗在心里忖道,唇边竟飘了抹笑。

  这个绢儿简直活得不耐烦!她不求饶也就罢了,居然还敢耻笑他!司徒无艳瞪着她脸上含笑泪光,心头怒火更炽。

  他忽而眯起眼,松了她颈上钳制。

  司徒无艳俯头,在她颊边厮磨着。

  “告诉我长公主在哪?回京里之后,我纳你为侧室。”他刻意欺骗之声愈益魔魅,存心要蛊惑得人心神不宁。

  段云罗屏息凝气,但觉被他呼息所触及之肌肤全都颤抖了起来,四肢也莫名地无力了起来,最终竟连睁眼力气都失去了。

  她的无艳啊……她半睁着眸,揪着他臂膀,红颜娇喘着。

  司徒无艳瞅着她杏眸潋滥模样,鼻尖呼吸尽是她身上淡淡药草香氛。

  “云儿……”他眼儿一闭,恍恍惚惚地以为怀里所拥之人,便是他朝思暮想的云儿。

  司徒无艳吮住她唇瓣,心下一喜。她温热唇瓣柔软似粥,便是他记忆里云儿的味道。

  “云儿……”他舌尖钻人她嘴里,执意要尝到她每一寸味道,也执意要求着她的回应。他的云儿总是不堪他的热情,经常会娇羞地在他唇下瑟缩着身子……

  司徒无艳惊觉怀里娇躯如同往昔般地轻颤时,他笑了,更加霸气地扣住她颈子,眷恋地吻得更深了。

  “云儿……云儿……”他频频在她唇间,唤着她名字。

  大掌沿着她颈儿抚下,解了她领口几个盘扣,冰凉指尖与热唇亦随之蜿蜒而人。

  “你让我等得好苦……”

  司徒无艳更加俯低身子,舌尖逗过她锁骨之间凹陷处。

  他还记得每回当他这么腻着她时,她总要像猫儿一样地嘤咛出声的。司徒无艳眉头微皱,因为没听见她声音,遂睁眼想瞧瞧看她的反应。

  但见她拱着身,紧咬着唇,脸上表情似欢愉又似疼痛。

  而身下这张女子脸孔,似陌生却又熟悉!

  她是绢儿,不是云儿!

  蓦地一阵冷意袭上司徒无艳后脊。

  “滚!”他狂乱推开她,目露凶光。

  段云罗落下两行泪水,一时之间身子无力动弹,只得揪住不整衣衫,蜷缩身子,屈辱地将脸埋在双膝之间。

  司徒无艳望着她因为哭泣而颤抖不已之双肩,他脸孔紧绷到几乎咬碎牙根。

  他差点轻薄了一个姑娘!

  司徒无艳忿然转身,心虚到根本不敢再多看她一眼。

  可他此时之呼息紊乱,心跳剧烈又是为了哪桩?

  莫非只要有人无惧于他,且全心地对待他,他便会陷入爱河之间?否则他与绢儿并无自己与长公主之间那种相互依存、辞锋交会,心灵交流之火光啊?

  司徒无艳身形一晃,脸色更形惨白。

  不敢在屋内多停留,他忿然走出房间,冲出院落,没提灯笼、没燃烛火,就这么一路摸黑、跌跌撞撞地想走至岩洞。

  他怎么会将绢儿当成云儿?

  因为绢儿和云儿一样,不会如同寻常女子一般被他容貌影响而局促扭捏?因为绢儿和云儿一样,在他面前总能无畏无惧地说出心里想法?因为绢儿和云儿一样,对待他的方式总像是在爱护挚爱之人?

  云儿和绢儿——绢儿和云儿……

  司徒无艳乍然停下脚步,他蓦打了个寒颤。

  他遍寻不至的人儿,会不会为了什么难以启齿原因,其实正日夜待在他身边?

  一阵海风吹起司徒无艳及腰乌丝,月光映在他脸庞上,映出他眼中漾着怒却又闪着兴奋火焰之光彩。

  他一个转身,正要离开找绢儿对质时,忽而听见了岩洞里传来了说话声音。

  他揪起眉,停住脚步——

  “你猜长公主为啥要咱们不许透露太多?”女子问道。

  “谁晓得?兴许是她嫌弃摄政王吧?”男子说道。

  “你脑子糊涂了吗?谁有资格嫌弃摄政王?他那张脸孔要是不能称为天下最美,也没人敢自称了。”女子惊呼出声。

  司徒无艳面无表情地听着,他已听过这类话题千百万次,早已不会为其兴起任何波澜。

  “我听说摄政王在被长公主救起之前,是一个什么左王爷的男宠……”男子口气不以为然地说道。

  “男宠是怎么回事?”

  男子压低声音说了些不堪之事,女子于是惊呼连连。

  岩洞外之司徒无艳则眯起眼,浑身笼罩在一层怒焰之间。身为男宠,又岂是他自愿之事吗?听到别人遭遇了这事,不是应当哀矜而勿喜吗?

  “不过,公主若是在意这种事,当初便不会和司徒无艳浓情密意了啊。我们那时刚被买至岛上,年纪虽小,可他们两人情投意合模样,我可没忘记哪。”

  “男人们可以风花雪月,谁说女人就不成。”

  “你甭乱说,咱们公主才不是那种人。”

  “若长公主对司徒无艳是真心真意,当初为何要趁夜下药送走他,再远嫁王朱紫国当太子妃呢?”

  公主不肯承认身分!

  云儿果然便是——绢儿!

  而他的云儿,当年送走他的原因,竟是为了要远嫁他国?

  司徒无艳头一昏沉,整个人无力地偎上冰冷石壁。石壁冰凉透过他薄衫,冻入他骨子里,冷得他脸色发白。

  “公主不是一直期待着复国吗?司徒无艳现下可是摄政王,可以给她整个天下了。”

  “欲擒故纵哪!我瞧公主八成是想吊司徒无艳胃口……”

  “说够了吗?”

  一道诡魅幽声突然飘进岩洞里,这对男女陡起一身鸡皮疙瘩,互搂着往洞口一看——

  两人顿时面无血色。

  “摄……政……王……”男子结结巴巴地说道。

  “半个时辰内,叫长公主单独一人到这岩洞来见我。若有不从,或是有闲杂人等一并到来,我即刻离开仙人岛,撤军皇城,任由天下大乱!”司徒无艳无表情地说道。

  一对情人在海边狂乱而逃。

  此时,天上皎亮月色照在司徒无艳脸上,那是一张带着诡艳与怨恼之阿修罗脸庞。

  如果绢儿当真便是云儿的话,他要将被欺骗而受到之情伤,加倍地奉还给她!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