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艳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无艳 第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若你真有起义打算,我找人来替你训练军队。”楚狂人说道。

  “我等的正是你这句话。”司徒无艳激动地上前握住楚狂人大掌,病弱之白皙脸孔泛出了红晕。“我现下就便同你参议起义所需之粮食、物力,并开始聚集民力,着手找出皇城各处弱点。待我经营有成后,再让人放出风声,说是天下即将易主,以动摇人心。”

  “攻占皇城,竟也像是谈生意一样,我算是服了你。莫非你早有计谋?”楚狂人一听大惊,不免问道。

  “我实为临时起意,否则现下心绪便不会如此沸沸扬扬。”司徒无艳老实说道,让楚狂人瞧着他仍在颤抖之手掌。“你也别佩服我了。你拥兵自重,原可轻易夺得天下,却只因为皇上是提拔你之人,而坚决固守‘忠心’二字,你才是值得敬佩之人!”

  “你不也是将天下人福祉搁在一切之上,因此才趟了这滩要起义的浑水?”

  “我不是。”司徒无艳摇头,悠悠叹了口气。他固然也见不得苍生苦,然其起义之初衷,却是为了——

  他的云儿。

  可他心里这话不能同楚狂人说,粗犷豪气如楚狂人者,是不会懂这般儿女情长的。

  司徒无艳一忖及他与云儿或者真有可见之日,不禁捂住胸口,觉得心跳快到他连气都喘不过来了。

  楚狂人看了神态凝重之司徒无艳一眼,只当他是为了天下而忧,而就益发敬重佩服了起来。

  之后,两人又略略说了一些攻略及民心向背之事,楚狂人用完晚膳之后,才又策马离开。

  那一夜,司徒无艳兴奋到没法成眠。

  他倚着窗口,翦水眸子染了星光,一颗心全为着云儿而心神不宁着。

  若是能再见着云儿,他要问问她当时怎能狠心弃他子不顾。他要问问她究竟是为了何事,竟得送他至千里外……

  他要狠狠地拥她入怀、狠狠地看清楚她的神态,他要——

  她!

  *

  一年后——

  皇天不负苦心人。

  司徒无艳所率领之义军,一路势如破竹地自国土最外域攻进皇城。

  义军之所以能够如此快速掳获人心,司徒无艳着实居功厥伟。他命令义军所到之处不仅要济弱扶倾,甚且要义务教导百姓耕种。此等仁义作风,自然引来更多百姓及有志之奇人异能者加入军队,一同期待改朝换代之日。

  这段行军期间,司徒无艳更让乞丐去传递天下即将易主——前皇长公主、皇子即将在义军辅佐下登上帝位之消息。又让人假冒公主之名,处处济贫天下,天下百姓现下莫不以长公主现身为最大希冀。

  更重要的事,当义军攻入皇城时,楚狂人也已于“适当”时机,领军出海,远离战火。

  司徒无艳集结天下思变人心,加上没了楚狂人之拦阻,进京不过十日,便已成功取得皇位及——

  军舰之出海权。

  此时,司徒无艳站在军艇前方,他头戴斗篷,面系一层薄纱,可海风仍然刮得他的脸颊生痛。

  他不介意这般痛苦,毕竟这层皮肉之痛提醒了他自己此时“可能”正在前往会见云儿之路上。

  是的,他猜想他已掌握住云儿消息……

  在他掌了兵权之后,当下便飞鸽传信给正在海上之楚狂人。岂料,楚狂人军队却回复说,楚将军被两名怪人所掳,说是楚将军若娶了其岛主,便可得到天下富贵。信中并把两名怪人所说之话仔细地写录了下来——

  我们岛主知道楚将军相貌堂堂、一表人才,想要招募你为夫婿。日后天下荣华富贵全都由你夫妻两人享之,如何?

  我们岛主蕙质兰心、身分尊贵异常,绝非一般庸脂俗粉可以比拟。

  一个居住于海外岛上之身分尊贵、蕙质兰心,且有资格拥有天下富贵之女子,除了云儿之外,还能有谁?!

  他知道那些将军们对于复国之执着,楚狂人有爱民之心且掌有军权,自然有可能被他们列为对象。

  是故,司徒无艳在接到此一消息之后,即刻整军出发,先在海上与楚狂人军队会合后,再朝着周边岛屿前进。

  “还有多久才会抵达你口中那座能住人之仙人岛?”司徒无艳向身边一名部领军官周德生问道。

  义军之中,各方人手皆有。周德生曾经在海路商船上待过三十年,再没人比他更清楚各方海域、岛屿了。

  “再经过一处弱水海域,便能抵达。”周德生恭敬地说道。

  弱水便是连羽毛飘于其上都会下沉之海域,是所有海员之噩梦。

  “辛苦你了。”司徒无艳说道。

  “能拯救楚狂人将军,是小的荣幸。”周德生说道,不敢看主子那双琉璃眼珠,怕自己失神又失礼。

  司徒无艳一颔首,一颗心悬在胸口,看着周德生坐上一艘小船,一路以竹片为军舰开路,好几回几处都险险着了道.

  一处不过一记箭的长度海域,却足足折腾了一个时辰才平安度过。

  军舰行驶间,一阵突如其来之晕眩让司徒无艳紧揪着船舷,紧闭着眼,低低喘息了起来。

  他知道自己该休息的。义军起义以来,他每日席枕硬木,怎么样也睡不安稳。可他现下愈距离云儿近一些,他愈是没法子好好休息啊。

  “军舰即将靠岸了。”副将说道。

  司徒无艳顾不得身子不适,他飞快撩起面纱,望着海岸边那大大小小之灰色石头,胸口如遭人乱拳猛击般地疼痛着。

  这是他和段云罗曾经携手、喁喁私语之海岸吗?

  他没法子呼吸,甚至得从怀里掏出一只依着云儿当年留下药方所炼制之护心丹,放在嘴里含着。

  丹药之清凉药草味在嘴里散开来,司徒无艳气息却是更乱了,他睁大了眼,瞬也不瞬地看着海岸边那处岩洞!

  那可是他与她曾经唇齿相亲之冷寒岩洞吗?

  一阵心悸让司徒无艳缩起纤弱身子,他张开唇大口呼息着空气。

  “军舰靠岸。”副将言毕,一排士兵自舰上一跃而下,将军舰固定在岸边桩上。

  司徒无艳再度垂下面纱,唤来部领仔细交代了一回。

  “去宣布吧——”司徒无艳说。

  他系紧身上墨紫色披风,在披风上那只孤鸟被海风吹得像是要振翅飞去时,他缓缓步下军舰。

  “仙人岛岛主听着!新朝摄政王司徒无艳,命你们立刻交出楚狂人将军。”部领以传声工具大声地说道。

  数十名士兵则以四人一组,同声在岛上宣布着!

  “摄政王司徒无艳,恭迎长公主、皇子回朝。”

  仙人岛岛主听着——新朝摄政王司徒无艳,伞你们立刻交出楚狂人将车。

  摄政王司徒无艳,恭迎长公主、皇子回朝。

  这般大声宣扬之声,在宁静仙人岛上随着海风一路散开来,飞过岛上中央屋舍,拂过段云罗屋外院落之一捧牡丹,继而飞入段云罗半敞之窗里。

  岛上哪来这般喧闹声?

  莫非是灰虎将军私自掳来楚狂人将军举动,已使军队追袭至岛上?

  段云罗挂心岛民安危,心急地放下书册,倾身推门而出。

  仙人岛岛主听着!新朝摄政王司徒无艳,命你们立刻交出楚狂人将军。

  摄政王司徒无艳,恭迎长公主、皇子回朝。

  段云罗脚步定定站在原地,她揪着衣襟,不敢置信耳间所听闻之一切。

  无艳……他……他……竟成了摄政王!

  无艳……他竟为了楚狂人而来!

  天下事还能再如何转变呢?

  段云罗脸色惨白如纸,身子抖得如秋风中之落叶,向来清明脑子里如今竟想不出一个合理解释。

  无艳知道她在这座岛上吗?

  无艳知道这是他们两人曾经日夜倚偎之处吗?

  心似野火燎原,却烧得段云罗全身发寒,频频颤抖。

  摄政王司徒无艳,恭迎长公主、皇子回朝。

  段云罗明知道该离开,却连移动力气都找不出来。无艳必定知情她在岛上,否则何必要人传扬此句话语?

  待得呼叫之人走远之后,院落里有了须臾安静。

  段云罗听见风吹槐树声音,她不寒而栗地拥住寒毛直竖之双臂。

  “你既然已得天下,为何仅以摄政王自居?”

  院落门外传来楚将军声音,段云罗怔愣了一回,完全没法子动弹了。

  莫非同楚将军说话之人,是摄政王——司徒无艳?

  段云罗揪住衣襟,狠狠咬唇,免得自己惊呼出声!无艳和她,如今竟只有一墙之隔。

  “因为我日后将遍寻天下,以期能迎回前皇长公主及皇子重返庙堂,是故现下便只以摄政王自居。”

  果真是无艳的声音!

  他咽喉受过毒灼,细听之下,便不难察觉嗓音里的沙哑。

  段云罗闻声之后,再也没法子站立,双膝如软泥般地半卧于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