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艳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无艳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四年后——

  司徒大宅之西厢里,一束阳光洒入菱格窗棂,落在一名敞着紫色衣衫,倚着白缎靠背,正合目睡眠之男子身上。

  说他是男子,可他那张绝色脸孔肯定要让天下人失神。

  他一身肌肤恰似羊脂美玉般的滑腻雪白,精致眉眼是工笔画师穷毕生之力也没法成就之美形,一头乌丝较之最好丝绸而毫不逊色。

  若真要找出什么缺点,便是男子脸色太苍白、打眠时神情太悲恸。

  他揪着眉,像是梦魔正伸出千百双手掐着他脖颈似的。他痛苦地挣扎着,墨紫色衣襟因而大敞地露出清臞骨感胸膛。

  云儿,你在哪里?!

  他在一团白雾里走着,拼命地寻找着她的踪影。

  他努力瞠大双目,瞠得连眼珠都发痛,可他所能望见的依然是一片雾蒙蒙灰白,他遂是更加用力地启唇,想唤出她名字。

  云儿!

  可无论他如何声嘶力竭,他就是听不见自己声音,“云儿”二字总是一阵烟似在他唇间转绕着。

  “云儿!”

  当这个名字被他大声地喊出之际,司徒无艳也蓦然睁开眼,自梦中惊醒。

  白昼阳光刺入他眸里,他别过头,避开那刺目日光。

  他瞪着卧榻边那盅养生汤,他怔愣了许久,才想起自己而今是看得见了。

  他不是在梦里,他不在那座岛上,他能够看得见了!而云儿——

  也确实不在他身边了。

  他们分开四年了!

  他没一刻忘记过,那年元宵夜他与云儿共饮时,他正准备要娶回她的雀跃之情。

  他更没忘记过,那一夜之后,当他再度醒来时,他双目能见,却是独独见不着她时的椎心痛苦。

  他当时孑身一人在客栈里,身上沉甸甸衣袋里全装满了翡翠,一张字迹娟秀纸条约略写明了其价值,并细细写下了他的病征、脉象及风寒杂状时之应用药方。

  方棱大木桌上亦留一张字条,写着!

  情非得已

  “情非得已——”

  司徒无艳喃喃自语着,从怀间荷包里掏出了那张薄到几乎随时都会化成灰之纸片。

  “云儿……云儿……你究竟是以何种心情待我?”司徒无艳清透眼里有恨有痛有不舍。“你一句‘情非得已’,又要我情何以堪呢?”

  “醒来时,双眼能见,知道先前必是简陶多心封了我双眼,可我从没怨过你。你呢?你可惦记过我这些年过的是啥日子吗?”

  司徒无艳听见自己怨恼声音,这才惊觉到自己这些时日其实未曾改掉对着这方纸条说话之怪毛病。

  只是,他前阵子染了风寒,大病一场,辗转床榻,竟已有一段时间不曾梦见过她了。

  司徒无艳握着手里纸缉,嘴里话儿却像是不吐不快似地溜出唇间——

  “我醉生梦死,挥霍无度了好一段时间。可我总不快乐,思念你之心,并未因为抱了其它女子而和缓过。我开始眷上喝酒——别人醉酒,最多便是宿醉,我的身子却总是要死去活来一回。”

  “所以,我偏要醉酒,呕心之痛才让我觉得自己活着……”

  司徒无艳手掌随着说话而握成拳,不慎捏绉了纸绢。

  他倒抽一口气,小心翼翼地以青葱指尖抚过纸绢。

  “我其实是存心要折磨死自己的。偏我又没本事把自己弄死,总想着有一天要再次找到你。”他苦笑着将纸绢重新收进荷包里,偎在脸颊边眷恋着。

  他原该是日日纵情酒乡间,直至体衰银两用尽,而耗去生命。

  谁知有一回替一名声音与云儿有着几分相似之歌伎赎了身,并带歌伎回到她村庄之后,他这一生再度转了个弯。

  那村庄里闹着饥荒,京城救粮等了几个月也不来。他想着云儿爱民之心,便变卖了身上翡翠以济村民。

  村民因着他度过了饥荒,他们将村子改名叫“司徒村”,众人全以信赖眼神看着他,等他带领这村走出一条新生路。

  这是他头一回知道云儿所背负的压力,于是他扛了下来,却意外地发现了这村里之人拥有极佳拳脚功夫。不过是因为生性耿直,不懂商业之道,是故挣不了银子罢了。

  他瞧准了世道正是混乱之际,便让村人组了个镖局,承接不少护镖工作。谁知几年下来,竟意外闯出一番名号,发了不少财。

  “公子!楚将军来找你了!”门外传来一声叫唤。

  “快请他进来。”

  若说他这些年里有啥大收获,那便是结识了楚狂人。

  楚狂人是当今皇上所任命的大将军,却也是看过最多因为皇上逸于政事,而惹出天怒人怨事端之人。

  当年,他正于村里赈灾之际,远征而回之楚狂人亦拿着私募粮草到了村庄里。

  楚狂人乍见他,不但没对他的绝色发出惊叹,反倒诅咒了几声。楚狂人说他长了这么一张祸国殃民的脸,要他没事别出来走动,免得被城里那些爱好男宠之人闻风而王,平白失去自由。

  司徒无艳一念及往事,心情大好地扬起笑意,苍白玉面多了几分妍色,眼波流转间,遂是更加璀丽得让人不敢逼视了。

  司徒无艳扶着墙壁,拿起云儿为他所绣之披风裹住自己,款步走到门口,推门而出。

  屋外暖风拂司徒无艳面容上之笑意,看傻了几名路过院落之村民。

  村里人谁都知道司徒大恩人不轻易展笑颜,一层笑颜便是心情极好。

  他引颈而望,看着楚狂人巨大身影如同飓风疾行而近。

  “楚大将军来访,未曾远迎,当真失敬。”司徒无艳迎上前去,戏谑地笑着说道。

  “拿酒来!”楚狂人巨大身影扫过司徒无艳身边,步入屋内。

  “怎么了?”司徒无艳眉头微拧,总不免挂心起好友心绪。

  “西北大旱,我代地方官请命,要求急送粮草至灾区。不料却被好臣百般刁难,说是不想让这等灾难影响皇上新娶嫔妃心情。”楚狂人重重一拍桌子,便是石制桌子也随之颤动了起来。

  “怕是你请命之那批粮草,早早便被那班佞臣给五鬼搬运完了。”

  “铁定是!”楚狂人怒不可抑地大吼一声。

  “我手边还有一些银两,总能度过几月饥荒。”司徒无艳自几案盒里拿了几块金子,递到楚狂人手里。

  “好兄弟!”司徒无艳笑着拍拍他的肩,却差点打断无艳肩膀。

  司徒无艳瞥他一眼,捂着肩,叹了口气。

  “啊!这东西给你!”楚狂人自腰间掏出一纸布包往桌上一搁。“皇上前月赐给我那座岛,五谷不生,就产了这味人参。我要他们拿去变卖之前,先留了几株大的给你。你多喝点、多喝点,免得老是风一吹,身子就像要垮了一般。”

  “我没这么容易走,老天是要留着我受苦的——”

  “老天派你来帮忙这些百姓的!你经营镖局手段之高,聚众能力之强,所有人都对你服气不已。”楚狂人浓眉一皱,一掌便挥上他肩头,不爱听他老是这般泄气。

  司徒无艳孱弱身子乍然被他推到几步外,好不容易才站稳脚步。

  “楚将军方是天下赞许之奇才,管军之严,爱军如子,机谋聪颖,人人皆知。”司徒无艳说道。

  “甭说了!我全身都起鸡皮疙瘩了。”楚狂人做了个不寒而栗之表情,举起桌上茶壶对着咕噜咕噜地一饮而尽。“总之哪,百姓总是最可怜的人。前皇迷信,却不至于政事全然不理,身边也尚有一票忠臣……”

  司徒无艳一听他提到了前皇,整个人全紧绷了起来.

  “这些年来,天下人全巴望着前朝长公主和小皇子没死。总说他们逃亡到了海外,总希望他们领着叛军回来除掉现下这个皇帝。”

  百姓们盼着他们领着叛军回来——

  司徒无艳的脑里突然转出一个念头,震得他全身泛出寒意。

  这些年来,他寻遍全国下上广求段云罗消息,也只探到了公主当年逃离国土,搭船出国这事。即便他想至海上寻人,能行长远海路之军舰也不是他所能掌控。除非,他能推翻皇朝,自据于王,掌得兵权。

  “倘若有人聚集反叛势力想除掉这皇上,可是难事?”司徒无艳轻声问道,细雅眸子璀如黑玉。

  “各地军心涣散,人民自顾不暇,岂有心情去抵挡叛军。只要日子能过得比现下好,谁当皇帝都不是重要之事。”楚狂人想到百姓们这些年以来的痛苦,结实双肩顿时颓落而下。“我真不知情自己在外头沐血奋战,得来他国进贡,求得是什么?”

  “你甭自责了。朝廷内若少了你,百姓便要受更多苦了。”司徒无艳看着楚狂人,清楚地知道他这拜把兄弟,将会是他计划里之最大助益与最强阻力。

  “这话没错。”

  “况且,当今天不能征战之军队,也只剩下你狂人岛上的兵团吧。”

  “这话也没错。”

  “因此,倘若我欲领军攻下帝位,你会挺身与我对峙吗?”司徒无艳秀眼似火,直勾勾地看着楚狂人。

  “你!”楚狂人霍然起身,瞪着司徒无艳脸上认真神色,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司徒无艳孤家寡人,原可利用这些年来所赚来银两,极尽排场奢华能事。可他除了体弱之故,衣食都非得务求精细之外,其余财物全都拿来济民。如此仁心,无人能匹敌哪。

  且司徒无艳身子虽弱,却有着诸葛之智。济民时从不仅只给食粮,他向来总是要先弄清楚这村人心性,擅长之处及当地风上民情及宜于栽种作物,总得扶得一村之人有法子营生,方会收手。若是这样的人登基为皇……

  “你为何不回答我问题,若是我领军攻下皇城,你会领军与我对峙吗?”司徒无艳又问。

  “若是为了天下苍生而起义之举,我自会有所打算。”楚狂人黧黑脸孔正经地回望着他。

  “此话当真。任凭皇上再怎么对你有恩,即便他仍想嫁女予你,你也不动摇?”司徒无艳心湖激烈地翻绞着,若他真能成功取得皇位,他便可光明正大地迎回长公主——他的云儿!

  一忖及此,司徒无艳心头火焰便熊熊燃起,但觉他此生从未如此充满斗志过。

  “你说得如此言之凿凿,莫非心里已有打算?”楚狂人问道。

  “我心里就算有此打算,也得与你商量过才行。”司徒无艳修眉微蹙,黑黝眸子里真诚无所隐瞒。

  楚狂人站在原地,看着司徒无艳白玉观音般脸孔。

  对百姓而言,这些年苦够了。他这个兄弟有多少能耐,他再清楚不过……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