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艳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无艳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一回年节,段云罗除了就寝、沐浴之外时间,全都与司徒无艳寸步不离。

  岛上所有人全都知情她即将与朱紫国皇子成亲,亦全都知情她将在十五夜之后,送走司徒无艳。是故,不论段云罗与司徒无艳如何如胶似漆,也没人敢说一句话。

  除了吴嬷嬷——吴嬷嬷哭着求她千万不能把身子给了司徒无艳。她身为一国公主,出嫁之时若非处子之身,众人皆会因此羞愧至死的。

  段云罗含泪点头,只说了句——

  “我早知这身子不是属于我自个儿的……”

  除夕那日早晨上完课,读完了书,她取来了素绢丹青,说是要将他如花美貌绘下来,硬押着他在太师椅前坐了一下午。说是画人,可她的手几度抖得握不住画笔。

  大年初一早上,她拉着无艳的手,开封一盅去年九月以稻谷酿成的新酒。她说是要庆贺她过完年后,已是个十九岁老姑娘。而他少她一岁多,依然青春正盛,也值得庆贺一番,横竖什么理由都值得她醉酒!

  年初三,她向吴嬷嬷学做红糖年糕,明知道他咽不下,却还是一口一口地喂着他吃,要他尝了味道再吐出来,并缠腻着要他永远记得此时滋味。

  年初九,她拉着他一起拜玉皇大帝,他不信神佛,却陪着她拈香、祈福,求得自然便是两人长长久久。

  这一夜,吃完十五元宵,这年算是正式过完了。

  明知他目不能视,段云罗却仍坚持要他提盏灯笼应景,陪着她走至海滩边。

  司徒无艳多半顺着她,也喜欢和她独处,自然没多问些什么。

  段云罗靠在司徒无艳身侧,半倚半偎地走着。

  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而今怎么还有法子正常呼息。

  一个即将失心之人,一个即将成行尸走肉者,应该悲忧伤痛到长啸恸哭啊!

  段云罗仰头看着脸庞沉静的司徒无艳,心似刀割。

  唉,她如何能长啸恸哭呢?有人比她还清楚她的情绪起伏哪……

  “这一季冬,你身子比往年好上太多了。以往只要一入冬,你至少总要发烧生病个好几回。”段云罗停下脚步,仔仔细细地将他每一寸脸孔全都烙进心里。

  “有你盯着我一天到晚喝什么驱邪汤,大补小补不断,病魔闻到我身上药味,早早便闪躲跑到八百里外。”司徒无艳笑着说,知道这身子是她一寸一寸给救回来的。

  “我就喜欢药味啊……”想到日后再也闻不到他味道,她不禁悲从中来,只得急忙找事情来分散伤心。“等等,你披风系得不够密。”

  “才说我身子好多了,才说你爱这药味儿,现下又急忙忙地担心我生病?你啊——”司徒无艳轻笑着,拥她入怀。

  “你身子骨变好,便是因为我日日耳提面命着大小事。

  “所以,不许你一日卸下这责任。”司徒无艳指尖觅着她肩膀,抚上她脸孔,俯头以另种方式紧盯着她。

  月光下,他的脸孔透着一层白玉光华,耀眼得让她移下开眼。

  她使出全身劲儿,伸臂拥紧他。

  司徒无艳回拥着她,怎么会不知情自从朱紫国提出要助她复国一臂之力后,她便像一刻都舍下得与他分离一般地黏腻着人呢!

  只是,她愈是搂得他密不透风,他便愈是心慌,总以为有什么不祥之事要发生。

  可她允过他,这个年过后便要同他成亲了。他坚信成亲之后,情况必会有所不同,于是便强压下不安,不再多追问她近日之异样。

  “这几天不开心吗?”他佯作不经心地问道。

  “我哪不开心了?我打小到大,还没过过这么有意思的年。咱们再喝点酒……今夜便和月色共眠……”她拎起腰间那盅巴掌大小葫芦酒壶,眼眶红了。

  她拿起酒喂到司徒无艳唇边。

  司徒无艳不疑有他,喝了几口。今宵有酒今宵醉,明儿个他便要向灰虎将军提亲了!

  段云罗抬眸,以指拭去他唇间湿润酒液,手掌不住地颤抖着!

  她在酒里摆了安睡散,混在酒里,足足可以让他睡上两个周天。而待无艳醒来后,他与她便是一生一世永别了!

  段云罗心里的酸楚,在胸腔里窜动着。她喉咙灼热得像火在烧,眼眶几回都失控地逃出水气。可她狠狠咬着拳头,眼泪只能往心里吞。

  “这酒后劲倒强。”司徒无艳玉白脸庞被酒气染出红晕,纤长身子摇晃了一会儿。

  “是啊,我只瞧见你在我面前转啊转地……”段云罗格格笑着,大声畅笑着以释放着她没法释放的恸哭。

  “云儿……”他又喝了口酒,低眸神态极媚地唤人。

  “啥事?”

  “云儿……”

  “啥事?”

  “没事。只是想着不久之后,你便要成为我娘子了,一颗心便像是要炸开似地疼着呢!”司徒无艳在晕沉间,用尽全力捧住她的脸孔说道。

  “我的心也疼着呢……”被他一说,眼泪不听使唤地滑下眼眶。她吓得马上定住眼泪,就怕他发现任何端倪。

  “哭什么?”司徒无艳倾身,以唇啜饮着她的泪水,眉宇间尽是醉意。

  “喜极而泣。”

  “那我也该流下几颗泪了……”司徒无艳倦了,闭上眼,下颚搁在她肩窝里,悄喃说着。

  “别说话了,好好睡上一觉吧。”段云罗听见自己以一种微笑声音同他说道。

  司徒无艳的脸靠在她的下颚,呼吸渐渐、渐渐地变得平缓了。

  段云罗的心痛再也没法可忍,无声泪水顺着脸庞而下,湿了领口、衣襟,凉了她的心。

  此时,夜色如墨,轰轰海浪声在静夜里显得气势磅礴,但听在段云罗耳里却沭目惊心得像是鬼差要人生离死别之催促声。

  “公主,船已经准备好了。”

  一刻钟后,灰虎将军走近他们,上前低声说道。

  “再给我一刻钟吧,我还有些话想跟他说说……说完之后,便可上路了。”

  *

  段云罗不知道自个儿痴痴地坐了多久,只知道天上明月开始疯也似地璀亮着,映得夜色一如白昼。

  炽银月光照得司徒无艳绝色面容在月光之下显得超尘出众。

  段云罗望着他,眼里不再有任何惊艳之意,只有揽心的悲伤。

  “你日后要一个人过生活,脾气得好些。你得告诉你身边的人,说你中过剧毒,身子很差,一染风寒便得和阎王搏命。要告诉他们,说你年少时被恶人迫服下五石散,皮肤很薄,丝绸之外的衣料会刮伤你的肌肤。你得告诉……”

  段云罗心太痛,不能自禁之泪水滴答滴答地落在他脸上、颈间。

  不能在一起——因为她的命从没属于过她自己,她身边有着太多为了扶持她这道王族血脉而不顾性命之英魂。

  不能在一起——因为她毕竟不想见着他亲眼看到她时的无奈。

  上天让她拥有了一道仙泉般的嗓音,却未曾让她拥有同等的容貌。她从来不抱怨过这点,直至她遇见了天人一般的他。

  那双美目若是能瞧见的话,也会对她的容貌感到震惊吧。

  她不想见到他眼里的失望,因为他始终以着男子爱女人方式来呵护着她。

  “别了——”段云罗低头贴着他的脸,热泪全揉碎在他的肌肤上。

  光是想到要和他分离,她便心痛到连呼吸都难受了,她根本不敢想象日后再也见下着他的日子啊。

  “公主,可以启程了吗?”灰虎将军上前问道。

  段云罗拥着无艳,只是定定地坐在原地,眼睛眨也未眨地紧盯着人。

  当无艳醒来之后,他会发现他失明了半年之双眼,能重见光明了,但他亦会发楣广!

  他再也见下着她了!

  “公主。”旁人以为她没听见,又唤了她一声。

  段云罗贝齿陷入唇间,她强迫自己一根一根地松开手指,让他远离她的怀抱。

  她没法子留他啊!

  “启程吧。”段云罗缓缓起身,不敢再看司徒无艳。

  “云儿……”司徒无艳突然低喃了一声。

  段云罗猛打了个冷哆嗦,红着眼眶再次看向了他。

  两名士兵正抬着他纤瘦身子走向船舱,段云罗上前握住了司徒无艳的手。

  “好好睡,我在你身边。”她柔声说道,要吴嬷嬷拿来她为他所绣之紫色披风为他密密披上。

  披风上没有比翼鸟,只有一只紫色翠羽鸟孤伶伶地站在枝头,瞧得人心酸。

  别怪我……段云罗咬紧牙根,不许自己在众人之前落泪。

  “夜里风浪无常,公主乃金枝玉叶之身,还是待在岛上安全些。”灰虎将军上前劝阻道。

  段云罗抬头,黑白分明眸子很快地瞥了所有人一眼,淡然容貌自有一股皇室威仪。

  “我都要放手让他离开了,还不准我送他最后一程吗?”她说。

  段云罗挺直身子,头也不回地与司徒无艳一起登上船舱。

  若是此程能与司徒无艳一同双宿双飞,而不是为了送走她最挚爱之人,那该有多好,那该有多好啊……

  段云罗坐于舟中,启唇悠悠地唱出了“越人歌”。

  “今兮何夕兮,搴洲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段云罗唱至最后一句时,早已埋首于无艳胸前,泪流满面。

  可她没法子停下歌唱,因为她有太多太多心情想倾诉予他,可身边有其它人哪,她又怎能让他们知道她的心碎呢?

  无艳永远不会知情,让他离开,是她不舍得让他知道她将嫁予他人之用心良苦哪。无艳永远不会知情,她正是因为深爱着他,才要让他远离啊……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心悦君兮君不知……”

  于是,“越人歌”在黑夜海上泠泠地响了一夜。

  那歌声清雅婉柔,有着超乎曲调之深情,舟夫们即使不懂越国语言,却也不禁为那声声悲怆的语调而落下了泪。

  “心悦君兮君不知……心悦君兮君不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