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艳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无艳 第3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书斋里,窗外吹入袅袅轻风。

  段云罗颤抖着身子,端坐子黄梨太师椅上,双手紧扫着扶手,脸色惨白地看着眼前欣喜若狂之灰虎师傅及御医师傅。

  “在朱紫国宰相运作之下,朱紫国国王久闻你聪慧之名,他们太子尚未娶亲,说是娶妻娶德,准备将你立为太子妃人选啊!”灰虎将军眉飞色舞着,好久不曾说话如此中气十足了。

  “朱紫虽是小国,但地控夷夏枢要,要由那处反攻回国土,实不是难事。况且,如今那叛贼皇帝放纵外戚、宦官弄权,天下民不聊生,正是我辈夺回皇位之大好时机啊!”简陶大声地呼应道。

  “我不嫁。”段云罗说,后背沁出冷汗。

  “公主说什么?”两名长者脸色骤变地看着她。

  “我不嫁。”段云罗望着两位师傅,红着眼眶起了身,弯腰款款行了个揖。

  “我们如今无权无势,好不容易朱紫国有心相助,岂可放过此一大好机会?一向来脾性甚好之灰虎将军脸色一沉,顾不得眼前人是长公主,口气大怒地说道。

  “两位师傅如此费心,无非是为了想扶正段氏皇族血脉。可小弟病弱,若仍无法主政于事,取回政权亦是无济于事啊!”

  “荒谬!”灰虎将军粗喝一声,皆目炯炯地瞪着她。“皇子体弱多病,可他身边有您啊!吾等日夜要您熏习,便是期待您能以其聪明才智辅佐皇子!谁知您读了这许多书册,却仍然无法将社稷黎庶放于心间,枉费我这生心血!”

  灰虎将军怒而拂袖,背过了身。

  简陶则是紧闭双唇,一语不发。

  段云罗看着两位师傅脸色铁青,不免内疚地咬住唇。她早该知道她身是皇家人,便永世无翻身之日啊。

  “徒儿知错。徒儿因为一时贪恋安稳,忘了百姓仍在受苦,请两位师傅见谅。”段云罗又是一阵弯身行揖,涟涟泪水却是不可自制地流了满脸。

  “当初不该让您救起司徒无艳的。”灰虎将军愤然说道。

  “您不也把他当成您的另一个徒弟吗?您不是说以他的才能,有朝一日,你们总是要让他重见光明,带他回朝委以重任吗?”段云罗心一痛,只觉师傅此时之怒意像长鞭一样鞭笞得她心痛。

  “司徒无艳之资质可取,确实是一可教之材。然则,美色原本即为治国大忌,您现下荒逸了想取回国土之心,不也是因为他的美色吗?”灰虎将军下客气地说道。

  “两位师傅教导我多年,时时告诫我容貌妍丽不及内心才秀重要,我将这些话牢记于心里。是故,我钟意无艳之处,便是其过人才智及不凡见解。两位师傅此时又怎能在无艳之容貌大做文章呢?”

  段云罗端正神色,黑白分明眸子毫不闪躲地望向师傅们。

  两位长者不料长公主竟以他们平日安慰她平凡容貌之言,拿来堵他们之口。彼此对看一眼后,只得无奈地摇头。

  “我不愿嫁之原因,除了无艳之外,也是怕有辱两位师傅颜面。毕竟我这些年所学一切,都是关于修身治国之行,而非什么人妻女规。”段云罗又说。

  “朱紫国希望娶到的是一名能佐天下之王女,而不是什么寻常妻室。”灰虎将军急忙说道。

  “是啊,我不该儿女情长的。我早该知情我毕竟没法如同天下寻常女人,得一有情人厮守终老啊!”

  段云罗没抬头,嗓音清泠如裂帛,撕扯得人心痛。

  屋内顿时陷入一阵寂静之间。

  “公主,咱们逃到这处孤岛,您不会不知情如今骑虎难下之困顿处。若您肯嫁给朱紫国皇子,我们复国便是大大有望啊!”灰虎将军说道。

  “若是我不嫁呢?”

  “请长公主以大局为重!”

  灰虎将军与简陶两人当厂双膝落地,双手拱拳,目光如炬地看着她。

  “两位师傅请起。”段云罗上前去搀扶,心却被师傅们的这一跪给压碎了。

  “若公主不愿嫁人,我等便于此长跪不起。”灰虎将军凛然说道。

  段云罗望着他们,脚步踉跄地后退着。

  每一步,她都像踩着了自己的心,痛得她不住地喘着气。可她又能如何?

  她是长公主啊!

  “我嫁。”她说。

  “老夫就知道公主是识大体之人。”简陶老泪纵横地一个磕头谢恩,频频以袖拭泪。“您成了朱紫国太子妃之后,咱们复国之日便不远矣啊!”

  “师傅请起吧。”段云罗搀起两位长者,眼眶仍噙着泪,但那双聪慧眸子里已经有了坚定主意。

  “我同意嫁给朱紫国皇子,也请两位师傅应允我一个条件。”她第三度向师傅行揖为礼,泠泠语调间虽是有礼,却已是不容违逆之命令声调。

  “啥条件?”

  “让无艳恢复双目视力,离开这里。”她说。

  “不成。在您尚未真正成为朱紫国皇妃之前,不可贸然行事。”灰虎将军第一个反对。

  段云罗不想和他们争辩,定定地注视他们。

  “若不让无艳恢复光明,我便不嫁。况且,我嫁至朱紫国之后,岛上所有人皆要随着我一并离开。他就算能寻回这座岛,也不过见着一座荒岛罢了。”

  两位长者互看一眼,简陶叹了口气。

  “便如您的意吧。但您最好尽快送走无艳,朱紫国希望您年后便先到其国内居住,一来与皇子切磋谈心,二来也方便议论婚事。”简陶说道。

  段云罗心一凉,以为不可能再被伤得更深之心,却还是跌入了更险深渊。

  年后吗?今儿个已是小年夜了,她和无艳只剩半个月的时间吗?

  “我知道了。”段云罗下再看两位师傅一眼,缓缓旋身走出书斋。

  就让她任性地耍一回脾气吧!毕竟,她身上背负了太多、太多人命与恩情,她这辈子从来不曾照自己意思度过一天日子那……

  走出书斋之段云罗,踏着千斤巨石般沉重步伐,走过灶房边。

  灶房里阵阵飘出红枣与红糖被蒸热之沁甜香味——这股味道向来总是能让她快乐上好半天。可这一回,再多甜味也压不下她喉间之滔天苦涩。

  段云罗冷眼看着吴嬷嬷正吆喝着旁人搬出一缸柑橘,她快步走过他们身边,免得自己在他们面前失态,哭出声来。

  要她抛下无艳,一个人出嫁,情何以堪啊!

  无艳又会怎么想呢?她不认为无艳有法子由着她出嫁而不疯狂啊。早知如此,当初便该和他拉开距离的。

  他的这一生已经够苦了,她怎能再让他更苦呢……

  看来让无艳早她先行离开仙人岛,肯定是不得不行之事了!

  她与他,都无法眼睁睁地面对别离啊!

  那么她得快些帮他裁件衣裳,将岛上翡翠尽可能地都缝进衣裳内袋里,好让他将来衣食无虞,是她目前唯一能为他做的事情了。

  段云罗一忖及此,泪水几乎就要滑下眼眶了,但她却不敢掉泪,怕声音哽咽,让无艳察觉了不对劲。

  她飞也似地子沙滩上狂奔了起来,直到跑得喘息都不正常了,才敢再度冲回洞穴里头。

  “我……来了……”她整个人直跑进他怀里,无力小手牢牢地揪着他的身子。

  “怎么跑得么急?海滩上都是石子,不怕绊了脚、跌了腿?”司徒无艳低头,关心地拧起眉,试图想举起袖子替她拭汗。

  “我……只是……想早点见到你……”毕竟,相聚时间不长了。

  段云罗小脸整个埋入他肩窝里,眼眶是红的,喉间是哽咽的,幸而微喘气息掩饰了她的不安。

  “方才发生什么事?灰虎师傅急着找你过去做什么呢?”司徒无艳握住她臂膀,总觉得她不大对劲。

  她心一悸,只能庆幸着他瞧不见她此时心虚表情。

  “朱紫国宰相和将军师傅原就私交甚笃,这几年辗转联络上,说是想助我们一臂之力。”她半真半假地说道。

  “那你为啥听来不甚开心?”她的身子摸起来竟和他一般冰冷。

  “朱紫国助我,无非也是为了贪求利益罢了。我既有心要复国,利弊得失间便不得不权衡,总不能引狼入室吧。”

  司徒无艳听着此时她说起复国之事,口气居然甚是笃定,他不由得心下一慌。

  她当真是复国有望了吗?若她日后返回于庙堂之间,她哪有时间,心情能与他相守呢?

  她同他提过一些还田地子民之制度,他知道她有心、也有能力返朝掌政,辅佐其弟登基。只是,若她一旦返朝掌政了,他这么一个目不能视之人,又该如何自处?

  莫非又要沦为他人口中之男宠?

  司徒无艳的眉头愈攒愈紧,神色也益发地不对劲起来。

  “在想什么?”

  “你们复国之事得倚重朱紫国,即便他们贪求什么利益,也得暂时应允,不是吗?”司徒无艳表情极冷,拳头也不由得握得更紧了些。为何他总是没法子将幸福紧紧捆在掌心里?

  “你不开心吗?”她抚着他面颊问道。

  “我不想失去你。”司徒无艳揽着眉,蓦地搂她入怀,非得将她搂到两个人都喘不过气了,才勉强愿意松手几分。

  “你不会失去我的。”段云罗勉强自己口气轻快些,小鸟依人地将脸庞偎在他心口上。“纵然物换星移,我始终都会在你心间。”

  “我不要你只在我心问,我要你时时刻刻都在我身旁。”他急切地说道,迷蒙双眸虽目不能视,却焦躁地以他的方式“看”着她。

  段云罗望着他近在咫尺之深情脸孔,甚且必须紧咬住唇才有法子不痛哭出声。

  “我对你的心,总是不变。”她低语着。

  “你现下确实是我一人的。等你掌政之后,事情便不会如同现下这般。”他益发用力地掐紧双手,像是想捏碎自己筋肉一般地忿然颤抖着。

  他苦难了这么多年,一颗心好不容易找着一处安歇处,老天爷凭什么又要朱紫国来扰乱!司徒无艳心里尖声呐喊着。

  “无艳,若我对你有了贰心,就让我遭天打雷劈。”段云罗急忙捧住他双手,不许他伤了自己。

  司徒无艳没推开她,静静地由着她握着,僵凝身子至此才慢慢缓了下来。

  他幽幽地叹了口气,举起她的手置于唇边亲吻着。

  “即便你有了贰心,我难道舍得让你受那天打雷劈之苦吗?”他嗄声说道。

  “无艳……”她终究还是落下了泪。

  司徒无艳触到她一脸泪水,也不免心酸哽咽了起来。

  聪明如她,怎会不知情一旦复国之后,他们两人之间便要被天翻地覆了啊。他们如今只是在避谈这个问题罢了……

  “说你会伴着我生生世世。”司徒无艳忽而狂乱地低头吮着她泪水,疾声命令道。

  “我会伴着你生生世世。”她捧着他的脸孔,在哭泣声中说道。

  “说你会嫁予我为妻。”

  “我会嫁予你为妻。”每说一句谎言,段云罗的心便如刀割,疼到她没法子不落下更多泪水。

  “云儿……我的妻……”司徒无艳在她唇问不住地低唤着。

  “无艳,我的夫君……”段云罗搂着他颈子,哭到没法子自已,悲痛问唤着她与他这辈子都没法子成就之夫妻称谓。

  “何时嫁我?”他被她哭得心碎,不安地想求得肯定答复。

  “待这个年一过,我便向师傅们提出我俩婚事。”段云罗睁眼说着瞎话。

  司徒无艳雪白面容像映上阳光,整个人蓦璀亮了起来。

  他勾唇眯眼一笑——

  那道心满意足,近乎孩童之纯净笑容,段云罗知道自己将会此生不忘。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