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艳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无艳 第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河里有人!”段云罗惊呼出声,急忙回身奔至船舷,半个身子全探至河面上。

  “咱们现下哪还顾得那么多呢?能不被逆贼们追上,便是万幸了。”吴嬷嬷拼命将她往后扯离船边。

  “可是河里有人--”

  “这般黑天暗地的,人掉到河里,不死也冷掉半条命了。”吴嬷嬷心里虽也不安,却是实在顾不得那么多了。

  “只要还有一口气在,我们便得救人!”

  段云罗高声喊来了几名士兵,急忙吩咐他们去取网救人。

  “不能救哪!您不能再耽搁了,您叔父放您一马,不代表他的爪牙会想留您一条生路啊!”吴嬷嬷急得跺脚。

  “我怎能见死不救呢?”段云罗淡淡地说道,开始着指挥士兵将大船转向。

  “发生什么事了?”

  吴嬷嬷一见到教导公主武术、书册之灰虎将军现身,连忙开口求救。“灰虎将军,您快请长公主断了救人念头吧!咱们现下都自顾不暇了--”

  灰虎将军伸手止住嬷嬷的话,走到公主面前,沉声问道:“发生何事?”

  “师傅,河里有人溺水,我们得救人。”段云罗手往河里一指,但见那抹白色身影又往河里沉了几分。

  “请公主说说想救人原因。”灰虎将军问道,全身依然处处都是与敌人对峙之后大小伤口。

  “读圣贤书,所学何事?不就是仁义二字吗?您打小让我牢记恻隐之心,人皆有之,我现下又岂能见死不救?”段云罗毫不犹豫地说道,小小年纪之沉稳气度,已有泱泱大度风范。

  灰虎将军点头一笑,知道自己这些年对公主教诲总算没白费。

  “移船就近撒网救人。”灰虎将军说道。

  段云罗松了口气,在船上人员忙碌之际,她也没闲着,口气急促地对嬷嬷说道:“快去请来御医师傅,并备好毛毯、热水……”

  “这种冷天之下,不死也半条命了。”吴嬷嬷边抱怨着,边往前走。

  “只要那人还有一口气在,御医师傅便绝对能救回他的。”段云罗笃定地说道。

  如果有人能从阎王手里抢回命来,那人一定是神医简陶。

  父皇迷信,唯一不幸中之大幸便是听信了一名术士之言,说她命格不凡,应尽聘天下名师以教之。因此,她自幼便得到最好之师傅教导各方学艺。

  是否命格不凡,她不知情,她只晓得在父皇被弑之后,灰虎将军师傅、笑脸将军师傅、御医师傅,个个都成了她生命中之贵人。

  “怎么了?”甫入睡便又被吵醒之御医,惺忪着睡眼走到甲板。

  “河里有人落水,烦请师傅救人。”段云罗说道。

  落水网正巧在此时卷起了那抹白色身影,士兵们费尽力气,七手八脚地才捞起了那具湿淋淋身子,将其摆平子甲板之上。

  段云罗一跨步,弯身想查看。

  “公主,您别靠得太近。”吴嬷嬷扯住她。

  “嬷嬷,经过这场政变,咱们一路踩着尸首逃离京城,你以为我还会惧怕死者吗?”段云罗一双懂事明眸,定定瞧着嬷嬷。

  吴嬷嬷无声叹了口气,松开手。

  段云罗和御医师傅同时蹲在落水者身旁。

  她接过一只干净布巾,才扳正了落水者那张湿淋淋脸孔,她便和所有人一样屏住了呼息。

  灯火荧荧,益发映得落水者那张玉雕面容不似凡人--

  白玉面容上绣了一对纤眉长眼,弯俏长睫染着一层薄冰,晶亮如星。高鼻娟雅如羊脂玉雕、薄唇即便毫无血色,却仍妩媚异常……

  段云罗屏住呼吸,以为自己惊见天女入尘。

  “这人是男是女啊?!”吴嬷嬷第一个惊呼出声来。

  “这身白绸云纹衣裳是左王爷家的‘男宠’,你们瞧那袖口正是王爷府饕餮家徽!”一名士兵突然对着那张绝色脸大叫出声。

  段云罗闻言,柳眉一揪,虽不识得落水之人,但心里对他之同情却再也没法子压抑。

  左王爷作威作福,置天下俊美男人子禁脔一事,众所皆知。偏偏她父皇听信左王爷谎言,以为他不过是以童男协助炼丹之事。是故,即便左王府命案频传,却是谁都动不了左王爷分毫。

  “我们得救他。”段云罗直接望向御医师傅。

  “如果他还活着的话。”简陶握住落水者手腕,皱眉闭目聆听着微乎其微脉象。

  段云罗看着师傅把脉,目光忍不住又落回落水者身上--

  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

  曹植为宓妃写下之“洛神赋”,说的便该是如此瑰姿艳逸丽人吧。

  只不过,出人意表的是--

  这名绝色丽人竟是个男子!

  “此为一无救之人。”简陶忽抬头,皱眉沉声说道,右手掌扔牢握着此人手脉。

  “但他还有一口气,不是吗?”否则师傅早说这人已死了啊。

  简陶赞许地看了公主一眼,他这些年的教导没白费。长公主样貌或者平凡无奇,然其聪慧才智却远远胜过常人。

  “此人寸口微弱、气血俱虚,本该是名必死之人。可其外在湿热毒火与其体内邪寒之气互相冲触,原本应死之命脉,竟因着热寒互击而存活了下来。兴许此时海水冷寒冻住了他体内毒性,又或者是冷热脾性互攻,也反倒解了部分之毒……”简陶眼中闪着一抹遇上奇症之兴奋光彩。

  “他能救,是吧?”段云罗问。

  “能救。”简陶用力一点头。“怕是其中毒过深,即便救活了也可能是活死人一名。”

  段云罗静默了,她低头望着那张皎白如月之俊容,不禁犹豫了起来。

  她能代这人决定命运吗?

  活死人,也是种折磨啊……

  “师傅,咱们该救他吗?”她抬头看向御医师傅。

  “皇子心脏仍不稳,随时都可能离开。我不敢在皇子身上试重药,此人心肺疲软程度与皇子相当……”简陶婉转地答道。

  “您是说把他当成药人!”段云罗惊呼出声,小手紧握成拳。

  师傅告诉过她,贫穷之人偶有卖子为“药人”,做为大夫试药者。但,这人是被他们救起的,他们无权将其当成药人。

  “俗话说道‘死马当成活马医’,他既遇上了我,被当成药人也不是什么坏事。况且,我既然有心想救他,他便会有一丝醒来机会。”简陶安慰地说道。

  “他会难受吗?”段云罗只担心这点。

  “他昏迷过深,短期之内,不会有意识,若他的脉象显示出不妥,我便会停手。”

  段云罗再次看向那张夺人心魂脸孔,实在也狠不下心来不救他。

  “那就麻烦师傅费心了。”她说。

  “好了,不是要救人吗?全都愣在这做什么?”一遇到棘手病人,简陶反倒精神奕奕了起来。“把人抬到我房里,帮他换上干净衣服!先烧热水替他擦身子。我需要替他扎几针,能不能撑下去,就靠这十二个时辰了。”

  “我帮师傅准备艾草炙针。”段云罗飞快返回船舱内,也忙着打点了起来。

  师傅们教导她的首课,便是要她不论做任何事,若想有所成就,便得发下长远心。这一回,她自作主张救了人,又岂能毫不努力便退缩了呢?

  只要她有能力的一天,她便要救醒这个左王府家之男宠,好弥补这人当初所受到之苦难。

  “嬷嬷,替大伙煮壶浓茶,咱们今晚要跟着御医师傅熬夜了。”段云罗回首向吴嬷交代道。

  “是。”吴嬷嬷领命而去,在甲板上啪啪啪地奔跑着。

  那一晚,段云罗的船驶向远方海域--

  驶向一处只有灰虎将军年少时去过一回,惊叹地绘于私人海图里,其它人却未真正见过样子之仙人岛……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