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艳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无艳 第1章(1)
  目录 下一页
  喀啦喀啦喀啦……

  一辆简陋的马车子深夜的碎石小路奔驰而过,木头车轮嘎压过石子之辗裂声,激动地击破一路寂静。

  马车每晃动一次,被扔置于后车厢里之司徒无艳,纤薄孱弱的身子便得受虐地在木板上折腾过一回。

  他为何还没死去?司徒无艳半睁着眸,瞪着黑沉沉车厢。

  佛家地狱里所谓万针穿心之痛,就是如今这般感受吗?

  他痛到再无声吼叫,胆汁苦溢满口,却又乏力喊苦。喉咙里似火在烧,胸腔里像有人拿刀碎烂着肚肠,细柔肌肤被稻草割出了血痕。

  他还能再怎么苦?

  他--不知道。

  司徒无艳讥讽地扬起嘴角,唇边流出一道鲜血。原就倾城容貌,增添了这抹血色之后,益发地清艳如妖了。

  他恨!

  恨老天总是先让他尝到备受呵护滋味,才又让他自云端跌入悬崖谷底。

  他一出生,娘便因为难产而过世。他承继了娘的美貌,也因此自小备受爹的宠爱,请了好几名师傅教他读书、写字、习武、抚琴。爹经常笑着端详着他,说太子也不过就是如此好教养了。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被众人高拱日子不过才十年,爹就因赌败家,周遭姨娘抓着了机会,推说他的美貌能得高价偿债……

  天地就此变色--

  他从尊贵少爷成了人奴,卖入左王府。

  左王爷俊挺过人,一见他便惊为天人,嘴里不住嘀咕着要好好栽培他,心里却是在等着他长大好收房。

  他初进府不知王爷色心,以为王爷便像亲人般地呵护着他,自然也就更加费心钻研学艺,虽是十岁之龄,却有着远胜于十五岁少年之才智、学养。

  左王爷宠他更甚,他也因之沾沾自喜了起来。

  不料,太妍丽的花朵总是要引来折枝杀祸。

  他入王府不过半年时间,王爷的“男宠”便因着嫉妒他,找人强灌他喝下致死毒药。

  “啊!”司徒无艳又呕了一口血,半睁着眸,诡亮眼里一闪而过今日记忆,四肢百骸毛孔亦随之泛起寒意……

  午后,喝下剧烈毒药的他像匹被宰牲畜,被扔在地上,不住低嚎痛哭着。

  王爷穿着金色锦袍,神祇般地现身在已是出息多、入息少的他面前。

  “王爷……救……”他伸出手,内心燃起一线希望。王爷把他当成宝一样地保护着,一定会救他的。

  颇懂得医术之左王爷看他一眼,上前掀掀他的眼皮,把了下脉。

  “可惜了这么一张脸。”王爷眸子寒冷如冰。

  司徒无艳神智有了一刹那的清醒,他笔直地看入王爷眼里,却只瞧见“无情”二字。

  王爷温热大掌抚着他的脸,薄唇微启。“他若能活着也是个废人了,来人--把他扔下河里,让那两名灌他药的人一起陪葬。”

  他的一生就这么过了吗?

  回忆里那些无情眼神,那些嫉恶排挤,全都一鞭又一鞭地挥打着司徒无艳已然奄奄一息的心。

  司徒无艳垂下眼帘,苍白如纸之双唇间,开始蜿蜒出一道黑血,在他云白色绸衣上留下一道怵目惊心焦痕。

  爹还在世时,曾经有一位小师父告诉过他,死前若怀有憎恶之心,将会落入畜牲、饿鬼、阿修罗等三恶道。

  在被灌下毒乐之前,围绕着他的只有锦衣玉食,三千宠爱。他从没想过死亡,遑论那些畜牲、饿鬼、阿修罗!

  可他现下满心满腹的怒,他不想死了还要继续在三恶道间受苦。

  但--他怎有法子不怨?!

  就是这张倾城脸孔惹来的祸端,无怪乎娘要为他取名为“无艳”。若没了这张祸国殃民面孔,或者他终究还能得到一些幸福。

  如果手边有一把刀的话,他会一刀毁了自己这张脸。偏偏他现下连拿刀的力气都没有……

  “呵呵呵--”司徒无艳半掀起眸,尖锐笑声子黑夜里响起,神智已然涣散。

  驾着马车的车夫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弄不清楚那道凄厉叫声是由人还是鬼所发出来。

  “喝!”车夫把车子驾得更快了。

  司徒无艳细瘦身子被高高地抛起,再重重地落在车厢木板上。

  这次,一道椎心之痛狠狠地刺进他的骨子里,他昏了过去。

  终于,他得到了暂时解脱。

  不过,这阵解脱来得快也去得急。

  才一刹那时间,车子已经抵达夺魂桥边。

  夺魂桥下河水湍急,河岸前端即是出海口。只要被人往河里一丢,恁是再身强体壮之人,也只能等着见阎王。

  “喝!”

  车夫拉住缰绳,拉开车门,不费吹灰之力地扛起司徒无艳。

  司徒无艳全身骨肉再度被鞭绞了一回,他痛得睁开眸子,心却差点跳出胸口。

  他整个人被抬起,横过高高的桥梁--

  “不要!”

  司徒无艳才魂飞魄散地叫出这一声,整个人便像一只麻袋似地被人扔入河里。

  不--要--

  司徒无艳快速地于黑夜间坠落,他的呼息被吓停,冷风刮面,刺出刀削般地痛。

  司徒无艳以为他不可能再更痛了,但他错了。

  当他的身子碰上冰冷河水时,他尝到了五马分尸之苦。

  他痛得暴睁着眼,张大了口--冰冷河水乘机灌进他的口鼻,刺痛他的眼,淹没他的身子。

  老天爷,如果您还有一丝慈悲的话,就让我死去吧!

  司徒无艳脑子才闪过这一道想法,他便失去了力气,失去了所有意识……

  他雪色袍子在阒黑河水里顺着水势漂流着,漂流着,像夺魂桥下的一名冤死水鬼……

  *

  夜静,冷寒。

  河上夹着水气之冻意,不留情地刺进人骨子里,逼得站在船舷边之段云罗,只能搂住双臂,牙齿频频发颤着。

  段云罗原该回到船舱里,但她听不见旁人之劝,仍旧固执地站在船首,以她红肿双目望着视线能及之远方国土。

  别了,她的家国!

  两道热泪滑过段云罗稚气的脸庞,她眼眸里有抹过分早熟之忧伤。

  若是她早能劝阻父皇别再迷信长生不老炼丹术,放任江湖术士把持朝政,叔父也不至于出兵夺宫,引出此次兄弟阋墙杀戮。

  段云罗一念及那些为了保住他们姐弟两人而牺牲之诸多人命,泪水再度汩汩而出。

  夺权谋利野心之下,人命如草芥。

  叔父引领的叛军的那一把把焰火,一排排之刀箭都像刺在她身上。

  士兵、宫女们惨遭杀戮之惨叫声,死伤尸首被大火烧灼之焦味,让她逃亡至今仍然无法安眠。

  她想叫那些士兵、宫女们逃命而去,想要他们别只尽顾保全皇室,可师傅、嬷嬷们没给她机会,她是被架着离开宫中的。

  “诸位救云罗之恩德,云罗终生不忘。他日若有机会与皇弟返回国土,必当以天下众生为念,仁心治国。”段云罗垂眸为那些死者默哀,凄声款语着。

  段云罗一启唇,天籁般之美音便在幽黑河面上飘袅着。

  船上正划橹之士兵,闻言全都止住所有动作,抬眸看向长公主--

  长公主音如天籁,声语婉柔如天女下凡。

  民间传说其容颜国色天香,然其真实面貌却只堪称清秀。

  不过,长公主仁民爱物之心,则是任何天仙美貌女子皆没法比拟的。她年纪虽轻,却是智慧、善心过人。年仅七岁时便懂得劝皇上开仓赈粮,至今仍引为佳话。

  他们这票人之所以愿意冒着生命危险,护送着长公主、少皇子逃出皇宫,正是因为期许十二岁之长公主,有朝一日能为天下苍生谋求更多福慧啊!

  “公主,回船舱吧。别受了寒,让大家担心。”吴嬷嬷走到公主身旁,为她披上一件灰鼠毛裘。

  段云罗点头,仍是不舍地再望了一眼国土。

  “皇弟身子好一点了吗?”她担心着自小心脏便有残疾之幼弟。

  “少皇子还是有些晕船,刚喝了点粥,御医帮他扎了几针后,又睡过去了。”吴嬷嬷说道。

  “笑脸将军师傅呢?”笑脸将军为了护皇子,身中数十刀,现在还昏迷未醒。

  “御医说笑脸将军气力惊人,一定能撑过来的……”

  段云罗一想到总是领着她和皇弟四处玩耍的笑脸将军,而今体弱苍白模样,不禁又是一阵鼻酸。

  她欠这些人--太多太多。

  “公主,快回房吧。”吴嬷嬷又催促道。

  “嗯。”段云罗转身回眸,眼尾余光却突然在河面上看到白色银光一闪。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