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豆豆太后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豆豆太后 仁孝皇帝端木融前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端木骥口述,谈豆豆记录,黄小戎含泪校订》

  天朝唯一的皇子端木融满周岁了。

  皇室向来有为皇子举办「抓周」的习俗。吉时到,皇帝率皇后及诸宫娘娘们围坐在百花殿,一个个拿眼直瞧坐在地毯上的小娃娃。

  圆滚滚的小阿融笑呵呵地,眨着一对滴溜溜的大眼睛,不明白这么多大人为什么不笑也不说话,更没人跟他玩,真是好无趣喔。

  皇子生母裕妃管娘娘神情紧张,攒在手里的锦帖已经皱成一团。

  地毯上散放了银弓、木剑、玉杖、文房四宝、金银元宝、龙凤玉佩、金印,不管小娃娃抓了哪一样东西,象征的皆是光明前景和荣华富贵。小娃儿不懂,大人也不会太认真,纯粹将抓周当作是一场游戏。

  但此次之所以大张旗鼓抓周,归根究柢,还是端木融的唯一皇子身分;因为后妃们再生不出男孩,将来他就是太子、是皇帝了。

  百花殿中众人各有心思,就连皇帝的表情也是极为严肃。

  小阿融忽然注意到地上那堆亮晶晶的事物,他大眼绽出兴奋的光芒,立刻手脚并用爬呀爬,圆圆的小手掌噗噗地打在地上,像一只小狗似地爬了过去,小嘴呵呵哈哈地张开,淌下了一缕口水。

  「嗟。」皇帝皱起眉头。

  「真是难看啊。」皇后察觉皇帝的反应,马上扇风点火。「明明是一岁娃,怎么还像三个月的小婴儿流口水呀?」

  「臣妾实在不相信他已经一岁了。」贤妃拧着嘴角道:「臣妾的十公主一岁就会走路了,他是皇子耶,竟然只会爬。」

  「对喔。」诸妃们也交头接耳,酸溜溜地道:「就算不会走,好歹也会站,可瞧他不是爬就是坐,恐怕骨头长得不好喔。」

  「唉!什么娘生什么娃嘛,就算是男娃儿又怎样?恐怕是肚子里带来的坏底子。」

  「妳们也别说得太刻薄啦。娃儿身子差,慢慢补回来就是了。可瞧瞧他那副傻笑的呆样,哪有一点万岁爷的英气呀。」

  诸妃妳一言、我一语,说得管娘娘脸色惨白。她不期待阿融当太子,她只愿爱儿好好在宫中长大,其它什么都不重要。

  「他准备抓了!」一个妃子叫道。

  小阿融爬到那堆吉祥物前,突然停下动作,兴奋的表情僵住,笑呵呵的小嘴瘪了下去,晶亮的黑眼很快蓄满眼泪,转为惊恐神色。

  「呜哇!」他放声大哭,拚命往回爬。

  「怎么了?他竟然一样也不抓?!」众人惊道。

  「呜呜!」小阿融爬得好快,一下子就爬到父皇面前,仰起小脸,他知道这个大人不久前才抱过他,他怕怕,他要他抱啊。

  皇帝瞪眼看他,缩回龙袍下的双脚,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呜呜!」好凶的脸!小阿融哭得更大声,一路爬过了皇后、妃子们的裙脚,却是没有人抱他,也没有人哄他,他爬得好累,每次一仰脸,就看到一张凶巴巴的脸孔,呜呜哇!吓死人了!

  「小爷乖乖喔。」乳母蹲了下去,微笑伸手要去抱他。

  「呜呜吓!」不要!不要!坏人来了,呜呜!他爬不动了。对了,他知道前面有一个叫做娘的,只有她才会抱他亲他哄他,他要娘啊!

  噗噗噗!小手掌一路爬了过去,仰头一看,娘在哭呢。呜呜,他马上抱住娘的脚,手脚并用爬上娘的膝头,钻到那软软的怀抱里。

  「呜呜呜。」这里最舒服了,没有坏人会打他了。

  「唉呀!」皇后重重地叹气。「皇子不抓周,倒去抓奶子了。」

  「看来他这辈子只会睡在温柔乡里了。」妃子摇头道。

  「这怎么成!未来的皇帝怎可以成天抱女人,不管国事。」

  「走!」皇帝蓦地起身,转头就走。

  管娘娘既心疼又害怕,不断地拍哄号啕大哭的小阿融,一面拿眼瞧万岁爷,期待他能回头多看儿子一眼。

  皇帝果然回头了,却是撇下冷酷的命令。

  「撤了他的皇子乳母太监用度,朕没有这种笨儿子!」

  管娘娘抱紧啼哭的儿子,震惊地流下眼泪,后妃们投来讥刺的目光,不屑地哼了几声,趾高气昂跟着皇帝出去了。

  百花殿外,三个少年躲在窗下看完这场荒谬的抓周礼。

  「果然如此。」十五岁的端木骥直起身子,少年老成的瞳眸极为深沉,想到了一个时辰前他们兄弟不小心听到的对话……

  「妳敢保证小娃儿什么都不会抓?」

  「回禀皇后娘娘。」乳母很有自信地道:「小的平常将这些事物摆在皇子面前,只要他去抓,就打他一下,小的反复试过了,他不敢抓的。」

  「很好。妳也还没教他走路吧?」

  「其实皇子可以扶着椅子走了,但只要他一站起来,小的就打他一下,现在他也不敢走了。」

  「做得非常好。」皇后咬牙切齿地道:「本宫就不信生不出儿子。都不能让贤妃淑妃她们抢先了,又怎能眼睁睁看着老宫女的儿子当太子!」

  混乱、污秽、龌龊的后宫!可怜的小堂弟!那胖胖的稚嫩小身子被打了几千下了吧。

  端木骥向来有一个原则——要引人注目就要有本事,没本事就要低调;可惜的是,小堂弟与生俱来的身分没办法低调,一出生就树立敌人。

  「阿骅,刚才大哥说的话还记得吗?进去跟裕妃说。」

  「你自己不会去!」端木骅不理他。

  「阿馏,你去。」

  「是。」十岁的端木骝跑进百花殿,站定在管娘娘面前。

  「管娘娘,妳别难过。」这句话是多的,端木骝瞄了一眼窗外的大哥,赶忙说道:「要阿融好好活下去的话,装得越笨越好喔。」

  「你是谁?」管娘娘含泪问道。

  「我是他三哥。」端木骝拉开笑容,摸摸小娃儿的头发。

  「你是定王爷的儿子?」

  「我走了。」

  「越笨越好?」管娘娘神情迷惘,又抱着爱儿泪流不止了。

  *

  两年后,端木融三岁,皇帝寿宴当天。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小阿融嘟哝着小嘴,诵念他从宫女那儿听来的诗。虽然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他听一遍就会念了,准备待会儿念给父皇听。

  今天是父皇的生日,娘很早就起床梳妆打扮,帮他穿上漂亮的小礼服,带他一起来向父皇祝寿。娘说要过去安排传唤,叫他在外头乖乖地等着。

  「嘻嘻,花落知多少!」

  头上突然飘落了好多花瓣,他惊喜地抬头,就看到一个笑嘻嘻的大娘娘朝他丢花朵,他伸手去接,突然让大娘娘用力握住了。

  「痛!」他转为害怕,小手怎样也挣不开大娘娘的鸡爪。

  「你是男娃娃?!」大娘娘脸色变得狰狞,朝他尖叫道:「后宫怎会有男娃娃?!不可能的!只有本宫才生得出儿子!你看仔细了,这就是太子!」

  噗!一个大枕头往他小脸盖下来,他被那强大的力道给推得跌倒了。

  「福贵人在这里!」几个身强力壮的宫女跑过来。「快拉她走!」

  「我不走!我不走!」福贵人抓着枕头,哭叫道:「万岁爷过生日,臣妾要向万岁爷祝寿,臣妾还要为万岁爷生很多很多儿子……」

  小阿融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他让恐怖的鬼娘娘吓到了。

  「呜呜!」他放声大哭,努力地想要撑起小身子。

  「你哭什么?」一双大手将他抱了起来。

  「呜,大哥哥,有一个鬼娘娘……」他哭着指向大娘娘被架定的方向,忽然发现袖子脏了,再低头一看,他漂亮的小礼服也沾上了泥土。

  他好慌张,又哭道:「阿融穿漂亮衣服,要跟父皇拜寿,脏脏了。」

  「脏了我也不能帮你洗。」大哥哥的声音很冷。

  「呜,娘缝的,阿融看娘一针一针缝的……」

  「只是一点灰尘,脏了拍拍就好。」大哥哥将他放了下来,蹲在旁边拿大手轻轻挥着他的小身子,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

  「呜呜,鬼娘娘的花。」他举起小手里的花朵,怕得不知如何是好。

  「丢了吧。」大手正在拍他的小屁股。

  「阿融?!」管娘娘赶了过来,正好看到这一幕。

  「臣拜见裕妃娘娘。」

  「你是?」管娘娘惊疑地望着这位英俊的年轻人。

  「镇边大将军端木骥。」

  「啊!是你!」天朝最年轻的十七岁将军,阿融的大堂哥!

  她赶紧抱过了阿融。任谁都清楚,若没有了阿融,端木骥极有可能是皇位的继承人,或许就像宫里有利害关系的后妃一样,他也是讨厌她的小阿融,这才会嫌阿融调皮,打阿融的屁股吧。

  「阿融别哭了喔,娘带你去见父皇……」

  「娘娘,万岁爷说您和皇子不用过去了。」一个太监赶过来。

  「为什么?」管娘娘脸色刷白,惶惑地道:「刚才公公您不是为臣妾排上晋见顺序了吗?」

  「不瞒裕妃娘娘,」太监很抱歉地道:「万岁爷今天心情很好,不巧听到皇子的哭声,便坏了兴致,舞伎正在跳舞都被赶下去了。」

  「是……」管娘娘低下头,吃力地咽下眼里的泪珠。

  「娘,阿融跟父皇拜寿了。」小阿融开心地道:「春眠不觉晓……」

  「阿融,娘带你去御膳房找好吃的果子。」

  「呜!娘,阿融好想父皇……呜呜!阿融要父皇啊……」

  伤心的管娘娘抱走了小皇子,原先正要进宫拜寿的端木骥迈开脚步,看了鞋尖半晌,抬起头,转回来时路,回家去了。

  这就是「平王爷打皇帝屁股」的事件始末。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