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豆豆太后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豆豆太后 第8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喂!丢得很准喔。」她跑了出去,也捡起小石子丢铁条。

  「原来妳和妳爹的投石功夫就是这样练出来的。」端木骥丢得更起劲了,此起彼落的叮叮当当清音回荡在院子里,偶有投歪的石子掉进旁边的池塘,噗通一声打破了平静的水面。

  「当然了,我有十几年的功力耶。」她自豪地道:「请叫我神投谈豆豆。」

  「哦?」他弯腰捡起一颗指头大的小碎石,放在左掌,拿右手拇指中指弹射而出,恶劣地笑道:「我弹豆豆了!」

  叮!小石子神准地弹中铁条,铁石相击之音清越,直钻耳际心扉。

  「你弹什么弹!」她娇容微恼,所有「关心」之情瞬间消失,捡了石头就想弹他,却发现石头太大怕砸伤人,干脆拿指头弹他。「我弹木头马!我弹毒龙潭!端木骥!你别跑!等会儿我去拿一碗豆子弹你!」

  「哈哈!」端木骥也不用跑,只需跨大脚步,便让她追不着了。

  「好像是孩子在玩耍。」仙娥备好茶点,走到谈图禹的身边,与他共看院子里追逐的人儿,只见男的俊挺,女的娇美,真是好一对绝配啊。

  「我已经很久没看到小豆子笑得这么开心了。」谈图禹感慨地问道:「仙娥,妳见过吗?」

  「没有。有时候我觉得小姐她……」仙娥思索着形容词。「还没进宫前,她会笑,也常常笑,可那不是打从心底开开心心、无忧无虑的笑。老爷早几年身子不好,她心事比谁都重,她笑是让老爷你安心;进宫后,她不时往家里送东西,每天找机会跟你见面,她还是很牵挂老爷的。」

  谈图禹不觉垂下两道老泪。「是我不济事,苦了小豆子。」

  「老爷……」仙娥举袖为他拭泪,含笑带泪道:「老爷,你别哭啊,小姐又会担心的。瞧瞧她现在多快乐,平王爷对她多好啊。」

  谈图禹点点头,收了泪,再度望向女儿;她嬉笑奔跑,笑语如铃,仿若一只尽情高歌的小云雀,而她身边的男人是如此体贴俊朗,可偏偏……

  唉!谁能为王爷和太后解开那道纠缠难解的深宫枷锁呢?

  *

  她好快乐!

  谈豆豆曾经想放开,但他不放,她也就捡了回来,夜夜抱着他刻意留下的衣袍,好梦香甜。

  她放纵地享受禁忌边缘的乐趣。有时是在藏书楼里,两人各据一方窗,静静地盘坐地上看书;有时是走出宫门外,踏青赏景;她甚至不需要跟着阿融他们出去了,她就是直接以「小豆子公公」的名义跟着端木骥出宫「办事」。

  好大胆!即便他们从无逾礼之举,但一切的一切,早已逾礼得过分。

  人前,他们泾渭分明;人后,他们暧昧不清。界线在哪里,她不知道;明知踩在刀锋上,稍不留意就是血肉模糊,但她就是无法收心。

  心已经放出去了,丢得老远老远,直到大海看不见尽头的那一端了。

  今朝有酒今朝醉吧,且饮一杯,将进酒,君莫愁!

  「酒是拿来温身子的。」端木骥坐在小船的另一头,瞪眼道:「不是让妳拿来灌的,喝一小口就好。」

  「我只喝一小口啊。」她放下小酒瓶,撒了谎。

  酒力似乎立刻有了作用,她全身暖呼呼的,再也不怕湖上寒风了。

  小船轻轻摇晃,她的身子也轻轻晃荡着。这里是京城南郊的九曲湖,湖水由西边连绵高耸的青鸿山而来,曲曲折折形成了几弯相连的湖泊,再由东边一个缺口注入大江,平时风平浪静,常有游人泛舟湖上。

  可现在是冬天啊。

  端木骥放下桨木,任小舟随浪飘荡,倾身为她拉好斗篷。

  真是见鬼了才会冬天来游湖。可他不就渴望此时此刻的静谧吗?没有人打扰,毋需担心被人撞见,他和她可以安享独处的时光。

  「嘻,有莲花耶。」谈豆豆伸长手,打算去采莲叶。

  「都枯了。」端木骥抓回她的手,免得她掉下船。

  「那下面一定有莲藕,我要挖来做藕粉糕。」

  「早被挖光了。」

  九曲湖也是天朝北方著名的莲田,出产丰富,当时他就是托人从这儿陆续移了不少品种到宫里。

  到了明年夏天,宁寿宫是否又是荷香满室呢?

  他还能再找什么东西代替他陪伴她?衣?书?糕?莲?

  他往她那儿送得越多,心也越是沉沦得难以自拔了。

  「唉!就知道妳偷喝酒。」他轻叹一声,摇了摇半空的花雕,本是带来小酌御寒,怎知她贪酒甜,倒是喝得醉醺醺的。

  「哼。」她依然瞇着眼,很不满意地道:「没有花,没有藕,枯掉的莲蓬总有莲子吧。」

  「没有了。」

  「没有?」她很费力地眨动睫毛,眼眶一下子聚满了泪水,哭丧着脸道:「怎会没有莲子?谁将她丢了?她孤伶伶一个,好冷,好孤单,在那儿哭啊。」

  他捧起她的脸,忧伤地看她。欢笑的日子有如短暂盛夏,热热闹闹地开满一季缤纷的花朵,还来不及枯萎就让寒冬给急遽冻住了。

  「豆豆,豆豆,醒醒,我们回去了。」他轻拍她的脸颊。

  「阿骥,我们不可以这样了……」

  她语声幽微,醉眼迷蒙,泪水款款滑下。

  他心头震颤。没错,他太狂妄了,自以为把持得住,不料却跌进了自己划出来的鸿沟,也拉她一起跌下去了。

  本是怜她惜她,却是害了她;若要她安心,他是否该做些什么?或是根本什么都不用做,只需回归原来的日子即可?

  「我困……」她低声啜泣。

  「困了就睡。」他搂她入怀,一再地轻拍她的背部。

  寒风冰冷,暗云笼罩,湖面残荷抖瑟,微有薄冰,看来就快下雪了,今年也快过完了,彼此共有的欢笑和悲愁终将结束。

  小舟飘飘无依,他的心也怅然若空。豪情的平王爷何在?怎会为情所困?糊涂啊,荒谬啊。

  酒力发作,她沉沉地睡着了。他为她拉拢斗篷帽缘,却是无法移开视线,就痴痴地凝望这张会哭会笑会闹会吵的娇颜。

  这么活蹦乱跳的小豆子,他怎忍将她锁进深宫?

  再仔细看看她吧。粉颊莹润如玉,双唇嫣红似醉,长长的浓黑睫毛像把扇子盖住了那双灵活大眼,一对黛眉却是不安地微蹙着。

  他俯下脸,轻轻地以吻熨开她眉心的纠结,一触及那软嫩的肌肤,他再也无法克制积压已久的欲望,唇瓣滑移而下,柔柔地覆上她的唇。

  软馥芳香,甜蜜似酒,他尝了又尝,吻了又吻,沉睡的容颜缓缓地氤氲进他的瞳眸深处,逐渐变得模糊不清了。

  *

  慈庆宫,管太后和谈豆豆一起坐在榻上。

  「娘娘,妳听我念这句对不对。」管太后拿着一本书,逐字指着念:「清闲贞静,守节整齐,行己有耻,动静有法,是谓妇德。」

  「是啊!」谈豆豆拍手笑道:「管姐姐妳好厉害,我才个把月没问妳认字的进度,想不到妳会看这么多字了。」

  「很多字都是妳教我的,只是我记性不好,老是忘记。」管太后也露出慈蔼的笑容,翻过书的封面。「这是班昭写的女诫,古人的文字挺深奥的,不太好懂呢。」

  谈豆豆浑身一热,终于醒悟管姐姐刚才念的是什么东西了。

  女诫,通篇谈论为妇之道,什么敬慎妇行她早就熟背到烂透发霉,读完就扔到一边去,自以为全懂了,更不认为有用到这些教条的时候。

  可如今……她好需要。

  「管姐姐,我……」她绞着指头,觉得「女诫」两字好刺眼。

  「娘娘,妳不要误会。」管太后将书本摆到旁边,拉着她的手,很谨慎地道:「近来宫内有很多不好听的传闻,前一阵子妳和平王爷深夜在宁寿宫外吵架,还有你们常常在御书房看书……」

  「我跟他真的没什么。」谈豆豆讲得好心虚。

  「姐姐知道。」管太后看着她,没有一丝责备意味,还帮她顺了顺鬓边发丝。「我说妳像我妹妹,其实妳都可以当我女儿了,妳真的还年轻……」她不觉轻叹一口气。

  谈豆豆让那幽渺的叹气给扯得心脏发疼,问出了埋藏许久的问题。

  「管姐姐,我想问妳,先帝一直……呃,怎么说呢,他一直不找妳,妳那么久以来的日子是怎么过的?」

  「幸好我有阿融。」管太后倒是露出恬淡满足的笑容。「算是因祸得福吧。万岁爷不喜欢阿融,撤了他皇子的乳母太监用度,所以阿融一岁就让我抱回来亲自抚养,我全部的时间心力都给了阿融,根本没去想万岁爷宠幸不宠幸的事。」

  「可是管姐姐,妳爱万岁爷。」她更大胆地道。

  「哪个女人不爱自己第一个男人?」管太后有些感伤,神情倒也坦然。「既然身子给了,就认定是他了。」

  「妳不会很想要……嗯,那个那个……」谈豆豆结巴,讲不出口。她进宫前就由女官教导床笫「绝技」,光听内容就令她口干舌燥、神魂颠倒,如果真的做起来,哎呀呀!她脸蛋骤热,不觉拿手掌捂住了嘴唇。

  「第一次很痛的啦。」管太后明白她要问什么,完全不避讳,有问必答。「而且妳又知道那是万岁爷,吓都吓死了,哪有什么乐趣。后来生阿融痛得要命,更怕那一回事了。」

  谈豆豆还是不得要领。她也很怕痛,大概那回事真的很不舒服吧。

  然而,为什么当他拥抱她时,她会感觉身体有一股极大的冲动,想要更往他胸膛里钻去?甚至当她抵住了他那明显的男性欲望时,她会有火烧般的炽热兴奋,直想更用力抱紧他、咬他的嘴巴……

  呜呜!好淫荡喔。

  「管姐姐,那其他妃子怎么办?」谈豆豆赶紧揉了揉火烫的睑蛋。「不是每个人都像妳这般清心的。」

  「熬日子的方法可多了。」管太后又是轻轻一叹,怜惜地看她。

  谈豆豆一愣,管姐姐是为年纪轻轻的她而叹?不是叹她自己?

  是怜她花样年华就得埋葬后宫吗?那么,端木骥怜不怜?叹不叹?

  唉,若她对男女之事无知也就罢了,那就这么浑浑噩噩过了一生,既不期待,也不失落,读她的书,刺她的绣,日子倒也快意。

  可偏偏她的心动了,身体燥了,很多感觉都不对劲了。

  不行,要赶快拉回来。她要杜绝后宫流言,不能让管姐姐和爹担心。

  「管姐姐,妳跟我说,她们怎么熬的?」

  「妳要听?不好玩的。」

  「我要听。」她很肯定要听,而且还要实行。

  *

  宁寿宫寝殿,烛光下,皇太后温柔贞静地刺绣着。

  太暗了吧。谈豆豆眨眨酸涩的眼睛,她从来不在夜间刺绣,但今晚拿了针,挽起袖子,瞪着自己美好无瑕的雪白玉臂,她怎样也刺不下去。

  「我刺,我刺,我刺刺刺!」她趴到绣架上,拿针猛刺。

  傻瓜才刺自己,有布可以刺,干嘛将自己刺出斑斑血点?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耶!拿这种自残的手法杜绝欲念,未免也太耸人听闻了。

  刺了老半天,还是等不到宝贵回来。她转到桌前,拿了木鱼叩叩乱敲,翻了佛经,唏哩呼噜念了起来。

  叩叩叩,咚咚咚,难以磨灭的鼓声响在耳畔,她好像听到那雄浑有力的「大风起兮云飞扬」……

  哎呀,分心了!明明是想忘掉他的,怎么反而记忆更鲜明了?

  扔了木鱼槌,她盘腿坐到床上,撑着下巴发呆。

  唉,他也是想忘掉她的吧?他们都是聪明人,懂得适可而止。

  端木骥消失在后宫已经整整两个月了。他不再踏足御书房,每天下午在勤政阁教完阿融就立刻回家,甚至新春过年的皇室家宴团拜也没过来。

  果然是一场梦。没有开始,没有结束。很好,她不会再想了。

  「娘娘,娘娘。」宝贵踩着细碎的脚步进来。「妳要的东西来了。」

  她一跃而起,看到大托盘上的十几只碗,登时傻了眼。

  绿豆、红豆、黑豆、白豆、黄豆、青豆、花豆、毛豆、豌豆、蚕豆……

  「妳、妳拿了这么多豆子……」

  「是啊。」宝贵小心翼翼地放下托盘。「娘娘妳只说要豆子,我去御膳房一瞧,哇!原来有这么多豆子呀,就每一种都抓一大把回来了。」

  「好吧。」

  谈豆豆决定认命,将这些豆子洒到地上,保证她捡到累昏了。

  昨夜她丢下两百枚铜钱,打算捡到累死自己,这才不会让心里的花蝴蝶胡乱飞舞——结果不用一刻钟就全部捡回来了。

  是钱咧!分毫皆是老百姓缴给朝廷的血汗钱,她怎能随便拿来玩耍?要是掉了一枚,她都得痛自忏侮。

  她捧起一碗绿豆,忽然又想到,话说回来,绿豆也是钱买的。

  「娘娘,妳拿豆子作啥?」宝贵兴奋极了。「缝沙包吗?」

  「沙包?咦?」谈豆豆捻起几粒绿豆,在手指间摩擦着。「对喔,平常我们是用绿豆做沙包,不知红豆扔起来的感觉怎样?花豆太大了吧?可能不好扔……不不,我不做沙包。」

  「不做沙包?」宝贵还想再问,忽然就看到娘娘将整碗豆子洒了出去,滚了满地颗颗跳动的小豆子,她惊奇地道:「哇!洒豆成兵!娘娘,妳在施什么法术?快!教我,宝贵也要学!」

  「什么洒豆成兵?」谈豆豆正想蹲下身,展开刻苦自励的严酷考验,却被宝贵摇得身子乱抖。

  「娘娘忘了啊?过年时几位娘娘们一起看戏,管太后点了一出天师收妖,妳看了哈哈笑,贤妃还嫌妳笑太大声,给妳一记白眼呢。」

  有吗?谈豆豆努力回想。她是记得过年有看戏,但戏台上演什么她全无印象,大家拍手,她跟着拍手,大家笑,她也跟着笑,眼里却痴痴瞧着进宫问安的定王妃,想问她:你家的一号马怎么了?他好不好?

  「那张天师可厉害了。」宝贵兀自呱噪不休,比手划脚地道:「他就是这样右手一洒,当然没有豆子啦;然后再拿剪子喀喀喀剪草为马,后台就钻出一个骑竹杖的二楞子,权充是千万兵马,大家都笑死了。」

  剪草为马?谈豆豆又茫然了。什么鸡鸭鱼肉不好剪,偏生去剪一匹马来扰乱她的心?

  她又拿起一碗黄豆,往空中一抛,顿时豆下如雨,咚咚弹跳。

  「好好玩喔。」宝贵期待地问道:「娘娘,我可以洒吗?」

  「好。」

  下一会儿卫夫,十几碗豆子全部洒落在地,五颜六色,珠圆玉润,在烛火的闪动之下,仿若一幅浑然天成的鲜艳地毯。

  「哇!好漂亮!」宝贵蹲下来,随意抹了一把放在掌心,抬头笑道:「娘娘,要是放在水晶瓶子里,瞧着心情就好了。」

  「串起来当门帘,花花绿绿的也很好看。」

  「还是缝成枕头,不不,这样就瞧不见豆子了。」

  「不如煮成什锦豆子粥吧。不,加些蜂蜜、蜜枣、桂圆,变成甜豆汤。嗯,还是和些糖、面粉、桂花,蒸成一块甜豆糕……」

  「呜,娘娘,我口水掉下来了啦。」

  别说宝贵掉口水,就连谈豆豆也是满嘴的口水……哎呀!她懊恼地抓扯头发,怎么就分心玩起来了呢?

  她立刻蹲下身,注目满地的豆子,咬紧牙关,准备展开一夜无眠的捡豆行动,好能藉此忘掉那只老在心底奔驰的马。

  眼前突然冒出一只笤帚,刷刷刷地扫开她的豆子。

  「宝贵,妳干嘛?」

  「娘娘平常提倡节俭美德,」宝贵很勤奋地扫地。「我扫起来拿去御膳房,洗干净了,请人做甜汤呀。」

  谈豆豆瞠大眼,跌坐地上,立刻又被宝贵赶起来扫豆子,她只好回到床上,撑着下巴愣愣地发呆。

  唉!难道一边捡铜钱或豆子,就不会一边想着不该想的事吗?

  不如就大力一挥,一把扫开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