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豆豆太后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豆豆太后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咚隆隆!咚咚呛!」她双手一扬,将披风蒙住了头脸,嘴巴呼喝,身子胡乱摇动。「咚隆呛咚咚,豆豆舞狮给阿骥看喽!」

  「得了吧。」他哈哈大笑,她还会拿嘴巴敲锣打鼓啊。「妳这不是舞狮,活像是一只扭到腰的大毛虫。」

  「哼,你才是大毒虫!」她揭起披风,露出一张噘了嘴的小脸蛋。「人家感谢你带我出来玩,你都不赏脸哦?」

  「好好,我赏脸。」他无可招架,笑道:「那妳就再舞狮吧。」

  「你在笑!」

  「好好,我不笑。」他还是想放声大笑。天哪,他怎会让她玩弄于股掌之上,向来傲视一切的他承认,他是彻彻底底地栽了。

  「来,我教妳怎么舞狮。」他跳了起来,高高拉过披风,将自己和她蒙了起来。「跟着我的动作跳。」

  「哇!蒙得黑漆漆的,我什么都看不到了。」她哇哇大叫。

  「这就考验妳的功夫了。跟我走。」他跳出一步来到碎石地上,打算留出铺着油布雨衣的地面给她踩着,不料她兴匆匆地跳了过来,地面不平,她收势不稳,整个人就往他身子撞去。

  「小心。」他立即转身,稳稳地抱住了地。

  「呵,好险……」她亦本能地环住他的身躯,就在两两相拥的电光火石之间,她的泪水竟是陡地狂泻而下。

  她慌忙咬住唇瓣,不敢哭出声音。今夜的梦太美,她只想永永远远躲在这个黑暗的所在,再也不要醒来面对空洞的宁寿宫。

  她不敢抬头,不敢稍动,这样就好,只怕一旦放开了,梦就醒了。

  明月夜,风呜咽,他感受到胸前的轻颤,遂揭下了头上的披风,仍将她紧裹入怀,心底深处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芙蓉莲子待分明,莫向暗中磨折。他自问,打从下午在勤政阁窗外瞥见她的身影,他就如同着魔似地跟住了她。忙了这么一整夜,到底为何?而这些日子来处处想着她、关照着她,此刻还悄悄地轻吻着她的头发,他是否也得向自己问个明白、讨个究竟?

  然而,问分明了,又如何?

  唉,无解啊。

  *

  勤政阁里,内阁大臣们有人交谈,有人读着手边的条陈,有人闭目沉思,大家正在等候皇上,准备商议明年预算分派大计。

  「皇上驾到……」

  「朕来迟了。」太监的尾音还没喊完,端木融便匆匆赶了进来,挥手示意道:「大家别行礼了,坐坐。」他一边落坐,一边道:「方才下了朝,朕听说皇太后身体微恙,便先过去探……」

  啪!端木骥手上的册子掉了下来,神色骤黯,两眼直直地望向皇帝。

  端木融和群臣顿觉阴风惨惨、鬼哭神号。吓!平王爷要生气了?

  「是皇太后?还是管太后?」端木骥沉声问道。

  「不是母后,是太后娘娘。」端木融小心回答。呜,王兄不要瞪人啦,他下次不敢迟到了。

  「嗯。」端木骥拿过太监帮他捡起的册子,垂下视线,却全然没注意到上下拿颠倒了。

  顾德道忙堆出笑脸。「时候差不多了,还请平王爷主持会议吧。」

  「好。大家散了吧。」

  还没开始呀!群臣们错愕不已,怎地平王爷好像掉了魂了?

  「皇上,请恕臣偶感风寒,体力不济。」端木骥起身拜揖,神情焦躁不安。「还请皇上主理本次会议,臣告退。」

  「王兄!」端木融大惊失色,这么重大的会议,他主持不来的呀!

  可任凭他哀鸣呼唤,王兄还是一去不复返,独留座位空悠悠啊。

  呜呜,王兄真是用心良苦,非得临阵抽腿,逼得他不得不独立处理国政大事吗?

  也罢。他将所有的哀怨长埋心底,摆出了王兄平常教他的刚毅果决君王脸色,稳重地道:「顾丞相,由你先说了。」

  *

  「娘娘,喝药了。」

  宝贵端了药碗,小心翼翼地将一匙药送进娘娘的嘴里。

  谈豆豆倚在一堆枕头上,歪了半边身子,双眸紧闭,嘴巴更是闭得死紧,那汤匙只能抵住她的嘴唇,却是怎样也送不进去。

  「娘娘呀,宝贵求妳了,啊啊,张嘴。」宝贵嘴巴张得老大,可娘娘还是不听话,她只好强迫将汤匙挖进她的嘴里。

  一缕药汁从娘娘的嘴角流了下来,宝贵慌忙拿巾子拭去。

  「妳这样喂,她喝不下去的!」身后突然传来暴喝声。

  「平王爷?!」宝贵惊吓得忘了行礼请安。「这……这里是……」这里是皇太后的寝殿,是睡觉更衣的私密地方,等闲太监宫女都不能随便进出了,更何况是一个活生生的男人!

  「妳扶她起来。」端木骥冷着脸,接过她手里抖个不停的药碗。

  「可……可是王爷……你、你、你是男……」

  「我是她侄儿,小辈服侍长辈,此乃人伦正道。」

  「是是。」好像很有道理。宝贵忙坐到床沿,扶起了娘娘。

  谈豆豆穿着丝棉中衣,长发打了两根粗辫子,垂着小头颅,软绵绵地倚住宝贵,似是不胜柔弱。

  端木骥忧心如焚,他站着看不到她的病容,立即单膝跪到床前,宝贵在场,他不敢触摸她,只得以眼仔仔细细地审视她。

  她的脸颊红扑扑的,他顿时自责不已。难道是那晚在山上染的风寒?该死该死!他该为她裹紧冰凉的脚掌,更不该让她坐在寒冷的地面。

  「娘娘发烧了吗?」他焦虑地询问。

  「没有。娘娘的症状是咳嗽流鼻水想睡觉。」

  「那她的脸为什么红红的……」

  问话之间,她浓密的睫毛轻轻一颤,他立即捕捉到这轻微的反应。

  他逸出微笑,如释重负,舀起一匙药,拿在嘴边缓缓地吹了吹。

  「娘娘,吃药了。」他轻唤道。

  谈豆豆没有反应,宝贵拍她的手背也不睁眼。

  「老祖宗?」他又唤道。

  「哼……」她的声音从鼻子蹦了出来。

  「小豆子!」他中气十足地喊道。

  「呵……」她的嘴角牵动了,眼睛却还是闭着。

  「豆豆,乖,将这药吃了,身体才会好。」

  「唔……」她唇瓣微启,小口小口地啜下药汤。

  他凝视她喝药,确实让她徐饮而下,再舀了一匙吹散热气。

  「哇!娘娘喝了。」宝贵好佩服平王爷喔,三言两语就哄得娘娘喝药;可是她有没有听错啊,王爷好像喊娘娘的名讳?!

  谈豆豆已是满脸通红。他闯进来就很过分了,还当着宝贵的面喊她名字,害她一直不敢睁眼,虽然她是这么的欢喜他来看她……

  偷偷将眼睛拉开一条缝,却看到他的昂藏之躯在她的视线下面。

  「喂,你……不要跪……」她急道。

  「我没跪妳,我这样较好喂妳吃药。」

  「宝贵,去拿凳子。」

  「宝贵,坐着,扶好娘娘。」

  「呜,宝贵只有一个。」宝贵好生为难。「要不我再出去唤人……」

  「不行!」太后和平王爷齐声否决。

  于是乎,照样宝贵扶娘娘,王爷喂娘娘,房间里再无声响,只有汤匙轻撞磁碗的清音,还有极轻极柔的吹气声。

  这是他的气息呀!谈豆豆痴痴地看他低头吹凉热汤,以前老认为他的唇很薄,此时近处凝看,才发现他一样是两片丰润的唇瓣,血色充足,厚薄适中,好像软软的、肉肉的,很好咬……

  「我脸上开了花、长了脓痘吗?」端木骥抬脸,将汤匙递到她嘴边。

  「你、你、你没有喷进口水沫子吧?」她赶紧找个借口。

  「喷都喷了……」看到她花容失色,他本想收敛玩笑,但随即想到这个病人竟然还会装睡不肯吃药,那么……

  「没办法呀,臣一边吹药,一边又要哄咱天朝长不大的娃娃太后,一嘴不能两用,不免顾此失彼……」

  「你不要再喷了啦。」话才说完,就被猛灌了一口药。

  「这样就乖了。老祖宗果然体恤侄儿苦心,快快吃了,病快快好,好不好?」前面讲得嘲谑意味十足,后头一句「好不好」却是温柔之至,仿如天上软绵绵的云絮,教人无从找到着力点反对。

  谈豆豆的心思飘忽了,她亦无从应对两人之间的微妙关系。

  她和他,曾有着亲密相拥的肉体接触,却也有着最为壁垒分明的辈分头衔。那夜过后,她的心思变得瞹昧混沌,明知该立刻轰他出宫,义正辞严斥责他的逾礼之举,然一旦面对他,她端不出脸色、拿不了决定……

  「药没那么热了吧,给我。」她抢过药碗,咕噜咕噜喝完。

  端木骥依然单膝跪地,静静地看她喝完药,并没有立刻离去的意思。

  「喂,我喝完了,你还不……」一个走字,她竟是百般不愿说出。

  他的大掌突然按上她的额头,沉吟了片刻。

  「妳果然没发烧,可是流汗了。」他放开手,站起身,打量她的床铺。「宝贵,扶娘娘躺下,帮她擦汗……嗯,还是换件干净的衫子好了。」

  「是。」宝贵觉得王爷比她还会照顾娘娘呢。

  「老祖宗,妳流汗就别抱着这热烘烘的枕头了。」

  端木骥注意到她不管是躺着还是坐着,手里始终抱着一颗小枕头,或是贴在肚子上,或是倚在胸前,她抱得十分自然,掉了又抱回来,他猜想得到,她每晚都得抱着这颗枕头才能睡觉吧。

  果然还是个娃娃啊。他露出疼宠的微笑,但她流了汗,他不能不管。

  「快,拿起来,别热着了。」他伸手去夺枕头。

  「不要。」谈豆豆神情一慌,抱紧枕头转过身。

  端木骥动作快,抓到了枕头一角,本以为可以扯开那颗小枕头,不料却拉出了一大块布。

  「别拿呀!」谈豆豆紧抓布的另一角,不让他扯去。

  他扯这一边,她扯那一边,结果扯开了一袭男子的衣袍。

  「这不是平王爷的……」宝贵惊叫一声。

  记得娘娘那时偷偷洗好衣服,她以为娘娘早托了哪个公公还给平王爷了,可如今竟然成了娘娘的抱枕……好厉害的娘娘喔,有办法将衣袍卷成一个小巧可爱的枕头模样,她得请教这一手功夫……

  呃,气氛好像有点僵硬,平王爷在生气娘娘偷他衣服吗?

  抓着袍襬一角,谈豆豆这下子真的是浑身冒汗了。在他灼灼的注目下,她心脏乱跳,面红耳赤,既不敢看他,更不敢正视自己呼之欲出的心思。

  放了吧。

  放了吧。她脑海里只有这个声音,攒紧衣袍的手指紧紧一扯,随即放开,任那袍子滑落床缘,掉了下去。

  「宝贵,我要睡了。」她立刻躺下,拉起被子转身面向墙壁。

  「娘娘,先换衣服啦。」宝贵摇她。

  端木骥自知不能再待下去,他手里还抓着袍子的一边,便迅速卷了起来,搭在手臂上,后退一步。

  「臣告退。」

  床上的人儿没有回应,他转了身,走出两步,又回过头,凝视蜷缩被窝里的她,仍是走回床边,静静地将袍子放回她的床上。

  「宝贵,快服侍娘娘更衣,别让娘娘着凉了。」

  他再次吩咐,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出寝殿。

  她没事就好。他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可另一块始终搬移不去的石头依然搁在那里,重重地堵住他满腔的冲动。

  转出回廊,欲往前面正殿走去,眼前突然冒出了一个东张西望、鬼鬼祟祟的老人。

  「谈大人,找什么?」他嘴角勾起了笑容。

  「吓!王……王爷!」谈图禹吓得不知如何是好;他偷摸进后头的寝殿已是罪该万死,没想到平王爷跟他一样该死?!

  「娘娘正在休息。」端木骥猜到他的来意。「谈大人不妨进去看她一眼,不要吵到她就是了。」

  「你你你……」谈图禹眼睛瞪得大大的。「你从娘娘房里出来?」

  「是的。」端木骥坦然地道。

  「你从娘娘房里出来……」谈图禹下知所以然地覆述一遍,眼睛再用力一眨!没错,眼前站的是平王爷,是一个如假包换的男人。

  那天清晨,他和仙娥让不寻常的拍门声吵醒,打开门,赫然见到睡在平王爷怀里的小豆子,他震骇万分,还是仙娥镇定,引平王爷进到小豆子出嫁前的卧房,让小豆子继续安睡。

  平王爷立刻离去,没有任何解释,只要求他坐轿进宫时,顺道夹带娘娘进去;还有,不要忘了帮娘娘穿鞋袜。

  轿子里,父女挤坐一起,小豆子很安静,明显看得出她哭过了;他想问原委,却怕隔墙有耳;小豆子握住他的手,微笑说她没事。

  哪能没事!从那天起,他忧心忡忡,想猜,又不敢猜,而今日一听到皇太后病了,他根本无心待在御书房等侯皇上,立即赶来探病。

  「小豆子还好吗?」一切疑问,只能挤出这句话。

  「她染了小风寒,休息一两天应该就好了。」端木骥如实回答。

  「呃……臣、臣回去了。」

  「不看看她?」

  「宫闱禁地,臣等应在外头候传,不得擅入,以免冒犯了娘娘。」谈图禹鼓足勇气说完。

  「可你还是进来了。」端木骥听得出他的暗示,但他不以为意。「谈大人,你我都是读书人,对他妈的礼教早已滚瓜烂熟。」他看到老人家抖了一下,笑道:「可在什么情况下,你顾不得这些无聊的规定束缚呢?」

  「我怕小豆子有事,我急着看她。」

  这也是他的答案;藉由谈图禹说出口,端木骥的心思笃定了。

  想她,就来见她:即使她放手,他却执意留下袍子,好似自己仍能陪着她……

  他恍恍地想着,只是一件衣服,能为她隔绝孤寂,又能给予她温暖吗?

  「谈大人。」他立即为自己划出一道鸿沟。「我一天为子侄,就会一天恪遵礼法,照顾奉养皇太后她老人家,请勿多心。」

  「谢王爷。」谈图禹稍感放心,感觉平王爷真的很「孝顺」小豆子。

  此时两人已走出宁寿宫;秋菊开了黄澄澄的一片,海棠红艳艳地绽放,早开的牡丹吐出浓郁的芳香,落叶花径边,两人漫步闲谈。

  「为什么你喊娘娘小豆子?」端木骥问道。

  「回禀王爷。」谈图禹回道:「娘娘刚生出来的时候,小小的,圆圆的,滚溜溜的,很可爱,像一颗小豆子,臣和妻子便叫上口了。」

  「她七岁丧母?」

  「是的。」谈图禹脸色一黯。

  「你父代母职,辛苦了。」端木骥一顿,仰望风起云涌的天际,沉声道:「六年前的冬天,很抱歉,我没帮上忙。」

  「啊!」谈图禹下料王爷竟然提起旧事,先是愣住,随即一叹。「都过去了,跟王爷无关。后来臣知道,王爷那时也是自身难保。」

  当年,丞相王冲弄权,平王爷当时为兵部尚书,掌天下兵马大权,王冲在先帝面前搬弄是非,说这个侄儿有弒君篡位的嫌疑;先帝起了疑心,平王爷立即递出辞表,闭门不出;而他再也看不过王冲结党营私、败坏朝政,便写了一道密折直送先帝,却在半途为王冲所拦截……

  「本王代天朝向谈大人赔罪。」端木骥朝他深深一揖。

  「不不!王爷别这样……」谈图禹慌忙回礼,眼眶微湿。「老臣能活下来,实属万幸、万幸啊。」

  「先帝个性固执,忠言逆耳;天车老天有眼,让恶人先死了。」

  一语带过,端木骥却仍感惊心动魄。那年过年,他们三兄弟陪同父王依例进宫拜年,却见王冲变本加厉,意图软禁先帝当作傀儡皇帝,他当场拿起痰盂将王冲砸成了「急病」;不出几日,恶人便一命呜呼。

  由于先帝极好面子,不愿臣民得知受到宠臣胁迫之事,因而此事秘而不宣,就连王冲家人也以为老爷是跌倒撞出内伤致死;从此他得到先帝的信任,晋封为平王爷,接下来更担下辅政的重任。

  朝政诡谲多变,即便现今已是政通人和、河清海晏,他还是有不如归去之叹。活了三十年,倒像是累了三百年。唉!何时可望再度乘桴游于四海,陪她看遍方志所读过的风俗地理啊……

  想偏了。端木骥拉回心思,还是很诚恳地道:「还望谈师傅继续教导皇上为君正道,皇上秉性仁厚,事母至孝,未染权贵子弟不良气息,足有成为仁德贤君之望,小王请谈师傅费心,为天下万民谋求福祉了。」

  「臣不敢。臣必当竭肱股之力,教授皇上圣人之道。」

  两人对揖再拜,谈图禹一扫心中阴霾,顿生豪气。过去受点冤屈算什么!噩梦都过去了,他一定要好好振作,努力辅佐皇上成为圣贤明君。

  他无声地仰天长啸。抒发心中之块垒,花白的胡子飞扬而起,象征他老骥伏枥的心志……呵!身边这只小骥也不错,很懂得煽动臣子的热血呀。

  「谈大人,你不怕我了吧?」端木骥笑咪咪地看他。

  「吓!」怎么不怕?王爷还是笑得高深莫测啊。

  「有空的话,我会让娘娘回家走走。」

  「咦?」太后出宫很麻烦的耶。

  端木骥但笑不语。他们的石头仍挡在那里,鸿沟也划得极深,但只要下跌进去,他还是要为所欲为,甚至大胆妄为。

  他只愿她顺心、快乐。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