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豆豆太后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豆豆太后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怎么走着走着,竟然走到勤政阁了?

  黄昏时刻,里面点着烛火,一个太监懒散地在外头扫落叶,不见侍卫阵仗,看样子阿融已经回去了。

  斜阳映照,将她和宝贵拉出两条长长的影子。秋风吹来,扫不尽的破碎花叶迭了上去,她的脸是半朵残菊,心是蛀空的梧桐叶片,手脚是吹折的枯枝……

  「定吧。」她盯住影子半晌,没有惊动太监,低声喊宝贵。

  就算阿融在,她也不会随便进去;若里头只留他一人,她更没有借口见他;她是深居简出的皇太后,他是国事繁忙的辅政王爷;她是伯母,他是侄儿;她在天南,他在地北;她是豆,他是骥……唉!她不如去作对联吧。

  她默默走着,穿过重重楼院宫墙,走过亭台楼阁,踏过小桥曲径,越往皇城北边走去,寒意越浓,直到她想回头,这才发现自己站在一座灰旧的小院子前面。

  「宝贵,这什么地方?」她好奇地踏进院子。「好像年久失修了,怎么没人上报?咦?这间房子为什么上了锁?」

  「娘娘,是铁栅门呢。」宝贵跑过去,将脸蛋挤在挂了铁锁的栅栏中间瞧看,比娘娘更好奇。「里面放什么宝贝要锁……哇吓!」

  碰!一个人体猛然从里头暗处撞了过来,震得宝贵惊叫一声,连着倒退数步,铁栅门犹让那人乒乒乓乓乱撞着。

  「别靠近。」身后传来低沉的喝声。

  谈豆豆扶住吓得发抖的宝贵,一回头,就看见端木骥巍然站在后头,她心脏怦怦乱跳,无暇去猜他是打哪儿冒出来的,铁栅门后面那人比端木骥的出现更让她惊疑不定。

  晦暗晚霞中,一道幽怨的寒光从铁栅里瞪了出来,令她毛骨悚然。

  「平王爷。」一个老太监提了油灯和食盒走进院子,一见端木骥,立刻哈腰鞠躬。

  「为什么擅离职守?」端木骥冷声质问。

  「小的、小的去取晚饭……」老太监结结巴巴回答。

  「里面是谁?」谈豆豆也质问道。

  「咦?妳是……」老太监打量着一身常服的小姑娘。

  「见了皇太后还不问安吗?」端木骥喝道。

  「啊!」老太监慌忙跪了下来。「小的不识皇太后,请娘娘……」

  「我才是皇太后!」里面那人突然抓着铁栅门摇个不停,尖声叫道:「你们见到哀家还不下跪!」

  是女人!这又是哪来的皇太后?!谈豆豆惊骇得差点站不住脚,手臂突然被一股力道稳稳地扶住,这才不致于让她和宝贵一起跌倒。

  「别吵!」老太监爬起身,跑到铁栅门前用力拍了回去。

  「她是福贵人。」端木骥见她站稳,这才放开她。

  「怎会有这个人?」谈豆豆还是惊惧不已。

  自当上皇太后以来,她很用心地安置先帝所有的妃嫔,务必让每个人安度晚年,可是妃嫔名单里头并没有福贵人啊。

  端木骥望向正在开启铁栅门的老太监,缓声道来:「二十年前,她是先帝最宠爱的福妃,她和侍女同时有孕,但她妒心重,怕侍女怀的是龙种,便下药让侍女流产。先帝知情后很生气,连降福妃两级为福贵人,但念在她有孕,仍让她待产;后来她小产,落下一个死胎,是男孩,听说当夜就疯了,先帝遂将她迁入景屏轩静养。」

  谈豆豆抓着宝贵的手,不知是宝贵仍在发抖,还是自己也在颤抖。

  端木骥讲的是哪一朝哪一代的后宫秘史?还是直接拿了戏台的脚本唱给她听?景屏轩,好有意境的名字!美其名是静养,其实就是打入冷宫,福贵人待在这破院子一关就是二十年。

  「那也不用锁着她呀。」她颤声叫道。

  「娘娘,我们本来不锁她的。」老太监已将食盒和油灯拿进房里,走出来回话。「她没事会坐在院子晒太阳,很安静的,可最近……」他不安地望了平王爷一眼。

  「说。」端木骥沉声道。

  「最近皇太后寿辰大典,外面很热闹,宫女来来去去谈论,不免让她听去了。她这才知道原来先帝已经崩逝一年,当场又疯了。」老太监说到最后,语气略显无奈。「她成日乱哭乱跑,小的不得已,这才和几位总管商量,暂时将她锁在屋内。」

  「我去看她。」谈豆豆跨步就走。

  「不要进去。」端木骥立刻抓住她的手腕。

  她回头,照例又是四目相瞪,她刻意不看他那复杂难解的眸光,哼了一声,右手用力甩开,跑进了铁栅门里。

  屋里屋外,仿若两个世界。屋外秋风爽冽,屋内气滞暗闷。

  福贵人坐在桌前,低头抱着一团事物,肮脏油腻的灰发也不挽起,就垂在脑后拖到地上,身穿一袭式样高贵的灰黄丝缎衣衫……等等!那个灰黄色是渗进衣裳纹饰的污垢和泥尘啊,她是多久没换下这身衫子了?

  福贵人听到声音,迟缓地抬起一张污黑的脸,看到了眼前的女子,笑嘻嘻地举起怀里的枕头。「给妳瞧瞧,我皇儿长得多好看呀。」

  谈豆豆拿手捂住嘴,明明是想帮她,却还是震惊得不知如何是好,双脚不觉害怕地退后,背部就撞进了一道肉墙里。

  「嘻,你是太子喔,万岁爷说要立我为皇后耶。」福贵人抱着枕头猛亲个不停,突然爆出哭声。「呜呜,万岁爷死了……我的狠心万岁爷死了!」她哭着哭着,竟然又变成了凄厉的笑声。「嘿!儿啊,那你不就成了皇帝,哀家成了皇太后。哈哈!享不尽的荣华富贵,用不完的锦衣玉食啊!」

  老太监习以为常,在旁解释道:「太医开了安眠药方,我掺在饭里让她服下,她吃了就会睡去,再过个几天,就不疯了。」

  「为什么会这样……」谈豆豆还是无法接受眼前的景况。

  一股冰冷的寒意从脚底升起,她明白为何妃嫔名单中没有福贵人了。

  一个犯了错的妃子,幽居冷宫二十年,无人关心,无人照料,活生生地被这世间遗忘,仿佛不曾存在……

  「娘娘,我们走吧。」宝贵心里害怕,猛拉着她。

  「臣送娘娘回宫。」端木骥放开一直扶住她身子的双臂。

  「儿啊,乖乖吃饭喔,赶明儿就册封你为太子了,呵呵。」

  福贵人一口吃着饭,一口喂着她的「太子」,笑得十分满足。

  谈豆豆木然地移开视线,让宝贵扶了出去,木然地抬头望向漆黑如墨的天际,木然地低头,木然地走进了黑夜的深宫里。

  *

  二更更鼓敲过,霜凝露重,端木骥依然站在宁寿宫外。

  他不该站在这里。即使他是皇亲,也不应该在夜晚靠近后妃的寝宫;但他无法移开脚步,犹如那回站在书架后,他让娇俏甜美的她所牵引;而此刻,他亦被失魂落魄的她给紧紧捆绑住了。

  「平王爷!幸好你还在!」宝贵慌张地跑出来,一见他有如见到救星,立刻哭了出来。「怎么办?这会儿换娘娘疯了!」

  「怎么了?」端木骥急道。

  「娘娘本来在发呆,后来就吵着要去景屏轩,我叫她别去……啊!娘娘!」才说着,就见到她的娘娘披头散发跑了出来。

  「我去景屏轩,宝贵妳别跟来!」谈豆豆只管拚命往前跑。

  「妳去那里做什么?!」端木骥吼她。

  「我去放了福贵人!」谈豆豆头也不回。

  「别去!」端木骥大步跑过去,一伸手就攫住了她的手臂。

  「你做什么?放开我!」谈豆豆用力甩手,却是怎样也甩不开那有如铁箍般的掌握,抬头一看,立刻怒火上升。「端木骥,又是你!你平王爷比我皇太后伟大吗?不要老是来管教我!你走开!」

  「妳这个样子,我怎能不管妳?」端木骥猛然将她拉到胸前,斥责道:「福贵人发疯,妳也跟着发疯吗?夜深了,快回去睡觉。」

  「有人被关着不能出去,我怎能睡觉?」谈豆豆红着眼,猛蹬着一双赤脚,在青石板上发出啪啦啪啦的响亮声音。

  「她没被关着。」深秋的大地有多凉呀!端木骥剑眉紧锁,一心只想推她回宫,不觉加重了握住她手臂上的力道。「有事明天再说。」

  「等不及了,我要放她出去。」她泪水迸了出来,身子扭动,赤脚用力踩住地面,使尽力气反抗他的箝制。

  「妳放她出去,她能去哪里?」

  「哪里都可以去,回家呀!就是不要再待在这儿了。」

  「她一辈子待在宫中,都四十几岁了,她的爹娘已经不在了,她回谁的家?兄弟还认她吗?」他急急地陈述道:「在这里有人照顾她,有太医为她诊病,这儿就是她最好的归宿。」

  「不行哪,她被关着……」她泪流满面,心口不知为谁而疼。

  「她没被关着。」他再次强调,幽沉的双眸望定了她,沉声道:「是她的心将自己关了起来。」

  「不要跟我做文章,我听不懂!」她哭叫道。

  「就让她在宫中度过余生吧。」他直接下决定。

  「好残忍。」

  谈豆豆泪如雨下,紧绞一夜的心脏还是痛得她无法承受。

  深宫寂寂,多少事,惊涛骇浪,她无从阻挡,也无从知晓;她可以做一个事不关己的局外人,也可以当一个掌控大局的皇太后,无知也好,弄权也罢,争风吃醋,兜来转去,还不都只是在这座皇城里浮沉?!

  皇太后、福贵人、贤妃、淑妃、数不清的女子,在这里自成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遵守抅谨的生活体制,面对着严酷专断的家法,她们如何生、如何死,外界无从得知;她们的心葬在幽寂的深宫,她们的灵徘徊于琼楼玉丰之间,不是魂魄不归去,而是……她们无处可去。

  花儿谢了,还能化作来年的春泥,她们却是无从超生的鬼,年复一年,心随着身而凋敝,人老珠黄,或是欢情不再,或是槁木死灰,最后送进了皇陵,留下一个尊贵的空洞谥号,这辈子,就完了。

  抬头看天,天空应该是无边无际的,可为何她的夜空还是局限在皇城高耸的宫墙之内?

  「端木骥,你告诉我!」她恐慌了,猛晃着让他抓住的手臂,激动地问道:「如果未来的五十年,我都只能从这块天井看天空,你说我会不会像福贵人一样?」

  「不会。」他用力稳住她的晃动,斩钉截铁地道。

  「会!一定会!我会像她一样疯掉的!」

  「妳跟她不一样,妳没犯错。」

  「就算我没犯错,我也被关在这里啊!」

  谈豆豆话一出口,便是放声大哭,终于明白自己在恐慌什么了。

  本以为只是害怕孤寂,原来竟是多年以来无从排解的深沉恐惧,她不敢再看天空,怕那巨大的黑洞会吞噬了她。

  「别哭!」端木骥低喝一声,立刻将她按进了怀里。

  「不要!」她拚命挣扎,猛推他的胸膛。连哭都不能哭了,她真的是失去自由了。「你放开我啊!可恶!我要哭不行吗?!」

  「会让人听见的。」他眉宇笼上一层浓重的郁色,双臂依然紧紧地抱住她,不让她的哭声逸出。「我带妳进宫。」

  「就是你带我进宫的!我才不进宫!我要出去!」她的声音闷在他的衣衫里,还是哭叫不休。「端木骥,我要出去!我要出去!」

  「妳不要闹了。」他横了心,拖她往回走。

  「我爱闹又如何?用不着你来管我,放开!」她发疯似地捶打他,拿脚猛踢他的小腿。「我要出去啊!再不出去我……我……」

  她一口气接不上来,哭声戛然中止,一双圆眸瞪得大大的。

  「妳怎么了?」端木骥心惊地扳起她的脸蛋察看。

  「我不能呼吸……」她用力喘气,圆脸让他扳得仰起,整个人却是软趴趴地倚着他,泪水又是扑簌簌掉落下来。

  「吸气,快用力吸气!」他心急地命令道。

  她缓缓地抬眼,向来灵动的瞳眸黯然无神,声音好弱。「端木骥,求求你,放我出去,我想出去,我待不下去了……」

  望着那张无助的泪颜,向来行事果断的端木骥陷入了天人交战。

  他猜得出她在害怕什么,他的心更让她的号哭给揪得死紧,他想帮她,他想安慰她,他想立刻带她飞出高墙,但是……他不能。

  颗颗珠泪滑落她的脸庞,也跌进了他抬着她脸蛋的指掌;泪如泉涌,涕泣如雨,他感觉着那悲哀的湿意,眸光亦随她转为忧伤朦胧,指头缓缓滑移,安抚似地轻柔拭去她的泪痕。

  「我要出去,我要出去……」她的哭音渐微,仿佛溺水求援不得,几经挣扎浮沉后,只得绝望地沉入水中,终至灭顶。

  夜黑风高,深秋寒凉,端木骥抬眼望去,宝贵站在旁边不知所措地哭着,宁寿宫外灯影摇晃,有人探看,只消他一声令下,就会有一群人过来服侍她,将她照顾得妥妥贴贴的……

  他猛然抬头看天;天是这么地黑,她是如此地惧怕,他再也不愿见她蜷缩在黑暗里哭泣,如果可以的话——不,不必如果,不用假设,他就是要亲自守护她,为她击退黑夜里的恶魔。

  「妳听着,我带妳出去。」他俯下脸,郑重地在她耳边低声道:「妳得答应我,不要哭,不要吵,不要说话,跟我走,听我的安排。」

  「呜……」她哽咽难语,茫然地看他。

  「宝贵,这儿留给妳处理。」他转头吩咐,声音压得更低。「本王带太后出宫,妳绝对不得声张,明早就会送她回来。」

  「呜……」宝贵惶然不知如何回应。

  他不再理会宝贵,手臂一振,将已经哭得虚脱无力的小太后打横抱起,飞快地奔入了曲曲折折的深宫花径里。

  疾风扑面,他热门熟路,避开了巡夜的侍卫,直奔上驷院的厩房。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