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豆豆太后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豆豆太后 第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臣另有一事奏明皇太后。」端木骥又道。

  「请讲。」

  端木骥好整以暇,神情似笑非笑,一字一字传遍了整个大殿。「新皇初登大位,一时难以明白朝政,所以臣和丞相、六部尚书前一日会在勤政阁议定政事,早朝只是一个形式,目的是彰显吾皇天威罢了。若皇太后对政事有意见的话,请尽早告知,莫要耽误君臣时间和重要国事。」

  哇!群臣哗然。那就是说平王爷很不满两宫太后垂帘听政了?

  丞相顾德道更是热血沸腾!想他追随平王爷以来,无不兢兢业业、忠心耿耿,颇得王爷之信任;他不求高官厚禄,但求名垂青史,成为人人敬重效法的护国良相呀!

  「臣顾德道启禀皇太后、管太后、皇上。」他立刻打蛇随棍上,慷慨激昂地道:「垂帘听政不合体制,请两宫太后深思。」

  好,针对她来了。谈豆豆沉住气道:「本宫不是先例。」

  「是有两例。圣皇帝两岁即位,还在吃奶;诚皇帝六岁即位,见不到娘就哭,所以需要母后陪同上朝。可皇上已经、已经十五岁了啊!」

  顾德道口沫横飞,激动极了,他还等着将孙女嫁给端木骥当皇后!

  「皇帝尚未大婚,就是孩子。」谈豆豆感受到满朝压迫孤儿寡母的气氛,仍坚定地道:「所以本宫和管太后有管教抚育的责任。」

  啥?!群臣全部掉了下巴!十七岁的太后抚育十五岁的皇上?!

  这句话对端木骥而言已经是老掉牙了,他现在只想陪她玩下去,瞧瞧她的胆子到底有多大。

  「请问娘娘,听说您和管太后在早朝之前到龙翔宫看皇上?」

  「是的。」呵!他什么目的?掌握她的行踪?

  「按照礼制,太后毋需劳动凤步,只需安坐宫中,待皇上朝会结束后,再到宁寿宫、慈庆宫向两位太后请安即可。您如此破例,恐怕置皇上于不孝之地步。」

  「皇帝初次上朝,老身『爱子心切』,全程叮嘱,只不过偶尔破例,平王爷何必大惊小怪?」谈豆豆干脆倚老卖老。

  「若是常常偶尔破例,请问娘娘,祖宗订下的宫廷礼制何用?」

  「既然祖宗能订下礼制,老身以后也会变祖宗,老身的新礼制就成了后代所遵循的旧礼制了。」

  「嗯……」大殿上爆出了一片像是大便拉不出来的憋气声,大臣们脸孔扭曲,很辛苦地控制嘴巴不要哈哈大笑。

  「感谢老祖宗的教诲。」端木骥唇角扬得更高,深黝的黑眸绽出光芒。「皇上似乎很累了,也请老祖宗保重凤体,能不能退朝了?」

  「好。请皇帝退朝。」他给她台阶下,谈豆豆当然快快下了。

  她也知道刚才拗得有些过分了,可是那只死木头马分明针对她来的。这些事不能私下商量吗?非得在早朝故意损她?!

  气死了!此仇不报就跟他姓……呃,不对,她嫁给先帝,本来就跟着姓端木了。

  「管姐姐,我们回去了。」她懒得再想,扶起了身边的管太后。

  「妾……妾身不来了……」管太后头昏眼花,早已抹湿了一条帖子,让两位宫女扶住,抚着心口摇头道:「不来了,下回不来了。」

  随着皇帝太后浩浩荡荡的阵仗走动,那道绸纱帘子晃了晃,群臣剎那之间有个错觉,好像帘子是被方才一来一往的犀利言语给震得晃动的。

  「以后的早朝可热闹了。」周大人很满意看了一场好戏,转过了身,惊奇地道:「咦,谈大人,你这回没昏倒?」

  「习……习惯了。」谈图禹拿袖子擦汗。将来和平王爷打照面的机会只会多不会少,他似乎慢慢能承受接踵而来的惊吓了。

  待满朝百官退出,金銮殿上空无一人,端木骥信步走到帘子后面,肆无忌惮地坐了下来,张开手掌,凝视一直握在掌心的簪子和耳环。

  簪子才从那如云秀发摘下,微有发香;耳环也似乎仍留有女儿肌肤的淡柔香馨热气……他陡地用力握住,直接收进了衣袖里。

  抬起头,视线望穿了朦朦胧胧的帘子。呵!从这帘子后面看出去的感觉还不错,她应该可以将他的举手投足完全收拢进眼底。

  可惜他站在前头,看不清那张圆圆脸蛋的气恼表情。

  *

  御书房东阁外,深浓的枫红转为枯黄,颤危危地挂在枝头上。

  谈豆豆让宝贵在外头等着,自个儿蹑手蹑脚走到此处;仰头一看,北风起,白云飞,黄叶落,晃悠悠地跌在她的脚边。

  一抹莫名的凄凉涌上,狠狠地揪住她的心肠,她慌忙眨眼。她很忙耶,哪有空在这边伤春悲秋、为赋新辞强说愁呢?

  扶稳廊柱,她侧耳倾听东阁窗边飘出的琅琅读书声。

  「政者,正也。君为正,则百姓从政矣。君之所为,百姓之所从也。君所不为,百姓何从?」

  端木融恭敬坐在桌前,诵读礼记,他前面坐着授业师傅谈图禹。

  「皇上可知这段话的意思?」

  「大意是说,为君者应该行正道,做为百姓的表率。」

  「皇上说得很好。」谈图禹谆谆教诲道:「子帅以正,孰敢不正。皇上应当修身修德,端正品行……」

  虽然爹嚼着难以下咽的圣人之道,谈豆豆却是听得津津有味。

  时光仿佛回到了童年,爹在朝廷公务繁忙之余,总不忘抽空教她读书,而她老是提出很多疑问,不断地问为什么爹当官这么忙?为什么娘会先去极乐世界?为什么皇帝每年都要选淑女?为什么太阳要从东边出来?又为什么乌龟要在地上慢慢爬,不能给牠们安上一对翅膀飞上天吗?

  她眉眼里溢出浓浓的孺慕笑意。那时的爹讲话不会结巴,走起路来抬头挺胸,一把浓黑的胡子威严又漂亮,她老爱钻在他怀里拿来编辫子,直到她十二岁那年……

  「老祖宗在这儿,不怕吵到他们上课吗?」一个十足惹人厌的凉凉声音打断了她的回忆。

  「嘘。」她拿指头比在唇上,用力嘘向来人,顺便也用力瞪一眼。

  好心情都被他破坏了,这人简直是阴魂不散的鬼见愁!

  端木骥但笑不语,微微偏头,状似认真地聆听东阁里头的讲课。

  谈豆豆以「你怎么还不走」的目光睨他,见他只是回瞄她一眼,她又不耐烦地挥手赶他。

  「老祖宗不是还要进藏书楼看书?」端木骥又说话了。

  「别叫我老祖宗啦。」谈豆豆从齿缝进出话来,恨不得大声嚷叫。

  守在房门口的阿顺公公都望过来了,她提了裙子就走,为了不吵到里头的师生俩,她此时只能尽快甩开这只木头马。

  「皇上进步很快。」端木骥亦步亦趋,跟在她身后。

  「那是皇帝天赋异禀,还有师傅教导有方。」她头也不回地道。

  「娘娘忘了是谁为皇上请的师傅吗?这人眼力也很好。」

  怎有人这么狂妄自大!谈豆豆停步在藏书楼的廊下,在这个门禁森严、没有闲杂宫女太监往来的御书房里,终于拉开了嗓门。

  「请问平王爷,为什么你老是在皇宫里晃来晃去呀?」

  「臣关心皇上课业,所以前来关照。」

  「呵!」谈豆豆很不客气地道:「你是想藉关照之名,其实是来考察你未来的居所,规画你的三宫六院吗?」

  「哈哈!」端木骥狂笑出声,骇得谈豆豆往旁边跳出一步。

  瞧他吓到小太后了。她敢道出他的狼子野心,还怕他这声大笑吗?

  端木骥又有那种开心的感觉了,他更大胆地审视那张惊疑的脸蛋。

  能被选入宫中为妃的女子,必定具备相当的姿色,她亦不例外。

  圆圆的脸蛋代表福相,一双清灵的大眼睛似秋水、若明星,至于其它的雪肤、红唇、皓齿、乌发、秀肩,这些基本条件就不用说了;然而令他费解的是,何以这些秀美的五官姿色组合起来,却脱不了那憨甜的稚气呢?尤其是在长长的睫毛瘘眨之间,无意流露出她天真烂漫的纯然黑眸,简直就是一个在大街上跑跳、舔糖葫芦的小姑娘了。

  「臣如此公忠体国,老祖宗不能理解吗?」他拉回思绪,笑看她。

  「你敢再叫我一声老祖宗,我我我……老身就……」气死了!她还能将他推出去斩了吗?耳膜犹回荡着他的狂笑,震得她说不出话来了。

  「是的,太后娘娘,臣忧劳国政,宵衣旰食,以皇宫为家,怎您就老眼昏花,是非不分,给臣扣上莫须有的罪名呢?」他很无辜地道。

  「那我问你,皇帝即位快三个月了,为什么你不给他批奏章?」

  「皇上从未学习政事,要他批阅奏章,他能吗?」

  是不能。谈豆豆全身绷紧,意识到自己正跟一个思虑深沉而不可捉摸的老狐狸说话,她可得全神戒备,努力迎敌。

  「你可以教他呀。」她扬声道。

  端木骥定睛看她,声音沉稳有力。「头一个月,皇上痛失父亲,又要为先帝举丧,他怎有心神看奏章?再来,新皇上朝,各国使节陆续来贺,又得逐日接见百官,皇上尚未熟悉朝仪,应付这些日常例行事务已感吃力,无暇他顾。臣为了为皇上分劳解忧,只好先代为批阅决行了。」

  「那请问平王爷,你打算什么时候教皇帝看奏章?」她不再挖苦他可能夺位,而是直截表明她保护皇上的立场,要他给个答案。

  「十日后。」他的答复出乎她意料之外。「待谈大人讲解完基本的为君之道,臣会每日教导皇上批阅一件奏章。」

  「一天一件?」她不觉又扬高嗓音,是教乌龟定路吗?

  「一天一件,三十天三十件。若这三十件奏章都是具有实际内容,涵盖士农工商、食衣住行、军国大计,皇上是不是在一个月内,就可以扎实学得三十件政事?一年学得三百六十件呢?」

  谈豆豆不禁动容。木头马想得如此深远,教她很想给他拍手叫好,可一看到那自信睥睨的姿态,她立即握紧拳头,收敛起乍然而起的兴奋感。

  端木骥见她手臂微扬,神色一亮,可惜呀,老祖宗还是很讨厌他,吝啬给他一个慈爱的赞美。

  「妳也应该明白,皇上其实是个聪明的孩子。」他又道:「只是先帝不在乎他的教养,因此皇上自己看书的结果,就是学问庞杂没有系统,思考方式见树不见林,欠缺帝王应有的恢宏格局。」

  端木骥明白阿融的不足?!

  「平王爷很用心辅佐皇上。」谈豆豆不得不称赞他一下,但她还是得试探这家伙的心思,于是又道:「若皇帝日渐娴熟政务,待皇上明年十六岁大婚后,也该是他亲政的时候了,老身到了那时自然不再垂帘听政,你这个辅政王爷也可以功成身退了。」

  「不。皇上至少十八岁才能大婚。」

  「什么?!」这人就是很喜欢控制别人吗?谈豆豆实在不想再拉扯喉咙了,偏生就让这家伙惹得虚火上升。「你到底有何居心?!」

  「臣的确是居心叵测。老祖宗冰雪聪明,竟是无法猜透呀。」端木骥故意负着双手,仰头望天,一副徒呼负负的慨叹神色。

  「这跟我冰不冰雪没有关系,自来太子或皇帝皆是十六岁大婚——」

  「皇上未经太子养成教育,需要更多的时间补足。」端木骥照例打断她的话,正色道:「皇上除了需要加倍用功读书并熟悉朝政外,还得锻炼身体,学习剑法搏击射箭骑马诸项武术,并抽空微服外访,深入了解民间疾苦,若只知享受荣华富贵,广纳妃嫔,甚至沉迷女色,掏空身子,耽误国事,那么,臣也只能为天朝另立贤君了。」

  即使最后一句话威胁十足,但谈豆豆不由得赞同他的说法。阿融的根基薄弱,她由衷希望阿融能更加有本事,这才能摆脱端木骥的控制。

  「你这是要累死皇上吗?」她还是为反对而反对,声音却弱了。

  「请娘娘息怒……」另一个更弱的声音颤抖地传来。

  「爹!」她欢喜转身,三步并成两步胞到老人身边,摇着他的手,展露娇美笑靥道:「讲完课了?你辛苦了,我帮你挑了几盒燕窝给你带回去,仙娥姐知道怎么熬……咦?」

  鼻头冰冰凉凉的,才中午呢,怎么就掉了露水?她抬起头,原来是片片柳絮似的雪花从天而降,天上的白云也变灰了。

  「下雪了。」她突然心头一慌,明明爹就在她面前,她怎又会有那种惊恐无助的感觉呢?她忙更加努力地扯开笑容。「爹,我唤人帮你的轿子围上厚呢毡,不要透风着凉了。」

  「小豆子……」谈图禹忘了礼仪,眼眶微湿。

  「阿顺,你照太后说的,去为谈大人备轿。」端木融以学生的身分站在师傅身后,回头向太监吩咐。

  「多谢皇帝。」谈豆豆笑得更甜美了。「今天有学到东西吗?」

  「师傅学问渊博,朕受益匪浅。原来娘娘懂得这么多,都是跟师傅学的。」端木融总算记得自称朕了,但他目光还是不敢往端木骥看去。

  被大家故意忽略的端木骥不甘寂寞地道:「臣请皇上回宫用午膳,小憩片刻后,于申时一刻赴武宸殿练习搏击之术。」

  他一说话,谈豆豆就觉得天气陡地降温,雪花也变得更多了。

  「老……老、老臣该走……了……」谈图禹又结巴了。

  「朕……朕该、该去慈庆宫陪母后吃、吃饭了……」天气阴了,皇帝的童年阴影也蒙上来了。

  「臣有急事启奏!」急迫的宏亮声音传入,随之那个跟端木骥相似的高大身形也像箭一样地冲了进来。

  「端木统领,请说。」端木骥沉着气,他从未见二弟如此激动。

  「昆仑国使臣来到京师,在大街嚷着要向天朝皇室求婚。」

  「天朝绝不会将公主嫁给那个不爱洗澡的藩王。」端木骥皱眉。

  「不,他不是请嫁公主……」端木骅迟疑片刻,望向了正睁大眼睛等他说完的谈豆豆,镇定地道:「是皇太后。」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