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豆豆太后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豆豆太后 第1章(1)
  目录 下一页
  金銮殿上,群臣按官职等级排列站立,商议国事。

  日出东方,也是早朝进入尾声的时候了;朝阳灿然,透照东边丝罗窗纱,为大殿挥洒出一片耀眼的晶白:晨光缓慢游移,有若明亮的白雾,隐隐约约遮掩了位于中央高处的皇帝御座。

  大椅漆金镶珠,蟠龙雕玉,金碧辉煌,上头却是空无一人。

  随着大臣启奏的高亢声音,日影又斜移两尺,光雾忽地拉开,炫亮了一位站在龙椅下方左侧的挺拔人物。

  龙椅之末,即为群臣之首。日光映照在他一身皇室专属的绣金麒麟织锦朝服上,将那高大的身形烘托得格外英伟出众,仿佛只要他往这边一站,自然而然就能显露出他天生的王者威仪,令人不可逼视。

  群臣静肃无声,辅政王爷不表示意见,他们也不敢开口。

  「所以,是该立后了?」端木骥的声音低沉而醇厚。

  「平王爷,后宫不可一日无主啊。」礼部尚书脸色凝重,语气急促地道:「否则几位妃子再这样闹下去,徒然教百姓看皇室的笑话,臣这个礼部尚书也没脸谈什么礼仪教化了。」

  贤妃和淑妃为了争论谁最受皇帝宠爱,不时率领两宫的太监宫女,摆出阵仗高声对骂;裕妃好心去劝架,竟然被推到池塘里成了落汤鸡。这事让宫人「悄悄地」传了出去,不出三日,京城已是街头老小皆知,还被拿来当作茶馆说书取笑的题材。

  「唉!这已经不是后宫第一次出丑了。」一想到后宫一群老母鸡这边咬那边啄的乱象,御史大夫的眉毛就打了死结,叹道:「先后已逝五年,皇上始终未立新后,如今皇上卧病在床无法视事,平王爷您是辅国重臣,为了咱天朝,为了咱皇上,请您一定得作主啊。」

  「顾丞相,你有什么想法?」端木骥不疾不徐地问道。

  「这个嘛,贤妃和淑妃有失妇德,绝不可能立为皇后母仪天下。」丞相顾德道一脸凛然,说出大家一定同意的答案;接着话锋一转,慨然道:「至于新后人选,臣向来为王爷马首是瞻,王爷天纵英明,史上无双,自辅佐皇上以来,四夷臣服,海内太平,民生乐利,安邦定国,呃……」

  端木骥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微笑,顾德道自动住了口。

  那是没有笑意的难解笑容,表示平王爷正在思考,而且待会儿一定会有一个让群臣、以至于天下黎民百姓心服口服的决策。

  群臣们亦是巴巴地望着他们英明神武的平王爷。实在不是丞相爱吹捧,而是平王爷思虑周密,为国为民,大臣们想不到的,他全想到了。

  话说端木骥乃是皇上之弟定王的长子,也就是皇帝的亲侄儿;他原本只要当个安乐小王爷,等待承袭爵位即可,可他不愿坐领俸禄,十六岁高中状元,名震天下;十七岁北夷犯边,他请缨上战场;十八岁大捷,二十岁靖边抚番,从此国界平静;如此文韬武略,颇得皇帝激赏。二十一岁出使各国,弘扬天朝天威,历两年归来;二十三岁官拜兵部尚书;二十五称病辞官,三个月后即被皇帝召回朝廷,破格晋封为平王,传为天朝开国三百年来,父子皆为亲王的佳话。由于皇帝始终龙体欠安,二十六岁时他衔命为辅政亲王,代为批阅奏章,主理朝政,如今已经整整三年了。

  太强了!王爷既英俊又能干,天朝有他,诚乃万民之福,就算让他给篡位了也无所谓呀;可赶在那之前,大家得想办法将女儿、孙女儿、侄女、甥女、任何有亲戚关系的女孩儿嫁给他才是。

  咦?王爷那对深不可测的黑眸好像动了,群臣视线也跟着他的目光移动,一起缓缓地投注在位列群臣之末的一个老头子。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是宁妃啊。

  「吓!」大学士谈图禹惊觉众人的目光,吓得赶紧龟缩一边,颤声道:「周大人,你比较胖,借我躲躲。」

  「谈大人!」周大人气歪了胡子,气急败坏地转头道:「前面许大人比我还胖……哎唷,别扯我袍子,朝廷庄严之地,你年纪那么大了,别玩躲猫猫,勇敢面对现实吧。」

  「呜!我……」谈图禹还是跟着那个胖身躯躲藏。

  有的臣子摇头,有的小声探问,还有的偷偷窃笑。

  谈大人官运不济,闺女倒是一路亨通。去年皇帝龙体初愈,选十六岁的谈氏女为妃,随后进行纳采、问名、纳征各项繁文褥节,皇上却忽然犯了严重风疾,卧病不起;纳妃日子到了,谈家闺女还是行礼如仪,册封为宁妃,住进了后宫。

  可怜哪!小小年纪就嫁给一个可以当爷爷的皇帝,若能得到宠幸生下皇子也就罢了,偏偏皇上病重,半年没睁眼,她也守了半年的活寡了。

  就算她当上皇后又如何?将来这天下是平王爷的啦,她只是过渡阶段的皇后,还不知道她治不治得了那些婆婆妈妈的老妃子呢。

  「谈大人何在?」端木骥沉声问道。

  「臣……臣在!」谈图禹踉跄跌了出来,额头冒汗,脸色苍白,慌慌张张地道:「那个裕……裕妃,她她她有皇皇皇……皇子……」

  「很好。」端木骥语调平静,望向百官,又道:「总算有朝臣提出人选,各位还有其它意见吗?」

  群臣察言观色,既然王爷都选定宁妃了,刚刚那一句话也不过是场面话,大家怎能不用力提出异议呢?

  吏部侍郎率先发难。「裕妃虽然生下皇子,可是她原为目不识丁的杂役宫女,论德貌、论出身,完全不适合成为六宫之主哇。」

  嗳,详情就别说了。当年皇上一时不察,拿她做为泄火的对象,一举中的,让她怀了龙种;皇上生了二十几个公主,好不容易喜获麟儿,偏偏这唯一的皇子却得到他母亲的真传,生性懦弱,反应迟钝,皇上越看越气,转喜为怒,后来干脆不理不睬,更遑论立为太子了。

  工部尚书也道:「裕妃劝架,还反过来被贤妃淑妃欺负,她又怎有能力统率六宫,掌理后宫各项事务呢?」

  丞相顾德道早就准备好诸位妃子的小抄,很快从袖口瞄了一眼,朗声诵道:「宁妃谈氏,翰林院大学士谈图禹之女,贞静贤孝,懿恭婉顺,能诵诗书……」背不下去了,他忙正色道:「王爷,臣请立宁妃为后。」

  「嗯。」端木骥又勾起了一抹淡然的微笑。

  丞相念的是去年选妃的档案,但他手上还有更多详细的资料。

  宁妃谈氏,闺名豆豆。豆豆?!他望定了壳觫不安的谈图禹,三十年前满腹经纶的状元,竟为独生爱女取了这么一个简单俗气的名字?

  黎明即起,做养身功,白日读书刺绣,作画抚琴,养莲种花,教授宫女识字奕棋——果然是个才德兼备的女子,足有母仪天下的风范。

  鲜少与诸妃往来,唯独友善对待裕妃和皇子——此女懂得审度时务,拉拢极有可能继承皇位的皇子,或许不能小看她的心机。

  进宫三月,请入御书房博览群籍,过时不出,须宦官驱赶方出——这点他就不满了。御书房乃皇宫摆放重要典籍之地,为皇帝读书之处,岂容一后宫妃子随意进出。他立即退回她的请求,她不死心又呈上申请;他国事繁重,无暇与小女子计较,遂准许她午时一个时辰得以进入御书房藏书楼看书,没想到一个时辰还不够!

  看来这半年来她在后宫颇有一套生存之道,过得十分自在。

  两道刀锋也似的浓眉舒展开来,深黝的黑瞳映出朗朗晨光,他神态沉稳,喜怒不形于色,一如以往,以那全权掌控大局的坚定声音宣布道:

  「拟旨,立宁妃为后,册后大典定在十日后。」

  「谈大人,恭喜你,快谢恩啊。」周大人赶忙提醒。

  谈图禹目瞪口呆,汗流浃背,须发尽湿,嘴巴张了又张,声音梗在喉咙里,突然咚地一声,昏倒在地。

  *

  一个月后,凤翥宫内殿,皇后日常生活起居之处。

  「为什么要叫六宫呢?明明不只六座宫殿啊。」

  新皇后谈豆豆盘腿坐在青玉砖地,拿两只圆圆的小手掌撑住圆圆的脸蛋,一双圆圆的漆黑瞳眸盯住铺满地面的纸片,露出不解的神色。

  她身穿雪青云霞绣蝶宫廷常服,十数只银蝶在衣衫上熠熠生辉,有如即将振翅而去;一袭打了百褶的裙襬撒落地面,像是开了一朵圆圆的大莲花;长而整齐的秀发似一匹黑色丝缎,随意披在身后,几乎将她坐着的娇小身形给淹没不见了。

  「想不透呀想不透……」她一眼望了过去,每张纸片皆写上宫殿名称,按后宫位置排列,再用小石头压住。「毓盛宫、慈庆宫、长春宫、月华宫、龙翔宫、宁寿宫、保福宫、锦绣宫……哇,是谁想出这么多名字?这人拼凑吉祥字眼儿的功力很高喔。」

  她的问话没人回答,宫女宝贵只是对着摆满棋子的棋盘发呆。

  「为什么这三年来后宫入不敷出?为什么贤妃和淑妃老爱吵架?为什么皇后一定要搬到凤翥宫?为什么我只是吃顿晚饭,尚食宫女就摆出至少五十只碗碟?且让我瞧瞧……」谈豆豆往身后小山也似的书堆抓去,拿出一本「御膳食表」翻开查阅,顿时两眼发直,惨叫道:「吓!皇后一日需食猪肉十六斤,鸡鸭各一斤,米三升,面六斤,鸡蛋十个,豆腐二斤,鲜菜十五斤……哇咧!这是在喂养祭天的神猪吗?」

  唉,娘娘又受到刺激了。十五岁的宝贵继续保持沉默。不是她不敬,而是以她的才智,面对每天至少问出一百个以上的「为什么」的皇后娘娘,完全无能为力。

  本来嘛,娘娘与世无争,安分做她的宁妃,却突然被拱上皇后宝座统御后宫,诸多料想不到的杂务接踵而来,教她不头疼也难了。

  「为什么女人不能当皇帝?」谈豆豆的疑问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为什么皇上得一直娶妃子,然后生一堆皇子让他们自相残杀?现今皇上只生阿融一个儿子很好,他很乖呀,可为什么皇上不立他当太子?又为什么皇后一定得养蚕?养莲不成吗……」

  「御书房。」宝贵赶快喊了出来。

  「对了,我去御书房翻书找答案!」谈豆豆双眸绽出亮采,一跃而起,随手将册子扔回书堆,提了裙襬就要穿过地上的纸片。

  「娘娘,我帮妳梳头。」宝贵忙将黑白棋子倒回碗里,收起棋盘。

  「我自己来。」谈豆豆一边走着,一边已动手卷起她的长发。

  「娘娘,离午时还有两刻钟,现在去是不是早了些?」宝贵早就算好时间,待娘娘梳妆打扮完,加上凤轿抬过去的时程,两刻钟正好。

  「不早不早。」谈豆豆健步如飞,裙裾扬扫,将一张张纸角吹得飞振不已,气呼呼地道:「那个小心眼的平王爷只让我用上一个时辰的藏书楼,一寸光阴一寸金,我先去等着,等午时到了,太监一开锁,我就冲进去。」

  说得好像赶赴战场杀敌似地,宝贵也只得赶紧跟上。

  「咦?簪子呢?」谈豆豆左手按住绾好的发髻,回头张望。

  「我帮娘娘找去。」宝贵赶忙跑回到方才娘娘坐的地方,翻开书堆和纸张,展开寻宝游戏。

  明明见到娘娘拿下白玉簪子,一边问为什么,一边苦恼地搔着头皮,然后随手搁在地上,这会儿倒是不见了?

  「宝贵,别找了。」谈豆豆没空等候,转身又走。「那边好多支笔,随匣拿一支过来吧。」

  「笔?」宝贵瞄过脚边凌乱的文房四宝,随意抄起一支毛笔。

  「娘娘,等等啊!」她急道:「我唤人帮妳准备轿子。」

  「我走路比他们抬轿快啦。」

  「娘娘啊!」宝贵抓着毛笔,努力赶上娘娘的脚步。

  宝贵气喘吁吁,感动涕零。皇后娘娘身强力壮,活蹦乱跳,不啻为暮气沉沉的后宫注入一股令人振奋的活力啊。

  只是……呜,她好累!

  *

  初夏莲花开,莲瓣吐蕊,粉嫩含羞,像是初初长成的小闺女。

  来到御书房前的莲花池,谈豆豆不觉放慢了脚步,伫足欣赏那浅紫、嫩红、玉白的各色花朵,一双大眼睛也映出一朵朵清灵的莲花。

  御书房大门突然打开,两个太监候立门边,迎出里头走出来的人。

  「爹!」谈豆豆惊喜不已,快步跑向前。

  「小豆子!」谈图禹乍见女儿,亦是欢喜得挤出两泡泪,随即一惊,忙拉着袍襬欲跪。「不不!皇后娘娘,臣叩见……」

  「爹啊!」谈豆豆立刻扶住父亲,既心疼爹的惊惶,又讨厌极了宫中这些隔离亲情的冷酷礼制,但她没让心情显露脸上,而是像个小女儿似地拉着父亲的手,娇滴滴地道:「现在又不是朝廷典礼,别行大礼了。再说,打从立后以来,我都被跪得折了几十辈子的寿了。」

  「皇后娘娘天命所定,接受臣民朝拜乃是天经地义,不会折寿。」一道低沉嗓子冷冷地冒了出来。

  「呵,我哪是天命所定,不如说是你平王爷的大手操弄吧。」

  谈豆豆知道说话的人是谁,她听过他的声音。第一回是他当迎婚使,迎她入宫为妃;最近则是在一个月前的册后大典上,他以那独有的冰凉低沉声音叽叽咕咕念了一篇辞藻华丽、满纸空洞的冗长圣旨。她头戴沉重的九龙四凤冠,脸上脂粉厚得她闷热难当,却是只能端庄肃立,恭敬聆听,教她很想当场拔下凤冠上的珍珠宝石,直接塞进他的大嘴巴里。

  过去碍于典礼场面,她戒慎恐惧,目不斜视,可今日她得好好瞧瞧这位打算夺权的辅政王爷的狰狞面目了。

  头一抬,迎上的就是一对深邃不见底的黑眸,好似黑黝黝的吃人毒龙潭喔;上头两道剑眉浓黑飞扬,果然煞气十足;目光再往下审视,他鼻子很挺是怎样?恐怕还没走到门边,那只鼻子就先敲门了;再看!薄薄的嘴皮子,象征此人刻薄寡情;下巴方正,硬得可以拿来敲核果了。

  吓!没事干嘛长这么高?身材魁梧得像堵巨墙,压迫感好重,她要是再看下去,就快喘不过气来了。

  她转了转仰得好酸的脖子,忙拉着父亲退后一步,远离危险人物。

  「臣端木骥拜见娘娘。」端木骥任她去打量,目光亦是凝定在她身上,并不回应她刚才的话,只是神色淡然地打揖道:「祝愿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声音冷淡,毫无诚意。谈豆豆望着那双抱拳的大掌,「新仇旧恨」一拥而上,学他淡然笑道:「平王侄儿免礼,一边凉快吃果子去,且让本宫和老父叙叙亲情。」

  「噗……」宝贵赶紧闭住了笑声,一旁的值班太监也很努力地不让自己的肩膀抽搐。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