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醉雪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独醉雪 第10章(2)
上一页 目录  
  十耀已经陷入昏迷,沙雪则从将他带离战场后,就一直没放开紧握着他的手。军医在他背上动刀用针,她的视线也没稍离过他双眸紧闭的脸庞。

  他不会死!这小子不可能死!如果他会死,早在他被砍下那一刀时就该死了,不是吗?沙雪的嘴角抿成一条硬邦邦的直线。

  混蛋小子!他是故意要让她明白,他在她心中已经有多重要,她其实不该放开他吗?

  虽然她还不知他是怎么跟上了她,又是怎么叫来这一大队的人马,但她现在倒宁愿他没来……臭小子!他根本不用替她挨这一刀!

  军医的紧急医治继续进行着,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

  这时,大雨开始落下,有人立刻在上方快速搭起营帐。

  又过了近半个时辰,从头到尾都一脸镇定的老军医终于替十耀的伤口缝上最后一针,他放手,抹了抹额角的汗,而他的助手马上开始为十耀的伤口缠上绷带。

  老军医抬头,面对众人无言迫切的脸色摸了摸自己的白须,他的视线最后定在看来对伤患而言很重要的沙雪脸上。

  “他什么时候会醒来?”不是问他有没有事,沙雪回视老军医,劈头的第一句话就只问他清醒的时间。

  像被她的坚定感染,众人同时神态一振。

  老军医也忍不住眨了眨眼,但他的嘴角下垂了。“这位公子能不能熬过这两天……还是个问题,他这两天会是危险关键期,啊——”突地住嘴,因为他的长胡子忽然被抓住,沙雪那张野艳的脸这刻仿佛地狱罗刹地逼近他,他的心砰咚一跳。

  “别废话!你直接说他两天后会醒来不就好了?”

  呃……她在威胁老军医吗?所有人不知该好笑还是该错愕地看着生气勃勃的沙雪。

  就连玄冥他们也瞧得目瞪口呆。

  没想到老军医不知是被她的气势震慑了,还是要保住自己的老命,他竟真的点头了。

  “对、对……你说得对!”几乎是谄媚地回道。

  有人看不下去了——沙星翻翻白眼,他上前拍拍自家妹子,咳了咳,“好了,这位十耀公子在你的威吓下绝对不敢不在两天后把眼睛睁开来,你现在可以放开魏大夫,好让他顺便瞧瞧你身上的伤了吧?”就算她再皮粗肉厚也得稍微处理一下吧?

  那群人中的一名矮壮红脸汉子,也突然开口说话了:“沙姑娘,我们会好好照顾少主,请您快让大夫医治您吧!”

  沙雪立刻回头看着他,对他那个称谓很有反应。“少主?”她从没问过十耀的来头,不过秘密很多的他,其中一个秘密竟是这一大队忽然冒出来的大军,而他们叫他“少主”……

  “你们到底是从哪里来的?”终于想弄清楚十耀的身分了。

  沙星他们自然也大感好奇,能让这队勇猛的大军唤为“少主”的男人,还会是平常人吗?

  没想到不但是红脸汉子,连他的同伴也全都明显地愣住。

  沙雪察觉他诡异古怪的表情了,她哼了哼,“怎么样?不能说?”

  红脸汉子忙摇头,简直怕冒犯了她。“不、不,不是……是我们以为您早就知道少主……原来少主没告诉您,他的身分。”声音到最后变为慎重。深吸一口气,他还是下了决定,“沙姑娘,对不起,既然少主没说,我们也不敢僭越,等少主醒来,再请沙姑娘问他。”但他倒不介意让他们知道他们的名字。

  而被手下称为总领的敖荣,随后将一把大刀交给她——那是她还落在她被推落的大船上,而十耀一直为她保管着的她的大刀。

  隔日,玄冥的人马陆续大批来援后,敖荣也决定和手下护着尚未清醒的十耀回南方去——当初他们会来介入玄冥和兆的战争,纯粹是因为十耀的紧急请求,否则他们根本不能这么做。

  两方人在短暂而奇特的交会后,即将分道扬镳。

  沙雪面临选择——和十耀走,或是回北方?不过只看了十耀一眼,她便几乎毫无挣扎地选择了他。

  “妹子,你就放心去做你喜欢做的事,族里那边我来想办法。”沙星得知她要随十耀走,二话不说地将原本属于他的责任又扛了回去。

  沙雪坦朗的笑意染上眉眼。她看了看他,再看向他身旁的苏洁儿及他身后的玄冥与千军万马。

  “沙星,要不要我们来打赌,三个月后族里人会受不了来捉我们回去,还是我们自己跑回去投降?”

  她和他都一样,就算他们都顺着自己的性子去做喜欢做的事,他们最终还是会回到自己的根。

  要不是因为这臭小子……要不是因为他……

  沙雪现在就已经开始浑身发热、头昏脑胀了——为了据说一年到头凉爽不到几天的南方气候。

  *

  天晴。

  护着十耀马车的大队人,就在沉默地离开玄冥的营地五十里后开始化整为零。直到第二日,马车仅余随侧的两骑,再加上亲自驾马车的敖荣和马车内看顾着十耀的沙雪,一行五人,乘行在路上看起来就像极寻常的人家出游。

  这也是敖荣心思缜密之处。其余人任务已完成,剩下只有守护着重伤未醒的十耀回南方晋城的路程,带着大队人马只会引人侧目及招来危险而已,所以他最后才留下少许的人,连同他。而为了不让十耀的伤势因一路的颠簸加重,他已经尽可能放缓车速,也因此他们这两天所行进的距离并不长。不过至少他已经派人快马加鞭将消息传回去,相信万大夫接到消息后就会尽快和他们会合。

  敖荣的视线不禁稍向布帘紧封的车厢望了一眼,眼中忧虑之色尽显。

  老天爷保佑,少主可千万福大命大要醒来,否则他真的得提头回去见主上了。

  至于沙雪,即使稍早之前发现四周人马的异动也毫不在意,她的目光和注意力几乎全在十耀身上。就因为太过将心思放在守顾着他的事上,所以就连稍闷的车厢内竟也待得住。而她就这么看着他苍白的脸、紧闭的眼,时睡时醒,还战战兢兢地常常伸指探他的脉搏,怕他趁她不注意时莫名其妙就忘了呼息……

  指节轻轻搔过十耀微冒出青髭的下巴,再把自己的掌心贴在他微凉的脸颊上,沙雪侧卧在他身边,开始像傻瓜一样地对昏迷的他自言自语:

  “臭小子!你已经睡太久了,还不醒吗?你应该知道我的耐心有限,你再不把眼睛张开,我就要抛弃你了……臭小子!我是说真的……”将脸靠近他的脸,她的眸底渐渐冒出火花与另一种阴郁神情。“我很讨厌我在看你,你却不知道我在看你;我在你身边,你却不知道我在你身边……混蛋!”吻住他毫无血色的唇。

  十耀有着柔软的、令人想一口吃下的唇,但他的唇不该这么冷……

  沙雪放开了他的唇,接着放开他的手,不过没想到原本毫无反应的手指却反射性地轻颤一下,然后,无力却坚定地反握住她要抽离的手。

  沙雪在感觉到他微弱,但对她来说却像惊天动地的指问动作时,早已呆住,她不自觉地停住呼吸,视线下移到他的手——不是!不是她的错觉!真的是他……

  “……别……别放……小雪……”气若游丝的声音在她耳边几不可闻地响起。

  她猛地抬眼向上,十耀那双黑如深潭,且逐渐染上生命辉采的眸子立刻让她的胸口狠狠一震。

  他……醒了!

  这该死、混蛋的臭小子终于醒了!

  “停车!”沙雪很快回过神,并且朝外面大喝一声。

  没多久,十耀恢复意识的消息迅速由这里往外传散开。再没多久,醒来、立刻又睡去、又醒来……如此数次,清醒的时间渐渐拉长的十耀,精神状况一次比一次好。而即使他的伤仍需特别照料,他的身体也还虚弱着,不过对所有人来说,至少他活过来了!

  当十耀知道敖荣要送他们回南方,他的神情立刻出现一抹古怪与无奈。

  沙雪发现了。

  十耀转眸凝向她,蓦地对她狡黠一笑,小小声地道:“小雪,你要不要跟我一起逃?”

  沙雪一阵心动。

  她当然知道他为什么想逃,因为她终于知道十耀和敖荣他们的身分和一切。自从十耀清醒之后,她就慢慢从他口中听到了不少事,其中也包括那一晚她被推下船的事!

  沙雪被推下船的那一喊,十耀听到了。他赶去,却只捉到刚好要跑的杨珍珠,在他的逼问下,她最后终于承认,因为嫉妒沙雪丝毫不用做任何努力就可以得到他的心,就连原本在前一晚对她承诺、对她甜言蜜语,还得到她的人的宋四少爷,也毫无顾忌地在她面前展现对沙雪的兴趣。而稍晚宋四少爷表明只是和她玩玩,家中早有妻妾的撇清态度,更教她恨。恨意和怒火蒙蔽了她所有理智,于是,她设下陷阱引来沙雪。不过就在她终于如愿让沙雪消失在她眼前的那一刻,她反而醒了、怕了,在他面前后悔地痛哭失声。

  十耀无暇理会她的忏悔,他只想立刻跳水救人。不过船长却阻止了他。事态严重,关乎人命,船上被惊动的乘客,包括宋四少爷也不敢不先停船,再放下小船去搜找落水的沙雪。但尽管忙了一夜,尽管十耀心急如焚,沙雪依然不见踪影。而绝不相信沙雪会就这样消失的十耀,后来下船继续沿着江岸寻找,直到三日后,他终于在一户农家探到一点线索,一点关于附近有邻居曾收留了两个姑娘的事,而其中就有一个他说的白头发的姑娘。

  他惊喜交集地赶去,却扑了个空,那两个姑娘早就离开了。但他并不失望,起码他已经确定其中那白发姑娘是沙雪——收留她们的农家的确有听她们自我介绍,一个叫沙雪、一个叫戚秋枫。

  沙雪真的没死,而且她显然是被那个叫“戚秋枫”的女子救了。

  十耀在那时就对“戚秋枫”这名字有联想,但他以为或许只是巧合。直到他不断追赶着她们的足迹,还偶然从某个不认识的人手中接过一张画着飘雪、枫叶和星星的鬼画符,他就大略明白他没猜错她的身分。也在那时间,他无意间发现不寻常的军队移动现象,某种直觉促使他接近他们,并偷听到他们的对话。他才知道他们的目的与目标。他又一次震撼及震骇了。

  为了沙雪,也为了一点对玄冥的期待,不得已,他只好紧急召来了最近的敖荣。

  而他没想到,他会为沙雪受了这么重的伤。好不容易见到心爱的女人,他可还不想死啊!

  至于敖荣、他的身分秘密,不管沙雪要不要听,他趁她心情很好的时候赶紧说了!其实,百年前被灭的大晋王朝,就是他们的王朝,也就是在兆帝的先人夺篡帝位成为天下的王之前,他的祖父还一直是掌管天下的帝王。

  在那一场灭族之战中,他们死去许多人,但也存活下许多人,他们自此隐姓埋名,却少有人忘得了要再夺回原本属于他们的王位——十耀是绝少数不把复位当使命的人。

  他一点也没有成为王的野心。

  即使他是所有人的冀望,也是他们眼中唯一保有纯正王族血统的继位人选,他还是生不出这种自觉。

  这就是他连连在外流浪,不愿回家的原因。

  这也就是当时他要带沙雪闯王宫时,为什么他的手中会有王宫不可能流出民间的地图。因为王宫曾是他的家,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地方。

  现在若是他回去了,家里那群老老少少恐怕不会轻易放过他,更何况他这次还动用了敖荣他们来帮玄冥打兆的军队。

  老实说,他是早已练就一身应付他们的好功夫,不过沙雪可不是他。

  他可不想让那些家伙把他心爱的女人赶跑了。

  沙雪抬眼看了看散坐在不远处的敖荣他们,再回来看向正优哉坐在树阴下,脸色已经红润不少的十耀。

  早晨的风吹来,凉爽得直教人情绪大好,她忽然懒洋洋地笑了。

  “小子……”唤他。

  “十耀。”好脾气兼无奈地纠正她。

  “我不知道我会把你这小子当心中最重要的男人多久,”不把其它人的眼光当回事,她倾身向他,一手轻抚着他的下巴。“不过现在这个时候我可以肯定,没有其它人比得过你。”毫不扭捏。

  她不会谈情说爱,她只会直来直往。

  十耀的眸子迎着阳光闪亮。

  他知道她,也知道自己在这一刻已经得到她的心,这就够了。

  他对着她不掩意图的、燃烧的眼睛微笑。“小雪,要不要跟我一起逃?”再问一次。

  沙雪挑眉,恶狠狠地道:“臭小子!等你跑得了再说!在你伤好之前,你只能做这个……”封住他柔软的、温暖的嘴唇。



  【全书完】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