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醉雪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独醉雪 第10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天色才亮,矗立在起伏丘陵问的巍峨道观一开山门便迎进了两名女客。

  再稍晚,道观宽净的禅室内,人高马大的白族族长沙星,狠狠被人揍了一拳。而这毫不留情的一拳,差点将他的下巴揍歪。至于挥出这一拳的不是别人——

  “哇噢……妹子!你……你想杀死你老哥啊!”沙星抚着下巴跳开,没想到沙雪一来就给他一拳当见面礼,他莫名其妙地瞪着她。

  沙雪目露凶光地又一步走向他,她把十指关节压得劈啪作响——就连禅室内的其它人也听得有些心惊胆跳。

  其中一个白面书生似的男人开口想说什么,一旁的戚秋枫赶忙扯了扯他的袖子,对他谑笑着摇摇头?

  至于其它人也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居多。

  “杀了你还算便宜你,我对于怎么样把你身上的骨头一根根拆下来再重组比较有兴趣。”笑得狠辣的沙雪又朝他快速出手。她要连带把这阵子的奔波、被气温搞得生不如死的帐算在他身上。

  她的拳头被挡住——沙星这时才终于有点懂了,他忙低喝:“嘿!你不会是为了我出来的事要杀人吧?我之前不也常常离开族里……”是很常,但他也觉得不对劲,因为以前他就算离开三个月、半年,也没人会来找他回去,没想到这回出现的是他家妹子!“不会是族里出了什么大事了吧?”他这从不受他怂恿的妹子竟离开北方来找他,这代表……某件事态严重了!

  沙雪另一拳出其不意痛殴上他的肚子。

  “唔……”再次防备不及的沙星,又硬生生挨了她一记铁拳。捂着肚子,他一张俊脸痛苦扭曲着。但这时,一抹纤影忽然从门外冲了进来扶住他。

  “啊?沙大哥!你……你没事吧?”在门外看到这一幕冲进来的,是个雅致娇小的少女,她一脸焦灼地扶揽着状似痛苦的沙星。接着,她突然半转过身面向那打人的人,不过她原本的气愤就在看到那打了人的不但是个美艳的女人,而且还是个一头白发的美艳女人后,表情不期然的一呆。“你……你……”

  沙雪的怒气因为揍了他两拳而稍消了,而当她发现这鲁莽跑出来要保护沙星的竟是个少女后,她也愣了下,但随即慢慢挑高眉。

  “你又是谁?”不废话开口。

  “我……我是……你……你才是谁?”本来有些被她的气势吓到的少女,一瞥到身边的男人,勇气陡生,努力昂高下巴。“你……你怎么可以打人!你这个野蛮人!”

  “嘶——”有人倒抽一口气。但也有人反而发出一声轻笑。

  野蛮人?

  她勇气十足的指控,让沙雪眼底闪过一抹有趣的光,她突地跨近一步。

  少女微骇,不自主往沙星怀里缩了缩。

  沙星吐了口大气,伸臂揽抱住她微微发抖的娇躯。他站直身子,无奈望着脸上还有三分怒意又掩不住那一点好奇的沙雪。

  “她是苏洁儿,别吓着人家!”他稍介绍,接着正色道:“好吧!到底是什么事?”

  看样子,沙星应该是被揍够了。有人立刻出声:“你们兄妹俩坐下来再好好聊吧!”上前先将沙星拉到一旁的椅子坐下,而戚秋枫则是去拉沙雪。

  香气四溢的茶跟着奉上来。而有些人也像热闹还没看够似地各自占了椅子坐。

  一时之间,气氛仿佛祥和许多。

  沙雪直到这时才发现屋里还有这么多人在——刚才她的眼睛和注意力只有这个混蛋,根本看不到其它人。

  “啊!你好,我是戚亦龙,秋枫的二哥。”瞧沙雪的视线瞟过来,坐在戚秋枫身边的白面书生马上朝她泛出一脸笑,自我介绍。

  沙雪微楞。

  其它人也纷纷说出自己的名,但沙雪根本没空理。

  “你要立刻回去,还是交回雪珠?”她直接看向沙星,也直接给他选择。

  所有人竖起耳朵。

  沙星一听,大概就明白发生什么事了。他回视自己的妹子,一脸肃穆认真地道:“我现在不能回去。妹子,我在这里还有必须完成的事。另外,族里没有我,也可以照常生存下去……”他解下颈上的雪白圆珠放在掌心上。“如果是你当族长,我立刻就把雪珠交给你。”他明白整个族里唯有她有这个能耐能让白族维持住,至于其它的老老少少,只会令族里四分五裂而已。

  说实话,他当然不愿见到那样的景况发生,因为那毕竟是他的根。

  目光盯着他手上的雪珠,沙雪没想到他竟能这么洒脱地说放就放。看来,他“必须完成的事”真的对他很重要,重要到足以令他毫不犹豫地抛下所有族人……她蓦地伸手将雪珠拿过来,并且挂在自己的颈上。

  她抬眸看着他,眼里的怒气早已消褪。“我会替你坐稳族长之位,直到你回来为止。”她只有这两句话。

  沙星眼中的光芒大炽。“妹子……”心情激荡,只因她的不怪与支持。

  “不想再被我揍就说好!”沙雪板着脸。

  沙星俊脸一亮,突地伸长臂一把抱住她,哈哈大笑道:“好、好、好!多谢你了,我的好妹子!”

  呼!看完皆大欢喜的落幕戏,所有人都不约而同拿起手边的茶啜饮上了。

  沙雪拍开他,不想更热。不过她也被他的开怀笑声感染了。

  “好!那你现在总可以告诉我,你是为了要帮玄冥打下兆帝,还是为了她?”指了指站在他身后的少女。

  她一直以为是前者,不过谁知道这位叫苏什么的少女是不是才是主要原因。她也得要个理由回去堵那帮老家伙的嘴吧。

  她不用想也看得出来这少女和沙星已经关系匪浅,不过她刚才竟敢直指她是野蛮人……哼!有勇气!

  而她这一问,众人反应不一。只见有人喷出一口茶、有人表情凝重,也有人错愕住了。

  但沙星却是眼睛眨也不眨地承认,“你都猜中了!”

  稍后,沙雪终于见到了大名鼎鼎的玄冥将军!那是一个威武阳刚,且充满领袖魅力的男人。

  不过沙雪才和玄冥对看没两下,有个下属十万火急的附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什么后,他脸色稍沉地朝她丢下抱歉的眼神,然后大步向外走去。

  没多久,其它人——包括沙星、戚亦龙等也全被紧急召走,气氛一时波诡云谲。

  后来戚秋枫才告诉她,原来玄冥数月前便为预防兆帝对他的母亲不利派人将她藏匿到安全的地方,不过玄冥刚接到消息,那两名保护他母亲的手下受到兆帝重利诱惑,不但主动将老夫人交出去,还泄露了玄冥和其它人的秘密联络方式。

  现在,就如同上回一样,兆帝的秘密大军已经朝这里逼近。而玄冥此刻身边只有数百名部属,所以情况十分危急,所有人正在研商对策。棘手的是,附近的官府似乎已经先一步接获命令,不久前开始派人监视着这里了。

  “妹子,趁兆帝的军队还没打过来,玄冥要人先送你离开。”傍晚时分,不见人影半天的沙星,一走向她,劈头就说。

  他当然知道沙雪一定已经从其它人口中清楚此时的情势,为了安全,有一些人也正被分批送走,其中包括了洁儿。玄冥已决定不和兆帝的军队硬碰硬,所以他们得让其它人尽速离开。

  沙雪直视着他,想也没想地道:“我和你一起。”

  沙星动容了,不过他摇头,“不,妹子,这不是你该承担的,也不是你该打的仗。听我的,你先走,晚一点我们再会合。”

  “沙星,我跟着你!”毫不妥协。

  最后,是沙星妥协了。

  夜半,古云观最后一批人,在观外和终于发现不对劲而街上前的官兵发生一场激战,百余人且战且走,之后全身而退。不过没想到就在黎明前,他们竟遇到了兆帝军队的第一批先遣大军,而这以寡击众的一战,玄冥的人死伤惨重,几乎就要被击溃。可忽然就在众人危急的一刻,一队和兆帝大军数量不相上下的人马竟如天降神兵般地出现,并且直接加入战局回击兆帝的大军。

  玄冥这一方人立刻士气大振。虽然没有人知道这些看似杂牌军,却又极有戒律的队伍来自何处,但起码他们终于可以稍喘口气。

  两队人马战得日月无光。而显然最后出现的大批人体力和战斗力占了上风,兆帝的人逐渐露出败象。

  沙雪一直在这场战役中,她手中的刀一直没停过,而她身上也多了几处触目惊心的血迹——她的、敌人的。

  忽然现身帮他们的大队人马同样令她精神一振,原本她以为是玄冥的人。直到她在这群陌生的面孔中发现一抹一闪而过的熟悉身影,她一愣,左臂立刻被划了一刀。惊醒,头也不回往左挥刀,她同时朝那身影消失的方向跑。

  沙雪一边奋力劈开阻挡住她的敌人,一边心绪激动地搜寻那个不可能在这出现的人影。

  杀伐声震天,她的耳膜几乎要被震破了,不过她竟恍惚以为自己有听到某个急切而熟悉的声音在大喊。

  他在喊什么……

  沙雪的身形一顿,稍闪神,但下一瞬,一道人影猛地朝她扑抱而来,她闪避不及,一抹清新的男人气息混合着浓冽血腥味随同一个精瘦的躯体侵进她的心。

  她一愕,一时动不了地瞪着眼前这张倏忽煞白,却仍对她漾出微笑的脸庞。

  “认真一点……你这样……危险……”十耀哑声低道,而他的嘴角缓缓渗出了鲜血。

  沙雪回过神,在发现他背后一道深及见骨的刀伤的同时,她的心脏就像被强而有力的手抓住似,这辈子她第一次尝到真实恐惧的滋味……

  “十耀!”爆出一声长唳,沙雪将为她身受重伤的男人拖抱出战场。

  尔后,被打得七零八落的兆帝大军败退,战事暂时结束。再之后,玄冥这方,包括后来的人马全部往南移动。

  半空,乌云密布,风雨欲来。

  之前先行的玄冥部属此刻已全部会合在一起,所有没有受伤的忙着照料在战场中受伤的,也慎重肃穆地处理战亡者。就在山麓遮掩的河岸边,一股淡淡哀伤的气氛弥漫着,不过其中有个伤者躺着的地方,则更多了紧绷与沉重——几乎所有后来出现帮助玄冥击退大军的这批人,全静静地围守在这伤者的四周。他们观看着唯一的军医替伤者处置背上的伤,神情尽是僵硬紧张。

  直到现在,还没有人知道这些人的身分,但这名忽然在战场中拼命为沙雪挡了一刀的少年,他们总算从沙雪口中得知他的名字。

  少年叫“十耀”。

  之后,有关十耀是谁的疑惑,玄冥他们也自戚秋枫那边得到详尽的解答。而他们也终于明白十耀会为了沙雪奋不顾身的原因了。

  这下,就连沙星也替十耀的性命紧张起来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