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醉雪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独醉雪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天初亮

  扎营在江岸的翠衫女子,无意发现了像雪一样披散在水面的丝瀑,她微诧,走近,这才发现是有个人似被江水冲上岸,全身湿透一动也不动地俯趴在那里。

  这人……死了吗?

  向来正义感十足的翠衫女子不再多想,她赶紧蹲下身,再将这人翻过来,这才看清这是个姑娘,而且还是个美艳到足以令人窒息的……白发姑娘!

  白发……

  她自然联想到另一个同样白发的男人了。

  但她只呆楞了一刹,立刻伸手去探这白发姑娘的鼻息。而她尚存的一丝微弱气息令她一振。

  很快地,她将半身仍浸在水里的白发姑娘拉上来,接着毫不费力地背起她往回走。

  *

  她的意识似乎一直沉落在水里,怒气翻腾的水、闹声涛涛的水……她在水里,什么也抓不到,她不断在往下沉……

  一张熟悉的笑脸在水面上看着她,但他只是看着她,她朝他伸出手求救,他的笑脸却忽然消失不见……

  她的世界忽然陷入黑暗。

  她张口喊,声音却被黑暗吞噬,然后黑暗吞噬的是她的意识……

  痛!

  还没张开眼睛,第一个感觉就让她吐出一串喃咒。

  “……咦?醒了吗?姑娘……姑娘,你听得到我的声音吗?”一个轻脆的声音乍地切进她的意识。

  她……当然听到了。

  再逸出模糊的低咒,她蹙了蹙眉,最后终于把眼睛张开。但只一下,受到光线刺激的眸立刻又反射性闭上。

  “啊!抱歉,太亮了对不对?等一下,我先去把窗子关上。”轻脆的女声一边说着,一边迅速移动脚步。

  “叩叩”的声响接连两声,她立刻感到眼前的光源暗下。不过在这之前,她已经慢慢再睁开眼了。

  一个纤细苗条的翠衫女子朝她走来,接着,那张秀丽的脸庞关切地俯近她眼前。

  “嘿!幸好你终于醒来了!姑娘,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黑白分明的大眼仔细端详着陋床上白发姑娘的神情,翠衫女子有些紧张。

  “……头……痛……”咬了咬牙,沙雪嘶哑着说道。她认出这是个陌生人、陌生的地方,但一时之间,她还没记起来自己发生了什么事。

  翠衫女子的表情随即放松。她坐回床边,似乎很高兴她不但已经醒来,而且还可以开口说话。

  “是了,你的后脑有个伤还没好,加上你失血过多,又在水里浸了很久,所以你现在当然会感到头痛。”她轻快地替她解答,也看出她稍迷茫的神色。“你刚醒来,可能一时还想不起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那我先说我发现你的情景吧。两天前,我在附近的江边看见你,你那时昏迷着,差点就要没命,所以我只好先将你救上来。这里是我跟附近农家暂借的地方,虽然有点简陋,不过这家农人老夫妻人很好,他们不但免费借我们住的地方,还走了很远的路替你请大夫来。当然啦,如果你已经可以吃东西的话,一定可以尝到他们煮的好吃得不得了的饭菜……”

  发现她一口气说出一堆话却连喘也不喘的本事,沙雪有好一会儿脑子都嗡嗡回响着她的声音,而她也用了一点时间才大略理解她的话!她讲话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再加上她还有个头痛要应付,自然更跟不上。

  “你说……我掉进水里……是你救了我……”慢慢地,原本沉在脑子深处的影像开始浮现上来,她的眉头又拢紧。

  这时,总算听她说出完整话语的翠衫女子,忽地漾出愉快的笑。“你真是白族人,对吗?我认得沙星哦!我叫戚秋枫,你叫什么名字?跟沙星是什么关系?”直接坦率。

  沙雪已经完全想起之前的事了——她被人从船上推落江,及她在江水里挣扎……

  她真的命大没死!

  她被眼前这话很多又快的翠衣姑娘救了。然后她……认识沙星……

  “沙星……”咬牙切齿是反射性动作,但忽然意识到她好奇有趣的眼光,沙雪停了一下,火气平缓多了才又开口:“沙雪,沙星……是我大哥。”直觉信任这跟十耀性情有些相似的姑娘,更何况她救了她的命。

  戚秋枫的灿眸立刻睁圆,又惊又喜。“什么?你是沙星的妹妹?我以前曾听他说过他有一个妹妹,没想到竟是你!天啊,这未免也太巧了吧!”她竟然救到沙星的妹妹!但很快地她的表情稍收敛,想到那疑惑了。“可是你不是应该在北方,怎么会到中原来?而且还掉进水里?”眉眼再严肃了三分,“对了,你的头上有伤,你该不会是被人打伤的?”思绪快转。

  又丢下一大落问题!

  沙雪忽然觉得她的头痛会有加剧的倾向,似乎跟这位救命恩人脱不了关系。

  她深吸口气!除了十耀,这世上好像还没有其它人让她有直接投降的欲望,但现在这名单似乎又多一个人了。

  “你跟沙星很熟吗?你们又是怎么认识的?”暂时不想她怎么受伤的事,她对这位在谈话问似乎对沙星十分熟悉的戚秋枫感到怀疑。

  这一路上,其实她已经遇到不少因为她的发色而蹦出来说他们认识沙星的人,那混蛋还真是交友满天下啊!难怪他老喜欢往外跑,难怪他可以不把靠他的一族子人当回事。

  不过因为找她相认的人也有真有假,难免她会对戚秋枫生出怀疑心。更何况,沙星连同那位玄冥将军应该正被通缉吧,所以她虽然立刻就相信戚秋枫,可谨慎一点也没错。

  戚秋枫自然也看出她的谨慎,不过她忽然认真地审视着她的脸色。“我二哥是玄冥将军的结拜兄弟,也在他身边做事,我偶尔会下山去找我二哥,所以我才会和沙星认识。”简捷说到这里,她又快快补上一句:“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下?”她才刚醒来就和她说这么多话!其实都是她在说吧——她怕她会支撑不住。

  又是玄冥……

  沙雪并不怎么意外听到这个人名。

  不过这个世界是不是太小了?怎么转来转去都会遇到跟玄冥有关系的人。

  她已经渐渐适应头部隐隐持续的抽痛,和自己还没恢复气力的身体。“谢谢你救了我。”忽然记起该跟她道谢。然后她又闭上眼睛,她的确需要休息。

  戚秋枫笑笑回道:“不客气!很高兴认识你。”

  沙雪只休养了两天就完全回复之前的生龙活虎,而这两天,戚秋枫也一直在她身边照顾她。当然,一点也不意外地,这一个大剌剌、一个爽朗的女人也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于是,戚秋枫知道沙雪的事,包括她离开北方的原因,也包括一直在她身边的十耀。

  至于戚秋枫则认为自己平凡得很,因为她在燕山上和师父学艺的日子可是无聊又闷,所以让她觉得好玩又雀跃的就是她偶尔可以离开燕山去找自己的二哥。

  而她现在会在这里,自然也是要去见一一哥戚亦龙。

  要不是这样,她也不会刚好救了沙雪,又认识了她。

  她喜欢沙雪,再说她又是沙星的妹妹,所以她更有理由喜欢她了。呵呵……而且她觉得沙雪这种爽快鲜明的个性和沙星还真像。

  戚秋枫比沙雪还清楚玄冥他们发生的事,她也知道要怎么找到他们——他们的确藏身在西域。她平均两个月都会接到一次飞鹰传书,好让她不断掉和他们的联系。所以当她从沙雪口中得知,他们能掌握玄冥他们的行踪竟是由兆帝王宫一名从未曝光的古加族之人占卜出来的,她惊异不已。

  如果,那名拥有神奇占卜能力的古加族人想害玄冥他们又该怎么办?因为谁也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再说,那个人真正存什么心、在想什么,恐怕也只有他自己明白。戚秋枫平日虽是大而化之了些,但遇上这种关乎许多人生死的大事,她却是想得很仔细。

  她把这事放在心上。

  “十耀一定很着急地在找你,你真的不留在这里等他?”这时,她和沙雪已经告别好心收留她们的农家,而沙雪的决定可让她有些诧异。

  她以为沙雪也会急着想找十耀!要不是时间紧急,其实就连她也想见见那叫十耀的奇异男人。

  这两天,沙雪对那陪在她身边的十耀的描述虽然大半都很平淡,但光听他努力蚕食鲸吞她的心的过程,就值得她为他的毅力和不怕死的精神喝采了。

  他喜欢沙雪,而沙雪也不掩饰对他的在意,那她为何不赶快去找他,让他知道自己没事,反而还决定行程不变跟她往西走?

  戚秋枫真的不懂。

  沙雪仰头看了看万里无云的好天气,再转回来望着一脸不解的戚秋枫,她开口了,答案真是有力到不行。“我没那么多时间找他、等他,他要是找不到我就死心,要不就应该去我们本来要去的地方会合。”她笑了,“反正你也知道路,由你带路不是一样。”而且她的目标还更精确呢。

  她想那小子吗?当然想!而且想得超乎她的预期。她还真预料不到,她会想他想到心都纠结。虽然她和他迟早都会分开,不过她没想到他们的分开是这样仓促、突然,她一点也不否认,她是有些不甘心,也几乎想冲去找他,但想一想,或许两个人先这样分开也没什么不好,她可以趁机戒掉他在身边的习惯——至多少了个让她可以降温的人体吧!顺便清醒一下脑袋……总之,她暂时把那小子甩开了。至于他要怎么做、找不找她,那就是他的事了。

  “你真的放得下啊?”戚秋枫摇头,怀疑又佩服。

  沙雪一挥手,转身便大步向前走。

  戚秋枫楞了楞,赶紧跟上。

  老实说,她还真替那爱上沙雪的男人觉得不忍心耶!好吧,反正她就是鸡婆,要不沙星怎么能如愿搞定他的情事?她就帮那可怜的男人一点忙了……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