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醉雪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独醉雪 第8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昨天的晕船简直像一场噩梦。

  幸好是一场已经远离的噩梦——此时正迎着晨光,神清气爽地享用早餐时沙雪,也没想到她的晕船噩梦竟在一觉醒来完全消失无踪,就连今天的船颠得比昨天大,她也没有一点不舒服的感觉出现。

  “来!小雪,多吃一点,你昨天都没吃到东西。”坐在她对面的十耀同样神清气爽,且心情好得不得了。他不断将盘里的菜往她碗里堆。“对了,我刚去向船家打听好了,他说要是风速不变的话,我们明天一早就可以抵达港口。”本来他还担心她的状况会持续到下船,但现在看来她已经没事了。

  想起昨夜的一切,他的唇间不禁泛起细腻的、神秘的微笑。

  沙雪发现他像偷腥的猫一样的笑了,昨夜的画面也猛地跃上脑海,她的心跳稍失序,但很快回复正常。她承认,他的身体抱起来很让人销魂,她也进一步证实,他的确是个不折不扣的男人。但即使经过了昨夜,她可不以为两人之间该有什么改变。

  那只是一场稍脱出控制的男欢女爱,她不会为此负责,更别说把他要负责的蠢话当一回事了。

  “怎么没看到杨珍珠?她不是一直跟着你吗?”吃饱了,她才忽然明白她老感到不大对劲的地方在哪里,原来是少了个在她视线内晃前晃后的女人。

  十耀经她一提,神情微敛,他搔了搔下巴,考虑着要不要把他才向船上其它人打探到的事如实告诉她。不过他还是很快对她漾起笑脸,“我也不清楚她到哪里去了,也许是待在舱房里休息吧。”

  沙雪没怀疑,也没空想她的事,反正她又不是那家伙的奶娘。

  起身,懒懒地舒展四肢后,她朝房外定去。

  她得出去外面透透气,把昨天错过的补回来。

  没有头晕、没有呕吐,接下来,沙雪在船上度过了还算愉快、惬意的一天。当然,只要她不把那些目瞪口呆盯着她看的人当回事;只要她没将趁机偷摸她的家伙揍趴在地上,再把他的保镖打挂,接着引发船上群架事件当一项记录;只要她不把稍晚神秘现身且满脸春风的杨珍珠又缠着十耀的画面放在心上……今天真的可以算是不错的一天。

  傍晚,满脸胡子的船长忽然跑来替人传口信给她。

  沙雪一听,想也不想地回应他:“我不认识那家伙,为什么他要跟我吃饭?”莫名其妙。

  在她身旁的十耀早料到她会有这种反应:而杨珍珠则在听到那想请沙雪吃饭的人是谁后,脸色蓦地一变。

  没有人发现她的异样。

  “姑娘,小的只是帮我家四少爷传话,他说很心服姑娘的风采,所以才想以主人的身分请你和他共餐。”船长如实转达宋四公子的意思。

  宋家四少爷刚好乘坐自家的商船出来游玩,船上员工自然个个战战兢兢,唯恐怠慢了这位娇贵的少爷。而下午那桩由这白发姑娘引起的打架事件,宋四少爷正好就在现场,原本他以为他会被吓到,并且依船规将闹事的元凶赶下船,没想到四少爷不但阻止他这么做,还要请她吃饭?可老实说,他是不怎么意外啦,毕竟这白发姑娘长得实在太艳、太引人注目,连他这把年纪都看得心怦怦跳了,何况是那本来就风流成性、猎艳行动不曾断过的四少爷。

  不过,呃……

  他忍不住偷偷瞄了另一个娇美柔弱的少女一眼,发现她青笋笋的脸色了。

  昨天四少爷才把这姑娘带回房呢,现在就马上换人,而且两人还是同伴,四少爷……会不会太残忍了?

  匆匆转开视线,他不敢再看向那快哭出来的姑娘。

  “我管他是谁!滚!”沙雪毫不掩饰她上升的火气。

  一旦克服了晕船症状,她才发觉坐船真是享受,因为不断有凉风的吹拂,她根本少再想到热这件事,所以她自早上踏出舱房以来,就一直待在甲板上舍不得离开。她甚至打算晚上就在这里睡,这绝对是个好主意。但现在这人是怎样?以为他是船主人就了不起吗?

  “姑娘,可是……”船长也很为难。

  沙雪双眉挑起。

  “船长,抱歉,她向来不习惯和陌生人同桌用饭,请你回去转告你们的四少爷,他的好意心领了。”十耀适时在沙雪做出莽撞的动作前,赶紧温和地回应船长。

  他当然知道宋四少爷邀沙雪用餐的真正动机,同时他也已经打听出了这位宋四少爷是个怎样的人——为了杨珍珠——他在心里轻叹口气。

  虽然沙雪可以断然拒绝他,不过他可不希望她拒绝得太“火爆”,以致他们被提早踢下船。

  事实上,船长面对眼前这美艳不可方物又气势凌盛的白发姑娘也有些心惊肉跳,尤其在看到她忽然不善地挑起眉时!她稍早揍人时的场面,他已经见识过了。

  摇摇头,最后他也只好如实回去传达。

  “喂!换你晕船啦?”不经意转回目光,却发现一直没出声的杨珍珠脸色难看,沙雪稍露同情心,因为她知道那比死了还让人难受。

  没想到被她这一问的杨珍珠,却像被吓到似地跳起来,倏地张大眼睛看向她。“什……什么……我……不是……我没有……”竟结巴了。

  十耀黑幽的眼里掠过一丝奇异的光。

  “没有?”沙雪忽然怀疑地朝她跨近一步,仔细盯着她苍白又慌张的脸。“你没事吧?真的不是晕船?”

  杨珍珠的心又一跳。“我……”并不想让她发现她的恼怒与嫉妒。“对……我忽然觉得很不舒服,也许……真的是晕船了……”临时编出谎言,她还煞有其事地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角,对眼前令人可恨的女人道:“我先回房去休息好了!对不起!”匆匆转身。

  不过就在她特意往一旁的十耀望去一眼时,对上的,却是他那双仿佛看出所有秘密的眸。

  她的呼吸一乱,有些狼狈,心虚的,她赶紧离开甲板。、

  不!她不相信那个男人会这么对她!

  她要去找他!

  “她不是晕船吧?”逮到十耀看着她离去时的古怪眼光,沙雪无法不理会心的骚动!她一手压上他的下巴,将他的脸转过来面向她。

  十耀呆楞的时间只是一刹,回头,他灿烂笑了,把她的手握在自己的掌心。

  “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黑眸忽然狡猾地眯起来,“我很高兴你只喜欢和我一起吃饭。”

  两个人完全不在意尽显亲昵、关系不匪的举止引人侧目,尤其是沙雪,连想也没想过两人的举动有什么不对,所以她突然倾向他说话,在外人看来像两入耳鬓厮摩,令人有些脸红的景象,她仍然没半点意识。

  “你在搞什么鬼?”眼睛瞪着他的眼睛,心思还在杨珍珠身上。

  “宋家四少爷可是个风流公子……”像答非所问。

  “你真的不知道她到底怎么了?”不忘她离开时看向他的哀怨眼神,活像被抛弃一样。不过这小子昨夜可是一直和她在一起,应该没机会和其它人搞鬼吧?

  怪了,她竟莫名其妙开始在意起十耀和“其它人”的事?

  十耀虽然发现他们身旁不时有人朝他们投来各种暧昧、偷笑、看好戏的眼光,但他只唯恐船上人不知道他们的关系,那怕他们看啊!

  “她昨夜……是和宋四少爷过的。”他终于将两人的鸡同鸭讲兜在一起。

  “她昨夜……什么?”顺口说下去,但猛地察觉不对劲,沙雪瞪大眼睛。

  杨珍珠和那个要邀她吃饭的宋四少爷……中原女人的动作都这么快吗?

  脑子乍然浮现杨珍珠那可怜兮兮的形象,沙雪一时无法消化这事实。

  “她什么时候和那个人认识的?”她昨天根本就没余力注意其它事,更别说注意杨珍珠。

  “应该就是昨天。”老实说,他不是没从杨珍珠搜寻、渴望的眼中看出她的某些企图野心,但他也真想不到她的行动如此迅速。那傻女孩——她知道那男人是怎样的人了吗?

  虽然他只是意外救了她一命,并没有责任负起她往后的人生,可她若因此出了什么事,他也难以心安。

  惊讶过后,沙雪倒是冷静得很,她睨了十耀皱眉的表情一眼,转身面向大江。“她又不是小孩子,自己在做什么自己应该很清楚,你也不是她老妈子,管不了她那么多。”冷眼旁观。

  十耀揉了揉自己不觉蹙深的眉。

  “是这样没错……”低叹。

  他只希望她不会受到伤害……

  *

  晚饭时间,宋四少爷不死心地又派人来邀沙雪,沙雪同样一口回绝。没想到隔没多久后,换宋四少爷亲自前来。这回,坐在甲板上昏昏欲睡被打扰的沙雪二话不说,双掌提起宋四少爷的肩就将他整个人甩到船外。

  所有见到这一幕的人全呆住,但被吓得面无人色的是宋四少爷!

  “哇……救……救命啊……你……你快拉我上……上去……”被这白发魔女丢到船外,脚底下就是怒水滚滚的大江,他尖着嗓音大叫,平日潇洒的形象早已消失无踪。

  就连十耀也没料到沙雪会这么做——真是又好笑又无奈,他很快反应过来地安抚一脸困倦又想揍人的沙雪。

  “小雪,快放了他,要是他掉下去可不好玩了。”

  而船上的船员回过神是回过神了,但惧于少主子在她手上,他们根本不敢靠近她,只不过他们的面色已经白得跟墙壁差不多了。

  “这位公子……请你快劝劝姑娘把我们四少爷放回来吧!”船长简直是哀求地对十耀请托。因为连他都看得出来,那白发姑娘的神智似乎不大清醒。他的心脏已经快被吓停了。

  沙雪直直瞪着面无人色的家伙,情绪恶劣、语气恶劣地道:“你再说一次你要干嘛?”

  “……我……吃饭……不是……没有、没有……我没有要……要干嘛……你……你快放开我……我再也不敢了……”被吊在外面的宋四少爷只余一分神智,剩下的全是惊吓,他只恨自己没干脆晕死过去了事。

  呜……他真的惹上魔女了!救命啊!

  “小雪……”十耀轻拍着沙雪的背。他瞄了浑身抖得像筛糠似的末四少爷一眼,满脸同情。不过,他也不由得开始担心起他和沙雪在这艘船上的未来!看来就算他们不敢把他和沙雪丢下船,但恐怕今晚也会加足船速好尽快抵达下一个港口吧。

  沙雪哼了哼,突然双手一提,把宋四少爷从船外甩到船里,接着一抛……

  “啊!”觉得自己的身子晃了晃,以为自己要被丢下船的宋四少爷大叫一声,然后在半空眼睛翻白,真的昏死过去。

  “哇!”另一群船员则一边发出惊呼、一边忙着跑上前伸长手去接人。

  幸好,人安全地被他们接住了,众人松了一口气。

  “快快!快把四少爷抬回房去!”船长赶紧下达指令。一群人就这样东忙西窜地把人抬走了。

  然后,乱糟糟的一阵声响渐渐远去、消失,甲板上再度恢复安静。一种过度紧绷的安静——

  “那个……公子,姑娘……”身为船长不得不留下来面对这一对黑白双煞,他也心惊胆跳得很。

  “对不起,船长,给你们添麻烦了!”闯出了这么大的祸,十耀也知道沙雪的行动是骇人了点,所以他立刻对着船长深深一鞠躬以表达歉意。

  船长没想到他二话不说就弯身道歉,他也是楞了楞。“呃……啊……没……没什么啦!”本性敦厚的他忙摇手。“其实……其实我们四少爷也有不对的地方……”小声嘀咕,就怕被其它人听见。

  十耀不禁忍住笑,明白这人,也明白他的难处。“船长,你晚一点有空吗?”他突然开口问。

  “咦?”船长的眼皮又一跳,仍然心有余悸。

  十耀很小声地说:“我请你喝酒。”

  沙雪看了看这两个忽然对望着笑起来,一副相见恨晚又像小孩子一样的男人,她摇摇头,知道这小子又轻易收买到人心了。

  更深夜,船下涛声汹涌。一个不安宁的夜。

  微弱的呼叫声,断断续续干扰她的睡梦。

  原本就被舱房的闷热和阵阵吵杂的浪涛声弄得难以安稳入睡的沙雪,这下更是别想睡了。

  陡地张开眼睛,在黑暗的舱房中坐起身,她侧耳倾听外面的声音——

  果然,有人在呼叫!但那声音太模糊,她甚至辨不出那是男声还是女声。

  这船上怎么会有人在呼叫?

  现在是半夜了吧?

  眼睛适应了黑暗,她低头没发现床边有十耀回来睡过的迹象!那小子真的去找人喝酒?

  回过神,她忽然察觉那个呼叫声消失了,心头有些古怪,皱了皱眉,

  她不再多想地套上外衣,下床朝门外去。

  踏出房外,走道尽是一片静悄悄,不过她记得声音传来的方向,所以没怎么迟疑地往左边甲板走去。

  甲板上,冷风飒飒。但这时,风也送来了那个细微却清楚的呼叫声。

  这下,沙雪毫不犹豫地往船后方走。

  天空无星无月,大地一片暗黑,不过由船舱下隐约透出的一盏灯光;已足够让她辨出船上大略的位置和事物,所以没多久,她就发现了在船缘的一抹黑影。

  她走近,这才看清是一个一半身体被挂在船外,眼口被蒙住,满身酒气,正危险地不断在船缘上挣动的船员——这一身衣服,的确是这船上的船员。

  这似乎喝醉了酒,却不知为何被绑挂在这里的船员,嘴里仍不断咿呜发出声音。

  到底是谁将他绑在这里?不可能是恶作剧吧?

  沙雪一时没想到,被蒙住嘴巴的船员声音再怎么大也不可能传到她房外让她听见,她只是赶紧伸出手捉住差点翻下船的船员,也就在这时,她在他腰上摸到了一条牢牢绑着他的绳索。

  她又是一愣。

  这是……救命绳索。果然不是要致他于死地,那就是恶作剧了?

  忽然——

  一个轻微的声响使她回过神,不过她才要回头,她的后脑勺便已受到一下重击,接着她被人从后方用力一推……

  “十耀!”头一痛,整个人从踩着的木箱子栽出船外的她,反应不及地只能够从喉咙唤出这个名字。

  很快地,她的头碰到冰冷的江水,然后整个身子往水底沉。所幸,也是冰冷的水让她原本昏沉的脑子一醒,她憋住气,努力忽略掉脑子的抽痛,开始手脚并用往水面上游。没多久,她终于冲出水面,用力地换了几口大气,好一会儿之后,她急促的喘息才渐渐平息下。而她一抬头,很不可思议地发现大船已经远在数百尺外了。

  顺流且湍急的水势,正以极快的速度将她和大船的距离拉开。

  沙雪几乎在下一刻就知道,现在就算她再怎么大吼,船上的人也听不到了。而且才一下子,夜行在大江上,宛如幽灵的庞然大船已经只剩下她眼中的一个小点。

  摇摇头,她试图保持脑袋的清醒,不过当她伸手在自己持续作痛的后脑勺摸了摸,感到手心黏稠的血腥液体时,她就知道那攻击她的家伙下手毫不留情。

  因为在船上结下了不少仇家,所以她根本想不出书她的是哪个家伙。

  “混蛋!”

  沙雪不禁咒骂出声。离开北方这么久,她第一次感到冷。

  水很冷、风很冷,她脑子的晕眩和疼痛更厉害了。她知道,她要是再不赶紧游上岸,再不赶紧处理脑袋上的伤口,她要不是溺毙江底,就是死于失血过多。

  暂时没空想凶手和十耀察觉她失踪的反应,她在黑暗中眺目望向四周。一会儿,勉强认定其中一个方向后,她开始奋力往前游。

  她一运力,血气循环更快,头也更晕了。再加上大水强劲的冲力不断将她继续往下游带,没多久,她渐渐感到筋疲力尽,甚至有一两次,她还差点整个人沉进水里。

  她当然不想死在这里,所以她即使逐渐抵抗不过大自然的力量,即使意识逐渐模糊,她仍是咬着牙努力往岸边游,一直到最后——

  一直到最后,终于失去意识的躯体,就这样载浮载沉地被大水往下推。她被推离开了那艘早已不见踪影的大船,也推离开了那个正焦急寻找她的男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