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醉雪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独醉雪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没多久,那对父子就忙着先将虎尸拖离开,而十耀则扶起浑身无力的她,面红耳赤、手忙脚乱地要替她穿上衣服。

  “你又轻易相信人了……”相较于十耀的脸红心跳,沙雪可乎静多了,她比较在意那对父子。

  十耀好不容易为她套上了衣裙,掩去她外泄的春光,但他也已经满身是汗了。

  虽然她在他面前不像一般中原女子拘谨,甚至大剌剌当着他的面换衣、为了他稍低凉的体温而搂着他睡的事不时发生,所以他为了她几乎就快练就金刚不坏、美色在前坐怀不乱之身,不过毕竟要替身无寸缕的心爱女人穿上衣服是头一遭,对着这么个活色生香的美妙躯体,要是他还能冷静,恐怕他该出家去当和尚了。

  呜……这对他心脏的刺激也未免太大了。

  十耀几乎得先背着她猛喘几口气,心脏才有办法继续跳动。

  “他们……我看得出来他们是好人……”努力将方才看到的画面、手指经历的美丽触感抹掉,他还有些恍神。

  瞪着他的背,已经有力气坐着的沙雪并不明白他的天人交战,她只觉得他的背影令她刺眼。“你上回也说那个差点在半夜砍死你的家伙是好人!”记得那件事,不过她倒已经忘了那家伙长啥鬼样了。

  神智全回笼了,十耀搔搔下巴,“好吧,我会小心点儿就是了。”其实上次那家伙和这对父子除了同是猎人身分,其它根本毫无相似之处,但他嘴里还是顺着沙雪。“不过你的身体需要一个安全的地方休息,你应该不想要再看我赶野兽了吧?”瞧他刚才打虎打得险象环生,恐怕她都快跳起来了吧?没办法,谁教他擅长的是动脑而非动手。

  果然,经他这一提,刚才他几次差点被那头大虎一口咬掉的画面,立刻让她沙雪一闷恼,神色一恶。

  十耀回过头,立即见到她被暴风雨笼罩的脸色,他莞尔一笑,接着很快将两人的东西收好拿在手上,再蹲下背向她。

  “来,我背你。”偏头,双手交叉在后朝她招了招。

  没多想,沙雪最后还是爬上他的背。

  很快,十耀轻松背起她,朝许氏父子指示的方向走。

  而趴在他身上的沙雪,虽然有些意外这小子宽阔的背、和他轻易背起她的力气,但她还是没放松下来。

  “喂……”被他背着走了一会儿,她终于出声。

  一边注意着路径、一边留心着身上沙雪的体温状况,十耀很高兴听到她还有几分清醒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他的心在乎稳跳动着,但带着点只有他懂的异样。

  “嗯?”轻应她。

  沙雪不抗拒将全身的重量都交给他。她盯着他的侧脸,忽然觉得这小子好像不是她平日所认识的那小子。怎么说……她竟觉得他不止是个小子,而是个男人……

  男人……她忍不住挑眉,没错!她几乎都忘了十耀也是个男人,一个和沙星一样的男人。只不过因为她太习惯不将这老是一脸笑的小子当一回事,所以才没意识到这事实。而事实是——刚才那拚了命也要保护她的家伙是个男人,就连现在正背着她的劲瘦躯体,也是属于一个不折不扣的男人的。

  在这短短的一瞬间,沙雪忽然莫名其妙有了这层意识。

  “你真是个男人吗?”在她又昏了三分的脑袋还没完全向黑暗投降前,她毫不掩饰自己刚刚的新发现开口问道。

  十耀脚下一颠,差点跌倒。幸好他反应够快地顿脚稳住,否则这下他背上的女人也要跟着被他摔下了。

  轻吸一口气,他的心急剧跳动。她怎么会突然开窍?

  这算是好现象,对吧?

  “小雪……”略苦笑,他清清喉咙,再继续迈步走。“我本来就是个男人。”知道她的意思。

  沙雪以某种奇异的眼光又盯了他好一下,然后才不再忍耐晕眩地闭上眼。

  “我现在才了解为什么总是有大姑娘、小姑娘喜欢盯着你瞧,原来和其它男人比起来,你还不算难看……”

  十耀好气又好笑,“喂!你不会是到现在才看楚我长什么样子吧?”她这算是赞美还是贬损?

  她闭着眼,一只环在他颈子的手摸上他的脸。“……小子,只要可以替我办事……我不会管你长得像鬼还是像仙……”哼了哼,继续喃喃:“不过就算你从小子升级成男人,你还是个怪男人……”垂下手。

  十耀又听她呢喃了几句模糊不清的话,一会儿,她不再出声,只余平稳的气息吹拂过他颈畔后,他才终于确定她昏过去了。

  稍偏头看了她枕在他肩上双眸紧闭却仍蹙着眉的侧脸一眼,他的嘴角扬起了一抹纵容的笑意。

  “很好,有进步了,至少你终于看出我是个男人了……”他笑叹口气,无奈道;“而且是个喜欢你到不要命的男人。”

  *

  十耀和沙雪两个人就在许家待上两天,直到沙雪伤痊愈,身体也恢复得差不多,他们才打算告别许召一家。

  好心收留两人的许家,一家总共五口人,包括大家长老猎人许召、唯一的独子许风平,和许风平的妻子、一对六岁的双胞胎女儿。

  许家落户在山脚下,屋子老旧不算大,不过他们却将一间房让出来给养伤的沙雪和看顾她的十耀住,而他们一家五口就去挤另外一间房。

  老实说,就连向来对人不热络的沙雪,也可以感受到许家人的善意和热情,尤其是温婉贤淑的许家媳妇和那对顽皮却又讨人喜欢的可爱女童,沙雪难得不排斥让她们靠近。至于十耀就更别说了,他才住到许家的第一晚,就和这一家子大小熟透透,所以当许家人知道他们很快要走,最爱找他玩的两个双胞胎前一晚更是吵着要跟他睡,后来也真的和他一起挤地板。

  隔日,两人向他们告别正要离开,没想到正好遇上来向许家收税的四个官兵。

  许家数代皆以狩猎为生,从来没有富过,从来就只能求温饱,不过该缴纳给官府朝廷的税,他们多少勉强付得出。只是这三、四年来,这附近被官府多设了个猎场,等于他们寻常百姓狩猎的范围被迫缩减了许多,他们可以打到的猎物自然相对的减少;再加上税赋逐年加重,不只他们,这方圆百里内的猎户也慢慢吃不消,所以拖延税金是常有的,就连他们也一样。

  许召、许风平父子,即使已经是附近身手最好的猎人,不过他们狩猎所赚的钱仍不足够缴纳税金。事实上,他们已经暗中发愁好多天了。

  四个官府派来的官兵,一来就毫不留情地要向他们收钱,尽管许召苦苦请求他们再多宽限两天,他们依旧不为所动。不但如此,他们甚至还将在他们前面不断弯腰鞠躬的老猎人一脚踢开。

  许家媳妇和一对双胞胎忍不住从躲着的门后跔出来,又哭又喊地冲到老人家身边。

  “爹!你没事吧?”

  “爷爷!爷爷……”

  许风平握紧拳头、脸色铁青地瞪着眼前这几个对着被他们踢倒在地的老人哈哈大笑的畜牲,他的一口气已经忍不下去了,不过有人先他而爆发了——

  一声冷哼,一阵刀风倏忽从他身后扫刮向四个官兵。

  十耀阻止不及,哀叹一声,很快就听那四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像忽然被人掐住脖子,笑声硬生生断了,接着他们顶上的官帽连同头发一起被削下……

  四个人同时感到头皮一凉,他们楞看着突地出现他们面前拿着一把大刀对他们狞笑的美艳白发女人。而这时,官帽和一绺头发由他们眼前掉下,他们不约而同伸手往自己头顶一摸,随即脸色大变。

  “你……你……”又怒又骇地发现动手的就是眼前的白发女人,他们不由得后退一步。

  沙雪的眼睛眨也不眨。“我?我什么我?”大刀威胁地抬了抬,“我看你们很嚣张嘛!”

  听出她奇特的外族口音,四个人的脑中不由联想到白族!一个武力至上的外族传闻……他们忽然惊出一身冷汗。

  “混……混账!你……你们竟敢藐视官府……对我们无礼……”其中一名平日习惯作威作福的长脸男人,虽然仍对眼前女人的大刀心惊胆跳,但自恃有身分的他,最后还是挺起胸膛,抬出官府想镇住场面。“许召、许风平,你们是从哪里找来这女人来恐吓我们,你们想吃牢饭吗?”干脆挑这一家下手。

  许风平的脸色仍然难看,他当然不是不明白他们所代表的恶势力。他深吸一口气——

  “这四位爷,很抱歉,我这朋友只是一时手误,其实我们一点也没有对你们无礼的意思。”十耀轻快的声音插入,他笑容可掬地跳上前,对着四人作揖,“四位爷,你们就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们这些不懂事的小老百姓吧!”

  沙雪挑眉看他。

  四个人这时真以为他们怕了,胆子又回来,也继续趾高气昂起来了。

  “哼!要我们不当一回事?行!”长脸男人没将其它人看在眼里,他下巴朝那仍拿着大刀站在那里的白发美艳女人抬了抬,“我要这女人跟我们磕十个响头,还有……”脸上不掩垂涎和淫邪的目光。“这女人得陪我们一晚赎罪,否则……”话还没说完,终于忍无可忍的许风平已经大步上前。

  长脸男人住口,原本以为他不敢做什么,直到他三步跨来,并且二话不说一记铁拳轰上——

  “哇!”闪避不及的长脸男人被揍出一脸血。其它三个人则吓呆了。

  至于看得手痒的沙雪自然也不落人后。

  一时之间,开扁声、骨头断裂、惨嚎声四起……

  许家媳妇早已将小孩子拉进屋里,让她们避开儿童不宜的画面。

  稍后——

  四个被揍得面目全非、昏迷不醒的家伙,被许家男人和帮忙的沙雪、十耀拎上半山腰绑起来。

  “对不起,我们给你们惹下大麻烦……”面对着许家一家老小,十耀深觉歉疚。

  就连沙雪也知道她一开始的冲动确实有欠考虑。虽然那几个家伙暂时被丢到山上,但许家真正的问题不但不能解,还更大了。想也知道,官府的人不会善罢罢休的。

  “我带你们到北方去!”她的解决之道。

  许召和儿子已经很快商量过了,所以这时许家媳妇正在收拾细软家当。

  许召一张历经风霜的脸现出睿智的微笑,他摇摇头,“谢谢你,沙姑娘。其实就算没有今天这件事,我们也早在计画要搬到没有人找得到的深山里去,只是之前我们还一直舍不得这住了几十年的老屋子而已。你们不用替我们担心,也许等世道安平了,或换了新帝,我们会再下来……”在这两个虽才相识两日,却令人无法不感到安心信任的男女面前,他毫不避讳说出这念头。

  天阴沉,空气闷热。

  “……是不是每个人都在期待玄冥成为新的帝王?”直到远离山谷,再也看不到身后挥手相送的那一些人,沙雪又皱眉思考了一会儿,才终于不解地问道。

  仍未加快速度,策马在她身侧的十耀,明白她在想许老先生说的那些话。他笑了笑,双目隐蕴智慧神光。

  “或许他们不是期待玄冥为帝,他们只是期待生活能变得更好而已。老百姓的愿望其实就这么简单,他们只要吃饱穿暖、活得安乐、没有恐惧,这不是生为人的最基本需求吗?”视线眺望向远方,他的语气不由得低沉下几分,神色也少了平日的戏谑。“不过生为人,偏偏有这么多的身不由己,所以他们才有这样的寄望,其实他们也并不清楚玄冥将军有多了不起吧。”

  沙雪也多少懂。只是难得看这小子这么认真严肃,她一时失神。

  “……不过你好像很清楚。”她一直有这种感觉,十耀似乎非常重视那个人,也非常了解那个人。

  楞了楞,十耀蓦地将心思拉回来,他对沙雪咧嘴笑了,“就像沙星族长,他不是也因为明白玄冥将军,所以才不顾一切抛下族人跑去帮他吗?”

  沙雪这时才想起还有个混蛋大哥,她咬了咬牙,目光撇回前方,让马儿开始奔驰。

  “等我找到他,我会如他愿,揍得他忘记怎么回家!”杀气腾腾。至于远在天边的某人,则狠狠打了个冷颤。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