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醉雪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独醉雪 第7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在冰凉的水潭里浸了足足有一刻钟后,沙雪这才感觉身体的热度慢慢下降。

  她满足地吁了口气,连带昏沉的脑袋也清醒不少。

  没想到山里还有这种好地方,多亏了十耀那双耳朵才找得到这里。嗯,除了他毫不遮掩对她的“喜欢”令她至今还无法理解外,这一路上,他几乎无所不包、有求必应的办事能力,倒已经成功地让她身边少不了他。

  不过这小子当初明明是被她强迫找人,现在看起来却好像比她还乐在其中——即使她不知道他的转变是怎么回事,但肯定跟他浑身的秘密脱不了关系。

  沙雪将身子游转向岸边一堆树丛后,即十耀在的方向,一手抹开脸上的水珠——她虽然不大去想,却还没笨到搞不清楚自己在想什么。

  对她来说,他的重要性是因为他的带路功用,和他偏凉供她降温的身体,她确实需要他。不过除了这两样,他让她愈来愈有感觉,她倒一点也不怀疑,也没排斥。

  他这种只要一接近就能轻易让人生出信任、依赖感的家伙,除非是石头才不会被穿透——

  她又不是石头!

  沙雪的眉一皱,察觉到左脚踝的异样,直觉游动双脚,不过脚下不放的某种噬咬力令她稍惊,在发现不对劲的下一瞬她已经潜下水,很快地,她在水底下看见一条黑溜溜的小水蛇正咬在她的脚踝上。即使被吓了一跳,但她还是一手就捉住了水蛇滑溜的身躯。

  水蛇一感受到攻击,马上放开尖利的牙,并且轻易由她手中脱身逃走。

  一条血丝从她的伤口处渗开来,一阵烧痛和昏眩的感觉侵向她。

  沙雪立知不妙。

  身体在水里一沉,水从口鼻灌进去,她赶紧仰起头,及时呼吸到一口新鲜的空气,赶忙一边呛咳着、一边往岸边游去。

  但她似乎小看了刚才那条水蛇的毒性,她才游了没两下,随即就感到双脚发麻,尤其是被咬伤的左脚已经麻得无法活动,接着是她的双手和上半身……她大惊!

  “十耀……”她努力撑着才终于勉强用麻掉的手攀到岸边,随即咬着牙喊那小子。

  本来以为她用尽全身的力量可喊出一大声,却没想到那声音比较像呻吟声。她喘着气,恼火和惊骇同时涌上,她的体内已经像火在烧了。

  该死!她不会淹死在这里吧?

  但没一下,她立刻听到某人的惊呼和跑过来的脚步声。

  “小雪!怎么了?你……”听见那一声低微的唤声,心头古怪不宁而从等待的树丛后现身的十耀,一看到一手无力地扶在岸上,整个身子却不由自主往水底滑落的沙雪,他想也没想便向她冲过去。

  他及时抓住她快要滑下的手。

  只一使力,他就将沙雪整个人从潭里捞抱上来。

  而紧贴着他的赤裸胴体很自然地让他的心跳猛烈、俊脸绋红,但他很快在刹那间回过神,因为他触着的不寻常高温肌肤令他一吓。

  将沙雪放在地上,他先是轻吸一口气,镇定自己,再跳到一旁把她之前丢下的衣裳拿来掩住她的娇躯。

  沙雪的意识仍有七分清醒,她当然知道自己被十耀及时救上来了。,

  瞪着他蹙眉震惊的脸,她忍着愈来愈灼痛的不适,费力吐出声音:“我的脚……被蛇……咬了……小子……我全身都麻了……快想办法吧……”把难题丢给他似乎天经地义得很。

  十耀回视她微迷蒙却仍维持几分清醒的眸,他的心抽紧,但他反而更冷静。

  “先别说话,你会没事的。”给了她一抹安抚的微笑,他很快依她所言找到她被咬伤的地方。仔细查看她的伤处一下后,他马上去将两人的行囊取来。

  拿出必要的工具和药,他先是对她告之:“我要替你放点血,会痛,你忍一下。”接着才开始动手。

  沙雪自离开北方以来不是不曾受过伤,不过中毒到只能躺着等死的地步,和身边同时有个家伙为她处理一切、比她还紧张的事,她可是第一次遇上。

  她全身麻痛烧烫到连脑袋都逐渐不清楚起来,所以她感觉不出十耀拿小刀划开她伤口时的痛。倒是这小子忽然俯身用嘴将她伤口的乌血吸吮出来的举动,令她毫无准备的胸口大大一震,竟觉得全身的热烫好像全集中到他碰着的伤口上……

  这个……这个笨蛋!

  沙雪稍急促的喘息声,引得十耀的心一惊,他在她伤口上药的动作立刻一顿,抬头朝她看去。

  “小雪,对不起,很疼吗?”她泛红的脸和难看的神色,让他的心又一收缩。

  他刚才差点流下一身冷汗。真庆幸他的天赋没让他错过沙雪的声音,否则他此刻见到的恐怕是她的尸体……

  想到他竟差点失去这女子,他的手不由微微颤抖着。

  他毫不怀疑,他对她的喜爱已经深陷到无法自拔的地步。他甚至不怀疑,就算有一天要他为她死,他的眉头也绝不会皱一下。

  很久以前他就知道,他跟他那到处留情的风流爹完全不一样,他只要一个女人,只想和一个女人手牵手一辈子。不过就连他自己也料不到,这个令他终于动心的女人,不但像风暴一样地出现在他生命中,也常常像风暴一样地搅动他的心……

  沙雪全身依旧僵麻难受,但就在她要开口回应他时,他身后倏忽出现的一团黑影却令她的双目圆睁,并且下意识就想伸手抓她的刀。

  “十耀!”艰难地吐出两字警告他。

  十耀也在瞬间回神,同时问察觉到背后的异常与沙雪绷紧的神色。楞也没楞,他已经出手抓起正巧放在他脚边的沙雪的刀,就在电光石火间,他转身,出刀——

  “吼!”朝他们扑来的庞然巨虎在腹部吃了十耀一刀之前,肩背已经被破空而至的一支箭矢射中,巨虎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咆吼。

  十耀为了护住身后的沙雪,毫无所惧地面对负伤落在他脚前的猛虎,所以清楚地看见它背上深刺的那支利箭了。

  猛虎撑起四肢,再朝他龇牙咧嘴地逼近!

  “十耀……走开……”沙雪看着挡在她和猛虎之间,举着刀的瘦削挺拔少年,她的眼睛几乎是怒红的。可恶的是,在这时她竟只能握紧拳头,就连推开这小子的力气都使不上来。

  “放心,它伤不了你!”头也不回地低应她。十耀的星眸一闪,同时手上大刀砍向再次攻击他的大虎。

  巨兽负伤的怒吼和血腥味仿佛充斥整座山头——因为就在十耀的刀刚碰到猛虎时,由树林子后忽然跳出来的两个猎人也以箭和猎刀攻向它。

  一时之间,令人心惊胆跳,也足以惊起飞沙走石的激烈打斗声回荡山林。而这场人虎大战并没有持续多久……

  才一刻钟后,原本狂暴的猛兽声渐渐只剩粗重的喷息与低咆,再没一下子,就连这些声音也消失了。

  就在潭水边,十耀和两个猎人同时抹着脸上的汗,又连喘了好几口大气。而相较于十耀看着地上死去猛兽的叹息目光,那两个一老一壮年的猎入神情就显得直接多了。

  壮年猎人一把将他刺进老虎心脏的猎刀拔出,一股鲜血同时喷得他一脸,他只咒骂了声,毫不在乎地随便用袖子一抹,接着转头望向忽然走到一旁去的少年。

  另一个较老的猎人也在杀掉老虎、稍休息了一会儿之后,才注意到这里除了原先和他们一起对付那头虎的少年,还有个躺在地上的女人。

  两人的眼光先后接触到地上那似乎除了盖着的衣物,底下一丝不挂的白发女人,全不掩惊愕地瞪大眼睛,一时呆住。

  至于十耀,一确定猛虎再无法威胁人之后,立刻迫不及待回到沙雪身边蹲下。

  沙雪半昏迷半清醒着,她一直强撑着意志力看着这场人虎大战结束,十耀毫发无伤地朝她走来,她才允许自己稍松懈下来。

  “小雪……没吓到你吧?还好吗?”十耀放下刀,小心翼翼地梭巡着沙雪苍白的脸色。而她仍撑着没昏厥过去,他不知该庆幸还是惋惜。

  沙雪全身的烧燥还未褪,但痛麻感已经减轻了一些。她对这小子拧起眉,声音嘶哑地开口:“……臭小子……你当我是……三岁小奶娃啊……”竟怕她被刚才的场面吓到?

  不过她的心在骚动,为了他语气里、眼神里强烈的真切关怀与紧张。

  十耀凝视着她不肯闭上的眼,不由得微微笑了。他原本要说什么,但又蓦地心念一转,因为他忽然意识到这里还有其它人,以及她此刻的状况。

  他仿佛随意地伸手,将覆在沙雪身上的衣物再拢紧,接着转身面向正用藏不住奇异眼光瞧向他们的两个猎人。

  “两位大哥。谢谢你们救了我们!”对两人一揖,他诚挚地道出谢意。

  那两人立刻回过神,一老一少都有些脸红、不好意思地赶紧将目光从白发姑娘身上转到向他们道谢的少年脸上。

  “呃……啊……小兄弟,别这么说、别这么说!”那身强体壮、四方脸上有一道明显伤疤的壮年男人首先回应,忙着摇手。“其实我们正在追捕这只虎,你还帮了我们忙呢!”声若洪钟。

  “对啊!年轻人,你没受伤吧?”发色已有些花白的老者,问着问着皱起了一张脸。

  十耀摇头,对他们露出明朗的笑。“我没事!原来这只大虎是你们的猎物。”幸而他们及时出现,否则他不知得花多少时问去应付这猛兽,更何况他还怕沙雪被伤了。

  三人一番客气。但壮年男人是直肠子,藏不住话,“小兄弟,那是你的女人吧?她是不是出事了?”

  接下来,沙雪就毫不意外地听十耀和那两个父子档猎人很快混熟,很快进展到要将中毒受伤的她送到猎人家里疗伤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