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醉雪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独醉雪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朋友,你们是什么人?”他们的聪明做法,令十耀对他们的好感无形增加一分。他气定神闲,直接出声问。

  那一头,站在最前方的壮硕人影,锐利的视线落到十耀他们身上。

  “我们是玄冥将军的旧部属。姑娘可是白族人?”中年男人磊落回道,也不忘要答案。

  玄冥将军的旧部属?

  十耀的眼里光芒一闪。

  “沙星人呢?”沙雪没否认,反问。或许沙星正和他们这群人在一起。

  中年男人似乎因为证实她的身分,脸色微微松懈下来。但她的问题,却也令他为难了。

  “姑娘,我们刚才是在镇上认出你应该是沙星族长的族人,听起来你好像在找沙族长,可是老实说,就连我们也不清楚沙族长的行踪,我们只知道沙族长是和我们将军一起在边关失踪……”他的面色又立即沉肃了起来。

  他们只忠于玄冥。

  尽管将军一再被兆帝调任各处,但臣服于将军气度与风采的他们一直心无贰主,所以就算他们上头的将领换人,他们真正忠心的对象仍是玄冥将军。

  很久以前他们就听过那则预言了,而没有人比他们更希望预言能够成真。他们一直在暗中准备,只要将军一声令下,他们随时都可以为他牺牲。

  至于刚才,他们本不愿出头惹事,不过最后实在是看不惯那些表面上公事公办,实际上是欺压百姓狐假虎威的官兵太嚣张,他们才终于动手。反正他们已经决定豁出去了,就算他们被认出来,顶多只是自军队离开而已。

  现在,能让他们挂心的,只有玄冥将军的下落。

  前一阵子,有弟兄自将军驻扎的边关回返,带来的却是随同将军的一群人无端失踪的消息。之后,边关那边开始谣言四起,有人说将军带人叛逃自域外:也有人说将军是中了敌人的计整队人马被歼灭;不过另一则悄悄流传的说法是,将军其实是被帝王的大军偷偷铲除,因兆帝早就因那个预言与将军有嫌隙……

  比起所有传言,多数人似乎都倾向相信最后一种。因为玄冥将军出事失踪至今已好几个月,但京城方面竟毫无动静,仿佛他的不见是寻常事,就是这样反而更起人疑窦。

  刘术凯也深信最大的嫌疑犯是兆帝,只可惜他一直找不到证据。更令他担忧的是,他动用了各项资源也依然没有将军的消息。

  而如今在这里,他竟意外地遇上想找沙星族长的人,这不由得令他既期待又惊喜。

  看着前方白发艳丽的年轻女子,回想起她方才惊人的身手,他毫不怀疑她的身分。

  白族人的勇猛善战,他早自沙星族长那里见识过,而这女子此起沙星族长,只怕是不相上下。

  只不过他仍不清楚这女子究竟与沙星族长是什么关系?还有她身边那位少年……

  刘术凯的心一跳,发现那一对男女正主动走近他们。

  很快地,十耀和沙雪在他们眼前站定。

  “她是沙雪,沙星族长的妹妹。我叫十耀。你是……”十耀的善意很直接。

  十几个人在知道沙雪的身分后,全都神情动容,刘术凯自然也是。

  “原来是沙族长之妹,失礼了!我是刘术凯。”他赶紧报上名。

  沙雪对他的名字没什么反应,反倒是十耀立刻点点头,“刘副将,久仰了!”

  一愣,刘术凯不禁对这年轻俊美的少年另眼相看,没想到这少年竟知道他!

  看出他的惊讶,十耀笑了笑,“刘副将,你以前在玄冥将军手下可是一名猛将,我想这天下没有人不知道你是谁……嗯,小雪是例外。”瞥到身边的人,他加上这句。

  小雪?

  刘术凯疑惑了一下,但立刻从少年的眼神中知道他口中的“小雪”是谁了。

  这少年,究竟又跟沙姑娘是什么关系?虽然他在一刹间有些困惑,但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他,却一点也没显露出来。

  没一会儿,双方人马对彼此更熟悉了一点,便完全撤下防备。

  而刘术凯他们也终于知道沙雪要找沙星族长的原因,与另一个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的讯息——

  “什么?在西域?将军他们真的在西域……”所有人一阵激动又惊疑。

  刘术凯首先冷静下来,他直盯着透露出这项消息的少年。“你们怎么会知道他们的行踪?是谁告诉你们的?”

  十耀因为明白他们对玄冥的忠诚,和心焦于玄冥的生死下落,所以他才没隐瞒他和沙雪知道这事。但对于他后面的问题,他却是摇摇头,“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们是谁说的。”他知道偰瓦族长也绝不会希望他们泄露出自己,因为这还牵扯到仍在宫中的偰瓦赫青。“我想,知道玄冥将军还活着,对你们而言应该就够了,对吧?”

  刘术凯楞了楞,不过他的脸色立刻一缓,点头道:“没错!这的确就够了?”

  天将肚白。

  由于刘术凯他们有军阶在身,假满的他们必须赶回军中复命,所以他们只得暂别十耀两人。

  临走前,得知他们失去马儿的刘术凯,立刻慷慨地让出两匹马给他们。

  “十耀公子,沙雪姑娘,可否请你们见到将军的时候,为我们传一句话给他?”所有人上了马即将离去前,刘术凯忽然弯下身对十耀两人提出了请求。

  十耀毫不迟疑地点头,“请说!”

  沙雪倒好奇他要说什么。

  “告诉将军!我们全听候他的差遣。”留下这句,刘术凯便畅怀地率领众人离开。

  天大亮。

  沙雪的目光早已自远方收回,走到他们刚得到的两匹黑马身前,她不禁伸出手,满意地抚顺过它们的鬃毛。“好马!”赞喝。

  十耀转过身,心思也慢慢收回来。

  虽然没想到他们会意外碰上玄冥的旧属,不过这也是项收获,至少,他又再次见识到了玄冥在他的属下心目中的地位与声望。

  他可是有足够的潜力成王呢!

  两人上马后,沙雪忽然转头直盯着十耀。“离开这里,找个地方你再睡一下!”

  十耀一怔,接着笑开了脸。“小雪!”明白她的用意。

  “这是你现在就撑不住了?你要睡这里也行。”她看了四周一眼,若没把东倒西歪的墓冢看在眼里,倒觉得这地方阴凉得很舒适……很适合睡。

  这小子已经一天一夜没闭上眼睛了,她可不想看到他在马背上睡着,摔断脖子。

  十耀策马到她身侧,看着她的眼睛带笑且闪闪发亮。“有你这些话,我一点都不累了。小雪……谢谢你对我这么好!”

  不期然被他热亮的眼神和最后那句话弄得头皮发麻,且心乱跳了一下,沙雪忽然伸手捏住他那刺眼的脸颊,有些恶意道:“是吗?我对你很好?”

  任她蹂躏。十耀直望进她的眸心深处,坦率宠溺的语气不变:“是!而你对我最好的一件事,就是让我喜欢你。”

  她确定,她的心跳真的不听使唤乱快了。眉头拧起这小子……

  放开他,又瞥了他一眼,她转头向前方,并没有迟疑。“我不需要你喜欢我。”让马儿往前跑。

  十耀跟上。“我知道。不过关于喜欢这种事,就连我也没办法控制它啊!”开朗的笑声荡上青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