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醉雪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独醉雪 第5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十耀和沙雪已经快马往西行了三日。至于沙雪的一头白发,早在她第二天受不了热冲进溪河里泡水时便恢复了。当时再见到她那久违了的雪白发色,十耀的心跳加快,竟痴了。

  又两日,近傍晚,他们才在稀疏的树荫下吃点东西填饱肚子,再趁机醒醒几乎快被晒昏的脑子。就在沙雪歪靠着大石头,差点打起瞌睡之际,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一阵模糊惊喊声忽然惊扰了她。

  她神情涣散地张开略充血的眼睛,看到已经跳起来朝另一边眺望的十耀。

  她摇一下头,脑袋还没完全清醒。不过远处隐约飘来的尖叫大喝,和十耀那副专注聆听的背影,却使得她的精神也稍稍回来了些。

  “你听出什么状况?”微懒地哑嗓问。

  她早发现这小子拥有极灵敏惊人的听力。有一回她曾问过他,这才知道别说百尺外人们低微的说话声,他就连一片叶子从树上飘落下来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什么声音都听得到,寻常人早就疯了吧?但偏偏这小子不仅毫不感到困扰,反而还自得其乐得很。

  她说这小子是怪人,果然没错!

  十耀没立刻回应她,又听了一会儿后,他的眉头已经愈蹙愈紧,接着他回头看了她还没退热的脸色一眼,很快下了决定。

  “你先在这里休息,我去去就回来。”朝她心不在焉微笑,他随即转身往那方向跑开。

  沙雪撑起下巴,看着那小子像要去救火一样跑走的背影,一点也不感到惊讶。

  她光用猜的也知道有事情发生,而那小子则是正义感又发作了。

  她不是他,所以恐怕永远也搞不懂浪费精力去多管闲事有什么好处。而她,大概只有在想活动筋骨的时候才会动手。

  至于现在……

  目光不受控制地朝那小子过去后,似乎没多久就逐渐没声响的远处丘陵下方看去,沙雪虽然觉得头还在晕热,不过心和手却同时都在痒了。

  那小子没问题吧?

  虽然十耀是有还算中看的花拳绣腿,但真要遇上厉害的硬手,他也只有被打挂的份而已。

  那小子断手断脚的画面一闪而过,她忽然捉起手边的大刀站起身。不行!那小子要是被打残打死了,她到哪里再找另一个像他这样耐用的家伙?

  沙雪一边大步走,一边又为自己这像“老母鸡”的行为感到生气又澳恼。

  愈接近目标,那打斗声和呼喝声就愈微弱,似乎状况场面已经逐渐被控制——但就不知是谁控制谁?沙雪立刻加快脚步赶过去。

  很快,三、四个男人四散逃逸,十耀和余下的几个男女围在一辆马车旁的画面进入她的眼中,她挑眉,止住脚。

  啧!打完了?

  原本和一对男女并肩站立的十耀首先发现沙雪的身影,他本来凝肃的面色马上一转为开朗。“小雪!”显然很惊喜她的出现,赶忙朝她奔去。

  其它人自然也因为他这声叫喊,而将注意力从刚被打跑的强盗转到山坡上忽然现身的女子身上——她那一头白发与狂艳的脸,立刻令所有人不自主心一跳,目瞪口呆。

  沙雪已经练就不将旁人的眼光当回事的本事!否则她人可砍不完。

  一瞧这小子没断手断脚,还活得好好的,她扛着她的大刀就往回走。

  十耀随即追到她身边来了。

  “小雪,你是不是担心我,所以要来帮我?”他跳到她前面倒退着走,脸上的笑容灿烂极了。

  沙雪脚步不停,觉得他的笑碍眼得很。“臭小子,别挡路!”一手挥开他。

  没想到他却顺势抱着她的手臂赖着,“其实你承认担心我又有什么关系?我知道啦,你一定是害羞……”

  害羞?!”

  沙雪额角的青筋微浮。

  她停步,左手用力甩,竟还是甩不掉巴着她不放的家伙。虽然这家伙的身体又适时发挥让她降火的功用,不过他就是有办法让她生出砍人的冲动。

  “小子,你再说一次!”她忽然森森笑看着他。

  十耀俊颜的笑未曾褪色——即使她的眉眼表情威胁性十足,他还是觉得可爱。

  “小雪,谢谢你!”他开口了。

  沙雪没想到听到的会是这句,她反而有些无措,瞪住他。

  “……公子?”这时,蓦地有人自他们身后不好意思似地轻喊一声。

  两人一愣,接着同时回头。

  只见在他们后方那一对夫妻似的男女,和一个保镖一样的汉子,已经牵着马车过来了。而就在他们停下后,马车内忽然有个头绑冲天辫,约莫三岁的圆嘟嘟小男娃露出头来,大眼滴溜溜地在四周转了一圈后,就自行要爬下马车。

  “啊!小心!”十耀脱口而出,并且下意识往马车冲。

  那三个人一吓,立即回头,也看到小孩子摇摇晃晃要从马车上往下爬的危险动作,离他最近的青年保镳赶紧跳过去,一把抱起他。

  几乎所有人都同时吁了口气。

  儒雅俊秀的男人走过去,伸手将孩子抱过来;而秀慧瘦削的少妇不禁轻责地拍了孩子的掌心一下。“鹏儿,你这么不乖!”

  被娘亲一打,小孩子尽管不痛,但还是委屈地扁了扁嘴,转头紧抱着爹亲的颈项不理人。

  俊秀男人只好哄哄他,微尴尬地对看得有趣的十耀笑了笑。“不好意思,让你笑话了。”

  十耀莞尔。“小孩子要是不捣蛋就不是小孩子了。”

  少妇也微微一笑,但接着正色朝他一福身,“我们还没谢谢公子相救之恩呢。”

  她这么一提,男人立刻跟着道谢。

  十耀忙跳开。“这没什么,你们别谢我了!”

  在一番又是感谢又是推辞之后,双方也总算知道对方的名。

  李学之与妻子徐秀,带着三岁的独子李亦鹏,举家要前去京城找大夫治病,而郭勇则是他们雇请的马车夫兼保镖。

  没一会儿,李家小娃已经跟人玩开了。而奇特的是,他竟喜欢黏着根本不怎么理他的沙雪。

  李氏夫妻也有些不好意思,因为他们都看得出来这位白发艳丽、一身张狂气势的沙姑娘,对于不断在她脚边窜来跳去的孩子,忍耐度已经快到达极限了。

  由于天已经暗了,再往前也没有城镇,所以十耀干脆邀他们在原地一起准备用晚餐及住下,李学之欣然答应。于是他们几个男人开始到附近捡柴、升火,李学之还将车上的食物搬下来和他们分享。

  一群人显得十分和乐融融。

  只除了终于忍不住把一直将她当玩具爬上爬下的小奶娃抓起来,拎在手上的沙雪——她的眼角有些抽搐地瞪着被她腾空拎着,还对她笑得开心欠揍的臭小娃。

  这臭小娃简直跟十耀那臭小子一副德性!

  “喂!你玩够了没?”毫不掩饰她火爆的语气。

  没想到小亦鹏不但不把她的吓人脸色看在眼里,还忽然举起两只胖胖的小手摸上她的脸。

  沙雪冷不妨一惊,小孩子那嫩嫩热热的触感令她反射地手一丢!

  “呵呵……”小亦鹏以为在玩小孩子被丢飞,还高兴地呵呵笑。倒是在和李氏夫妻东聊西话的十耀,一直把三分心神放在沙雪那边,所以发现她受惊神色的同时便有所警觉,而她的手才动,他便马上跳起来伸长臂,将小孩子准确接住。

  沙雪一怔,看着十耀手里还笑得开怀的小家伙,和十耀仍然保持坦然轻松笑意的脸,莫名其妙地,她的胸口在这瞬间像被什么狠狠撞了一下。

  这时,其它人总算发觉刚发生什么事了。

  徐秀立刻起身,赶忙将孩子抱回怀里,她有些惊惧地看了沙雪一眼;而李学之虽然也微惊,但他也只当沙雪是在与孩子闹着玩。

  “鹏儿跟姑姑玩得很开心对不对?鹏儿你也饿了吧?让娘喂你吃饭饭好不好?”李学之打破略尴尬的气氛,笑笑逗着自己的孩子。

  徐秀明白丈夫的意思,抬头对十耀和沙雪挤出一抹微笑:“我想鹏儿应该是饿了,我先喂他吃饭好了。”她将孩子抱到一旁的毯子上喂饭。

  十耀也将沙雪拉过来坐下。“小雪,这是李大哥和大嫂要请我们吃的,你快尝尝看人家烤食物的手艺是不是很棒。”虽然他还是只能吃吃果子、包子,但他光闻到这些食物香味就知道她一定会喜欢。

  李学之也笑容满面地招呼她,一大盘食物很快出现在她眼前。

  沙雪当然也清楚她刚才的举动把他们吓到了,她朝不远处正被一口一口喂着吃饭的幸福小家伙瞄去一眼,又转回来,对李学之直接道:“抱歉,希望小孩子晚上睡觉不会作噩梦。”

  李学之已经渐渐习惯她的外族腔调,他连忙摇摇头,“沙姑娘,你别这么说,我们不会介意。其实是小孩子自己去缠着你玩,何况,他一点事也没有……”

  一会儿,小孩子被喂饱后就开始打起了瞌睡。他的娘亲将他抱在怀里轻拍,没想到他正垂下眼皮要睡着之际,还忽然朝沙雪和十耀天真无邪地笑笑。

  不巧接收到小家伙这睡意蒙眬一笑的沙雪仍然满心地疑怪,她不明白他到底为什么喜欢黏她?就像她同样不明白另一个大家伙为什么甘愿受她驱使……

  沙雪挑眉,再看向他,没想到那小家伙已经闭上眼睛睡着了。

  “……夫人的病,怕你们就算去京城找那个邱圣医也没用。相信我,他的医术不会比一个普通大夫高明多少。”饭后,十耀随口问起李氏夫妻的目的地,这才知道他们是为了治病要到京城求医。而一听说徐秀患的病和他们要去找的人后,他马上给他们一个很诚恳的建议。

  李学之愣住了。因为妻子的病痛,他们在家乡已经什么大夫都找过了,在束手无策之下,才听了邻人的建议,孤注一掷地变卖了所有家产一路往京城去,但现在……

  “那……那怎么办?朱大伯他还再三跟我保证,他在京城一位亲戚也是患了严重的病,就是那位邱圣医治好的……”李学之一时没了主意。他当然相信眼前这小哥儿不会骗他,更何况他才帮他们打跑了强盗……他该听谁的?

  抱着孩子的徐秀,也不禁慌了地看着丈夫。“相公……”她自然也信任救了他们的少年。

  看出他们的矛盾与茫然,十耀既然救了他们,也只好好人做到底了。他搔搔下巴,望着他们乞求的眼神,好一会儿,才万不得已地说出一个地名跟一个人名。

  “这个老家伙,脾气有点怪,不过他倒是真正的大夫,这世上只要不是死了的人,他什么病都管治,也没有他治不好的病……”至少他就没见过难得倒那老家伙的病症。

  “……万大春,晋城……”夫妻两人在口中喃喃重复了几遍。虽然不曾听过这位大夫的名,但十耀的保证却令他们重燃起希望的火花。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才认识十耀没多久,但他却令人无法不信赖他——李氏夫妻满是感激地看着他。

  不过,问题来了。“这位万大夫……你说他的脾气有些怪,那他……他会肯替秀儿治病吗?”想到这儿,李学之又忧心忡忡。

  十耀笑了笑。“放心吧,这位万大夫跟我很熟,只要你们去找他,说出是我要你们去的,他绝对不敢为难你们。”

  夫妻两人立刻松了口气,终于展露出笑颜。

  “不过有一件事……”没想到十耀忽然接着说。

  李学之两人马上收敛笑容,跟着一阵紧张地看着他突然严肃起来的神色。“什么事?”就怕有什么意外。

  眨了一下眼,十耀终于慎重地提出一个要求。

  “不管万大夫怎么问,你们绝对不能说出是在哪里遇到我的!可以答应我吧?”

  夫妻两人一脸惊疑古怪地对看了一眼,但他们还是立刻点头答应。

  “好!我们一定照你的意思!”

  夜深,万籁俱寂。

  “……你还真是万事通……”似乎已经睡着了的沙雪,忽然张开星眸,盯着才刚躺下的十耀说。

  十耀楞也没楞,转头与她眼睛对眼睛。微微幽亮的火光下,看得出他的脸上有着朗朗的笑。

  “你知道我有很多秘密,你也知道,只要你问,我乐于把所有秘密告诉你……”引诱她般地低语。

  沙雪的反应直截了当,“你的秘密是你的秘密,我不用知道太多。”

  十耀的心早因她而坚韧强固了。他脸庞的笑容不减一分,“可是我喜欢让你多知道我一点,每次一点一点地累积关于我的喜好、我的秘密,你不觉得这是件很有趣的事吗?就好像寻宝一样……”

  “够了!”这小子还真的把她的好奇心勾得蠢蠢欲动,她忙在他说出更多引诱人的话之前制止他。“反正只要你的秘密跟我找沙星没妨碍,我就不管你的秘密!”

  回头,她闭上眼决定睡她的。

  “……是没妨碍,不过可有点儿关系……”低声咕哝。

  沙雪听到了,猛地睁眸,一转头便盯进十耀等待的眼。“小子……”

  “沙星和玄冥在一起,如果玄冥真的就是预言中的新帝,那么我的秘密和他就有关系,当然沙星也会跟着扯上边……”十耀像在打谜语。

  沙雪听得皱眉头。

  不过……又是秘密!

  这小子浑身是秘密,而且他的秘密还跟玄冥是不是什么新帝扯在一起紧瞪着他,她的心在一阵挣扎后,终于放弃。她猛地起身,二话不说离开那小子到另一头。

  沙星那混蛋就算有事也是他的事,他自己有能力解决,所以她什么都不必知道!

  随便找了块平坦的地一躺,她安然入睡。

  没一会儿,十耀走过来,盘腿坐在她身边。

  低首看了她无忧无烦的睡脸好一下子,他不由得轻轻叹口气,抬头望向月淡星孤的夜空。

  “你能这么畅意、没有烦恼也好……”

  远空,一颗流星坠下。

  十耀微微拧起了眉。

  兆帝?玄冥?这天下,真的会出现新帝吗?

  他垂首,视线因为接触到沙雪的睡颜再次开朗了,他的脸庞缓缓漾出一抹明亮灿然的笑。

  其实他何须烦恼,反正那班念念不忘以前荣耀的老臣再怎么费心也挽不回天行运势,所以他的秘密,又与她何干?

  轻指抚顺过她纠缠在肩头的发,可就在下一瞬,他的眸微眯,锐利深黑的视线蓦地投向静静停在火堆边的马车下方。

  睡在那里的人影,刻意隐抑的呼吸并没有瞒过他。

  那个家伙……真的有问题!

  *

  清晨。

  众人即将别离。

  似乎知道就要和喜欢的人分开了,小亦鹏竟开始哭闹不休。而抱着孩子的李学之,最后只好将他送到十耀和沙雪身前。

  虽然直到现在,他还是不清楚这两人的关系,他们看来既非恋人,也不是姐弟,不过他们之间也颇不寻常……即使如此,他们依然令他满心信任。

  “鹏儿,别哭、别哭了,姑姑和叔叔在笑你了!你看……”安抚怀中的小儿。

  十耀伸手摸摸仍哭着的奶娃,弯身逗弄他,“是啊!鹏儿,你可是男生呢,你再哭得这么丑,我看没有女生会喜欢你了。”

  神奇地,小奶娃竟然哭声乍停,眼泪一收。他呆呆地看着十耀,然后再望向他身边的白发姑姑。

  “……没……没哭……鹏儿没有丑丑……”抽抽噎噎地发出童言童语。

  众人几乎为之莞尔,因为他们都发现,这小家伙的目标就是沙雪。显然,他还真的很喜欢她。

  沙雪低眸瞄向他,发现他一脸泪痕又努力朝她泛开笑的模样。

  这小家伙是想怎样?

  “……你没哭是比较不丑。”她没哄小孩的经验,所以停了一下,才亮出唯一的一句。

  众人绝倒。不过小亦鹏笑得更是开心了。“姑姑说我没丑丑!姑姑说我没丑丑……”拍手欢呼。

  沙雪不禁后退了一步——这么好骗……

  随后,李学之一家子全上了马车。十耀在与他们道别时,仿佛不经意似地对坐在驾驶座上的保镖郭勇笑言:“他们一家三口的性命全掌握在你手上了,请你自己也要好好保重!”

  郭勇的心一震,回视这少年似乎看出什么,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的笑眼,他努力镇定下来,若无其事对他一点头。“多谢公子关心,我会的。”

  扬鞭,马儿往前疾跑。李氏一家人全挤在布帘后拼命和他们挥手,一直到马车走远,再也看不见为止。

  站在原地,眺望马车已经消失的方向,十耀的神情依然若有所思。

  “那家伙有什么问题?”沙雪突然出声问他。

  她虽然没有十耀这小子心思细密到常有惊人之见的地步,但和他混在一起久了,她多少也可以从他的神色举动看出些端倪。他又有什么新发现了?

  只要稍回想他刚才的举动,很容易就可以发现是那家伙有问题。

  十耀回过神,转眸看向沙雪敏锐的眼,揉揉鼻梁,脸色随即轻松回来。“没什么,希望是我多心了……”暂将离开的人抛到脑后,他伸了伸懒腰,“唉!休息够了,我们也该走了。”

  没多久,两人收拾好上马,朝李学之一家三口相反的方向继续赶路。

  即使沙雪对于十耀的回答并不满意,不过很少将旁人的事放在心里的她,其实也没再多想这事,对她来说,他们和其它与她相遇的人没有多大不同,只是她行程中的另一个过客而已。但如果真要说不一样,或许是她开始觉得,其实小孩子也没她想象中的难搞……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