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醉雪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独醉雪 第5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天大亮。

  两个浑身湿透的人影,及时在天亮早起的人们出现在街道前,回到客栈房里。

  十耀等沙雪一进房,便赶紧关上门,吐了口大气,拍拍胸口。

  “还好还好!还好没什么人看见我们……”幸好他们跑得快。

  沙雪则嫌恶地低头看着黏附在身上的湿衣服,接着二话不说,一边大步往里面走,一边大剌剌地动手脱掉令她不舒服的湿衣。

  十耀当然发现她的举动,心一跳,又是叹息,接着转身从相通的门走回隔壁房。等他把干净的衣服换上再回去,沙雪也已经穿好了。

  揉揉鼻梁,他走过去坐下,撑着下巴看着她把一头雪色长发辫解开,再胡乱用布巾擦拭的画面。

  原本乱跳的心脏忽然奇异地平静下来。他不禁咧开嘴笑。

  瞪着他,沙雪手上的动作一停。“臭小子!你在笑什么?”恶劣的心情被他笑得更加火起。

  忙了大半夜无功而返,这小子竟还笑得出来?

  迎视她熠熠烈焰的眼,十耀阳光般的笑脸不变。“小雪,能这样一直看着你,我觉得很幸福。”他发自内心地说。

  幸福?

  这小子是怎样?

  沙雪朝他射去一记利芒。“小子,你脑袋是不是烧坏了?”继续擦干发。

  见她如此杀风景,十耀倒不感到意外,他着迷似地盯着她开始利落地编起那一头长发。“……小雪,这两天你最好留在房里别出门。”等她将似雪发辫环上去,他忽地开口说。

  沙雪睨向他。

  这时,一阵脚步声自门外由远而近传来。沙雪挑眉,十耀倒是立刻跳起来。

  敲门声随后响起,“客宫,给您送洗脸水和早饭来了!”是店小二。

  沙雪正要说话,十耀却对她猛摇头制止她。“我来就好了。”低声对她说,接着他很快跑回隔壁房。

  没一会儿,沙雪听到他打开隔壁房的门,要小二将东西全送到那里,还交待小二别吵了她睡觉。

  她双臂盘在胸前听着,再看着十耀将水和早饭从隔壁端过来。

  “喂!”到底在搞什么鬼?

  十耀一将东西摆好,立刻把她拉去镜台前,笑眯眯道:“你一定饿了吧?赶快洗一下脸,我们再来吃饭!”催促她。

  本来不感到饿,但沙雪一闻到桌上传来的食物香,肚子马上“咕噜”一响——活动了大半夜,她的确是饿了!

  看了已经坐在桌前等她的十耀一眼,她随便洗完脸便大步走到他对面坐下。

  “算一算我们已经惹到两帮人了。一个是兆帝跟前宠臣的爵爷府、一个是王宫,我想我们一定成为通缉犯了,大概没多久后,这整座京城就会为了捉我们而翻过一遍……”十耀一点都不怀疑这个可能。他皱皱鼻,认真看着开始大口吃饭的沙雪。“你的发色特征太好认了,我怕客栈的人去通风报信,所以才要你这两天尽量躲开其它人,也先别出门……”

  很快将饭菜扫去一半,沙雪头也没抬,“你不如杀了我比较快!”要她关在房里两天?她现在就想出去透风了,还两天!

  十耀也知道他这建议只能说给他自己听……唉!慢吞吞地吃着饭,他凝视着她那头美丽的发丝。

  沙雪将蔬菜全留给他,其余一扫而空。吃饱,她满足地拍拍肚子,情绪大好,连带她的思绪也跟着转。

  她攫住他的目光。“除了要我关在这里的蠢主意不用提,你还想到什么?”她知道自己愈来愈信赖这小子的脑袋,但她并不排斥。

  她倒想看看他有什么办法解决。

  将饭菜吃光,放下碗筷,十耀这才摸摸鼻子,略垮下脸,似乎万分不愿将他的念头说出口。但最后,他还是说了——

  *

  偰瓦纳雅以为自己眼花了,等到她再仔细确认那张熟悉的脸真的是沙雪,不禁瞠目结舌。

  “你……你怎么……”

  顶着一头黑发——没错,是黑发的沙雪,除了两天前刚被十耀染黑发色时感到有些稀奇外,多数时间她根本就忘了这事。因为此起为了她这麻烦的头发不能出外透气,变发根本是小事一件。甚至要不是十耀这小子一副誓死坚决的阻止,她更干脆地想把它剪光。

  想到这里,她只觉得头顶又是一阵热。

  她朝一旁的十耀横瞪去一眼。

  十耀仿佛知道她这一瞪眼的含意,赶紧跳上前,将他刚从外面买来的冰镇梅汤整碗供上,嘻嘻一笑:“我出去替你买凉点的时候,刚巧碰到偰瓦族长,她要来告诉我们她在王宫里打探到的结果。”

  原本的一团火气,因为手上的冰凉陡然降温不少,沙雪的注意力马上重回随他进门的古加族长身上。她目光炯炯紧盯向这终于带来消息的古加族长,接着挑眉,直接犀利道:“沙星不在王宫里?”

  偰瓦纳雅也很快回过神,大略猜得出沙雪会将这一头醒目的发变色的原因。她冷静地回望她,勉强从她带着腔调的话中听出她的意思——这位白族女子的敏锐令她有些震讶。

  她点头,“你说得没错,你要找的人不在宫里。不过如果你们信得过我,我倒能够告诉你们往哪个方向去找人……”未了,语带玄机。

  十耀也听出意思来了,他的眼里闪动着阳光般耀目的光彩。“偰瓦族长,如果不是相信你,我们不会等在这里,只是我不明白,你又是怎么知道他们往哪里去的?”

  偰瓦纳雅看着两人各异的神色,淡淡一笑,接着随意找了张椅子坐下。

  她没有回避,她知道有些事情她非说清楚不可。“我想你们一定还记得,我曾说过兆帝也是我的敌人。”明白沙雪的中原语言程度不是很好,所以她尽量放慢速度,并且简单明了地说。“四年前,兆帝派人带走了我们最钟爱,也是唯一的弟弟,只因为赫青自幼展露的占卜预言天分不但在我族中备受重视,也意外引起兆帝的注意,所以他遣来大军,以不歼灭我古加族为条件,让赫青最后甘愿随他们走……”她的脸上自然流露出古加族无畏强悍的本色。“我们不怕打仗,也不怕兆帝的大军,如果他们想强行抓走人,我们当时就算战到只剩一兵一卒,甚至流光最后一滴血也在所不惜……”

  “但是你们没有打起来。”十耀说。

  偰瓦纳雅眼波一闪,对于这少年仿佛置身现场一般知道某些事、看出某些事的本领,已经不再感到惊讶。

  “你说得没错,”她颔首,表情沉凝。“其实我们没有打起来。因为赫青他说,他早知道兆帝会来带他走,他觉得自己必须去,而且他还说他要去那里等一个人……”语气低沉了起来。

  直到现在,她仍不知道该为当时听他的话让他离开懊悔,或是坦然。

  十耀明澈的眼在听到偰瓦纳雅最后那句时,微闪过一抹神秘的光彩。

  “等一个人?他要等谁?”

  赫青?偰瓦赫青?兆帝的国师并不叫偰瓦赫青,所以显然偰瓦赫青不是公开存在……十耀对他与他给兆帝的影响起了浓烈的兴致。

  至于一直在旁一边吃凉饮降温、一边得以清醒脑袋听这两人对话的沙雪,虽然无法完全理解,但多少知道个大概!原来这位古加族长有个弟弟被带到兆帝的王宫里,难怪她视兆帝为敌人。

  偰瓦纳雅似乎也知道十耀会对这答案好奇,但她摇了摇头,“赫青没说。虽然我与他很亲,不过他却不是什么事都告诉我。”从他小时候她就清楚这一点,但这无损他们姐弟之间的感情。“从他被带到王宫后,我一年只能来这里见他一次,他也不再提起这件事,但我知道他还在等。也就是说,那个人仍没出现。”即使他没说,她也可以从他身上感觉出来。她看了看十耀和沙雪,正色道:“现在你们应该明白,我为什么会知道玄冥将军和沙星族长不在王宫里,而且还知道他们往哪里去了吧?”

  稍晚,偰瓦纳雅趁着夜色悄悄离开。

  沙雪将偰瓦纳雅给的一个掌心大的迷你金色小面具丢给十耀。“喂!她给我这东西干嘛?”那女人临走前忽然莫名其妙把这东西交给她。她要这怪东西做啥?

  十耀刚才当然有看到那一幕。他接过,拿在手里仔细翻看这精致的金面具,大略明白这面具的意思了。他咧嘴笑了,“我想偰瓦族长一定很喜欢你,这金面具应该就是代表她的信物。她不是说要我们往西去吗?这表示我们会经过古加族的势力范围,她也许是要给我们方便。”

  沙雪挑高眉,再朝他手中的“信物”瞄去一眼。“你又知道了?”光这样就能猜出她的意思?怎样?已经跟她这么熟了?

  十耀的目光猛地自手里的金面具移到她脸上,他眼睛眨了又眨,然后俊颜又笑了。

  “小雪,我只是照常理推断,一点也不难,你可以不用太崇拜我……”仿佛没看到她不善的眉眼神色。

  果然,沙雪的拳头在下一瞬亮到他鼻端前。“是吗?”

  弯着笑眼,十耀用双手将她的拳头包覆住。“好、好,我只是开玩笑……小雪,”他拉下她的手,神情认真了三分。“我相信偰瓦族长所说的一切,所以我们明天出城往西去找人。”

  “现在就走!”沙雪的回应干脆又迅速。

  虽然这两天在京城中和那些要抓他们的人大玩官兵捉强盗还有点乐趣,不过除了这件事,其它什么也不能做地被困在这人多、空间拥挤的城里,现在终于可以摆脱这里,她当然迫不及待了。至于她相不相信那位古加族长,反正看她找不找得到人就知道了。

  十耀就知道她会说走就走。他皱皱鼻子,慢条斯理地浇下冷水,“城门已经关了,再快我们也要明天一早才走得了。”

  原本他也以为两人可以安稳地等到隔日一早离城,没想到才入夜没多久,刚睡了的他忽然被一种骚动惊醒,他立刻警觉地跳下床,还未接近门边就发现一些蹑手蹑脚的动静源自外面。

  这时,他也发现隔壁房有轻微的声音出现。心思快转,他赶紧打开相通的门跑过去沙雪的房。

  幽暗的房里,沙雪显然也因为察觉到外面的异样而醒来了。她手握大刀走到房门前,十耀的现身令她停下了开门的动作,她转头看向他。

  十耀很快来到她身边,先是对她摇摇头,再侧耳到门边,仔细倾听门外的声响一下,然后他的神情凝肃了起来。

  “大概有十数个左右的人接近,情况不太妙。”他回头以唇语对沙雪低述。

  沙雪的眼灿亮如寒星。“麻烦是吗?”磨刀霍霍。

  那些脚步声小心翼翼地停在门外了。

  十耀将沙雪拉贴到墙边,他凝视着黑暗中她一副想大打一架的神态,眼底不禁染上一丝笑意。

  “我想,或许是店老板终于觉得我们不对劲跑去报官了。”虽然沙雪的发色不再那样醒目易辨,但毕竟广贴城中各处的通缉画像将他们的模样捕捉了三分真,再加上他们两人这组合也好认,所以就算他们已经少在店家面前露脸,要联想起他们与通缉犯的关系也没什么困难吧。

  一会儿后,两间房几乎同时被人从外面猛力撞开,大喝声和人影接着窜进来——一场混战开始。

  果然是依据店家通报找到他们的官兵。但十耀最后仍是将酣战中的沙雪拉离开客栈,并且把追兵远远甩开。

  躲到一间大寺庙的院圃里,十耀气喘吁吁地摊在泥草地上,一时半刻不想动了。

  至于沙雪,虽然刚才那一架还没打过瘾,不过她仍让十耀拉着跑,因为她知道没必要和那些家伙周旋太久。

  瞥了安静的庭院角落和不远处的雄伟屋瓦一眼,她跟着盘臂坐下,视线直落在那小子身上。

  “我们要在这地方待一晚?”

  喘够气了,十耀仍躺着不动,他张开朗若明星的眸迎视她,露齿一笑。“那些人在外面搜索,一定想不到我们会逃进寺庙里来,我想你绝对会喜欢这里。来,你躺下看看!”引诱般地朝她招招手。

  沙雪是不明白他又在搞什么鬼,不过光瞧他一副享受舒爽的样子她就动心了。她没拒绝,爽快地躺卧下。而当她一躺下,满天的星斗立刻跃入她眼里。

  她有些意外地扬起眉。

  “很漂亮对不对?”移到她旁边的十耀,和她同看着繁星耀眼的夜空,像怕打扰到星星似地低叹。“这几天我们在京城里可没有机会抬头赏月赏星,趁现在我们可以尽量看。”

  上头的星空美是美,不过沙雪可没他这般的雅兴和浪漫。又打又跑,精力大略宣泄得差不多的她,才躺没一下,就被柔硬适中的草地和不断拂吹的凉爽夜风催眠了。

  “小子,你大概没见过北方的星,才会觉得上头这些叫漂亮……”打了个哈欠,身体的燥热降了七成,她开始变得懒洋洋。

  “北方的星?”听出她似乎快昏睡过去了,十耀将目光转回身侧的女子脸上。看着她已半张半闭的眼,他的黑瞳不由闪动笑意,漾出一抹和暖的温柔。“你说的是你家乡的星吧?我的确是没见过,听你这么一说,我真是好奇得很……也许哪一天,我可以跟着你去见见……”

  沙雪的意识已经在半醒半睡之间了——都怪这小子,只要他一靠近,她就放松得全然忘了戒备。

  “……臭小子……等我找到沙星……我绝不让你这危险又怪的家伙再跟着我……”有些口齿不清地回应他,然后,她闭上眼睛,睡了。

  她的话,十耀接收得一清二楚。他以肘支地,半侧起身,瞬也不瞬低眸瞅着她毫无防备的睡颜。一会儿后,他将掌轻轻覆上她摊放在身侧的手,再与她十指交扣。

  “好,小雪,你说什么都好,等找到沙星,你再决定要不要继续让我跟……”他的语调已接近安抚诱哄。

  隔日,两人费了点功夫,终于还是成功骗过城门官兵的检查溜出城。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