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醉雪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独醉雪 第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夜空漆黑,雾气浓厚。

  静静矗立在京城中心的王宫,因为夜雾而灯光隐约的偌大宫殿,笼罩着一股完全异于白日辉煌的诡谲气氛。

  一队戒备巡防的卫兵,宛如幽灵地在浓雾中现身,再踩着整齐单调的步伐从另一头消失。

  而就在他们完全侦查不到的地下,两抹黑影正悄无声息地从御花园的大池塘冒出来。

  一阵气流扬起,浓雾在黑夜里被扰动。寂暗中,两抹影子湿淋淋地从黑漆漆的水里出现,小心翼翼地游靠上岸后,这两个借着秘密水道与夜雾成功偷渡进宫的人影,立刻迅速利落地躲到花园石群的阴影下。一会儿,另一队卫兵从石群前巡走过去。等卫兵一走,两个人影立刻闪身出来。

  “……你知道他应该会被藏在哪里?”刻意压低音量的女声迫不及待问另一人。

  另一人摇摇头,“不知道。”年轻的男声。“不过我想,我们可以先找个人来问问知不知道他们的事……”

  很好!

  没多久后,头一只落单的羔羊被拖进角落里。

  “说!白族族长有没有被关在宫里?”结果恶寒的低声加上一把抵在脖子上的利刀,并没令闯入者得到想要的讯息。

  闷哼一声,被揍昏绑起来的卫兵被人塞进石缝里。

  雾气渐渐消散开,而那两个人影已经小心翼翼地从王宫的西侧,闪到较荒凉阴暗的南侧。但就在这时,忽然察觉不对劲要警告踏前一步的女子却来不及的少年,只足够伸长手将女子猛拉回来!

  一种令人头皮发麻的箭矢“咻咻”破空声不绝于耳,阵阵纷踏不一的脚步声也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

  “有人闯进宫!”、“有刺客!”、“快来人!”大叫声忽然此起彼落响起。

  “糟糕!”十耀的面色一沉,在这电光石火间,他握紧沙雪的手往还没有人群灯影聚集的方向跑去。

  沙雪一边让他拉着跑,一边抽出背上的大刀,回头看向身后道:“他们追来了!”恼地咒骂一声。混蛋!她刚才竟然误踩陷阱!“我可以解决掉那些家伙!”也许现在砍回去还来得及。

  依照十耀的计画,他们确实成功地“潜”进了王宫,再加上今晚适时的起雾,让他们的行动得到了掩护。好不容易一路来到关人犯的地方,若要她现在放弃即将可以探出沙星是不是就在这里的机会,她绝难办到。

  “刺客在那里!”、“快!快捉住刺客……”有人发现他们了。

  一盏盏的光线亮起,大批大批的卫兵朝他们追来,而他们的前方,也有追兵出现了。

  一道疾箭射向前。

  沙雪适时拉着十耀闪过那支箭。但接下来,更多的箭从他们后方攻击来。

  沙雪一个旋身,挥舞手中大刀,替两人挡下一阵箭雨。

  十耀紧闭双唇,在发现他们即将被王宫的卫兵从四周包围后,他的眸微敛,专心思索着避开这混乱的办法。

  “喂!你不要命了!”砍开两个冲过来的家伙,沙雪无意间向身边没什么反应动作的小子瞄去,这才看到他竟然闭着眼睛,一副快睡着的模样,她大吃一惊,接着怒抖眉峰地朝他大喝一声,同时顺手把一个朝他身后偷袭来的家伙杀挂。

  一波波的卫兵涌来,沙雪一手捉着还没回过神来的十耀、一手奋力砍人——她已经没空顾及十耀突如其来的怪异举动。不过幸好,他的异常也只是很短暂的时间,被沙雪这一吼,他终于慢慢张开了眼睛。

  十耀的脸上有抹淡淡的笑意。

  “小雪,等一下往左边跑。”低头闪过某人挥来的刀后,他立刻趁机贴近沙雪耳边低语道。

  忙着帮两人清除肉墙的沙雪,虽有听清楚他说的,但不懂他的用意。

  “小子……”回头喊他。

  而就在边跑边躲的情况下,十耀忽然拉着她钻进一条小径,最后停在一扇巨大的铁门前。

  “小雪,用刀把铁拴砍断!”十耀指着铁门上的大铁拴要沙雪动手。

  沙雪微楞,不过随即举起刀,用力朝铁拴一挥!

  “锵”一声,铁拴应声而断。

  十耀立即上前将厚重的大门推开。这时,身后纷杂的脚步声和叱喝声也接近了。

  虽然不知道十耀要开这门做什么,不过沙雪一下就替十耀把巨门扳开。而她一打开门,十耀立刻拉着她往旁边快跑,远离这地方。

  沙雪莫名其妙跟着十耀跑,但没多久,她就感到一阵轰轰的地面震动夹杂着不知名的兽吼声由后方响起。不远处,卫兵们的惊呼、哀号声开始传出,而灾难和恐慌,也立刻由那一头蔓延向这一头……

  沙雪忍不住慢下奔跑的步伐,回头往发生异变的方向看去。她见到了似乎是从巨门后冲出来的几头猛兽,正横冲直撞地冲向原本要抓他们的一群群卫兵,几乎所有人都吓得惊声骇叫,没命地四散窜逃。

  几头猛兽横冲直撞,毫无目标,见人就撕咬。没多久,原本众卫兵围攻刺客的现场,此刻已经成了一片哀号的恐怖杀戮场。

  之后,沙雪跟着十耀远离被那几头巨兽占据、充满血腥的地方。

  一直到再也听不见那些士兵惨叫声的石柱转角处,十耀的脚步才放慢下来。

  他的眉头始终没有舒展开来。他没预料到,放出它们竟会造成这样大的伤亡……他是不是做错了?

  “小子,你干嘛愁眉苦脸?那几只猛兽不是你要放出来的吗?”这时才有空注意到十耀脸上的表情,沙雪看不惯地抓住他的肩直问。

  十耀凝视着在幽微光线下,那张依然宛如野火逼人的狂艳容颜,他的眼睛瞬了瞬,有一刹的失神。接着,紧绷的神经突然在这刻放松,他抬手替她擦掉颊边的一抹血迹。

  “你没受伤吧?刚才的状况真的是很惊险,我看我们想再回去可能有点麻烦了……”那些混乱的情况只能阻挡王宫的卫兵一下子时间,他们必定会很快再搜索起人侵者来。

  他们的行踪已经曝光,接下来他们的行动只会更加困难。

  他得想想他们下一步该怎么走。不过眼前最迫切的问题是——天就快亮了!

  沙雪没有拍开他一副将她当小婴孩照料的手,她的心思全在他说的“麻烦”上。她紧盯着他忽然有所警觉的表情,瞬间,她举起刀——

  “是你们……”一个高挑的身形随同低沉的微讶声从阴影中出现。

  十耀及时握住沙雪出刀的手,因为他认出这低沉沙哑的独特女声了。

  “偰瓦族长……”他的讶异不下于现身于兆宫殿的女人。

  沙雪也在这时稍看清眼前的人,而十耀的叫唤令她微楞,挑起眉。

  只见站在他们前方的,是个一身黑衣、模样寻常的女子,她气沉神定地迎视他们的目光,淡笑。

  “你怎么猜得出来我是谁?”有些好奇地问那依然令她印象深刻的少年。她没想到他和这白发女子竟然就是引起王宫一阵灾难的祸源。

  他们到底是怎么躲过重重戒备和机关闯进来的?她真的很想知道。

  十耀虽然还不清楚偰瓦纳雅和兆的关系,不过依他对她先前的印象与直觉,他很难将她当成敌人。即使这对他们眼前的处境有些危险。

  “虽然偰瓦族长没有戴着面具,可是一个人的特质,有时就连面具也掩藏不了。”他的嘴角扬起一种识破秘密的笑。

  “是这样吗?”偰瓦纳雅不予置评。

  沙雪可没有十耀的迂回,因为她出现的地点与时机太令人起疑,沙雪对她怀有毫不掩饰的敌意与戒心。

  “你和这里的人是一伙的?”她挑明直问。;

  十耀静静看着偰瓦纳雅族长,而她的表情则是没什么改变。

  “你们呢?是来暗杀兆帝的?”她反问两人。

  沙雪手中的刀倏地挥向她的心口,十耀阻止不及,面色微变。而偰瓦纳雅的肩稍动,一把战斧已经将她的刀挡住。

  偰瓦纳雅以与沙雪不相上下的力量和她较劲。

  “天就快亮了,你们以为还能继续在王宫里躲藏起来吗?”黑眸闪过一丝旗逢敌手的惊叹,古加族长盯着眼前力气惊人的白发女子提醒道。

  沙雪的刀子向她压近一吋,朝她笑得冷酷不在乎,“我只要把你这个古加族长捉起来,还用得着躲吗?”

  即使她说的是偰瓦纳雅听不懂的语言,但从她的表情,偰瓦纳雅多少明白她绝不友善的意思。

  她扬眉,手中战斧奋力向前一推,同时敏捷地往后跳开。

  沙雪毫不迟疑地要再挥刀向她,十耀却一把将她的手臂勾住。“小雪,族长对我们没有恶意!”用坚定的语气对她说。

  沙雪一愣,转头直瞪着他。而偰瓦纳雅则是将战斧收回腰际,虽然不明白这叫十耀的少年对她的信心是从哪里来的,不过,她可不忍心让他失望。

  “你说得对,我不会向兆帝的人供出你们的行踪,但我也无法把你们藏起来。”她直爽利落地坦承。“就算王宫的卫兵一时找不到你们,宫里养的一些猎狗对你们来说却是很危险,不管你们是来做什么的,我劝你们还是快走吧!”

  “不行!”沙雪一直注意着她在说什么,随后她立刻摇头。“我一定要找到沙星那个混蛋!”

  偰瓦纳雅一怔,隐约听出事有蹊跷。“沙星?你们是来找人的?”沙星?很耳熟的名……她再看着眼前白发女子的特征,脑中忽地闪过一道灵光。“白族的族长!莫非姑娘真的是白族人?”

  她当然听过白族人。虽然他们位居极北之地,而他们古加族也因为一直以西方大草原为中心,根本与北方毫无往来,不过虽然两方是距离遥远、互不相干的群族,但因为双方同样以善战闻名,所以她自然就对这奇特的白族稍注意了起来。

  上一回在与黑毛兽打斗时遇上两人,她那时就对这白发女子的发色与砍杀猛兽时浑身散发的力量留下深刻的印象,她甚至隐约有想到白族的传说。

  沙雪分辨出古加女王的表情真诚,她暂时捺下心中的急躁。

  “我是!你也认识沙星那混蛋?”

  “……那混蛋?”偰瓦纳雅忍着笑。

  十耀适时解释;“沙雪是白族族长沙星的妹妹,因为沙星有可能和玄冥将军一起被兆抓来,所以我们现在才会在这里。”三言两语就说明了许多事。

  偰瓦纳雅终于明白了。她当然听过关于玄冥将军的传言,可是被兆帝抓来……

  原来,兆帝已经对玄冥将军出手了吗?她一凛。

  但他又是怎么知道这件从来没有人说起的事?

  偰瓦纳雅突地深吸一口气,她警觉地抬头看了一眼开始转灰的天空。

  没时间了!

  她当机立断,“我先送你们离开,那两个人的事交给我,我会帮你们打听,你们必须快走!”

  两人又惊又喜。

  “你为什么要帮我们?”十耀其实也摸不透她真正的想法。

  在第二次见面就决定帮助他们,而且她要帮的还不是普通的忙,这也难怪他会对这位古加族长感到迷惑。

  面对两人的疑惑,偰瓦纳雅的脸上闪过了一种又痛又无奈的神情,她摇头,道:“你们只要知道,兆帝也是我的敌人就行了。”重振精神,她得尽快争取时间了。“我们快走吧!”

  沙雪忍不住露出了今夜以来的第一个笑容。“你知道我们身上这一身湿是怎么来的……”古加族长惊疑。

  一会儿后,她终于知道答案了!

  看着滑进池塘里的两个人,偰瓦纳雅总算再次证实自己对十耀的直觉是正确的——能够得知从王宫神不知鬼不觉进出的方法,他果然不是个普通人!

  “有人追来了……”十耀抬头望向她身后。

  已经知道他们落脚在那里的古加族长,马上退后好几步,果断朝他们挥手,“你们快走!”

  对她一点头,两人立刻轻俏地潜下水底。

  很快地,被扰动的池水慢慢地恢复平静。而隐身在微蒙阴影中的古加族长,就这样静静地看着那池水,目送两人离开。

  天色渐白,而王宫的黎明,正因发现闯入者沸腾骚动……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