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醉雪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独醉雪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黑夜降临。

  京城西区的一间最上等客栈,今晚住进了一对状似姐弟的美丽男女。

  那一直罩着连身兜帽的美艳女子,一等到接待的肥胖店主离开后,立刻把身上的连帽披风脱下,随手扔开,而她那一头垂在身后的雪色长发映着她的雪肌,美得惊心动魄。此时,两间房中间相通的门也被打开,黑发俊美少年过来了——

  “呼!我想我们暂时不必担心会被那些人找到了。”十耀拍拍胸口,松口气,对沙雪笑道。

  他已经认出刚才那些人身上的家徽来自何处,也大概从旁人的称呼里猜测出那个嚣张的家伙是什么人,这也代表他们的麻烦不小——除了王宫,那群人有将整个京城翻过来的能力。

  十耀不觉有点头痛。

  在刚才的“逃亡”过程中,他已经从沙雪口中得知她招惹上那些家伙的过程,当然,他不能完全怪她,因为他什么也没交待就跑出去,才是这整桩事的罪魁祸首。

  不过……呵呵,他倒是很高兴知道他在沙雪的心中还有一点份量!至少她对他不见的反应不是漠不在意。

  至于他那时会忽然丢下她跑出去的原因嘛……

  沙雪一点也不在乎刚才那些人。她在他正前方坐下,毫不给他闪躲的空间。

  “你还没说突然忽忙离开的事。”定定看住他。

  十耀的眸心闪烁了一下,但最后他还是搔搔下巴,对她投降了。“其实那时……我只是追着一只狐狸出去。我们还没接近京城时,我就发现有东西跟着我们,你不是也察觉到了吗?我们到那间客栈,它也跟来了,所以我想趁你在里面泡水时逮住它……”

  没想到它很狡猾,一发觉他追来,立刻就胞,他一直追到好几条街外,才终于在一户人家的水井前逮到正在猛灌水的它。但逮到它后才知道,原来它是只曾被他救过的狐狸。

  他自己都忘了这件事了,因为那是很久之前的事。况且当时它不是长现在这模样,所以他根本联想不起来,是它自己偶然在城外认出他,才跑来跟他玩起捉迷藏……

  沙雪听得皱眉。

  狐狸?

  “那只家伙呢?”她立刻在房里上下四处扫过一眼,别说什么狐狸了,她连只耗子都看不到。

  “别找了,它早就溜了。”十耀替两人倒水。“总之它并没有恶意。可是没想到为了它,我们不得不离开那里……唉!本来我想让你泡冷泉水泡个过瘾……对不起,小雪。”他可怜兮兮地苦着脸道歉。

  沙雪的确感到大大的可惜。那池冰凉到冒寒的水……

  “这间旅店没有吗?”她忽然满怀希望地看着十耀。

  他摇头。

  她立刻觉得四周的气温又在上升了。

  稍后,十耀叫旅店准备的食物送到隔壁房了,他去把它端过来。

  又是揍人又是跑过半个城市,沙雪确实饿了,于是两人埋头各自解决自己的食物。

  “……小雪,”吃到一半,十耀忽然放下汤匙,窃笑地望向她。“我可不可以听你说实话……当你一出来见不到我时,你有没有一丁点担心我?”

  沙雪的动作停了一下,然后又继续把她的食物扫光。

  “你问这干嘛?讨打吗?”记起她的不悦了。她将吃完的盘子推开,朝他危险地眯了眯眼,语气不善。

  笑染上眉眼,他一手撑着下巴。“承认我不只是无关紧要的人有这么难?我们连日带夜地都在一起这么久了,我才不相信你对我没有一点感情。”他的感情可是直接又奔放呢。

  沙雪不闪避他直率的眼光。“你是说喜欢你?”她挑挑眉,毫不掩饰。她对他所谓的感情的陌生认知。“小子,我不知道什么样才叫喜欢,也不知道你是怎么确定你喜欢我,不过我倒是可以肯定,你是个很特别的家伙——对我来说。”曾有她族里的男人对她表达过类似的意思,结果和她打了一架输给她之后,从此就不敢再提了。至于来到外面遇上这小子之前,也有好几个家伙直接对她说爱不爱的,而他们一致的下场都是——被她一拳就吓到把话全吞回肚子去。

  这小子是唯一一个对她说过这些话,到现在还能活得好好的异数。

  连她都不得不承认,他是特别的——特别到她会为了他的失踪而恼怒,还因此打挂了一堆混蛋。

  十耀的眼睛一亮,脸上的笑容扩大、加深。

  “我很高兴听你这么说。反正我在你身边的日子还很长,我不介意和你慢慢培养我们的感情……”

  沙雪的反应很直接,“臭小子,你找死!”她站了起来,目光调向门外,表情专注起来。“我们已经来到这里了,只要沙星真的在王宫里,我就可以完成任务,离开这热昏人的地方……”当然也不用再跟这臭小子走在一起。她的眉头几不可察的一蹙,精神稍稍恍惚了一下,不过她立刻挥开这些怪异的情绪。“对了,你有没有闯进王宫的办法了?”忽然想起正事,她低头问他。

  被她泼冷水,十耀一点也不意外。此刻他正优哉闲适地喝着他的蔬菜浓汤,等到他喝完了,这才慢条斯理地回应她的问题。

  “办法?其实我是有一个办法……”

  沙雪立刻精神振奋。一下子低身逼近到他眼前,迫不及待地问:“你真的有办法了?快说!”

  十耀的心跳乍乱,微失神地凝视着她忽然靠近的娇颜。他下意识地伸出手,指尖几乎就要触到她的颊时,却骤然回过神地顿住——对她的横眼,他回以傻傻一笑。

  “我发现我喜欢你,是因为我从来没有为任何人心跳加快过,只有面对你才会。”他忽然低语说出这个秘密。

  没预期会听到这种话,沙雪先是一呆,接着莫名的浑身发热。

  这……这臭小子,存心害她更热吗?

  但……为什么她会有反应?

  可恶!

  她深吸一口气,接着出手捏住他的下巴,似燃起火焰的乌眸直射向他。“臭小子!我问你东,你回答西,你再不给我正经点,我会干脆让你的心脏连跳都别想跳!”用恶狠狠地口吻掩饰连她自己都不确定的耳热心悸。

  眨眨眼,十耀一点都不在意她的杀风景。他知道要期待这妮子从她的嘴巴里吐出柔声软语回应他,还不如祈求石头开口说话比较快。

  “我是很正经啊……”忍不住小声嘀咕。然后他握了下她的手,“好吧,我有一个办法就是——从水里偷渡!”如她所愿,他表情正经严肃地说。虽然不曾真正进到王宫,不过他对于这王宫却有着无比的熟悉。

  盯着他难得少了平日的笑朗眉眼神情,沙雪忽然觉得有些不习惯。不过她告诉自己,这小子的脸不是重点。

  “从水里偷渡?什么意思?”注意力转到他说的最后一句,她怀疑地直问道。

  十耀也明白她的疑惑,但,这就牵扯到另一件他得解释清楚的事了。

  他摸摸自己的鼻梁。其实早在这之前,他就已经有向她吐露秘密的心理准备了。

  “小雪,你会不会在意我一直对你藏着一些秘密?”他端正坐好,一副坏学生预备领受老师教诲的模样。

  没想到沙雪只投给他毫不意外的一瞥。“你有秘密又不是秘密,我只管你的脑袋有没有用,可以替我找到沙星就好,其它是你的事。”

  十耀有些傻眼,果然是他与众不同的沙雪!但,她未免对他太没好奇心了吧!?

  他不由得对他喜欢上的女人投以又爱又哀怨的眼神。

  “小雪……”叹息。

  “你打算废话到天亮吗?”快揍人了。

  这天地间唯一投降的对象也只有她——所以十耀投降了。

  “好好好,我不废话,我说!”清了清喉咙,他真的说了。“如果你问我,王宫的哪一个房间、哪一个通道在哪里,要怎么从东宫穿过秘道走到正殿,或者从御花园到王的寝宫,这些我都可以清清楚楚地告诉你……”在这一刹,十耀那双明澈的眸底出现了不符合他这年纪的深沉睿智,就连他的神情,也同样流露出令人不自主凛然的沉着——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刹,但沙雪还是感受到了。

  目不转睛看着眼前既熟悉却又忽然陌生起来的十耀,她一时还有些不适应。

  十耀察觉到她古怪的眼光了,他嘴角一扬,对她绽出一抹有些贼、有些顽狡的笑容——一抹依然是她认识的臭小子的笑容。

  “因为……我手上有一份王宫的地图,那是我从某个人那里得到的。”他终于宣布答案。

  也因此,他才会知道怎么偷进王宫吗?

  沙雪并不想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她现在只管她可不可以偷进去这件重要的事。

  “走!”她立刻果决地大步走向门口。

  不过当她已经到达门前,却没感觉身后有动静时,她立刻停住脚,转过头。

  只见十耀已经站在她身后,眼神清朗地回望她。“我想我们只要一个人去就够了……你留在这里等我的消息。”他说出他的打算。

  沙雪皱起眉,转过身面对他。很快想了一下后,她给他选择,“我去、一起去,你挑一个。”艳眸火光四射。

  十耀的用意是不愿让她冒险,不过他也知道,他别妄想用这个理由说眼她。

  叹口气,他最后还是让步了。

  “好,我知道了……”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