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醉雪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独醉雪 第3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矗立在京城中心的,是座璀灿耀眼的黄金宫殿,高耸的宫墙,形成了一道阻隔王宫与外界的屏障。

  或许多数人都有这种感觉,无论你站在城中的哪个角落,那黄金宫殿上最高层的巨塔仿佛正在俯视着你、监控着你的一举一动。虽然人们早习以为常,选择不在意,但那座兆帝时期才增建在黄金宫殿上的巨塔,总是给人某种极度不协调、冰冷的怪异感。

  “……你说那怪东西是什么?”熙来攘往的京城中,面对黄金宫殿的森然湖边,一头白发似雪、身背大刀、艳丽醒目得令路过男女都回头的女子,正双臂盘在胸前,仰头望着前方的壮观建物。她没听懂身后小子的意思,又问了一遍。

  蹲在她身后,宛如人间极品,俊美得连阳光也为之失色的少年,同样让经过的人们忍不住再多看他一眼。

  “幽灵塔。”双手撑着下巴,十耀看向尖塔的眸心闪着奇异的光点。他的声音低哑了点,“有许多战死、无辜枉死的人们的骨骸就埋在那座塔内,他们的幽魂也一直盘旋在那里走不了……”

  沙雪一眼看去,只觉得那座塔又黑又丑,根本看不见什么幽魂之类的,她忍不住嗤笑了声,“小子,别说得像你看得到那些东西一样。”她炯炯的目光已经转移到散布在王宫四周的警备人力和屏障。

  十耀没有多说什么,他忽然从地上一跃而起,拉了她就走。

  走了两步,沙雪发现他是背离王宫的方向走。“小子,你又要去哪里?”她当然知道他们没办法马上杀进宫里,她已经在动脑筋了,不过这常令她惊奇的小子,难道又有什么好主意了?

  沙雪发觉自己似乎愈来愈信任倚赖这小子了,但她倒不排斥,也不担心他作怪,而且带着他,她还真的省去很多麻烦!至少他找人比她有目标多了。

  京城的街道大而整洁,以宫殿为中心辐散出去,各分为东西南北区域,商店和住宅房舍规画得井然有序。作为天下最重要的王之所在,这里的地大繁荣与人口之绸密,往往会使得初来乍到的人们瞠目结舌、不知所措。

  自古以来,京城一直是这个天下的重心,即使历经改朝换代、帝王换人,已经拥有无数历史记忆痕迹的它,依然是唯一的帝王之城。而且就算面临战争、天祸,这座京城到最后都依然屹立不摇,轻易地挺过灾难,所以曾有人说,这京城是受到神仙眷顾的神之地。

  总而言之,在帝王脚下的这座京城,除了当地人,自然也汇集了来自各地的商旅。

  在这里,人们很轻易就能碰到平常不易见到的形形色色的人,不过再怎么习以为常,在看到身形高挑妖冷,肤色、发色如雪的美艳女子时,依然起了些微骚动。因为除了她令人惊艳的外貌,她身背的大刀也是人们对她又爱又怕的原因。

  沙雪从一踏进城就发现有许多光明正大的、偷偷摸摸的视线投向她,多到她最后连瞪回去都嫌烦,索性来个视而不见,因为这些欠揍的家伙都不是问题,她最大的问题是——本来在进城之前,她觉得这边的气温还算凉爽、舒适,没想到这城里人多、地方窄,连带使她四周的温度又上升了;她就是受不了热。

  偏偏该死的她非跟一堆人挤在这座城不可。

  十耀已经尽量挑人少的街巷走了。“我想你一定饿了,我们先找个可以吃饭、住宿的旅店……”他回头朝她精神颓靡却依旧赏心悦目的脸庞笑得神秘。“不过有一间店很不错,你绝对会喜欢,也许我应该带你去那里。”

  这一路上,沙雪已经快被他不时变出的惊喜喂养成习惯了。“那如果我不喜欢呢?”睁着因昏热而充血的眼睛回睨他。

  十耀信心满满地拍着胸脯,“放心,相信我,我绝不会让你失望!”

  果然,他说对了……

  稍晚,整个人泡在旅店房内附设冷泉池里的沙雪,原本的闷热躁动已经被这一池水降伏了。

  客栈的人早已经将餐点送过来,十耀舒适地伸直腿坐在桌子前,他一手支在桌沿,掌心撑着下巴,微笑地侧耳倾听由内间传来的动静。忽然,他原本愉悦浅笑的表情敛住,转头向东边窗子处蹙眉望了一下,接着飞快回眸往沙雪的方向看一眼后,他倏地跳起来,身手灵巧且无声地开门出去。

  时间慢慢地流过……

  终于舍得离开冷泉池的沙雪,总算明白她一直觉得外面安静得不对劲的原因了——房里摆着食物,却没有十耀那小子的影子,她楞了楞。

  他人呢?

  随手将擦拭头发的巾子丢开,沙雪发现桌上的食物没被动过,她眉头略挑了下,但她不以为那小子会出事,所以不再多想地在桌前坐下,开始动手享用起她的大餐。

  除了留两盘蔬果给他,她风卷残云地把桌上其它食物扫光。可是当她吃完后,原本该精神上来、情绪大好的她,却意外感到一阵意兴阑珊。

  视线从桌上完好没动的蔬果移到一直紧闭的房门,沙雪闷哼了声,接。着毫不犹豫地起身,大步走出屋子。

  屋房外,傍晚的阳光依然强烈,沙雪对着顶上的大太阳微眯了眯眼,试着忽略它的热度。她的目光迅速向四周搜寻过一遍,但除了几个坐在石道上的家伙,她还是没发现那小子的身影。

  她没想到她会开始怀疑、担心十耀的去处。或许是因为自从遇上他后,他几乎很少离开她的视线范围,所以现在她才会觉得不习惯吧。

  这小子还没闷不吭声地失踪过。

  不过她倒很确定他不会是想趁机从她身边偷溜。

  所以……

  他是被拐走了?

  沙雪一手拂开落在颊边的发丝,想到那小子好像对什么人都好、对什么人都能笑得令她火起的怪性情,她不禁哼出声。

  “嗨!大美人,怎么了?心情不好吗?要不要爷儿们陪你解解闷啊?”这时,一个嬉笑轻浮的声音响起。

  原本散坐在石道上高声喧哗的几个年轻人,早在这白发艳丽的大美人出现时就眼睛一亮,蠢蠢欲动了。而首先耐不住色心过来的,是其中一名衣装饰金的长脸年轻人。

  其它人也嘻嘻哈哈地将白发美人慢慢围在中间。

  沙雪大约听得懂这家伙说的话。

  心情不好?

  没错!她的确心情不好,手正在发痒,所以这些混蛋是来找死的?

  她站着没动,凶霸悍狠的目光直盯进嘴巴还一张一合说着话的家伙眼里。

  “……只要是本公子看上的美人儿,没有一个不乖乖跟着我。大美人,你不会还在等刚才出门的那个小子吧?我看你还是别想他了,本公子比他英俊、有钱,你要什么我都可以买给你。大美人……呃——”原本滔滔不绝要打动美人芳心的嘴巴突然停下。

  一只雪色的纤手,正有力地掐压在他的脖子上。

  原本跟在四周起哄的同伴立刻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停止嬉闹,一时之间还反应不过来,只能呆呆地看着这一幕。

  沙雪扣着这家伙的颈侧血脉,只留给他喘口气的空问。“你说什么?你看到他出门了是不是?”她约略抓到这家伙吐出的几个关键字。

  被制住要害,完全失去反抗能力的长脸年轻人,徒劳挣扎地想抓开这可怕女人的手,“唔……放……放开……救……你们……快救我……”头手无力的他,最后转向旁边向同伴求救。

  而这群人总算从惊骇中回过神来,一发现他的情况危急,马上有人一边怒叱、一边伸手抓向她掐着他的手,还有人帮忙要拉开被掐的他。

  沙雪的双眉一扬,没等他们的手过来,她另一只空着没事做的拳头已在瞬间对准他们的头脸直轰过去——

  令人心惊胆跳的拳肉撞击声和哀叫声立刻此起彼落。

  没多久,地上躺了一群被揍得爬不起来、惨嚎呻吟的男人。

  这下,长脸年轻人更吓得差点屁滚尿流,也总算知道自己惹到女恶魔了。

  “……咯咯咯……”忍不住牙齿开始打颤。

  毫不费力地处理完干扰她的苍蝇蚊子,沙雪又回头瞪着她手中的家伙。

  “你有看到那小子是吗?”一字一字地问。

  长脸年轻人虽然快被这魔女掐到神志不清,不过为了保命,他还是努力从她的奇异语调中摸索出她的意思。

  “……谁……你在说谁?姑奶奶……你……你快放开我吧……”他求饶着。

  沙雪不耐烦地加上些力道。“你说有个小子从门口出来……他往哪里去了?快说!”本来她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找找十耀那小子,没想到这家伙竟有他刚才出门的线索!反正她现在正闲着,一肚子火也无处发泄。

  “啊……”长脸年轻人差点窒息,他发出虚弱的叫喊。

  沙雪眸中危险的火焰熊熊跳动,但下一刹,她忽然放开他。

  长脸年轻人毫无预警地重新获得新鲜空气,他反射性地一边用力吸气、一边软软地跪坐在地上。不过这时,一只属于女人的拳头猛地伸出,威胁性地停在离他的鼻子不到一吋的地方。

  长脸年轻人连声尖叫都来不及发出,白眼一翻,直接向后倒地,发出“砰”地一大声,昏了。

  至于其余早被打惨在旁边的人更是赶紧憋住气,不敢再哼一声。

  “我数到三,要是没人跟我说那小子出门后的去处,每个人我通通再补两拳!一……”相较于十耀的坚韧,这些人简直像软豆腐一样地让人发火。站在中心,低头环视了这些没用的废物一眼,沙雪开始摩拳擦掌。

  还在消化她的话的众人先是一阵呆楞,直到她二喊出口,才有人明白她的意思紧张大叫。

  “来人哪!快来人哪!”直接用力朝客栈前面大喊求救,“这里有人要杀人了!救命啊!”

  凄厉急迫的呼叫声总算惊动了前面的人。

  沙雪微怔了怔,没想到这些人会突然叫喊呼救。不一会儿,便有一两个人从那一边跑了过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