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醉雪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独醉雪 第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远离那血腥地点和兽禽的干扰,十耀在跨过这条溪河前,又让沙雪痛快地泡了冰凉的水,顺便冲去一身的污血后,他们才继续前进。

  他们离京城还有三天的脚程。

  十耀是假设沙星随同玄冥被抓,那就可能是被囚禁在京城的王宫里。

  兆帝恐怕是不满玄冥一连抗旨回京,再加上流传在民间的预言令他的不安逐日加重,他才终于秘密派出大军想去边疆抓人……或者顺便杀了玄冥了事。不过在玄冥守卫的边关,看来确实曾发生过一场动乱,在那一场动乱之后,玄冥将军连同他身边的亲近士兵完全失去踪影,无人知他是生是死——事后他曾跑去边关探过,确定那地方余留下来的人全是些无关紧要的人,甚至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都是为了那个传言!

  一个关于王宫的王位即将换新主人的传言……

  才坐上王位一一十年的兆帝,在位的二十年,却使得这个原本就不平静的天下更不平静。因为他的贪婪与日渐的腐败,再加上他不掩饰想要做个永世的帝王,更下令要民间进贡能使他长生不老的药,于是民间百姓怨声四起。

  而不知道从哪开始的耳语,逐渐扩及各地成为流言,然后流言甚至有了完整的内容!它直指天象即将转变,天下之王就要易主,而那有可能杀了兆帝夺取王位之人,就在兆帝的武将臣子之中?!

  于是,兆帝之下的所有武将,都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不管流言是否可信,人们还是开始揣测起谁是那个“会成为新王的武将臣子”。而毫无意外的,整个王朝中武力最强、能力最高,但却不大得兆帝心的玄冥将军立刻成为人们心中的首选目标。

  兆帝当然不会不知道这个传言,也因此,玄冥将军才会更惹兆帝猜忌。不过还不敢做得太光明正大的兆帝,即使抓了或杀了玄冥将军,这世上恐怕不会有几个人知道玄冥将军真正出了什么事,更别提玄冥将军最后的下落了。

  所以,十耀才会将京城的王宫列为可疑目标。

  老实说,他也很想知道玄冥究竟是死是活,因为当初是他意外遇到要前往边关的隐密大军,才将讯息传送给玄冥将军。这也是他会答应沙雪带她找到人的原因。事实上,他跟白族的沙星族长一点关系也没有,只是当时情况危急,他又见她找人找得急,反正助人为快乐之本嘛;再加上这像一团火会烫伤人,却又光艳得令人奋不顾身扑上,宁愿被这团火烧死的女人,在一开始就掳获了他的心,于是他便甘愿成为她的俘虏,任凭她差遣。

  “……你怎么会知道那些女人是古加女战士,而她是古加族长?”黑暗中,沙雪星似的眼眸熠熠发亮。

  屋子的闷热令她难以入睡。

  他们借住在一户猎户人家的杂物间里,而隔壁房主人家的鼾声雷动,在宁静的夜里更是扰人。

  她很想将挡睡在门口的十耀一脚踹开。她一点也不觉得这窄矮的屋里比辽阔凉爽的野外好睡,偏偏这小子在路上和个猎人聊了几句,就兴高采烈接受人家邀请夜宿对方家里。

  不过,因为有这小子微凉的身体当抱枕,所以她还稍可忍耐。

  看着十耀几乎一躺下就要酣然入睡的模样,她偏不想让他睡得太安稳。她仍记得稍早前那群箭术、骑术高超的女人的事,对她们,她有种惺惺相惜却又莫名排斥的感觉。遇上和她同样有着强势力量的人,所以会有亲近感,这她明白;可是排斥感……哼!她现在了解是怎么回事了——因为这小子当时对那女人的热络态度。

  她是不知道古加女战士有多稀奇,不过她就是讨厌这小子一副把她们当成宝,还笑得一脸欠揍的样子。

  混蛋!他忘了他是她专用的吗?

  这小又让她火气上升,更热了。

  十耀迷迷糊糊地张开眼睛,转头面向近在他鼻息可闻的一张娇颜。愈来愈习惯被迷恋的女人当凉被抱的他,已经从一开始的热血沸腾,到现在的心如止水……不然他还能怎么样?被一个不把他当男人抱着睡的女人,他的男性自尊是很受伤的,但要是他无法克制自己,不把自己练到美色当前坐怀不乱,那他就都不用睡了。唉,这就是他对她的功用之一。他该庆幸他的体温比常人低,刚好可以把自己贡献给这个怕热怕得要命的女人用。

  “……什么?你刚才有跟我说话吗?”神智渐渐清醒了点,但也意识到有副诱人的躯体正贴着自己,他的心脏漏跳一拍。

  沙雪的视力毫不受黑暗的阻碍,她直盯着十耀的脸。“你很想跟那些古加女人走吗?”

  十耀没想到他被挖起来竟是要迎接此一怪问,他呆了呆。“什……嗯……跟她们……”他很少这么傻过。

  “你不用想了!现在你的人是我的,我在哪里,你就只能在哪里,听清楚没?”没有让他有想的空间,她直截了当要他别有任何妄想。

  十耀残余的睡意这下完全消褪无踪。他知道这妮子虽然霸道又随心所欲,但是她高兴就高兴、不高兴就不高兴,从不掩饰自己的心情,这也是他喜欢她的一点。而现在他不但听得出来她的情绪恶劣,还另外嗅出某种意味……

  他微笑着,眼睛闪闪发亮。

  “小雪,我听得清清楚楚。不过不要说现在,我的以后、未来也通通是你的,你可以把我的一切全部要去,我很乐意哦!”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虽然不懂十耀拐弯抹角的承诺誓言,但他前所未有的认真语气、沉稳神情,却让沙雪蓦地耳朵发热,肌肤泛过一阵鸡皮疙瘩。

  紧紧瞪着他带笑的眼,她忽然伸手捏住他一边的脸,恶声道:“我真的没见过比你更讨人厌的臭小子!要不是我必须找那个混蛋,你以为我很喜欢带个怪人在身边吗?”

  即使被她捏着脸,表情扭曲,十耀还是笑出来了。“你讨厌我没关系,我喜欢你就行了。”

  沙雪没想到“喜欢”这种字眼会从他嘴里溜出来,她皱眉,放开他的脸,干脆从躺着的地上坐了起来。她双手环在胸前,眼神不善地盯着他。

  “你这臭小子今天是怎么回事?脑袋坏了?被我强迫押着做事,任何人都会痛恨得要命,应该巴不得赶快找机会逃离才对吧?”她当然不是不懂被迫者的反抗心,但他怎么不一样?“你怎么会说你喜欢我?你不会以为你说你喜欢我,就可以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吧?”如果是这样,那他大概只能得到一顿排头吃。没错!她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拳头啦!

  十耀也慢吞吞地坐起身,和她面对面。

  “你错了,我是心甘情愿为你做事,一点也没有勉强的意思。还有,”他点出两人认知的差异。“我为什么不可以喜欢你?每个人都有喜欢人的自由,我喜欢你又有什么不对?当然啦,要说我喜欢你,却不期望从你这儿得到什么,那是太虚伪了,我对你,自然也是有企图的。”他喜欢光明正大地来。

  他的笃定和不怕死的勇气,令沙雪莫名的头皮发麻。这小子是说真的?不过她的心情可没有变好。“企图?”她低哼。

  十耀朝她神秘地眨眨眼。“对!不过要等我得到了,我才会告诉你。”

  下战帖是吗?

  “你知道我可以立刻一脚把你踢开。”

  “你不会。”很有自信。

  “哦?”兴致被勾起。

  “因为你找不到比我更好的带路人,因为你也开始好奇我能从你身上得到什么……”他说。

  沙雪忍不住用下巴朝他点了点,双眸诡灿。“我怀疑,你有没有命活到你成功的那一天。”敢当着她的面说出喜欢她,还对她有企图,他可是第一个。好!够胆!

  他嘻嘻一笑,“别担心,我的命很硬,运气也很好,我一定会等到那一天……咦?”原本轻松嬉笑的脸忽然一凝,他古怪地转向后面的门。

  沙雪的反应也不慢,暂时放过这蠢话一堆的小子,跟着他的视线,立刻发现了外面几不可闻的动静。

  一阵偷偷摸摸的蹑手蹑脚声接近。

  十耀回头。黑暗中,两人对视一眼,接着沙雪马上回身抓起她的刀,但十耀随即压住她的手,对她摇头。

  “先看看他要做什么。”他以几近无声的音量说,且不待她回应,下一瞬已经将她扑倒。“嘘!别动。”跟着在她身边侧躺好,将一只臂膀揽在她的腰际,凑到她耳畔轻声细语。

  沙雪其实可以在第一时间就推开这小子,但她略一迟疑就错失先机,于是她一挑眉,转头瞪着他夜里微微闪烁的黑瞳。“你……”在搞什么鬼?

  才说出一个字,外面的脚步声已经停在门边,接着木门被轻摇了一下,她后面的话随即消失,因为十耀忽然整个身体贴紧她,将她搂得更紧,他微笑的眸里有抹顽狡的光芒掠过。

  “眼睛先闭上。”他以气声说。

  这时,十耀背后的门被悄悄打开了。沙雪只顿了一下便照做,就连呼吸也放缓,仿佛真的在沉睡般。

  一阵微凉的风随着门开吹进来,接着,一个细微的脚步声也踏进屋里,停在十耀身后。寂静的夜里,来人忽然急促起来的呼吸喷气声清晰得几近刺耳,而一道垂涎饥渴的视线也直直往沙雪的身子盯视。

  黑暗中,一双手谨慎地朝地上的人伸出,闷沉得意的低喘一口气后,那双手终于耐不住到嘴美味地迅速伸向地上的美人……

  就在同时间,十耀的长腿倏地向后弹踢,沙雪手上的大刀也往上一挥

  “啊!”一声大叫立刻响起。接下来,在历经一段短暂的打斗后,原本负伤的人已经被摆平,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哀号和喘息声渐渐转弱。

  淡淡的月光洒进屋子里。

  十耀蹲在奄奄一息的猎人旁,一脸的苦恼。

  “本来我以为,你还不至于会真的动手……”他低喃。

  其实稍早之前他不是没看出这猎人看沙雪的眼神,但因为这几乎是每个男人见到她的本能反应,所以他还是选择信任,不过……唉!

  原本看似忠厚的中年猎人,此刻一身伤地被压制在地上,他眼睛充血地瞪着十耀。

  “看来我真的太容易相信人了……”十耀有些无奈地抹了抹自己的脸。

  这时,本来看似虚弱的猎人轻哼了声,看准这机会,不死心地奋力朝毫无防备的他做出最后一击!

  映着月色的寒锐刀光一闪,猎人伸出的手被齐腕切落,他的惨嚎声立起。

  “希望他有让你的脑袋长进一点。”沙雪眨也不眨眼地收回刀。

  十耀慢慢起身,后退,看着因为沙雪那一刀已经痛到晕厥的猎人。

  “可是我宁愿相信这个世界温暖美好的,比丑陋邪恶的多很多……”沙哑轻语。

  沙雪慵懒地舒展了下四肢,接着往外走。“我看你换颗脑袋比较快!”嘲讽道。

  或许他连要被野兽当食物吞下肚了,还以为天下有不吃人的野兽!这小子到底是天真还是笨?

  十耀慢慢跟上了她。

  微亮的星月光,小屋外的山野大地暗暗沉沉,远处偶尔传来几声嗥号,为寂凉的黑夜添加了些紧肃气氛。

  深吸一口冰凉的空气,沙雪靠着石屋的外墙就地坐下。“喂!你自己进去找间房睡,我要躺这里。”嗯,理想的睡觉地点,她绝对不要再被闷在热死人的小屋里。

  十耀却二话不说挨在她身边坐。“我也喜欢这里。”伸长腿,他转头望着她笑。而他的笑容就跟之前一样开朗灿烂,仿佛刚才什么事也没发生。“我喜欢有你在的地方。”重点是这句。

  沙雪享受凉风的吹拂,昏昏欲睡地闭上眼睛。“臭小子,我还没准你喜欢我……”打了那一架,排遣了多余的精力,她现在一放松就想睡了。而且每回只要这小子在身边,她就奇异地所有戒备感全消——就算他们处在野兽四伏的地方,她也照样可以睡得安安稳稳。她是不明白这小子到底拥有什么奇特的魅力,不过她多少也感觉得出来,他绝对不是个普通人。

  喜欢?被一个臭小子喜欢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吗?意识沉入黑暗前,她还在想。

  她睡了。

  十耀痴痴地注视着她立刻睡着的脸庞一会儿后,这才回过神轻轻笑了笑。他将自己的头倚在她肩上,若有所思的视线投向东方沉暗的大地。

  “……好黑暗的天地……如果在那里的是那个人,这世界真的会恢复光明吗?”

  微寒夜风,将他叹息的低语吹散向虚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