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醉雪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独醉雪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天晴,太阳当空高挂。

  岩石嶙峋,唯一一条充满生机的淙淙河流婉蜒而过,离岸边不远的河面上,一名渔夫正站在水中撒网打鱼。

  晒得黑瘦的老渔夫,挂在腰际的鱼篓有些沉重,看来他今天的收获颇丰。而打了一个早上鱼的他,也确实准备收网回家了。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在老渔夫专心工作的河岸上,蹲了一个撑着下巴、状极愉快看着他打鱼的俊美少年。

  这时,把网子收回来扛在肩上要往岸边走的老渔夫,终于发现岸上有人。

  “嗨!老怕您好,今天收获好吗?”少年开朗地向老渔夫打招呼问候,一点也没有初次见面的生疏。

  老渔夫一愣,但随即被少年灿烂无害的笑脸和一张甜嘴收买下心。

  没一会儿,少年的手上已经拿着向老渔夫买的,及老渔夫热情加送的两条大肥鱼。而就在少年感激地挥手道别时,一抹病恹恹的白色影子出现了——

  本来转身要走的老渔夫,一见到迎面而来的白发美艳女人立刻目瞪口呆。不过让他双脚钉住、口水差点流下来的画面是——这美人一身薄得不能再薄、短得不能再短的衣衫,几乎快遮掩不住她凹凸有致的火辣身材。

  白发美女完全没注意到对着她瞠目结舌、想入非非的老渔夫,事实上,她的精神和肉体都正处于即将被头顶上的大太阳蒸融的昏沉状态。她根本是无意识地移动着自己的双脚,直到那一大片水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她才稍稍恢复点神智。

  她一边大步向前走,一边用最快的速度将背上的大刀和袋子丢下,接着是她身上的衣服……

  十耀及时跳上前,一手勾住已经喷鼻血的渔夫老怕的肩,不动声色将他带离充满魔鬼诱惑的河边。等到他好不容易把大受刺激的“受害人”哄拐走,一回来看到已浑身赤裸泡在水里的魔女时,他除了脸红心跳还能怎么样?

  别过头,他无力地叹口气。算了,至少她没像前几次一样,把盯着她看的老的少的差点揍出眼珠子。嗯,也许她这回真是热到头昏眼花了……

  他忍不住抬眼瞄了一下头顶上稍斜的太阳,然后同情地摇了摇头。

  从那日离开两人相遇的树林后,他已经带着这美丽又暴力、时常令他哭笑不得的女人往东走了五天。而这五天,大概是他活到现在情绪起伏最剧烈的一段时间。不过总的来说,和这鬼魅一样难缠的女人相处愈久,他的乐趣就愈大,而且,已经玩出心得来了。

  看她终于找到机会脱离让她热哈哈的气温,没有一时三刻是绝对不会离开那条河水的,十耀干脆在一旁打理起她的午餐。

  日再偏西,一阵微凉的风吹过,连带也将岸上的烤鱼香送向河里。原本还舍不得从冰凉的水里起来的沙雪,在闻到这阵要命的食物香味后,一点抵抗力也没有的肚子立刻闷响起来。她皱眉,挣扎地瞪了那正背对着她优哉地一边烤鱼、一边摇头晃脑地哼着怪调的小子一眼。

  混蛋!这小子明知道她抗拒不了食物的诱惑……

  “小雪,你再不赶快上来吃,这两条鱼就要焦了!”仿佛脑后长了眼睛,他突然向后摇摇手,愉悦地叫唤着她。

  小雪……

  虽然这几天已经被他“小雪、小雪”地叫到快麻木,懒得再掐着他的脖子叫他闭嘴了,但听到一个比她小的臭小子叫她“小雪”,还是令人忍不住火气跟着大起来。不过,看在他这几天还算安分,也很努力伺候她的份上,她会尽量不去在意这点小事。

  沙雪哼了哼,慢慢地走上岸。

  听到身后的动静,十耀脸上的笑意加深,他动手把火弄熄,免得她又想跑回水里降温。

  冰雪随意穿上衣服,一头湿发暂时让它披在身上,一走过去,他立刻把两条烤好的鱼通通交给她,而他则继续啃他的果子。

  沙雪坐下来,毫不客气地接过,张嘴就吃。

  十耀眼睛闪亮地看着她大剌剌的吃相,他毫无掩饰的注视,终于让她不耐地停下手,朝他射去一眼。“你到底在看什么?拿去!你要吃干嘛不说?”虽然这点食物只够她塞牙缝,不过她还是将剩下的半尾鱼递给他。

  这几天除了有两次机会在路上小村子里吃到人家卖的食物,其余的,全是靠她打猎来的野食,和他一路随手摘的果实。这小子说他不吃肉,她还真的只看到他咬果子、吃杂草,除了替她把已经打死的猎物弄熟给她吃,他自己碰也不碰;至于原因,他什么也没说,她则懒得问,反正在他饿死前她找得到人就好。但他现在这副表情……

  十耀把吃剩的果核随手弹开。“我吃饱了!”他笑嘻嘻将她的手推回去。“如果你还吃不够,我这里还有一点东西,保证饿不到你。”

  沙雪立刻一脸嫌恶。“你说你摘的那些怪果子?”

  “那里怪?它们明明好吃又营养……”他可是如获至宝呢!

  “怪人!”完全无法理解他味觉的构造是不是真的和她不同,她干脆不再理他,继续享用她的食物。

  她的胃口一向很大,而且基本上只要是能吃的她都吃,不过要叫她像这小子一样不吃肉,餐餐吃那些东西,她绝对会想杀人。

  被她冠上怪人之名,十耀只能无奈地揉揉自己的鼻子。其实,他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啊——假如他告诉她,小时候有一次被自己的亲爹不小心喂了一碗坏掉生蛆的肉后,他便再也不敢吞肉下肚,她会不会同情他一点?

  ……恐怕不会。

  在这除了热和饿可以击败她,在这唯我独大的女人眼中,他只是她那混蛋大哥的朋友、带路的小弟、兼能让她降温的工具而已……唉!

  忽然,空气中传来的一丝血腥味,让正把吃剩的鱼骨头丢开的沙雪敏感地用力一吸气。

  同时间,十耀原本放松的心情也突地一紧,他立刻从地上跳起来面向南方。

  山丘起伏的南方,惊恐的马嘶、人声、尖锐的兽吼,开始隐约可闻,而那些骚动正逐渐往这里来。

  “有麻烦过来了!”沙雪猫似的杏眼进出活力充沛的光芒,她似是享受着“麻烦”接近的痛快感,一边慢慢地把一头雪白长发编束起来。

  经过这些天的朝夕相处,十耀已经能了解她一句话、一个眼神所代表的意思——这血液里流着好战因子的魔女,又找到机会想活动筋骨了。

  十耀回头看着她正动手编着如云发丝的优哉模样,他警告她:“这次过来的麻烦不小,我听到一种很难缠的生物的声音了,你要不要省点力气,我们先到旁边一点?”

  整理好头发,沙雪站起来和他肩并肩,眯眼眺望向那开始烟尘滚滚、上方乌云一片的南方。

  “难缠?”摩拳擦掌,双眼更加明亮。“这回是难缠的生物?我更要见见了!”算起来她离开北方雪地最大的好处,大概就是让她大开眼界,发现了许多在北方根本见也没见过的猛兽。不过她也不是没察觉,她身边这小子似乎拥有一种驱避危险的本事,因为她曾无意间见到过……。

  他有秘密!

  这小子浑身是秘密!

  但就算他浑身是秘密,她也没有挖掘的兴趣,因为对她来说,他能带给她的用处比那还重要。

  十耀想也知道他又白说了。他和她一同看向前方,阳光股的脸庞因为见到终于映入眼中的景色而微微变色——

  有几个骑着马的人正一边奔跑、一边奋力保命,因为追着他们的是一大群全身覆着黑色长毛、长着獠牙、似狼似虎的猛兽。

  其中两只黑毛兽跃上前,合力将吓得乱窜的马儿和骑士扑倒,人和马绝望的骇叫、嘶鸣,即使在一团混乱中,仍显得沭目惊心……

  这时,除了追捕那些人,几只黑毛兽也发现有其它人类的踪迹,它们立刻毫不犹豫脱离兽群,朝不远处的两个人跳去。

  第一只黑毛兽张开满是尖牙的血盆大嘴就要咬上最接近的人类女人,不过还没靠近便遭到袭击——一记重拳和一个刀影划过,那只黑毛兽随即发出凄惨嚎吼,一阵鲜血狂喷后倒下。但它的倒下不止没让其它野兽却步,反而更激发它们嗜血兽性地加速往前扑。

  一场人与兽的大战就此展开。

  暗灰的天空下,手持大刀宛如女战神的沙雪,将前仆后继向她跳来的黑毛兽一只砍过一只,可这些顽劣又固执的野兽,除非连最后一口气也失去,死绝了,否则还是继续纠缠着人,直到对方也倒下!这就是十耀会说它们难缠的原因了。

  至于打野兽、动手不行的他,除了忙着闪躲一两只黑毛兽对他的攻击,还一边搜寻那些被黑毛兽追逐的人。

  另一边那些看来只有少许基本防卫能力的普通人,已经被几只猛兽团团围住,情况岌岌可危。

  十耀趁空回头,瞄了正游刃有余把几只黑毛兽砍着玩的沙雪一眼后,随即利落地避开一只对他的脸抓呼而来的黑毛兽的利爪大掌跳到后面,很快地在地上捡了几颗石子,然后朝那些开始把人拉下马的猛兽一阵狠砸。

  六、七只黑毛兽通通被石子砸中。而被石子砸痛的黑毛兽毫不困难就找到罪魁祸首,其中三只立刻被激怒地丢开那些人,龇牙咧嘴地对着向它们做鬼脸挑衅的十耀狂奔过去。

  十耀成功地稍减了那些人的危机,再把这几只猛兽引到沙雪挥刀的范围。

  不过就在他东奔西跑、忙得不可开交的这时,另一阵震天的杀伐声和蹄踏声忽然自南边出现了。

  十耀讶异地望向南方,地平线那一边出现的是几只身中数箭还挣扎地往前跑的黑毛兽;而在它们身后渐渐现身的数十匹人骑,则更令他惊愕了。

  中箭的黑毛兽一只只倒地,直到最后一只头有一撮红毛、最凶猛的黑毛兽也终于气绝,那一大群骑士也已经来到这一头仍陷入激战的现场。

  看清楚这些骑士是什么人后,十耀微微扬起眉。

  只见骑士中为首戴着金色面具的人做了个手势,后面几个戴着银色面具的骑士立刻将手上的弓箭一搭、一放——几只正攻击人的黑毛兽的身体瞬间被利箭贯穿,就连围着沙雪的猛兽也全部中箭,一只都没漏。

  那些只差一点就要死在猛兽嘴下的人们,随即知道他们的命真的捡回来了。而原本跟在那群骑士后面,也是被救的人的同伴立即上前,所有人再见皆激动万分。

  至于沙雪,在这群戴着面具的女人三两下以箭解决了她周围的猛兽后,她站在倒了一地的兽尸中间,一脸狂烈神情仍未褪地看向突然出现的这群人,尤其是最前方的女人。

  而她们,自然也注意到白发女人和俊美少年不同于那些被她们救的商人。

  化险为夷,又喜又悲的十几个商旅和他们的保镖,已经开始上前向戴着面具,宛如天降神兵的女骑士们和沙雪、十耀表达谢意。当然,因为四处行商,见多识广,其中几个人也从女骑士的特征认出她们的身分。

  “你们……是古加族的女战士吗?”一名灰须长脸的半百男人,在一阵惊喜和迟疑中,终于还是站出来问了。

  其余同伴立刻一静,表情充满了敬畏和好奇。

  传言向来在西方大草原中神出鬼没的古加族,是个以女性为主,也以女性为一族之长的奇特民族。她们个个拥有连男人都望尘莫及的强悍力量和战技。而她们生活在大草原上,以大草原为家,所以人们也另称他们为“大草原之族”。

  如果她们真是古加女战士,也难怪她们解决这些猛兽的手法如此利落干净……

  所有戴着面具的女骑士们都无人下马,她们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们,自然地辐散出一股凝肃的气氛,但最前方唯一戴着金色面具的女人,还是开口了。

  “它们的尸体会把其它兽类引来,你们要命的话最好快走。”异常低沉沙哑的女声透过冰冷的面具传出来。

  虽没有回答那人的问题,但她的警示立刻引起商旅团众人的恐慌。虽然对这群如闪电般现身的女骑士们有着高度的好奇,不过仍没忘记得回去寻回被野兽咬死的同伴还体,及处理队伍里有人受伤的种种后续问题,最后他们赶忙再谢过这两批人,然后急急地离开了。

  这队饱受惊吓的人们一走,现场立刻剩下她们和十耀、沙雪这两组人马。

  高踞马上的女骑士们的视线轮流在这似乎少不更事。却又有着常人无法抗拒的阳光气质的少年脸上,和一头白发,不在乎一身衣服被鲜血溅脏,还拿着干净的布仔细擦拭着大刀的美艳女子身上停留。结果打破双方沉默的,是这笑容满面的少年。

  “偰瓦纳雅族长吗?你们古加女战士果然名不虚传!谢谢你们的拔箭相助,没想到我可以在这里遇见传言中的古加女战士,我真是幸运!”十耀先是悄悄对那戴着金面具的女骑士的坐骑棕马眨眨眼,然后才走近她前面两步,仰头对她咧嘴笑。

  果然,听到少年一开口就喊出她的名号,戴着金面具的女人明显一愣,面具后的锐眸倏地锁定他,并且迅速在脑海中翻找对他的面孔有无任何一丝熟悉的记忆。

  “……你是什么人?”最后,偰瓦纳雅放弃了,不过她无法对眼前这少年生出一丁点警戒心。倒是他旁边的白发女子,她身上那种凌盛不安定,像随时在寻找危险的气质,令人直觉将神经绷紧。

  这两个看来完全不搭的男女怎么会走在一起?

  她完全猜想不到少年的身分,但这白发女子的外貌,和她刚才斩杀猛兽的气势,却让她想到一些人……

  “我叫十耀,她是沙雪,很高兴见到偰瓦族长。族长……是要赶着去哪里吗?”坦荡荡地向古加族长说出两人的名,不过他也直接提问。

  一向在西方大草原活动的古加女战士,他很少听过她们曾在其它地方出没过,所以他很好奇。

  他这一问,立刻提醒了偰瓦纳雅她们还得赶路的事。

  她微俯下身,黑眸略有异彩地直视着这奇异的少年十耀。“不管你是怎么知道我的,我会记住你,和你这位同伴。”说完,她直起身,看了他们最后一眼后,随即策马。“尸鸟随着乌云飞过来了,你们还是快走吧!”留下恳切的警告,她率先往东方奔去。

  一大群古加女战士如风般地离开了兽尸满地的现场。

  而她们一走,十耀也赶紧拉着沙雪朝同样的方向走——因为不用偰瓦纳雅族长警告,他就已经发现了,不止天边有讨人厌的尸鸟朝这里飞来,附近想分食黑毛兽尸体的野兽也正在蠢蠢欲动……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