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醉雪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独醉雪 第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离开北方雪地这一个月,她除了受不了让她浑身难受,连带脑筋不清醒的气温,她也常常被外面通行,但她却不怎么行的语言搞到快杀人,没想到现在竟然有个自称是沙星的朋友,还通她白族语的家伙自动送到她眼前……

  很好,就是这臭小子了!

  完全不知道她打的主意的十耀,就在她说完那些话时,忍不住回头看向她──下一刹,他为时已晚地想到可能会有不宜的画面,不过不小心已经瞄了一眼的他,在发现她身上已套了件粗旧且下裙还少了一大截,露出一双修长玉腿的衣物时,他忽然不知道该松口气,还是失望地眨眨眼。

  视线往上移,他先是注意到她利落地将一头长发编起,环在颈间,接着才发觉她如猫般的杏仁形黑眸,正以一种盯着美味猎物般的灼热眼光紧攫住他……

  瞬间,他感到有股凉飕飕的寒气从背脊窜上。

  呃……这女人,不会是在研究该从他身上哪一块皮剥下去吧?

  这时,他除了想到刚才那两头熊的下场,也不免想到白族人个个骁勇善战,且还有把敌人的头颅摘下来当战利品的嗜好……

  他深吸一口气,赶紧拍拍脸让自己清醒过来。

  “沙星他……真的做了那些事?”因为她下一个拿起大刀的动作,让他忍不住向后跳退一步。

  她注意到他的举动了,但她顿也没顿,继续将刀和袋子背到背上。“小子……”大步走向他。

  “十耀。”他慢吞吞地开口。看着身高和他不相上下的女人站定在眼前,他摸摸鼻子,无奈地叹气道:“我叫十耀,你要不要试着叫叫看,我保证一定比‘小子’顺口好记。”

  她只是上上下下看了他一眼,接着忽然伸手抓了他就走。“你叫什么都没差,给我把沙星找出来就对了!”

  十耀甩了两下,发现根本甩不掉她后,便懒得再跟这蛮横的女人对抗了。

  “喂!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被她拖着在树林里走了一阵子,他忽然觉得不对劲──这女人干嘛一直在原地转圈圈?他终于忍不住出声了。

  原本抓着他阔步直走的白发女人立刻停下,回头,酝酿风暴的目光扫向他。

  “不是应该你要告诉我去哪里……臭小子!你在耍我吗?”在林中幽暗的光线下,她绝艳的脸庞仍清楚地映出快动手拧掉他人头的怒意神情。

  十耀错愕地张大嘴巴,但接着,他哈哈大笑了出来。

  这下,换她愣住了。

  不过还要命的十耀并没有嚣张地笑很久,他趁她反应过来前,收敛起笑声,反手拉了她,准确地朝树林出口的方向慢条斯理地走。

  “别生气,我刚才只是还在想该怎么出去……喂喂,你和沙星到底是什么关系?我总不能一直喊你喂喂、这位姑娘吧?”终于搞懂原来她一直在等他的指示。他忽然对这恶霸又难缠的白族姑娘产生了些兴味。

  她瞪着他的后脑勺,无意识地跟着他走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察觉她为什么一直舍不得放开这家伙的手的原因了──因为他的手很凉,光是贴着他的手,那令她烦闷的燥热感便奇异地稍降。

  而一直等不到她回应的十耀,忍不住回头看向她,恰好和她极具侵略性、危险野性的目光碰个正着,心一跳,差点跌倒。他深吸一口气,急忙稳住自己的脚步和失序的心脏跳动速度。

  “喂!你……”忽然伸手摸摸自己的脸,十耀清楚地感觉到掌心下的热度。不会吧?这魔女的一眼,竟然让他轻易地脸红了!

  她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白皙脸上突然出现的红晕,很新奇。但她也敏感地发现到,随着他的脸红,他手上原本的凉温似乎也回升了一点点。

  “沙雪。沙星是我的混蛋哥哥!”眉头不耐地一拧,因为那声稍令她感到刺耳的‘喂’,终于让她丢下自己的名。“小子,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不管你愿不愿意,在两个月内你一定要带我找到那个混蛋。只要找到他……”在他的鼻端前弹出食指,“我就替你实现一个愿望!”慷慨允诺。

  十耀终于知道她的身分了。那个勇猛无比的白族族长,也难怪会有这样不遑多让的妹妹……

  眸光一闪,他忽然对她绽开愉快灿烂的笑。“是真的吗?那如果找不到人呢?”

  似乎是直到此时才被他的话乍然点醒──瞪着眼前少年过分耀亮刺目、热度十足的笑脸,沙雪只有一种头昏想杀人的欲望。她甩掉那已经不再让她感到舒适凉意的手。“臭小子,我现在给你一次机会回答我,你到底有没有办法给我找到人?”

  对!刚才她是一时被冲昏头了。就算这小子认识沙星、会说她的语言,或许能减少她与外面人沟通的时间,但如果他连一点关于沙星去向的线索也没有,甚至只是个没用的笨蛋的话,那她就得重新考虑让他同行的事了。

  面对眼前女人仿佛燃着噬人烈焰,却更加妖艳的脸庞,简直令人无法移开视线。十耀发现自己的心脏正不听使唤地怦怦怦怦乱跳……

  他惨了!

  就在这一瞬间,他知道自己真的惨了!

  “有,我有办法。”重重抹了下脸,再抬头面向她,原本震撼哀叹的表情已经完全消失无踪──他重新开朗起来的笑容,添了点无人能解的秘密,却也更加神采飞扬。“只要你相信我,找沙星的事就包在我身上!不过……我可不可以先请求你一件小小的事?”非讲清楚不可。

  臭小子,又是这副德性了!沙雪努力忍着想一拳轰掉他那一脸笑的欲望。不行,揍死他,她要再另外去找个有用的人来很麻烦……混蛋!看在他自信满满又很好用的份上,暂时放过他!

  “臭小子!你又有什么问题?”瞪他。忍耐。

  没想到十耀立刻像被人打到地跳了起来。“就是这个!”他对她不满地猛摇头,“只要你别再小子、臭小子地喊,我就什么问题都没有。”

  沙雪应声拢起一双眉,接着她将十指关节压得劈啪响。“你觉得你的命重要,还是你叫什么重要?”森森地问他。也许她该一拳揍得他忘了自己叫什么名字。

  看着她令人心惊胆跳,却又洁白美丽的拳头,十耀搔搔自己的鼻梁,“算了,我还真是自找的……”无奈的嘀咕着。他忽然大步走,“来吧!让我们看看你要找的沙星会不会在‘那个地方’。”

  那个地方?这小子真的知道沙星的去处?

  沙雪松开拳,懒懒地跟上他。

  十耀毫无困难地带领她穿越暗邃的树林。

  “你说沙星离开北方雪地,应该是没多久以前的事对吧?三个月前?”他边往前走、边跟身旁的女人闲聊──虽说闲聊,但大半都是他像傻瓜似地自言自语、自问自答的时间居多,不过他一点也不在意。“如果是三个月前,那他一定有赶上兆帝对玄冥将军的秘密捉拿行动。沙星跟玄冥将军关系很好的事大概没有人不知道,所以我猜他也许是得到玄冥将军有危险的讯息,才会匆匆出发前去营救……”他拨开前方挡住去路的树枝,继续走。“唉呀,我只是依照常理推测他的下落,不过我可不敢保证他一定有跑去掺一脚哦!”他只有五成的把握。

  唉!这天下还真是愈来愈乱了──这个天不会处于天灾、人祸四起的主要原因,还不就是位于京城王宫里那个家伙的贪婪与野心。

  “只细长有力的手臂硬生生挡在他胸前。

  “既然是‘秘密’行动,你又是怎么知道的?”沙雪炯炯锐利的眼睛直盯着他。自她离开族里后,虽被折腾得火气更加飙升,但这并不表示她的脑袋就不清楚了。

  沙星与玄冥交好的事,她记得曾听卫提过,算一算,沙星和卫一起失踪也确实是在三个月前左右,所以这叫十耀的小子不是真能猜,就是他知道的比他说出来的多……

  十耀笑眯眯地面对她的质疑。“我只是不小心听到这个秘密而已。你不会以为我是兆帝的人吧?”

  她没想这么多。

  虽然白族位于极北雪地,在先天地理上就与外地人处于隔绝的状态,但这不代表他们与外界完全没有往来──而这也是拜她那常爱往外面跑的族长大哥所赐,所以关于外面世界的消息,她知道的也够多了,不过她从来也没沙星向外跑的犯难冒险心。而这回要不是那混蛋捅的大楼子,她怎么可能离开她待得舒舒服服的家!至于这叫十耀的小子,是不是跟待在王城里的那个帝王有关系,她无所谓,反正只要两根手指就可以把他捏死,怕他啊!

  她冷沉沉地哼声:“如果你敢骗我,我立刻宰了你!”放下手,她越过他向前走。“……所以那混蛋可能已经和玄冥的人在三个月前就被兆帝砍了、埋了?”这小子是这意思?

  十耀毫不迟疑地跳上前,和她来个肩并肩,并且不着痕迹地领她避开前方猛兽暗伏的危险地点。“我可没诅咒沙星会出事哦!”他又不是白目的人。

  “那他现在到底在哪里?”有种被耍得团团转的恶劣感。沙雪觉得她的手又有狠狠掐住这说话老是不干不脆的小子的欲望。

  十耀倒是不用转头就可以感受到来自身侧的可怕凶光。

  “我们去京城看看,你觉得怎么样?”他兴致勃勃地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