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醉雪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独醉雪 第1章(1)
  目录 下一页
  吼──

  一阵惊天动地的兽吼声划破宁静的树林,受到惊吓的群鸟纷纷冲飞而出。而接下来这骇人的咆吼不但愈来愈猛烈,中间还夹杂着木倒石崩、某种重量级的物体被撞击的“砰砰”声响,仿佛在林子深处,正有几只不知名的猛兽在进行一场生死大战。

  就连原本安逸酣睡在林子外围的人,也被这些声响吵得不得安眠,醒了。

  这时,树林子里的大战似乎已经分出胜负,地面的微震停止、可怕的啸吼渐歇,接着在一个野兽负伤般的号鸣后,林子再次恢复原先的平静。

  血腥气味及令人不解的静正弥漫着……

  至于那被吵得醒来的,是个看来介于生涩男孩与成熟男人之间的少年。这穿着一身普通平民短袍、长裤的少年,如果不是他那双黑潭般的眼睛闪烁着深不可解的光芒、如果不是他不笑也阳光四射的俊美脸庞太让人难忘,或许他就只是平凡寻常的少年。不过就算除去他太引人注目的外貌,光看他能在察觉不远处有异变发生,却仍一副处变不惊的神态,这点就足够使人对他另眼相看了。

  树林深处的大骚动停止,此时,少年望向林子里的眸光也转为深沉。

  他慵懒地靠坐着大树干动也没动,不过他比常人灵敏的耳力,倒让他听到了一个属于人类的脚步声在兽声不见后从树林里出现,但很快往另一个方向消失……

  少年──十耀,好看的眉毛挑了挑,接着忽然一跃而起,终于抵不过好奇心的修长身影,在转眼间钻进森郁的树林内。

  愈往林子里,飘散在空气中的血腥味愈浓烈。一些原本因刚才打斗而躲藏起来的动物也渐渐现身了,但出来的,多是急欲抢尸肉的狼群。

  阴暗的树林石地,两只各散两地的大熊尸体,正被闻嗅到血腥气味而来的噬肉野兽撕扯争夺。十耀只看了这画面一眼,便小心地避过抢食中的兽群,在找到一行浅浅的血印足迹后,跟着它往下走。

  看样子那两只猛兽是被一个人解决的。他很好奇是什么样的壮士可以一次打倒两头发狂中的熊。

  或许这个人也已经受伤了……

  十耀承认自己是好玩又爱管闲事了点,不过有时候人生的乐趣也就是这样来的。

  他拨开挡路的树丛。虽然地下早就没了刚才的足印,不过凭着空气中淡不可闻的些微血腥味,和这方向一路被践踏过的痕迹,使得他想不轻易找下去都很难。于是没多久,他真的找到了。只是他没想到,他看到的会是这个意料外的景象及意料外的人──

  森郁的树林中,一座冷绿的湖水,在死寂的气氛和四周大木的围拢下,显得有些阴暗邪恶。十耀先是愣了下,接着一阵“唏哩哗啦”的水声让他的视线一转,他立刻在湖水中央找到了唯一的生物──一颗雪白的头颅和两只不时在水上水下钻滑的细长手臂……

  十耀当然马上知道那是个人,但他却不能确定那是个男人或女人,甚至老的或少的。

  不过即使如此,他仍知道一件事,就是打倒那两只熊的正是湖里的人没错。因为他看到他右手边不远处的岸上,有一团沾满血迹的布料被随意丢在那里,而除了那件衣服,附近还有一个兽皮缝制的袋子和一把弯长的大刀。

  那把大刀,让他不由得惊叹地吹出一声轻哨。

  湖中的人立刻警觉地在水里转过身,看向岸边。

  而十耀在发觉他的声音引起那人的注意后,早有了面对“他”的准备,不过当他终于见到“他”的真面目时,他有好一会儿竟惊愕得反应不过来──

  是一个有着雪白头发的美艳女人。

  在湖里的,是个美艳惊人的女人──一个他认定是单身力抗巨兽、拥有那把大刀的壮汉,竟然是个和“壮”、“汉”沾不上边的女人!

  十耀一时傻眼了。

  但接下来令他傻眼兼脸红心跳的是──那湖里的白发美女向他的方向游了过来,然后慢慢踩上岸,而她未着片缕的美妙胴体也毫不掩蔽地展现在他眼前。

  虽然经历过不少事,不过十耀可还没遇过这样的阵仗。他在下一瞬回过神后,啊了声,立刻转过身,口中忙念:“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看……啊──”他的脖颈忽然被人从后用指掌紧紧地掐扣住。

  “你是谁?”带着某种特殊口音的生硬女声开口了。

  十耀被她冰冷的手指掐着,脑袋渐渐有些昏沉,他赶紧用力深呼吸,决定先保住自己的小命。

  “你……你先放手……我保证不会偷看……你要问什么都行……”现在他的脑中完全没有一丝有色画面,唯一想到的,只有身后女人会不会把他当刚才的熊给宰了。

  白发女人低声咒了一句。

  “原来你真是白族人。”虽然是令人害臊的粗话,不过辨出她所使用的语言的十耀立刻了然。

  位于最北方冰雪之地的白族,是个十分强悍又善战的民族,而他们惊人的力气与白发,也是他们最醒目的特征。

  身后的白发女人一听到从他口中吐出的熟悉语言,顿时呆了下,然后掐在他脖颈的力道稍松了些。

  “……会说我们的话,你是谁?”舍去令她头痛的语言,说回本族的话,不但流利多了,也霸气了几分。

  十耀赶紧输诚,“沙星,是你们白族的族长对吧?我是他的朋友,我叫十耀。”搬出那家伙一定没错。

  没想到他错了!

  一听见“沙星”这名字,身后的女人忽然哼了声,刚放松的力道又掐紧。“你敢提那个混蛋!就是那个混蛋害我得离开北方雪地到这热死人的地方来,你还敢提他!”火山爆发。

  十耀的脸全皱在一起。不会吧?他踩到地雷了!

  那个混蛋沙星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这女人的事?她竟一副非剥了他的皮、啃了他的肉才肯罢休的可怕气势。

  不过他现在可以确定的是,身后这女人真的是来自北方的白族人。

  他赶忙举起双手投降:“对不起!抱歉!好吧,我不认识那个混蛋,你可以先放了我吧?”被人这样掐着说话很不舒服耶!

  白发女人却没有马上放开他。“不行!你告诉我那个混蛋在哪里。”恶狠狠地。

  十耀一脸的莫名其妙。“他在哪里?我怎么会知道他在哪里!又没有人把他交给我……”

  “那你去把他给我找出来!”霸道的命令加上手指再加一分的力道。

  十耀的呼吸一窒,差点要没命。“喂喂……”急忙要扳开她的手。

  “你答不答应?”他的挣扎丝毫撼动不了她,她只想达到目的。

  十耀忍住瞪她的冲动。这女人根本是在胁迫他!她是土匪强盗吗?“好、好,我答应、我答应,你说什么,我都答应……”

  压迫在他颈间的力量顿时消失。

  他立刻蹲下来,又是一阵猛咳、又是用力吸吐着新鲜空气。天呐,他怎么会遇上这种恐怖的女人!亏他一开始还为她的神技倾倒说……

  “喂你……哇!抱歉!”等他好不容易恢复冷静点,回头要跟她抗议,却没想到身后的女人正弯身在她的袋子里翻东西,而她身上依然是一丝不挂──那几乎垂地的雪丝白发衬着凹凸有致的美丽胴体,害他差点喷鼻血。他赶紧转过头,一掌贴在自己的胸口,闭上眼睛呻吟了声。

  这刺激太大了……

  他一边努力平复自己紊乱的心跳、一边忍不住注意倾听身后那似乎丝毫不在意自己在男人面前裸露的女人的动静。

  他听到了轻微的窸窣声,和她的咒骂声。

  “该死的鬼天气、该死的衣服,还有该死的家伙!全部都该死!”

  她火气甚大、毫不掩饰的恼骂,竟令十耀的心情上扬,接着嘴角忍不住咧出了一抹笑。

  他突地感到一阵轻松。

  “那个混蛋……我说沙星,到底是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让你想宰了他?”想也没想,他脱口问。

  她正在跟一件长裙奋战──瞪着身上她在路上跟一个女人交换来的衣服,她不但不满它让她行动不便的裙摆长度,也不满它让她热得要命的厚度,于是动手将裙摆狠狠撕了一大片下来。她当然知道她不适应的其实是这里与北方迥异的气候温度,不过这自己闯到她面前找死的小子竟敢再提起那个混蛋,气得她体温更上升,脑子都有点昏沉了。

  “你真的是他的朋友?”咬着牙。

  “……对。”嗯,应该算吧。

  身后传来泼水声。他微愕。她……不会又跳进水里了吧?

  “你知不知道他擅自抛下族长之位、抛下族人,离开北地不见踪影的事?”蹲在湖边,留恋地将头伸进冰冷的水里一下,再起来用力甩了甩头,觉得被热昏的脑子稍微降温了,这才一边快速地将自己仍湿漉的长发编束起来,一边朝那她至今遇上唯一一个与沙星有关联的小子问道。

  那可恶的混蛋,不声不响地离开族里,害她不但得暂时担起代理族长之职,最近还因为那个一向对沙星成为族长不满的鲁拉长老终于找到机会跳出来咬人,质疑她没有白族族长应有的宝物雪珠,没有代理资格,逼得她必须在三个月内找到人或者带回雪珠。

  她发誓,找到沙星的第一件事,一定要把他的骨头拆下来!

  或许这小子真的是沙星的朋友,或许他真的可以替她找到沙星……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