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佛公子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佛公子 那子乱乱谈 雷恩那
上一页 目录  
  这个故事的人物早早就存在于那子的电脑档案里。

  可是他们没有名字,更没有书名,所以绝对排不进今年要写的书目中。

  但某一天,当那子还在和“天枭大爷”大战第三千七百回合时,阿编一通电话插进来,告诉我要写“主题书”,顾名思义就是“有主题的书”(废话!)。

  这套书当中有一个书名,她问我:“‘佛、公、子’。怎样?有没有感觉?有感觉吗?有吗?”

  那子当时脑子感觉被电了一下,然后就爆笑出来——

  “什么鬼啊?!这书名谁想的啊啊啊?哇哈哈哈哈哈~~有谁要写这种书名啊?”(“天枭大爷”此时被我的狂笑震到旁边喘~~)

  可是就是一整个诡异,我笑到最俊,又跟阿编乱聊了一下,竟然跟阿编说:“你等等喔,给我十分钟,我要查一下电脑档案,查完了再打电话给你。”啊就是觉得有重要讯息在档案中。

  然后,等那子看完列在档案里的故事大纲,逐一检视过后就明白了——那个要写《佛公子》的人,就是本人在下我!

  这个书名很符合这个故事里的男人。一确定书名,人物名字也极容易就浮现了,然后是整个背景渐渐拉出来,“迎紫楼”、夏日十里荷塘、湖心画舫、“浪萍水榭”、一幕又一幕的垂纱、垂纱外的十二金钗客……总之,全因为有“佛公子”这三个字,这个故事提早成熟了。

  聊天时,跟好友提过要写《佛公子》,吾友听到书名,一整个莫名其妙。

  “这……什么东西啊?”好友问。

  “他不是东西,他是一个有异能的人。”那子一脸严肃,反问:“你对‘佛、公、子’三个字,难道一点感觉都没有吗?有没有感觉?有吗?有吗?”(阿编,瞧你影响我多深……)

  好友陷进沉思,然后点点头跟我说:“嗯……就觉得这个‘佛公子’是个淫荡的男人,表面说是吃斋念佛,骨子里却坏事做很多、很风流。唉啊!就是个花和尚啦!”

  花……和尚?!(本人已经口吐白沫,倒地正在抽搐中~~)

  此时,另一个也在现场的好友加入谈话,不用那子问,她已道:“‘佛公子’喔?嗯……就是一个道貌岸然的家伙,说一套做一套,心机很深的感觉!”

  那子再次倒地不起,翻出胖胖的小白肚~~

  跟著不久后,一位小友知道那子要写“佛公子”:主动告诉我:“……啊就让人联想到金庸《天龙八部》里面的段誉啊!面如冠玉,学佛,有佛心来著……”

  学佛?学……学佛?!不~~我的“佛公子”里面没有在学佛啊!不过还好一些,他确实是有佛心来著。(稍感安慰啊……)

  后来我发现大家对“佛公子”这三个字的理解都有自己的一套,这一点相当有趣,而说“佛公子”是“花和尚”的那位好友,还帮那子近似问卷调查般地问过不少人,得到的答案五花八门,笑得我俩肚皮都痛了。

  至于我对“佛公子”的想法,用不著多说,他就是书中的“玉澄佛”,诸君看了便能知晓。

  写这个故事时,有些入魔了,但入魔很好,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入魔就入魔,我有佛心就好。(唉哟~~就说本人入魔了,不知所云是其中的症头之一啊……)

  写作这条路,那子希望有个地方让我尽情发挥。之前的老东家很好,允许我走自己的路;狗屋很好,宽大地接纳了我的创作风格,让我自由自在地翱翔。但,我并不是所谓的“红”了。我只是在一块石头上坐了多年,冰冷的石头也被我坐热了,就如同闽南语那句谚语“戏棚下站久了就是你的”,我终于有一块小小天地,我很开心,也很珍惜。写作多年,到最后求的已不再是“名”    (“利”当然还是要求的,啊人总是要吃饭的咩!我爱钱钱钱钱钱钱钱~~),而是心中故事一个接一个说出,自己的江湖版图越来越大,不管是现代或古代故事,都能有知己共享,很痛快!

  最后,那些明里暗里给我支持的朋友,那子谢谢你们,真的谢谢啊!

  希望你们能感受到“谢谢”两个字的重量,那是我真心的、真心的感激~~

  再希望,大家都有佛心来著~~

  呵呵~~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