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佛公子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佛公子 第四章 眉间心上玉澄佛(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又见红了。

  鼻中奇异热胀,随著喷出的气,两管血红鲜稠极不争气地流出。

  她一吻他,他便难以抵挡,腹中热气迅速集聚,又使不上呼息吐纳的调气之法,结果气冲云霄,直窜天灵,血也跟著涌出。

  “主子说,公子得补血,这帖药膳是咱们厨房田大娘的精心之作,百合乌骨鸡炖乳香,包您喝下后,流再多血也不怕。”

  四小婢一人发话,余下三个笑作一团,也不知因何爱笑,或者是因这“浪萍水榭”千百红花一点绿,来了一位斯文清俊的公子爷,瞧见他,便笑了。

  “多谢……”玉澄佛放下书卷,接过婢女递来湿巾擦擦双手,另一小婢已舀好补汤送上,他认命接了过来。没办法,他若不接,只好等著四小婢缠在身旁、抢著喂他。

  想到“流血事件”,他面皮一暖,见四小婢眨巴著大眼等在一旁,他心里苦笑,只得把瓷碗里的汤一口气喝尽。

  一个时辰前,他才在婢女服侍下,用过一顿颇为丰盛的早膳,虽不习惯小姑娘们围绕在旁,也容不得他婉拒,只不过梳洗更衣之事,他仍坚持得很,不假他人之手。

  早膳过后,他独自步出小轩,终于能在天光清朗下,好好见识“浪萍水榭”的美景。

  如何进这个隐匿在河湖虚迷处的地方,关于那一日走过的水路,他根本没能记住,只模糊知晓船行甚快,后又听见花余红和四小婢的交谈声,或须臾、或许久,昏沉沈的他被抬下乌篷船,躺在柔软漫香的一处,跟著便就睡踏实了,醒来已不知今夕是何夕。

  水榭依水回环,建筑均临水而起、依势起伏。

  几处雅轩与画阁隐约展现在垂柳之间,有小桥与曲廊延伸至水面的凉台,小舟几架,方便在水榭中穿梭。

  在这儿,树木多得难以计数,初初环视,辨得出的便有柳、李、桃、枫、栗木,却有一种不知名的树木为数最多,随处皆有。

  那树木形若老榕,根部粗犷,叶片似银杏,却呈深紫色,浓密的枝叶半掩天际,此时午前白日,日阳穿透而下,形成一道道、一束束的暖辉,使得水面金光潋滟。

  到得傍晚时分,霞光映在深紫叶片上,整座林子似笼罩在紫霞中,由水榭望出,天色变得奇幻若梦,便觉水榭的夕阳无限好,只有黄昏而无黑夜。

  “主子说过,那树叫作‘紫相思’,春天时候会结出如橄榄般的小果子,酸酸甜甜,极好吃的。再有,‘紫相思’的花是迷情的圣品,晒干、磨成粉之后可以——唔唔唔……”

  他不自觉问问出了,小婢原是笑咪咪答话,小嘴忽遭旁边三婢联手捣个严实。

  迷情圣品?

  朗眉微乎其微地一挑,他没再多问。

  “呃……呵呵,公子,春天时您来水榭,咱们摘‘紫相思’的小果给您尝鲜,噢!”想转移话题,秀额却挨了一记爆栗。

  “公子春天干么还来呀?他又没要走,总之不去不来、不来不去,他在这儿住下啦!”

  “就是、就是!”

  “呜……”好嘛,算她失言可以吧?

  玉澄佛看著她们四个,勾唇淡笑,无话可驳,只得重拾今早在这水榭书阁里寻到的珍本古籍,他没继续往下读,状若沉吟,终是启唇问:“我想见你们家主子,她现下人呢?”

  那姑娘说,要学诸葛孔明七擒七纵,要他有一天甘心情愿为她停留。

  会有那么一日吗?他不知,只晓得盘据他思绪、教他百思不得其解的人,她是第一个。

  四小婢笑得乐呵。“公子跟主子心有灵犀呢!主子交代了,待公子喝过补汤,便领公子上凉台那儿一会。”

  “咱们领公子过去?”

  “不必了,我自个儿过去便可。你们有什么要忙的,尽管去吧。”

  步出书阁,下石阶,他走上曲廊,迎面遇见几位女子,年纪有幼有长,他颔首有礼地微笑,众人瞧他的眸光与四小婢无异,暧暧昧昧的,要不就掩嘴笑,笑得他不想脸红都不成。

  步履徐缓地踏上小桥,不远处的紫相思林中,几张秋千晃荡,传来姑娘家脆甜笑音,那日他刚由昏睡中醒来所捕捉到的嬉笑声,便是这般。

  来到水上凉台,两名忙著卷帘、整理平台坐垫的小婢瞧见他,仍是暧昧悄笑,其中一名道:“主子在二楼台上,公于若无不便,可直接上楼。”

  他道了谢,一脚刚踩上木梯,便见两小婢相偕离去,娇笑声不绝于耳。

  没多想,他来了二楼凉台。

  凉台成六角之状,此时楼上六面细竹帘皆放落下来,光线昏幽不明。

  他眉心轻疑地蹙了蹙,举袖拨开一幕珠帘,大珠、小珠叮叮咚咚相互撞击著,流泄出悦耳脆声。

  蓦地,他呼息陡窒,珠帘后淡淡热气扑面而来,蓄满热水的桧木桶中坐著一名女子,美人香肌,他不敢再看,忙放下珠帘退开,却奈何不了丝丝缕缕钻进鼻中的润香。

  “你怎么啦?上凉台寻我,却又退得老远,咱们还得这么生分吗?”浸在水中的花余红撩开贴鬓的一缯湿发,身子缓缓在水中挪移,干脆伸出藕臂搁在桶边,毫不在意香肩裸露。

  “你、你在沭浴……”她的那些小婢竟没提点他半句,就由著他信步而上。

  “我是在沐浴啊!”她答得坦荡荡,也听不出有无逗弄人之意,只道:“现下已金秋时分,天都冷了,这儿又临水而建,风更寒三分,沐浴的话选在近午时候最好,日阳较暖,才不易招风寒。公子有疑问吗?”

  他能有什么疑问?玉澄佛叹气。

  “余红姑娘既然不便,那我不打扰了……我请其他人过来帮你。”

  “等等,我很方便呀!”

  他转身欲走,忽闻身后哗啦啦一阵,湿润的暖香穿过珠帘袭来,他清楚意识到女子香馥胴体正如芙蓉出水、亭亭玉立。

  有什么挽住他脚步,他定在原处,耳中听见水声、足音,跟著是珠帘叮叮咚咚的撞击声,随即,一具湿暖的柔躯贴上他的背,水气濡染他的衣衫,姑娘白里透红的臂膀滑过他双肩,绵掌轻熨他胸膛。

  “余红姑娘……”他喉间略涩,嗓音低迷,心的所在教她按住,擂鼓般的震动一下下清楚传递。

  她确实能影响他。

  几不费吹灰之力,将他置在掌心里把玩。

  他有些羞恼了,连连被“玩”这么多回,自身的反应愈来愈怪,昨日的吻让他神魂迷乱,对她,竟隐隐有妥协意味。

  销魂沉醉后,他又瞧不起这样的自个儿,就怕一头栽进去,搞不清南北东西,到头来仅像个傻瓜似地被牵著鼻子走。

  就算你真毁了我,我也甘心情愿的……

  谁毁谁……这又何必?

  像是知晓他脸色不豫,心里头闷著气,花余红软软一叹,馨息烘著他的红耳。“‘佛公子’也教我惹恼了,这可如何是好?”

  贴在他胸前的粉指勾著一段红丝线,红线系著澄玉一块。玉澄佛额角陡绷,下意识要取走澄玉,她却快他一遭,将玉收入掌心里。

  “那是我的腰间玉。”意在拿回自己的贴身物,他拉下她的手、迅速转身,瞬间又记起她甫跨出浴桶,说不定……说不定她、她……

  没有什么好“说不定”的。

  瞧见她此时模样,他灼息一吐,左胸仍咚咚重击。

  她没裸著身子,至少还套上一袭外衫,只不过衣衫微染润气,将她的胸脯和细腰肢明显勾勒。

  他不敢多瞧她颈部以下,似有火气的眼一瞬也不瞬地瞪著她。

  “你以为我没穿衣衫吗?”花余红眨眨凤眸,似笑非笑。

  “我的腰间玉。”声沈。被猜中思绪,他脸热,偏不答她的话,扣住她柔腕的掌力却是一紧。

  昨日醒来,他发现身上衣物皆已换过,而水榭中尽是女子,谁人替他净身、换衣,他根本不敢多想,并且,环在腰际的红丝线不见了,澄玉更不知所踪。

  向四小婢要求见她,便是要询问贴身澄玉的去处。

  花余红云发慵懒盘起,语调也慵懒软腻。“对。是我不问自取,那日在乌篷船上,你帮我治伤祛毒,曾解下这块澄玉搁在我眉间。”玉形如织布机上的梭子,无任何雕琢,通体澄莹,一触眉心,说不出的清凉感便渗入脑中,教她更感兴味了。

  “你的贴身玉,我很是喜爱的。”菱唇娇笑,她又眨眨眼。“还你吧。”

  既然喜爱,玉澄佛还以为她要占为己有,哪知她总是做出乎人意料的事,收握在嫩掌里的澄玉忽地塞进他手中。

  “你——”他扬眉,长眼微眯,那抹透出馨香的影儿却盈盈从他身畔走过。

  他目光不禁随她移动,见她拉起一面细竹帘,再拉起第二面、第三面,直到六面竹帘子全数拉卷起来,清光大把洒进,清风徐徐拂面,凉台这才名副其实,果然清舒凉爽得很。

  浸淫在秋阳中,女子的身形有几分朦胧,周身像镶著淡金一般。

  她举指拔下金簪,松懒的发髻整个儿泻落,长发如瀑,直荡至臀下。

  一直知道他的凝注,立在木栏边,她回首,眸似秋泓,低柔问:“若我就是不还,你会硬夺回去吗?或者,扣住我脉门,像整治盛大川那般整治我?”

  玉澄佛抿唇不语,神情难测,听了一会儿珠帘的脆音,才徐声道:“如不是到了至要关头,我不做那样的事。”习武之人,内力修习全仗平时用功,一点一滴练下的,他若凭借天赋的能耐不劳而获,从旁人身上夺取,与盗贼宵小无异。

  珠子随风轻摇、轻碰的玉音里,掺进姑娘家娇脆笑声,格外悦耳。

  她笑不止,走回他面前,仰起尽泛蜜香的容颜。

  他俯视著,没有因她靠得过近而退步,多少有点长进。想问她因何而笑,虽欲问未问,目中已清楚透出疑虑。

  花余红主动答道:“我笑你外表生得斯文俊气、一副温吞无争的模样,说话总持平声嗓、慢条斯理的,其实自视甚高,讲究的是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骨子里强得厉害,脾性也拗,吃软不吃硬呐!”

  他俊脸微怔,丹田的热气冲上心头、冲上喉间、冲上……他蓦地屏息,怕那股热气又要逼出两管鼻血。近来才知,原来他体内燥成这般。

  螓首偏了偏,像仔细思吟过,花余红忽而道:“你待我其实很好的。”

  “是吗?”他何时待她好了?

  “嗯。”她颔首又道:“我逗你、闹著你玩,把你欺负得有些过了头,你舍不得凶我,到头来只会生闷气。还有,那时盛家娘子欲杀我而后快,咱们在乌篷船上险象环生,你为了我险些被盛大川折断腕骨,后又不得不对付他……我记得你为我察看剑伤时的模样,你眉眼间有著担忧的神气。”略顿,她露齿浮靥。“你待我好,我很欢喜。”

  “我……”欲辩无言,玉澄佛头一甩,道:“任何人因我而伤,我都会担忧、会过意不去,这十分寻常。”不寻常的唯心而已,她掀起他心湖间的骚乱,时如波涛、时似谷纹,自相识以来,无一刻歇止。

  花余红轻吟了声,不同他再辩,柔荑匆地双双握住他单掌。

  “你怎么说都好,总之你待我好,那便是好。”

  “余红姑娘,我——”

  “唉,别说这些了,我知道你怕家人忧心,你要走,我也不会阻拦,但……多住些时候吧。在这儿多待几日,你肯定会喜爱‘浪萍水榭’的,好吗?”

  他早已喜爱上这里,奇异风雅,深幽且耐人寻味,他怎是不爱?

  教她柔情一问,他拒绝的话全梗在喉中,那双盈满期盼的丽眸映出默默的两个他。他如何说不?

  吃软不吃硬。她说对了。

  旁人柔情以待,他只有挨宰的分儿。

  将他的沉默当作应允,花余红笑开怀了,拉著他往木梯口去。

  “走,请你吃‘玫瑰冻’,我今早特地央求厨房的田大娘做的,你一定喜欢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