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佛公子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佛公子 第三章 再挽玉心驻浪萍(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突起的状况为玉澄佛解答了。

  乌篷船刚从一道拱桥底下穿过,船身忽地一沉,一双男女从桥上落在船板上,瞧那劲装鸠衣的打扮,手中各持兵刃,分明是江湖人士。

  “花余红,回你的‘浪萍水榭’吗?也顺道送我夫妻俩一程吧?”那女子约莫二十六、七,容姿中等,口气虽轻缓,瞧著花余红的两道眸光却犀利无比,恨不得在那张娇脸上烧出两个洞似的。

  花余红灿眸轻荡,掠过那女子,款款地落在她身旁的男人脸上,后者黝黑的面容浮现暗红,炯炯目光犹似窜火,一瞬也不瞬地与她相望。

  “盛大哥,要妹子没记错,您和嫂子的新居是在太湖七十二峰那儿,离这里可好长一段路,得行车坐船、陆路水路的,走个三两天才能到,好不顺路,我就不送了,好吗?”

  “好、好……不送好……”盛大川不由得咧嘴回笑。

  “盛大川!”盛家娘子恼得几要咬碎一口牙,对自家相公下不了手,满腔火气自然扫向花余红。“你这狐狸精!抢了玉家‘佛公子’,还来勾引我男人吗?!”火大了,剑已出鞘,一出手便是狠招。

  “姊姊别恼,姊姊既嫁作人妇,还是别垂涎我家玉郎吧!”花余红纤身拔起,陡地跃过二人头顶。

  见盛家娘子举剑便刺,花余红身后并无退路,玉澄佛心倏地提至嗓口,制止的话不及喊出,身躯却早做行动。

  他几是连滚带爬地起身,双臂探长欲要扑开盛家娘子持剑的手,可惜连人家的衣袖都沾不上一点儿边,盛大川铁掌忽落,狠狠抓住他腕处命脉、陡翻,他当场倒下,一腕仍在对方三指中。

  “盛大哥,您一向疼我,别跟妹子抢啊!”柔腻馨息如痴如醉,花余红避开剑锋后倏又欺上,搔心的耳语拂过盛大川颈后。

  “啊?”盛大川周身陡软,气息不稳,抢到手的“货”又被夺走。

  “多谢啦!”花余红搂住半身发麻的玉澄佛,也不恋战,刚退至乌篷另一端,盛家娘子的利剑再次攻至,势若疯虎,整艘小船剧烈摇荡。

  “盛大川,还不出手吗?你难道真舍不得这小贱人?!”

  今日遇上的绝非泛泛之辈,他们夫妻若联手袭击,情况加倍凶险。

  玉澄佛勉强撑住,沉声低语:“把我搁下,你快走。”少他拖累,她应付起来就容易许多。

  近在咫尺的秀颜略侧,眸光眄流,花余红笑叹:“把你舍了,人家也不放过我的。再有,舍了你,我会心疼。”

  朱唇离得极近,暗溢淡香,唇瓣下的小痣平添风流,尽管此刻紧迫,他却不禁思起那柔软略凉的触感,啄上他薄唇,像在心版烙下什么……

  想什么呐?!他咬牙,头一甩,仿彿这么做便能甩掉那骚乱的绮思。

  “不要脸的骚蹄子!还敢这么跟男人搂搂抱抱、谈情说爱?!”盛家娘子长剑快打,似晓得她一颗心皆在玉家“佛公子”身上,遂故意多次挺剑刺向玉澄佛,引她回护。

  此一时际,在太座的怒斥下,盛大川长剑亦已出手,不攻花余红,直取那个贴紧美人身子、让他妒得牙痒痒的“佛公子”。

  这一方,花余红甫踢偏盛家娘子的剑锋,见盛大川直剑迫来,她想也未想,伸臂格挡,然对方气贯长虹,凌厉剑气教她臂膀一寒。

  她擒拿未果,肩头已然中招,若非盛大川向来倾慕于她,反应又快,劲力陡撤了三分,她一条手臂说不淮要当场卸下。

  “余红姑娘!”玉澄佛大惊,脸色如灰,忙以半身撑住她。

  “杀了她呀!盛大川,愣在那儿干什么?!你、你好没良心!”盛家娘子气得哭喊,抢下抢“佛公子”已非要事了,不杀花家的小贱人,她一口气如何也难咽下!回剑,银霜再至,直攻花余红门面!

  同一时刻,盛大川猛然回神,满脸胀得血红,怒火与妒意狂烧。

  他暴喝一声出手,又一次精准抓住玉澄佛的手脉,长剑却下意识要挑开自家娘子咄咄逼人的锋芒,不想倾心之人受伤。

  花余红心中凛然,深怕玉澄佛真被抢走。

  刹那间,她也不管自个儿的安危了,旋身飞踢,腰侧避无可避地卖出一个空隙。盛家娘子岂肯错过,立即挑剑划过,肚腹却也扎实地挨了花余红一脚,不禁翻下船板,激起好大水花。

  花余红忍住疼,提气正欲对付盛大川,诡异的是,后者竟无端端发出哀喊,庞大身躯忽而跪倒。

  然,他三指明明还扣著玉澄佛没放,下一瞬,他浑身剧震,面色惨青,手一松往后跌,跟在自家娘子后头竟也落了水。

  发生何事了……

  是谁伤著谁……

  微启的唇瓣促喘不止,花余红脑中有几分茫然,不待她出声,一双青袖圈住她摇摇欲坠的身子,将她扶入乌篷中。

  “你伤得很重。”尤其是肩胛那道剑伤,鲜血已染红她半身。玉澄佛面色如金,连唇红都褪得近似肤色,双眼炯明,虽勉力调息,胸口起伏仍剧。

  “我的四婢在城南水道那儿等著,与她们会合,她们晓得该怎么做。咱们不能停在这儿,若再被追上,你我得死在一块儿了。”说这话时,她娇娇一笑,苍白小脸不见忧惧,而眉眸温存,好似在说,即便同他一起死,那也快活。

  玉澄佛胸中一漾,说不出的滋味在内心盘转。

  他扶她躺下,忍不住轻抚她秀额,低语:“别妄动。我得先找个地方帮你治伤,治好了,再去寻你的四婢。”

  花余红迷糊了,扯紧他一袖。

  “不行……不行,怕、怕有谁还要追来,你半点武功也不会,毫无自卫的本事,他们……他们都要你,我得劫走你,把你带得远远的,你是我的……”

  她想,伤又非一时半刻能治愈,待治好再与四婢会合,岂不太晚?该是尽速避回“浪萍水榭”再疗治,那才对啊!

  她突地低哼了声,腰侧感到一阵刺灼,待伸手要碰,柔荑却落入男子粗糙的蒲扇大手里,听见他过分压抑的涩音响起——

  “腰上那道伤入了毒,好在毒性不强,你合眼睡会儿,醒来就没事了。”

  她轻笑两声。“你待我真好,还会安慰我……”明明毒性剧烈,盛家那女人恨她,也非一天、两天的事,哪会同她客气?

  欲要再叮咛他尽快与四婢会合,又怕他不懂得撑船,眼睫掀了掀,却瞥见他走出乌篷,拾起长竿疾撑,动作虽称不上灵活,倒也有模有样。

  花余红感觉身躯沉得如吸饱水的整袋棉花,连蠕动一根手指的力气也没了似的,呼息越来越难,有什么东西重重压在胸口一般,害她累出满身汗。

  她似乎睡著,又在下一刻醒觉过来。

  醒来时,他已来到她身边,离她好近,深幽幽的长眼瞧不见底,那专注的神态让那张有棱有角的脸庞显露出少见的凌厉。

  “你在生气?”小命都快没了,她仍是笑。“唉,盛大哥是我幼时之友,你该不是吃醋了,以为我真喜爱上人家吗?放心……姑娘我挑得很呢,一旦挑上,就缠到底,呵呵,你躲不过啦……”

  瞧她还在说什么疯话?玉澄佛胸中窒闷。

  他确实动怒了,思及几刻钟前的种种,再见她此际身如浴血地躺在面前,他的怒气便愈积愈满,大半是针对自己。皆是受他所累啊!

  “我没吃醋。”他低声道,忍住内心不寻常的焦灼,略俯身,双手开始动作。

  “啊?唉……我倒希望你吃呢。你为什么脱我衣服?”即便思绪不甚清晰,花余红尚晓得男人正对她做些什么。

  他徐暖的气息荡在她周遭,似有若无地包裹了她,那双大手已解开她的腰绑,将那件乔装成船老大的粗布外衫和里边女儿家的衬襦逐一掀启。

  肤上略凉,曝露出来的嫩肌起了一粒粒细小疙瘩,她雪白的颊泛开两朵晕霞,翘睫轻扇著,眸波仍固执地留驻在那张清臞俊秀的脸庞。终于,男人幽柔的深瞳与她接上。

  “我把船暂时插进停在岸旁的一排乌篷船队里,二十来艘的船只外型极为类似,不容易辨认的。”他语调有些沈,哑哑的,紧绷与压抑的感觉不减反增,似费劲儿克制著什么。

  “要是他们逐船搜寻,那就不好了……”上身仅剩薄薄的亵衣蔽体,随著每一下呼息吐纳,她胸脯明显鼓沈,而那两团浑圆勾勒出来的沟影如何的诱人,她自个儿清楚,也晓得他定是瞧见了,尽管尝到带甜的薄羞,她却又想使坏、捉弄人。

  “你脱我衣衫、看了我,要负责的。倘若盛家嫂子搜上船来,一剑夺我命,你肯陪我一块儿死吗?”

  她确定了,他脸果真红了,金纸般的脸肤出现不规则的红痕,双颊犹最,染开好大两片。唉,她真爱瞧他脸红模样。

  “谁都不会死。”收回在她肩处和腰侧轻挪的方指,玉澄佛不敢多闻她肤上幽香,哑声低语。“等他们寻到这儿,你身上的伤与毒皆已除去,早便走远了,不会死的。”

  花余红轻“咦”了声,就见他……动手解开了他自个儿的腰带,拉开外衫前襟和里衣?!

  “你、你你……”他怎么突然转性,竟开始脱起衣服了?!

  可惜,没脱到让她瞧个尽兴。他拉出系在腰间的澄玉,将玉贴在她眉心。

  “唔……”好凉、好舒服……她不自觉地微笑。

  “没事的。”那好听的男性嗓音低柔地安抚著。

  随即,他盘坐合目,双掌置在丹田处,上下如抱一球。

  他呼息,丹田鼓起,缓缓地,他两掌之间竟生出一团幽火!

  初次目睹,花余红惊异讶然,凤眸直瞠著,忘记眨眼,小嘴微张。

  那团幽火似有生命,在他掌间越旋越大,色泽由白转青、再由青转作艳红,他气息变得浓重,面庞泛出一层薄金。

  “玉澄佛……唔!”她蹙眉闷哼,因他著火的掌忽然覆将过来,分别盖在她肩胛与腰侧的伤口上。

  这一瞬间,花余红终于弄明白,他是怎么治好那些姑娘的。难怪那些小姑娘、大姑娘、老姑娘全赖著他、要他负责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