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佛公子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佛公子 第三章 再挽玉心驻浪萍(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劫了他,又对他撤手。

  那姑娘将画舫独留给他,与四名小婢分乘两艘小翼,直穿过湖心,消失在远邈的江端。

  小翼一开始便收纳在画舫两侧,揭开薄如蝉翼的帆面,来风吹鼓,只要操纵横竿、抓准方向,无须费劲儿划桨,便能在水面疾行。

  离去前,她飘飘落在小翼上,雨丝将歇不歇,轻细地濡湿她一身金红,回首仰望著他的那张芙蓉脸,眉目如画,温润似有情意,那情也隐隐化作烟雨,将他似有若无地缠绕。

  姑娘的音容笑貌,他一直铭记于心。

  我走啦!你保重,得小心留神,别教旁人偷了去。她笑语,纱袖轻扬。

  一只银袖在他面前胡挥,没能引起他注意,那人干脆打开折扇,扬得他鬓边的几丝散发乱飞,搔痒他的面颊。

  “别闹了,音弟。”即便轻责他人,玉澄佛语气仍淡,仿彿事不关己。

  摇著折扇的公子相当年轻,约近弱冠之年,浓眉灿眼、面皮白净,笑时酒涡深现,不笑时双颊亦轻捺两点,一瞧就觉得可亲淘气。

  “我不闹闹你,怕你老僧入定般直瞅著船篷外,要瞅得回不过神来。”玉佳音收起扇子,扇端敲著自个儿下巴,笑咪咪的。“二哥,想啥儿事呀?”

  他虽喊“二哥”,与玉澄佛却是堂兄弟的关系,玉家嫡系子孙仅玉澄佛一个,但同辈手足则有一十五人,以目前主事的玉铎元为首,玉佳音则排行最末。

  听小堂弟笑问,玉澄佛拨开颊边发丝,背靠著船篷,薄唇略勾却不言语。

  此际,外边仍是水路,他依旧在舟船上,只不过夏季的潇湘雨已过,初秋的天云颇为清朗,略含萧瑟味儿的风拂过的不是画舫上精致的层层纱帘,而是穿透了一艘再寻常不过的中型船只的鸟篷子。

  乌篷船在交错纵横的水道上缓行,戴著大圆笠的船老大在前头撑著长竿,巧熟地避开迎面过来的两艘小船。船只交错而过时,能轻易瞥见小船上载著一篓篓的新鲜蔬果和活跳跳的河鲜。

  江南多湖荡人家,平日不是行船于湖荡中捕鱼放鸭,便是编蒲为生,赚些外快贴补家用,而城中则水巷穿梭,放眼望去,石阶下可见妇女们取水、洗米、边捣衣边话家常,有谁欲买菜、买鱼,随手一招便有载满好货的小船靠近,当场秤斤论价。在这儿,百姓们的生活早与水紧紧相连。

  玉澄佛淡淡又笑,静嗅著周遭繁闹的气味。

  他不答话,玉佳音矛头一转,伸长扇柄敲了跟在旁伺候的小随乐头上。

  “随乐你说,你家主子怎么回事?以前三拳还勉强打得出半个闷屁,现下倒好,动不动就跟坐禅似的,难不成有个跟‘佛’沾了边的名号,到头来真要成仙成佛啦?”

  坐在另一端乌篷口的随乐两袖抱头,语气委屈地道:“小爷,这事您甭问我,咱也不知啊!那一回在‘迎紫楼’出事儿,公子爷教那个什么……什么‘浪萍水榭’的花姑娘带走,后来虽在湖心的一艘画舫上寻到他,但自那时起,公子爷就不多话了。您也知晓,他原就不爱言语,如今更懒得开口了,那、那……那也不是咱的错嘛!”小爷没事就爱敲他脑袋瓜,好玩哪?敲多要变笨的,又不是敲西瓜!呜~~

  玉佳音拿扇子再次搓起下巴,两眉一纠,大叹。“完啦完啦,该不是被姑娘给迷了去?再不然便是当日受了惊吓,三魂七魄没尽数收拢!唉唉唉,咱二哥如今都成了闷葫芦,现下还得被老大狠心地抛到城郊外的别业独居,他没了我,身旁冷冷清清,往后日子可怎么过?”恰一阵秋风扫上,他畏寒地抖抖双肩,没瞧见玉澄佛因他夸张的言语,嘴角不由得再往上拉高几分。

  随乐撇撇嘴,在旁嘟囔。“哪里冷清了?不是还有我陪著吗?从夏天到现在,短短三个月,咱们玉家都遭入夜访八百回啦!主爷才不狠心,他要公子爷到城郊别业暂住,便是为了防范那些乱七八糟的恶人夜探玉府劫人。咱瞧啊,小爷您送到这儿便成,还是别跟来,乖乖待在城浬读书习字方是正事,反正您跟上别业,只会闹腾罢了……噢!”脑顶又中一记,力道下得既重且快,躲都不及。

  “我闹腾?好,小爷我还当真闹腾给你开开眼界!看招!”扇柄高举。

  “哇啊啊啊——”想逃都逃不出小小一艘船的范围啊!

  “音弟,别欺负他。”

  被这么不重不轻地静喝,玉佳音撩袖高扬的一臂好听话地定在半空。

  抛给可怜的小随乐一记堪称阴险的眯眯眼,那张净白俊脸随即挂上笑、挨了过去,都快蹭上玉澄佛的胸口。

  “二哥,你肯搭理我啦?呵呵呵,瞧你沉吟细思,想得头发都乱了,肯定心中有大事未决。二哥有啥苦恼,尽管说出便是,小弟虽说不才,多少也能帮忙出出主意,分忧解劳一下下呀!”说穿了,只是好事。

  玉佳音总归是少年心性,他对玉澄佛当日遭“浪萍水榭”主人挟走的那一段奇遇感到万分好奇,可惜当事人惜字如金,敦他连连旁敲侧击了好几回,每次都无功而返。

  “头发乱了,是教你那把折扇扇的,跟脑子里的事没相干。”玉澄佛上半身隐在乌篷的阴影底下,长眼显得格外神俊。

  玉佳音不好意思地嘿笑了两声,把扇子往颈后一插,道:“二哥不愿说,我却也猜测得出,你是担心老大那儿的状况,怕这招‘金蝉脱壳’的障眼法没能奏功吗?”

  几日前,玉铎元便让底下的人传出消息,说道玉家“佛公子”不堪各路人马骚扰,终要离开江南、移往两湖一带投靠某位退隐江湖多年的世交长辈。

  消息一出,无数双眼睛明里、暗里盯著玉家的动静。今早玉铎元亲率人马护送十余辆马车往两湖行去,躲在马车里的是江南两大镖局的大小镖师,还有一部分官府拨下的兵丁亦乔装混在车队里,就盼著能引诱那些恶人出手,好来个一网成擒。

  而“佛公子”本尊同样在今早出走玉家,从玉府大宅后门的水巷悄悄离开,随手招来一只乌篷船。若非玉佳音抢著跟来,也只有一名小厮随行。

  许多时候,他不愿“闯祸”,想让一身异能永远隐伏。

  他不想心软,怜悯世人总得付出代价,但世事如流水,有它一定的方向,教人挡不胜挡。于是,他狠不下心、无法视若无;,于是,他想独自担起责任,可恨仍拖累了家人。

  ……即使事前知晓将惹来麻烦,你仍会救人的。

  那爱穿金红衫的姑娘曾说过的话,毫无预警地板进他脑海中。

  他一震,呼息陡浓,胸口泛起莫名的波动。

  该要习惯了,自那日在湖心别过,他动不动便思忆起那张秀且娇气的脸容,挥之不去,在他心上越凿越深。

  是迷惑吧?万分的迷惑,猜测不出她最终的目的,所以才这般欲放不能放,成了心口的一块病。若非迷惑,还能是什么?

  暗自调息,他静语:“希望大哥那边一路顺遂,一切在掌握中,别出什么意外才好。”

  “不想出意外,还是跟我走吧!”

  “咦?咦?我没说话呀!谁抢在小爷前头发话啦?”玉佳音浑身凛然,双手一前一后挡在胸前,瞧那姿态与花拳绣腿无异,迎敌的招式虚弱得很。

  “小爷!咱们……咱们的船老大怎么是、是……是个姑娘啊?!”那女子脆嗓一入耳,随乐一时间没能认出对方,却已惊恐地瞪大眼,似有些不能呼息,整张脸都胀成紫红色了。

  不仅是个姑娘家,还是位曾有一面之缘的旧识!

  玉澄佛闻声扬首,整个人定住,仿彿周身大穴全给点齐了一般。

  初时,他仅觉这船老大身形纤细瘦小,但江南男子的体型原就精瘦属多,也就没放在心上。此时见对方推高顶上大圆笠,露出那张素面娇颜,他方寸似中巨锤,震得根本难以言语。

  扮作船老大的花余红忍不住掩嘴轻笑,支著长竿,她谁也不瞧,一双凤眸独独锁住玉澄佛。

  “我说过,能带走你一次,便能带走你第二次、第三次。现下我又来啦,你非得随我去不可。”

  见他僵住无语,她螓首略偏,眨了眨眼,笑仍不绝。

  “怎么,瞧我瞧痴了?我又变美了吗?”她忽而低叹,柔音在繁嚣的水巷里仍清楚传进他耳中。“公子倒是清减许多,两颊更瘦,颚骨更明显了。唉,你们玉家还是不懂得照顾你。”

  莫名的,就是能感领她话中诚心的关怀,即便她目的不单纯,毫无礼教与矜持,玉澄佛却极难对她生出厌恶之情。

  抿抿唇,他终是出声。“近来胃口不好,睡得也不很安稳,想的事情多了。是我自己不好,跟家人无关。”

  “那么……你上我那儿去,我养你,让你胃口好、睡饱饱,好吗?”

  领教过她的坦率和大胆,他心里早有准备,此时胸口微热,面容倒已平静下来,淡笑道:“余红姑娘的好意,澄佛心领了。”

  花余红撑船的动作未停,仍穿荡在水巷中,扬眉又道:“你大哥的诱敌之计仅发挥一半的作用,那些人日夜盯著玉府,派出一批又一批的好手,没那么容易逮全的。部分的人劫车队去了,仍有一小撮人留在暗处继续监视啊!你不跟我去,要吃大亏的,咱们还是走吧?”

  “不——唔唔唔唔……”随乐刚动的嘴皮子被一旁的玉佳音捣得好严实。

  从花余红主动曝露身分后,玉佳音和小随乐两颗脑袋瓜便调过来又转过去,瞠目结舌地看著她与玉澄佛你来我往的谈话。

  瞧那势态,两人好似“混”得颇熟喽?

  捣住随乐意图叫嚣的嘴,玉佳音这会儿也看清姑娘美颜,笑嘻嘻插话道:“姊姊便是‘浪萍水榭’的主人吧?江湖人都说,姊姊那处水榭美若仙境,里边的女子个个都似沾了仙气,比花还娇,姊姊如今与我二哥交好,想邀他上水榭小住,不知在下能不能——哇啊啊~~”    “能不能跟”这几字都没来得及问全,他已被赏了一记飞腿,“扑通”一响跌进水里。

  “音弟!”玉澄佛讶呼,欲探身去救,乌篷船却行得好快,眨眼间便把狼狈踢水的玉佳音抛在后头了。

  花余红向随乐抛了一笑。“你这孩子一向乖,姊姊疼你,不忍心也让你挨痛。该怎么做,你心里清楚了?”

  呜~~再清楚不过呀!随乐哭丧著脸,总之自家主子又被这位花姑娘给劫定了,他只好期待再次在某艘画舫上寻回主子了。哀怨地咬咬唇,他深吸口气儿,闭住,很认命地跳进河道里。

  “你……这是干什么?”玉澄佛倒不担心落水的两人,因河道的水并不深,再有,音弟和随乐都识水性,他仅是教她给弄糊涂了。

  花余红长竿快撑,抢在几艘寻常木船前头,笑音回荡。“劫你啊!你听过诸葛孔明七擒孟获的故事吗?”

  七擒七纵,而后顺服。

  所以,她也来对他施同等手段?也要擒他七回吗?

  玉澄佛盘腿稳住身躯,眉目尽漫无奈神气,欲笑笑不出。

  花余红也没真要他答出什么来,菱唇露暖,然,那朵暖靥不及满绽,竟陡然凝紧。

  “坐稳!他们追来了。”

  “什么?”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