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观云吟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观云吟 尾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五年后。

  山水茶馆里,几个外地人交头接耳。

  「那个正在摇扇子听说书的就是侯观云?宜城出了名的败家子?」

  「是啊,他爹当年留下一堆财产,全让他卖光了。亲戚看他不中用,也不跟他往来走动了,更别说没人敢将闺女嫁给他,他只好娶一个家里的小丫鬟,勉强算是跟他老娘有个交代。」

  「哇!这么会生?旁边那三个小孩全是他的?」

  「有像喔,小小年纪就学那公子哥儿的摇扇子模样,长大后又是好吃懒做的败家少爷,可惜啊。」

  侯观云眯眼微笑,一手轻轻搧着纸扇,一手抱住了藏在衣袍里憨睡的小女儿,不时低眼瞧看,神情幸福极了。

  坐在一边的左儿、右儿、好儿亦是优雅摇扇,跟着大姐夫几年下来,他们摇扇的功夫可说是青出于蓝,更胜于蓝了。

  「千金之子,不死于市,此非空言也。」侯观云悠然自得地道:「好儿,接下来呢?」

  「故曰: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壤壤,皆为利往。」七岁的好儿口齿清晰,随着摇扇的动作,抑扬顿挫地念道:「夫千乘之王,万家之侯,百室之君,尚犹患贫,而况匹夫编户之民乎?」

  「右儿,跟大姐夫说说,这是什么意思?」

  「吼,大姐夫你都不念书喔。」右儿不住地摇头,将扇子啪地收起,敲着桌子道:「太史公的意思就是说,有钱真好,大家跑来跑去穷瞎忙,还不是为了一个利字?皇帝老子都怕穷了,更何况我们这种市井小民。」

  「右儿这样说我就懂了。我挺怕穷的,穷了啥事都不能做,不能让老婆孩子吃好穿好,也没钱给你们请夫子读书了。」侯观云若有所悟地轻摇扇子,又是摇头晃脑地道:「可是呀,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不如就归去来兮吧。」

  「走了!」左儿跳下凳子,边走边吟道:「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悉惆怅而独悲?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

  「这……这个侯家大少爷是穷疯了吧?」外地人不住地替他叹气。「既然穷了,还唱什么归去来兮自命清高,没钱就是没钱了啊。」

  「今是昨非呀,看来他是大彻大悟,悔不当初败家了。」

  「几位兄台好雅兴,来宜城搜罗古玩艺品了?」

  「吓!侯公子?!」几位外地人吓了一跳,怎么败家公子就往他们这桌来了,还怎知道他们是来采买艺品的?

  「这里的说书有趣,茶叶清香,饭食美味,坐坐,这壶茶就让我请客了。」侯观云抱着趴在肩上熟睡的小女儿,咧出俊美的笑容。

  「这不好意思……」败家子还摆阔请客?

  「请慢用。左儿,右儿,好儿,咱回家找你们大姐喽。」

  好儿走在最前面开道,左儿右儿并列走在后面,三个小人儿正经八百地摇扇子,领着怀抱小娃娃的侯观云,大摇大摆地走过大街。

  以前有八卦阵,现在有三小娃,虽然阵仗缩小了很多,但侯观云心满意足,脸上笑意不褪,逢人就咪咪笑。

  「大姐夫,你干嘛请他们喝茶?他们说你坏话耶。」右儿回头问道。

  「我都买下山水茶馆了,当老板的请客不为过吧?况且昨天他们为咱的水晶铺子进帐三千两,嗯,请一壶茶好像太小气了。」

  「他们好像不知道水晶铺子是大姐夫开的耶。」左儿道。

  「嗳,我当老板没什么好神气的,回家也得让你们大姐揪耳朵。我既然没本事,就交给能干的掌柜和伙计,大家一起赚大钱吧。」

  三个娃娃都知道大姐夫有一个很大的本事,那就是有求必应。

  「大姐夫,我不小心打破砚台,要买新的。」右儿要求道。

  「好,去今思斋,前几天才听掌柜的说来了一批端砚。」

  「大姐夫,还是跟你说了吧,我嘴巴破一个洞,疼两天了。」左儿苦着脸,鼓起了圆圆的脸颊。

  「嗳,十岁的孩子火气这么大?先转去生生药铺找消炎粉。」

  「大姐夫,我的鞋子挤脚,大姐的肚子大大,爱睡觉,没心神帮我缝新鞋。」好儿压压脚掌,有点委屈地道。

  「好儿长得真快,挤脚怎不早说?大姐夫带你去宽心衣鞋坊找裁缝叔叔,他半天就能缝好一双好儿的鞋了。」

  「唔……」趴在肩头的一岁小女娃醒了,迷迷糊糊睁眼。「娘……」

  「晴晴乖乖,娘在家困困,我们马上回去找娘和姐姐玩了。」

  「呜呜,爹,饿饿。」小晴晴嘟了嘴,大眼里含着盈盈泪水。

  「好好,爹带你去香香糕饼店,顺便帮你娘挑几样开胃的点心。」

  「耶!」三个小舅舅开心大叫,他们想要的东西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等着他们的小甥女醒来喊饿啊。

  「少爷!少爷!家里来了一群人嚷嚷着要找你,吓坏老夫人了。」一个家丁从大街那端跑来,紧张地朝侯观云大喊。

  「嗄?我没欠人钱啊。」侯观云也吓了好大一跳。

  「不是啦,是我们家的佃户,今年收成好极了,大家都很开心,带来好几笼的鸡呀鸭啊鹅的,还有人牵来一头猪,老夫人受不了鸡屎味道,让少奶奶给扶到后头休息了。」

  「你话早讲清楚嘛。」侯观云笑容满面,这群佃户实在待他太好了。

  说也奇怪,明明减了他们一半佃米,为什么侯家又多了两座谷仓?喔,对了,是依依前年帮他买了几块田地了。

  真糟糕,他有多少家业都忘了。嘻,幸好他有一个贤妻,过目不忘,反应灵敏,做事明快,乐得他天天逍遥在外;男主外,女主内嘛,他在屋外带娃娃玩耍,依依就在屋里帮他数银子。

  他得赶紧回去了,依依有孕,可不能让她劳神去招呼乡亲。

  「左儿、右儿、好儿,你们自己去铺子拿需要的东西,跟掌柜叔叔说记大姐夫的帐。不过呢,香香糕饼店虽然也是大姐夫的铺面,但你们得拿自个儿的果子钱出来买点心。」

  「呜。」三张小嘴齐声抱怨。

  「大姐夫是教你们掌管钱财的道理,量入以为出,上足下亦安啊。」

  「喔。」听不懂啦,记起来明儿去问夫子吧。

  「晴晴,别急,家里也有好吃的点心,咱回家吃了。」他柔声哄着小女儿,迈开大步,开心地往回家的路走去。

  「嘻!」三个小男童咽了咽口水,拚命摇着扇子,踩着小脚步,迫不及待地往他们心心念念的香香糕饼铺跑去。

  秋阳温暖,大地丰收,宜城大街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大家也准备过个好年了。



  【全书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