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观云吟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观云吟 第10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瞧他将弟弟们带成了什么德行!

  柳依依走到后院,就看到左儿右儿好儿排排坐在一根大木头上,一个个翘起了二郎腿,手上拿着纸扇,摇得好不逍遥自在。

  至于那个始作俑者,则是卷起了袖子,汗流浃背地握住一把斧头,瞪着一块木桩,俊脸显得十分苦恼。

  「不信劈不开你……啊!依依你来了。」他欣喜地露出笑容。

  「沟儿啦。」左儿右儿异口同声地道。大哥哥真是笨到底了,连大姐的名字都会叫错。

  「嘿嘿,这你们就不知道了,依依是我叫的。」

  「你在做什么?」柳依依没有好脸色。

  「帮你爹劈柴啊。」他转个方向,从另一个角度端详小木桩,笑道:「这两天跟着老爹大娘下田去,他们只肯让我坐在田梗上发呆,我又想抓条泥鳅给星儿加菜,差点没踩坏了新插的秧苗。哎,既然我什么都不会,还是乖乖在家劈柴好了。」

  她昨天早就听娘加油添醋说了。她很少看到娘那么开心,他就是有这个本事,可以逗得身边的人如沐春风。

  三天来,爹娘早已将水晶观音供奉起来,且不止家人,甚至整个村子的人心都让他收买去了,每个人都知道他要来娶她,见了面就笑咪咪地问候她,气得她只能躲在家里不出门。

  喀!扣!他斧头劈下,没劈中木头,反而将木头给弹了开去,撞上他的小腿,痛得他当场跳起来哎哎叫。

  「我来。」看他笨手笨脚的,她干脆抢过斧头,摆好木头,举了起来,回头瞪道:「还不走开,不怕我劈到你吗?」

  「是是。」他揉揉小腿,笑着捡了一块木头坐下,拿出不知藏在哪里的折扇,拉开领口用力扇了起来。

  三个男娃娃看他如此扬法,也是有样学样,扯开衣服扇得不亦乐乎。

  啪!柳依依劈开木头,一劈为二,二劈为四……看着木块滚落,她纠结的心好像也被劈了开来,掉出了想藏、却怎样也藏不住的情意。

  他的诚心诚意,她看到了;他的痴心深情,她领会了。她是该欢欢喜喜接受他的求婚,与他一起回到宜城,可是……

  她的泪水随着斧头劈落,滑下了脸颊。

  「依依、依依!你怎么了?」侯观云吓得起身,握住她的手臂。

  「赖皮鬼!原来你就是这样追求喜儿姐,难怪她受不了!」

  「呃,我只会这一招……」侯观云无辜地道:「我保证,这回招数用尽,以后就不再用了。」

  「少爷,你何必这样?」柳依依扔下了斧头,眼泪像是下雨似地掉个不停。

  「唉,是我不好。」他怜惜地抚着她的头发,急欲拥抱安慰她,眼睛一瞥,却看到六只亮晶晶的眼睛盯着他不放。

  「左儿、右儿、好儿,你们去前面找八姐姐、九姐姐玩。」

  三个小鬼不为所动,开心地搧风点火,小小年纪就明白有戏可看。

  「依依,我们去散步。嘿,你们可不准跟来,不然大哥哥就不给扇子玩了喔。」他们不走,他闪开总行了吧。

  *

  他牵着她的手,走向屋后山坡。他们只是走,一直走,沉默着,流泪着,越走渐远,远离了所有人的目光,隔绝了所有的世俗尘嚣,任凭天地之大,此时唯有他俩。

  天高云清,绿荫成林,鸟儿吱吱鸣啼,野花娇艳盛放,温暖的阳光筛落在他们的身上,也烧热了彼此紧握的手掌。

  他停下脚步,再也无法抑制满心的思念,伸手紧紧抱住了她。

  「依依,我好想你,好想你。」他的眼眶热了,双手不住地摩挲她变得细瘦的身子,疼怜地亲吻她的脸颊。「没有了你,我真的不知道要如何是好,我好怕失去你。」

  她默默流泪,让自己在他的拥抱里倾泄出所有的相思。

  「依依,对不起,让你吃苦了。」他吻着她的泪,啄着她的唇,声音变得有些颤抖。「一切都是我不好,不知人心险恶,竟害了你……」

  她摇摇头。她早就不怨了,此刻在他的怀抱里,她什么都不怨了。

  「依依,还疼吗?」他轻轻按住了她的胸口。

  「不要……」她抬起头,惊慌地想拿开他的手,却看到一双溢满泪水的痛心眼眸,她心头一紧!不,他不能哭呀,他一哭,她就想安慰他了,可她自己都哭得说不出话来了……

  「我很担心你的伤势,给我瞧瞧好吗?」他柔声请求。

  「都好了……」她虚弱地拒绝,却无力阻止他揭开她的衣襟。

  他动作轻柔,解开了她扎得很紧的肚兜,入目所及,令他立刻倒抽一口气,震骇得闭上了眼睛。

  伤口是收合了,可那一道道伤痕依然鲜红醒目,处处提醒他,这是她为他受的。

  他再度睁开眼,心痛万分地将她的伤痕收进他的泪眼里。

  「我带来的去疤生肌膏药擦了吗?」

  「柴儿每夜都过来帮我上药。」

  他心如刀割。要搽多久的膏药才能让她恢复往昔娇嫩的肌肤?要过多久的日子才能抚平她心里的痛楚?

  是他将她拉扯进他的命运里,既要她照料他的生活,又得承受他的隐晦心事,再来是为他理家,从而害得她受罪。

  他从来就不懂得去爱她,只会将疲累劳苦过给了她,任性地从她那儿得到力量,以为她的照顾关心都是天经地义,却万万没想到,她为他所做的,早已远远超过一个丫鬟的本分和心力——原来,那是冰雪聪明的小泥球默默爱他的方式。

  她代他承受了原该是三舅报复在他身上的鞭笞;飘然远走,为的也是让他无后顾之忧。她为他做得太多了,试问,他又为她做过什么?

  因着她的苦难,他痛定思痛,重新找回自己,一夕之间长成一个真正有勇气和魄力的男人,从此终于懂得了去爱她、保护她。

  这是她为他唤回来的。他好不舍、好心疼,既然没有神仙妙药能立刻复原伤势,他唯有竭尽所能,努力修补她饱受创伤的心灵。

  他激动地俯下脸,以吻为她疗伤。

  哪里有伤痕,他的亲吻就到了哪里;顺着一道道疤,无数的密吻熨贴了过去,极缓、极柔、极沉,彷佛是想将那疤痕熨压得看不见了。

  时光似是静止了,清风悠悠,水田漠漠,温软的唇在她身上游移着,寸寸吮吻过她胸口的肌肤,现出了淡淡的柔情印记。

  他扶着她的腰,身子逐渐蹲下,吻印缓缓移到了她的腹部。

  柳依依背倚在树干上,泪流满面,拿手不住地抚摸他的发。

  他吻进她的骨子里了,那么轻软如风的吻,不仅抚慰了她这段日子以来的纷乱,平静下了心情,也让她的身体渐渐地放松、酥软、无力,仿佛就要融化在他的柔情里了;她的双手不觉拨乱了他的头发,有某种奇怪的渴望想要与他合而为一……

  视线朦胧中,入眼丝丝银白,在阳光下闪动着刺目的光芒。

  老天!她泪水狂泄而下。他为了她,花了多少心力和他三舅斗法?又忙白了多少黑发?!

  「拜托你,少爷,拜托你不要再长白头发了……」

  「依依,怎么了?我长白头发也哭成这样?人都会老的啊。」侯观云慌忙站起,不住地拿指腹为她抹去泪水。「没办法呀,它自己要长出来的,我又阻止不了,不然我拔光好了。」

  「傻瓜!我才不嫁秃子!」她哭个不停。

  「依依,你肯嫁我了?!」他喜形于色。

  「你的六表妹怎么办呀?」

  「她?呵!」他露出笑容。「你还管她作啥啊?她自求多福去吧。听说我三舅打算送她去选秀女,说不定将来还可以当上皇后娘娘,那我也变成皇亲国戚喽。」

  「你娘怎么说?」她没心情听他说笑话。

  「我当然被骂惨了。我跟她说三舅的可恶行为,你知她只会哭,拿不定主意,我就跪在她屋子前,说我只爱依依,非依依不娶。她一开始当然不答应了,我就跪了一夜又一天……」

  「你何必……」讨厌,他是来讨她心疼的吗!

  「后来是我娘不忍了,她说她就只有我这么一个宝贝儿子,爹都死了,将来不依我要依谁。娘家那边的兄弟完全不可靠,侯家出了事,他们只会趁机谋占财产,我娘也对他们失望了。」

  「我怕你三舅会报复你。」

  「别怕。我在处理几个地点绝佳的铺面时,他多方阻挠,威胁利诱,我才不理他咧。」他自信而得意地道:「我卖的是侯家产业,关他啥事?该卖的都卖了,他也没辙。他这个黑心肝以为我笨,想占我便宜,再一步步控制我,我偏不如他的意。」

  「那多出来的伙计家丁怎么办?」

  「这可费一番心思了。当然要给上一笔优厚的补偿银子,尽我所能安顿好每一个人,让他们都能满意。」

  「你所有的事情都安顿好了,这才来找我?」她怯怯地问。

  「是的。这样我才敢来找你,否则有着太多有形的、无形的阻凝;就像我第一次吻你,你会拒绝我,可我知道你心里是难受的,我必须将所有的疙瘩清除掉,才能让你安心来爱我。」

  他知道她的心意?她的少爷懂了?长大了?

  他再捧起了她的脸蛋,怜叹一声,抹去她一再滑下的泪水。「依依,都是我不好,我欠缺考虑,行事不周,兴匆匆就想娶你,这才害你受了苦,请你原谅我。」

  她摇摇头,将泪水抹擦在他的掌心里,让他给承接了。

  他真的不一样了!想得这么仔细,做得那么周详,而她只需静心等待,就可以全然安心地接受,并拥有他的爱。

  因为他爱她,所以他排除万难,为的就是要她心无罣碍。

  浓浓的幸福感包围着她,原来她是让他所深深疼宠着的啊。

  她泪光闪动,心在悸动,痴痴地望着那张已然成熟稳重的微笑俊脸。

  「呜,少爷……」

  「观云。」

  「我习惯叫少爷了嘛。」

  「观云。」他轻咬她不听话的嘴,笑道:「难不成要我喊你少奶奶?」

  「我不做少奶奶,我要做侯观云的妻子。」

  「依依呀!」他激动地抱紧她,吻住她柔软的唇瓣,深入缠绵。

  再无负担,再无阻碍,这个吻既长且深,道尽了彼此最深的依恋。

  「观云……不要乱摸……」她偷觑儿喘气,再这样吻下去,她不是窒息,就是让他给摸到浑身发热烧死。

  「我帮你穿肚兜。」他的手还是放肆的在她背部游走。

  「上面!带子系在上面,你别往人家下面摸……呀!」她猛往他踩了一脚,瞪他一眼,红着脸道:「很痒的耶。」

  「哎唷!」他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只好乖乖地照指令办事;他绝对相信将来老婆大人一不高兴,可是会罚他跪算盘的。

  为她拢好衣襟、系好腰带,他笑意盎然,端看双颊红润的她。

  「依依,我变穷了,你还会爱我吗?」

  「穷小子配穷女儿,这不正好门当户对?」

  「啊!依依,你又像以前一样有趣了。」他惊喜地握住她的手。「我真的很需要你。你知道我什么都不会,好吃懒做,一事无成,一定得找个能干的老婆依靠着才行。」

  「所以这才来找我回去成家立业?」她眨了眨哭得红肿的眼皮,笑出深深的梨涡。「我真是命苦,一辈子当你的丫鬟。」

  「不,你不会那么辛苦了。你帮我洗澡,我也会帮你洗……」

  「去!不害臊!不要水凉了又要骂人。」

  「我不敢了,我更怕被老婆骂。」他无辜地摸摸俊美的脸蛋。「既然头发都白了,这细皮嫩肉更要好好保养,不能挨耳括子了。」

  「耳括子?!」她的脸蛋一下子烧成两朵红云,瞧着他变得黝黑俊朗的细皮嫩肉,头一回害羞地低下了头,嘴里仍赌气道:「你要敢欺负我,我就让你挨个没完没了。」

  「好啊,那我宁可天天挨耳括子,也要天天欺负你。」他哈哈大笑,拿大掌用力揉了揉她的头顶,依依害羞的模样难得一见啊。

  「又来玩我的头了,我就是被你玩笨的,才会傻得爱上你。」姑娘家的羞涩立刻消失,她昂起下巴,双手擦腰,圆睁一双大眼看他。

  嗳,这颗小泥球啊,她不知道这种姿势最能勾引人偷袭的吗?

  「是想我吻你吗?」他不待她回答,俯身就吃了她的嘴。

  「唔?!」她一下子就摊软在他温暖的怀抱里。

  风吹林梢,燕燕双飞,舞向蓝天,一起迎向灿烂的阳光。

  *

  「吓!他们在干嘛?」

  三个男娃娃手牵手在山里绕了老半天,终于发现了目标人物。

  「小心,别给他们瞧着了。」右儿急忙打开扇子,掩住了小脸。

  左儿和好儿也赶紧打开扇子,遮住脸蛋,只露出亮晶晶的眼睛,滴溜溜地猛瞧前面那对缠在一起的人儿。

  「嘘,蹲下来。」右儿将扇子紧贴鼻头,招呼其他两人蹲下,围成小圈,小声地道:「大哥哥在咬大姐耶,我们得去救大姐。」

  「可是大姐没有哭啊。」左儿瞄了一眼,十分困惑。

  「哎唷!」右儿拿自己指头咬了一下,痛得龇牙咧嘴。「笨!咬了不会哭,会痛啦!」

  「喔。」好儿咬了扇柄一口,不解地拿起来看了看,怎么扇子不痛也不哭?

  「我不会痛啊。」左儿将指头咬在嘴里,含糊不清地道。

  「还是咬嘴皮子不痛?左儿,你脸过来,我咬咬看。」右儿又道。

  「不要,我怕痛。」

  「大哥哥咬,救大姐姐!」好儿挥舞纸扇,开心地嚷着。

        「对喔,都忘了救大姊,可是大哥哥好高、好大……」

        「嘿,等左儿长大了,就跟大哥哥一样高了。」一个好高好大的巨人蹲了下来,加入他们窃窃私语的小圈子里。

        「哇!」右儿吓了一跳,忙用扇子拚命往心口猛扇,看来不用救大姊了,该救的是这个大哥哥吧。「笨死了,我是右儿啦!」

        「又认错了?」侯观云搔搔头,抬头朝随後走来的人儿傻笑。

        「你要认不出左儿右儿,我就不嫁你了。」柳依依娇笑道。

        「什麽时候跑出这个条件了?」侯观云傻了眼。

        「刚刚。」柳依依抿了抿濡湿的嫣红唇瓣,脸蛋犹染著浓浓的红量,不再理会他,抱起了好儿。「好儿,我们回家找娘去了。」

        「大姊要嫁你?」左儿和右儿可不放过大哥哥,兴奋地拉著他问道:「就像二姊嫁给二姊夫,以後住在一起?」

        「对啊。」

        「二姊夫都给我当马骑,大哥哥你会吗?」左儿期待地问道。

        「二姊夫的手好壮,我抓在上面,他就带我绕圈圈了耶。」

        「呃……大姊夫可以教你们读书……」

        「我要骑马啦!」

        「我要转圈圈啦!」

        「我给你们十把扇子,好不好?」呜!好难缠的小舅子啊。

        「十把扇子要不同颜色喔,上面画蝈蝈儿和大马儿。」

        「大哥哥你画我,还要画我爹我娘。」

        「好好好,你们谁先帮大哥哥抓来蝈蝈儿……」

        「大哥哥,先不抓蝈蝈儿,来骑马啦。」左儿手脚并用,很快就爬上他的肩头,两脚跨住了他的脖子当马骑。

        「我要转圈圈。」右儿紧抓他的手臂,两条腿猛蹬著。「站起来喽!骑马转圈圈了。」

        侯观云哀怨地望著回头笑看他的依依。这是怎麽一回事?肩上骑一个娃娃,臂上又挂一个,还要他站起来兜圈子?!

        好吧,谁教他作牛作马也要讨好小舅子。於是乎,他摇摇晃晃地试图站起,脚还没打直,就……

        碰!一个大男人带著两个小娃娃,直直往下趴倒,五体投地。

        「嘻嘻!脏脏!」好儿溜下大姊的臂弯,跑到大哥哥前面蹲了下来,打开折扇,笑咧了小嘴,帮那张灰扑扑的俊脸搧去灰尘。

  「呜,好笨。」左儿右儿拍拍屁股,身手矫捷地爬起来,两个小脑袋一起大摇特摇。「大姐,你不要嫁大哥哥了啦,他啥都不会。」

  「他是啥都不会。」柳依依也蹲下身,温柔地抚摸那个装死撒娇的带笑俊脸,语笑嫣然。「你说呢,我的大少爷,你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这可该怎么办?」

  「嘻!当然是娶你回家替我挑、帮我提了。」

  朗笑如日,他握住她的手,是再也不会放开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