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观云吟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观云吟 第10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山抹微云,晴空净碧,燕燕双飞,穿过垂柳,掀开了这一季的春光。

  柳依依坐在茶水铺后边的柴堆上,拿双手撑着下巴,看着几个客人围坐溪边柳树的小桌边,悠闲地喝茶看风景。

  小茶水铺位在官道边,做为一个提供休憩的中继点,客旅总是来来去去,休息够了,就如蜻蜒点水般拍拍翅膀离去,留下圈圈荡漾的涟漪。

  东风拂面,吹来了略微高亢的闲谈声音。

  「大少爷果然没本事,又是卖房,又是卖地,一下子就将他爹留下来的家业败光了。」

  「没办法啊,亲戚翻脸不认人了,一个个向他讨债,他不卖行吗?」

  「你们是在说侯观云吗?他家老爷子很会挑时辰,捡着过年上西天去了,枉费大少爷赴京奔走,听说还花了不少银两呢。如今两腿一伸,讨债的更不会买年轻少爷的面子了。」

  「别替他担心了,他娘限他百日内一定得迎娶葛家表妹,只要表妹娶来,还怕葛政安不帮他吗?」

  「吓!是葛政安啊?听说这家伙比侯万金城府还深,更老谋深算呢。不过这也好,既是只会吃喝玩乐的大少爷,还是找个好丈人依靠着,包他继续吃喝玩乐一辈子。」

  「为什么有人这么好命呢?生来富贵,娶妻也富贵呀。」笑闹声音又飘了开去,四散在空旷的田野之间。

  垂柳轻轻摇呀摇,柳依依眼前逐渐变得模糊,绿柳、青山、小溪、谈笑的人形皆氤氲在一层水雾里,慢慢地看不见了。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过去已不可追,来日更是渺茫无期。

  老爷过世了,他也要成亲了,过年至今,百日差不多快到了,在这个春暖花开的好时节里,他是否正忙碌着筹备婚事呢?

  「大姐,在想什么?」柴儿走过来,轻声问道。

  「喔,没什么……」糟了,眼里的水跑出来了,她慌张地拿手指去抹,若无其事地笑道:「我想临溪的这边,可以盖上一排房间,客人推窗出去,就能看到远山好景色,嘿,我们房价就给他算贵一点。」

  「大姐还想着要盖客栈啊?」柴儿笑着坐到她身边。

  「当然了,这是我平生最大的志愿。」柳依依眸光乍亮,但很快就黯淡下来。「柴儿,对不起,我这次回来,本来会带回盖客栈的本钱,可是老爷出事,侯家没了钱……」

  最笨的还是她呀!竟将一点一滴攒下来的辛苦钱拿去帮侯家应急了。

  「这有什么关系,咱们慢慢攒钱就是了。」柴儿抓起大姐那略嫌瘦弱的手腕,捏了捏她的手骨。「大姐,你别老记挂我们,你为我们做得够多了,我们一个个长大了,现在得换你好好照顾自己。」

  「我很好呀,现在不必当丫鬟,每天睡饱吃,吃饱睡,闲来跟好儿他们玩耍,或是过来这儿帮帮忙,过得很快意呢。」

  「你胸口的伤是怎么回事?」

  「伤……」柳依依下意识地捂住心口,莫不是哪天换衣时让柴儿瞧着了?她忙笑道:「呵,什么伤?你眼花了,捕风捉影……」

  扯开笑容,同时也牵扯到心口的痛处。她跟他学了很多词句,常常脱口而出就是一句成语,此刻说了出来,竟好像回到了他的书房,他笑着摇扇子念书,她一边帮他抹桌子,一边挨在他身边瞧书上的文字……

  她一直以为伤口已经收合,痕迹淡了,不再痛了,可为何此时想起,她的心却仍像是要被绞碎似地疼痛呢?

  伤,依然在那里,不知何时才能消失。

  痛楚的感觉缓缓袭遍全身,她闭上眼睛,双手紧扯胸前的衣襟。

  「大姐……」柴儿忧心地抚上她的肩头。

  「啊!这天气挺闷的,我四处走走吧。」她忽然站起,立刻转了身,不让柴儿见到她眼里的泪光,更不让语声流泻出她的哽咽。

  柴儿也站起身,本想追上去,但大姐走得那么急,仿佛是要避开什么似地逃走,就算追上了,又能问出什么?

  两只燕子飞来,衔起柳叶,飞向了云空,将依依思念传向了遥远的宜城。

  *

  日暮时分,正是柳家最热闹的时刻。

  「好儿吃饭了。」柳依依将一匙饭喂进好儿的嘴里。

  「好儿吃吃。」好儿拿小手抓住木匙,很坚持要自己吃饭。

  「好吧。」柳依依只好放开手,让好儿去啃木匙。

  「沟儿,你就先吃吧。」柳大娘往她碗里夹一块肥滋滋的粉蒸肉,笑道:「你几个妹妹都是你一口一口喂大的,现在换娘来喂你了。」

  「娘,这肉还是给你吃……」柳依依想要夹起。

  「瞧你身上的肉哪儿去了!快吃。」柳大娘将粉蒸肉往她碗里压下去,心疼地道:「你还小的时候,我和你爹忙着田里活儿,没有关照到你,还累得你要照顾妹妹,分担家计,呜……」

  「孩儿她娘,现在吃饭呀。」柳条口里劝着,眼眶倒是红了。

  「是是,吃饭。」柳大娘赶紧抹抹眼睛,重新展开笑容,向着桌边、地上、床炕的儿女们道:「你们大姐在外头辛苦了好几年,现在回家了,大家以后一定要疼大姐呀。」

  「好!」众儿女齐声应好,同时有了动作。

  「大姐,多吃点。」妹妹们一个个争相夹菜夹肉,往柳依依的碗里送,一下子就将她的碗叠得像小山似地高。

  左儿和右儿才不屑跟女人做一样的事,两人互看一眼,火速将他们爬树采来的梅子放在大姐桌上,又一溜烟地爬回炕上。

  好儿见状,也笑呵呵地挖起他的一匙饭,举得高高的,两条小腿兴奋乱踢,叫道:「大姐姐吃饭。」

  「哈哈!换好儿喂大姐了。」大家都笑了。

  柳依依侧俯下身,一口含住了好儿喂过来的饭,将所有的感动、欢喜、温暖、泪水嚼进了肚腹里。

  不该再闷闷不乐了。既是回到了家,她的身心已然安歇,又何必去记挂那场虚空得像是梦幻泡影的情爱呢?

  她捧起饭碗,开心地朝大家一笑,很努力地为自己加餐饭。

  「大姐!大姐!」住在附近夫家的柴儿冲了进来,脸上又是惊喜,又是紧张,喘着气道:「有人、有人来找你了!」

  柳依依一时想不出谁会来找他,门口已然走进一个熟悉的颀长身影。

  晚霞满天,将整片田野染得遍地红火,他就从火里走了过来,目光直直地对上了她,立刻将她烧灼了。

  她无法自已地跌进了他的瞳眸里,痴痴地看着很不一样的他。

  因着孝服的关系吧,不同于以往一身色彩华丽的锦袍,他换上素雅的竹白棉袍,既像温文儒雅的书生,又像是云端飞下来的飘飘神仙,那张脸孔有着往日常见的俊美笑意,却又有着从未见过的沉稳气度,他就这么专注地看她,看得彼此的眼里都浮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沟儿,我终于找到你了。」侯观云开了口。

  干嘛来找她呀!她好不容易才平静了心情,他做什么又来招惹她!

  碰!她猛然起身,踢翻凳子,退后两步,撞到床炕,跌坐了下来。

  「少爷?!沟儿的少爷来了?!」柳条惊讶极了。

  「少爷找到茶水铺来,他找大姐……好急……」柴儿还在喘气。

  「老爹,您好,好久不见了。」侯观云收敛心神,很努力地转开视线,咧开老少咸宜的俊美笑容,朝两老深深拜了一个揖下去。「这位一定是大娘了。我是侯观云,沟儿常常提起您,今天有幸见到您了。」

  「少爷?」柳大娘更是惊讶得不知如何是好,慌忙站起。「啊,盘儿,拿块帕子来,抹一张干净椅子……」

  「大娘不忙。」侯观云走过去,扶着大娘坐下,笑道:「打扰你们吃饭,不好意思,您喊我观云就好。」

  他鼻子嗅了嗅,低头看到一盘菜,顺手拿指头住菜汤一摁,再送到嘴里咂了咂,惊喜地叫道:「哇!这不是程实油坊的麻油吗?沟儿,你那么远的路带回来了?抱着麻油坛子很重的耶,不累吗?」

  大家看呆了,怎么前一刻还像是碰不得、摸不着、高高在上的尊贵大少爷,现在却成了贪吃的孩子?

  侯观云又自问自答地道:「对了,是阿推驾车送你回来的嘛。我这回过来,他也想来看你。呵!开玩笑,也不看看对手是谁,他别作梦啦。」

  他唱作俱佳,即使柳条和柴儿领教过他这种「随和」的态度,但还是有点吃不消,更不用说是瞠大了眼的柳大娘和孩子们。

  「啊!我来猜一猜,你们是谁。」侯观云拿出插在腰间的折扇,刷地打开,风采翩翩地摇着,一个个将目瞪口呆的孩子们看了过去。「嗯,你是鹿儿、盘儿、星儿、叶儿、稻儿、瓶儿、桂儿……呃,这两个男娃娃,能脱裤子给我瞧瞧胎记吗?」

  左儿右儿站在炕上,双手插腰,用力摇头。是男娃娃就可以随便脱裤子让人看屁股吗?

  「吓!不要?好吧,那我猜你是左儿,你是右儿。」他俯身抱起一直绕着他打转的好奇小娃娃。「这个一定是好儿了。」

  「嘻!好儿好儿。」好儿笑嘻嘻地伸手去拿折扇。

  「我是叶儿,她是稻儿。」叶儿嘟着嘴,谁叫她长得比妹妹矮。

  「好笨喔,我是右儿,他是左儿。」左儿右儿一副得意的笑容。

  「呵,猜错了。」侯观云没了扇子,只好拿手搔搔头。

  「你怎知道我们的名字?」老三鹿儿问道。

  「你们的大姐告诉我的呀,我对你们很熟了,怎地?她回家后有没有说过我的趣事?」看到姐妹们齐齐摇头,侯观云又将视线凝定在始终不发一语的柳依依身上,轻叹一口气。「看来你家大姐是打算忘了我……啊啊!好儿,这扇子不能吃啊。」

  「好儿,别玩少爷的扇子了。」柳大娘过来抱走好儿,试图抽开小手紧抓的扇子。「少爷,对不起呀。」

  「大娘,没关系的,给他玩吧,我还有很多把扇子。」眼睁睁看着好儿撕开扇纸,他仍是笑容可掬地道:「随他去撕,撕完了我再黏给他玩。」

  「少爷,坐啊,别老站着。」柳条糊涂了,现在是什么情况呀?

  「哈,我肚子好饿,我可以跟你们吃饭吗?」侯观云捡起打翻的凳子,可怜兮兮地望着柳条。

  「可以可以!」柳条有些不知所措,忙唤道:「星儿……」

  「别叫星儿忙了。」柴儿忙道:「爹,娘,我叫土坎多炒几道菜,他马上从茶水铺那边带过来了。」

  「老爷,大娘,你们先坐,你们不坐,观云也不敢坐。」侯观云仍是恭敬站着,笑咪咪地等侯老人家先入座。

  柳依依再也受不了了。他巴巴地老远跑来,卖弄了这么一会儿,又是猜谜又是让座,他是闲得无聊,存心找人玩闹吗?!

  「叫你坐,你就坐,拖拖拉拉的讨人厌!」她没有好气地道。

  「呵,原来沟儿没有变哑巴。」侯观云绽出笑容。

  「你来做什么啊?」柳依依冲到他面前,朝他大吼。

  「我来娶你回家。」

  柳依依心头大震,差点跌跤,这么天大地大的事情就这样说了出来,他是存心吓坏她爹娘吗?

  她也曾痴心妄想过:当他发现她被赶走之后,他会洗刷她的不白之冤,再四处寻她,带她回他身边……然而,一想到此处,她就再也不敢妄想下去了,毕竟他是个聪明人,怎会不知舅老爷赶走她的目的!

  相见争如不见,从此相隔两地,云空渺渺,淡忘了,平静了,终其一生,不复记忆,这样不是很好吗?

  可他怎么来了呀!他不是该在这个时候娶回六小姐吗?

  她微张小口,想要质问,却是心酸难耐,喉头哽住了。

  侯观云深深地凝望她忧伤的脸蛋,平心静气地道:「在未来的岳父岳母面前,我当然要谨守本分,请他们先上座了。」

  「少爷,你……你折煞我们沟儿了……」柳条惶恐至极。

  「老爹,请喊我观云,更请您不要这么说。」侯观云神色正经得几乎是庄严肃穆。「请您相信我的诚意,能娶到沟儿是我的福气。」

  柳大娘放下忙着撕扇的好儿,明白了女儿老像是藏着心事,原来就是这个男子呀!看他说话很有礼貌,人品似乎是不错,可是——

  「虽然你是大少爷,但我们沟儿绝对不做小的,我们当爹娘的心疼她,一定要为她找一个疼她的好人家。」

  「大娘,您放心,我是明媒正娶,娶她为正室。」

  「你不要胡说了!不可能的!」柳依依再也克制不住眼泪,就在家人面前哭嚷了出来。

  「我没有胡说,聘礼我都带来了。」侯观云掏出一个荷包,放在桌上。「这里先还你八十两的开客栈本金。我翻过帐簿了,知道这是你为侯家应急垫用的。抱歉,我不知道理家是如此繁琐,让你费心了。」

  柳依依咬着唇瓣,挥掉眼泪,只是瞪着荷包。

  「这是喜儿托我带来的药膏。」侯观云又拿出一只巴掌大的小盒子,语气关切而沉重地道:「她很关心你。」

  柴儿走过来,默默接过小盒子,来到大姐身边,轻拍她略微颤动的手背,无言地给予她面对现实的力量。

  「还有这个。这才是聘礼。」侯观云走回门边,抱起一个长约一尺的厚实紫檀木大盒,笑着摇头道:「我果然是肩不能挑的文弱书生,提着这个重物走路,差点摔下田里了。」

  柳家儿女们对这个大盒子好奇极了,左儿右儿早就双眼骨碌碌地看个不停,他们实在听不懂大姐和这个大少爷发生了什么事,倒是很想看看大盒子里面藏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一下子就全部围拢到桌边。

  侯观云将盒子放到桌上,小心翼翼地打了开来;烛火摇动,照映出一尊躺在黄缎布里的水晶观音。

  法相庄严,通体透明纯净,烛光辉映,激射出耀眼的晶光。

  「哇!」孩子们发出惊喜的叫声。

  「沟儿,我们的水晶铺子开张了。」侯观云抬起头,望向始终站得远远的柳依依,神色柔和而专注。「这是师傅做出来的第一件成品,每个人看到了,竞相出高价收购,但我不卖。这是无价之宝,我只拿它来求你爹娘,愿它能让我娶回我心目中真正的无价之宝——我的依依。」

  柳依依承受不住了,泪下如雨,只能紧紧扯住柴儿,不让自己因着他温柔的言语而崩溃。

  我们的水晶铺子啊……我们的!她深深为他的话震撼了。

  他也是她时时刻刻放在心里珍藏的无价之宝呀。

  「如今我什么都没了。」侯观云苦笑道:「过去的家财万贯,只剩下祖传的旧宅子、宜城外的田地、临街的十几丬店面、一间水晶铺子……呵,听起来好像还很多吧?但真的是不如从前了。」

  「为什么?那夫人怎么办?」她痛心问道。

  「你知道我娘怕秽气,爹过世了,正好是个理由,我就请她搬回旧宅子,再将大宅子处理掉,结束所有赔钱或我做不来的生意,分散各地的房地田产也都卖了。呵!我这人向来好吃懒做,四体不勤,只适合做简单的收租活儿……」

  「你是卖掉偿债?」他不必掰理由了,她知道原因。

  「无债—身轻,很好啊。」

  她全身颤抖了,不敢相信他竟为她做出这等惊天动地的大事,宁可不要他三舅的帮忙,也要回头找她,她一个小丫头承担不起!

  「你说你要撑起侯家,你不能败家……」她颤声道。

  「我没有败家,我来这儿,为的就是成家。」他语气郑重。

  「我不要!」她声音凄哽,转身就跑,钻进了帘子里。

  「大姐!」柴儿担心不已,立刻跟了进去。

  「唉。」盯住飘飞的门帘,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这么漂亮的东西大姐为啥不要啊?」小桂儿拿指头轻轻碰触水晶观音,又眨着大眼,看爹娘有没有叫她不准乱摸,可是爹娘、大哥哥和几个姐姐好奇怪,全部不说话了。

  屋里空气滞闷,饭菜都凉了,唯独好儿爬到炕上,笑呵呵地拿着撕空的扇架扑蚊子。

  侯观云再度郑重地道:「老爹,大娘,请您们将沟儿嫁我为妻。」

  柳条和柳大娘总算有点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但恐怕这小两口还是得自己去讲清楚吧,最重要的是,他们一定得先保护女儿。

  「我们不能随便将沟儿嫁给你。」

  「老爹,大娘,我可以先吃饭吗?」

  「啥?」看来这位少爷说话做事总是出人意料之外。

  「要谈婚事,一定要先填饱肚子,这才有力气继续奋斗。」侯观云扯出一个大笑容。「还有,我能不能叨扰借宿几天?两位老人家天天瞧着我,就知道我的心意了。」

  「这个嘛……」好像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吧。

  「左儿,我们家好像又多了一个男人耶。」右儿扯了扯左儿,听到这边,终于听懂原来大哥哥要住下来了。

  「太好了!右儿要拉他过来我们这一国喔。」

  「看我的。」右儿咚地跳下暖炕,跑到桌边,将大姐没吃的梅子移到大哥哥的面前。「给。」

  「你是左儿?」

  「我是右儿啦!」右儿实在想不透,爹娘姐姐都认得出他们,这大哥哥却——「我知道了!大哥哥笨,所以大姐才不要你哦?」

  唉!都被小舅子骂笨了,他还能怎么办?只好当着未来的岳父母面前,咬下酸掉他大牙的梅子,激出两滴自怜的泪珠了。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