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观云吟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观云吟 第9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喜爱的姑娘?」

  「不是喜儿!」侯观云慌忙地道:「江四哥,你千万不要误会!」

  「我没有误会。我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江照影注视他,神情严肃。「我来这里,原本还要告知另一件事,没想到跟你搭到一块了。」

  「另一件事?」

  「两个月前,一个姑娘夜里来油坊买油,在门前晕倒了。」

  「什么?!」侯观云的心在狂跳。

  「她晕倒的原因是癸水血崩,大夫说是喝了打眙药,但她并没有身孕,她是被迫喝下的;另外,她身上有很严重的鞭伤,动手的人十分狠毒,每一鞭都打在姑娘家胸口和肚子皮肉最脆弱的地方。喜儿看了,一直掉泪;小梨气得说要去告官,却让那位姑娘阻止了。」

  「她……老天……该不会……」侯观云两眼发直,双腿发软。「我完全不知道这回事……」

  「我认得她。有一回在山水茶馆里,她带了她的家人过来吃饭……」

  「依依!」侯观云一跤跪倒,心痛如绞,泪水夺眶而出。

  「依依?我认出她是你的丫鬓,她这才说她叫沟儿,但她始终不愿意说出受伤的原因,更不愿我们去告官或找侯家。她说是她不好,跟侯家无关,不想将事情闹大。喜儿为了保护她,也没敢向外人透露收留了她。」

  事实像一道又一道的狠鞭,毫不留情地往侯观云的心脏鞭笞下来,痛得他无法呼吸,全身血肉好似被野兽撕咬,也跟着剧痛起来了。

  好痛!依依所受的苦楚更甚于他干万倍啊!天啊!他果然是个蒙昧无知的大少爷,家里发生了这么一桩大事,他竟然被蒙在鼓里浑然不知,他还算是这家的主子吗!

  是谁下的手,不言自明。他好恨!好怨!好气!他死命地握紧拳头,恨不能立刻揪住那个狠心肠的恶人,一拳打死他!

  「她养伤期间,心事重重,不太说话。喜儿照料她,常见她默默掉泪。」江照影若有所悟地道:「我本来想郑重告诉你,请你善待家中仆婢,却没想到……原来还有另外一层原因。」

  「她在哪里?!」侯观云倏怱跳起,焦急问道。

  「她养好了伤,我叫阿推送她回家了。」

  「她住在什么地方?!我去找她!」

  「你既不能娶她,又为什么要找她?」

  「我——」

  就是因为不能娶她,他才迟迟没敢去找她,然而事到如今,他再也不能忽视自己的感情了。

  他掉下了眼泪,无助地道:「江四哥,我该怎么办?你说我该怎么办呀?!为了维护家业,我必须娶我三舅的女儿,可我爱的是依依啊,我不能没有依依,我要找她回来,娶她为妻……」

  「你不能没有她,可她却为你遭受伤害,你只是因为歉疚而娶她吗?还是想再让她受到更多的伤害?」江照影质问道。

  「我是真心诚意爱她,绝不让她再受到伤害!」侯观云激动地道。

  「你娶她,就会失去你三舅的援助。你愿意为她放弃你口口声声不能放开的家业吗?」江照影语气平稳,却是一针见血地直指问题所在。

  「我愿意!」

  话一出口,侯观云心中大石顿时落了地,肩头骤然一轻,始终混沌不明的思绪也豁然开朗了。

  因为一直做着违心之事,所以,他不开心。但情势所逼,他不得不做,也就越往牛角尖钻去,欺骗着自己,也连累了依依。

  如果他还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就应该拿出勇气,拚死保护心所喜爱的女人,再凭着自己的本事担当家业,不必依赖别人扶持他,更不能做那鸡鸣狗盗、晚上睡不着觉的亏心事。

  俯仰无愧于心,他对得起列祖列宗,他还有什么好担忧的!

  窗外绿竹青翠,叶叶茂盛,十年如昔,江照影看得出了神,悠缓地道:「也许外人看来,江家是败亡了。可怎么会呢?我重新供奉起江家的祖先牌位,我还活着,将来也有子孙延续下去,没什么败不败家的道理。」

  侯观云亦望向窗外的院子,极目远处院落更高的闪亮琉金屋瓦。

  家,不是大宅子,不是大事业,更不是虚空无谓的门当户对;家,是守着心爱的女子,生下一窝孩子,代代开花结果,瓜瓞绵绵。

  就算什么都没了,只要人还在,他有手有脚,也有一颗还不算糟糕的脑袋,江四哥那么艰苦的岁月都熬过来了,他这一丁点小苦难算什么。

  「呜,江四哥,破产又如何?钱再赚就有了……呜,再怎么不济,我还有几块田地,自己下田种稻子总成了吧……」

  他种田,依依会帮他种萝卜——思及过往,他忍不住哭了。他才二十二岁,年纪小嘛,在稳重如兄长的江四哥面前,没什么好害臊的。

  江照影平静地看他,温言道:「观云,我和喜儿是你的朋友,若有什么困难,你可以过来找我们。但你放心,我不会要你去榨油就是了。」

  「呵呵!」侯观云破涕为笑。「没想到江四哥也会讲笑话,我倒是很适合站在门口招呼客人,跟婆婆妈妈们扯淡……呜呜!」他哭得更大声了,干脆趴到桌面上哭道:「江四哥,我对不起你!我爹这样害你,差点害你丢了性命,我没脸上门向你和喜儿道歉,呜,我、我……」

  「别记在心上,我都忘了。」

  「呜哇!」

  江照影拿手掌用力拍拍他的肩头,无言地说出男人之间的言语。

  他不会叫他不哭,男人也有眼泪,往肚里吞太难受,不如有人分担,痛哭一场,雨过天青之后,又是新的开始。

  没什么难关过不去。他想到在家里等着他的妻子,眼底不觉流露出一抹柔意;同样地,他也体会得到,沟儿之于观云的重要性,应该就是那位可以相伴扶持、度过难关的体己人儿吧。

  *

  热闹的大街上,路人伫足,一个个瞧着里头的俊美公子。

  哇!面如冠玉、唇红齿白,灿若明星的眼,清亮纯真的笑,神采俊逸,举止优雅,只是讲起话来好像带点……傻气?!

  「许爷你瞧,这铺子朝着大街,又是中段位置,人来人往都会经过,门面又宽……」侯观云口沬横飞地道:「你开的是什么?对了,衣铺子,这儿大可摊上七、八件衫子,还怕人家不拉着脖子慢慢瞧吗?」

  「可这门面黑乌乌的,还让官府贴过封条,晦气太重了。」嫌弃是买卖杀价的第一要领啊。

  「这哪有问题!你愿意承租的话,我帮你换门面,请道士过来做场法事去掉晦气;你要能买下来,那更好。你大不了拆掉重盖,我算你便宜些。」侯观云打开折扇,愉快地摇着。

  「嗯……」许爷故作沉思,吊胃口是杀价的第二步。

  「许爷你还要想啊?我后头还约着赵爷、钱爷、孙爷……哎呀,十只指头数不完了,看来这价格是会越抬越高……」

  「观云!你在做什么?!」门外传来威严的愤怒声音。

  果然赶来了。侯观云心有准备,他今日直捣黄龙,来到三舅老家所在的大城,为的就是一鼓作气解决所有的纠葛。

  他啪地收起折扇,转身打揖笑道:「三舅,我正带买家看屋子。」

  「这是你爹打下的店面,怎能随便卖掉?!」葛政安斥责道。

  「不好了,我三舅不让我卖呢。」侯观云忙将诧异的客人请到一边去。「许爷,你这边坐坐,我得先跟我三舅商量商量。」

  「观云,你这是什么吊儿郎当的德行!」葛政安十分不高兴,这个甥儿怎又变回以前的死性子!「你现在是当家主子,放稳重点。」

  「是,我当家了,我很稳重的在处理我家的财产。」

  「你该不会忘了你已经将黄河以北的产业转给我了吧?」

  「有吗?我有这么说吗?」侯观云转头问身边临时找来的八位随从。「你们有听我说过吗?」

  乌合之众的八卦阵一阵摇头。

  「观云,你在搞什么?!你亲口答应的,三舅还没教你行商的基本道理,那就是重承诺,你必须言而有信——」

  「三舅,我们没打契约吧?我记得所有的房屋地契都还是我爹和我的名字呀,要不,我回头翻出来给你瞧瞧?」

  「你!」葛政安意识到这小子正在装疯卖傻,冷眼道:「好。若你不想将这些产业转给我,那你就得赔我和你爹生意往来的鉅额损失。」

  「三舅和我爹的生意往来?吓!我爹的密帐上都有记载耶,不就是打点哪个知府征了人家的良田,还有偷采官府的煤呀铁的……」

  「住口!」葛政安脸色铁青。

  「三舅,你要我赔你,我实在赔不出来,全让薛大人收回去了,难道还要我向他追回来不成?」侯观云猛一拍手,笑道:「不然这样好了,三舅你再借我一万两,我请他……」

  「你有完没完!」葛政安立刻阻止他再说下去,冷冷地道:「我有几笔买卖,因为你爹出事,赔惨了。」

  「是、是。我都算好了。」侯观云掏出几张银票,笑咪咪地双手恭敬奉上。「几笔小生意,连本带利一共赔给三舅八百两的成本银子。还有,这边是您代垫的三千两徭役银子;另外这一万两,呵,我就不说啦。」

  葛政安心知肚明,这小子有备而来,不能再当他是糊涂大少爷。

  他并不去接银票,而是拧出笑容道:「观云啊,你在跟三舅客气什么?快将银票拿回去还人家吧。」

  「不能还了。」侯观云苦着脸,拿指头弹了弹银票。「这都是跟人家银货两讫的。三舅,你不是说要重承诺,言而有信吗?」

  「你卖掉了大宅子?!」葛政安再也撑不住笑脸。

  「嘿,三舅,你放心,我没卖掉全部。北边一块卖给了程二爷,南边邻街的一面打掉围墙,盖成十几间铺子,正好和宜城大街成了丁字型的要道,等店面开张了,热闹可期。可我是没那个能耐掌管啦,也全交给了帮我出主意的程二爷去负责招商。」

  「程耀祖?!」葛政安脸色越来越难看。「一个离家三十年的败家老头子能掌管什么铺子?!观云,你被他骗了!」

  「不会啊。他离家三十年可没闲着,这边跑跑,那边看看,做起了贩马的营生,东西南北大漠关外都去过了,认识的人上至王公贵族,下至贩夫走卒,做起生意的本领可是一等一的厉害呢。」侯观云拿扇柄搔搔头,露出令人目眩的俊美笑容,傻呼呼地道:「我请他出来帮忙,他好像不太高兴,说我打扰他清静的生活了。」

  葛政安忍着气看他搬演完毕,以最冷的语气道:「你擅做主张,卖掉宅子,你娘知道吗?」

  「她不知道。我爹过去在外头忙什么,她也不知道。不过,三舅你尽管放心,我心里想着白花花的银子,也懂得孝顺爹娘,他们住的院子和几个主要的院落屋子,我可是不敢乱卖的。」

  「你好大胆!」葛政安骂道:「你宁可做一个受人唾弃的败家子,也不愿意三舅帮你的忙吗?!」

  「三舅,我记得你姓葛,为什么你会这么在意我这个姓侯的败不败家呢?」侯观云轻轻摇起了折扇,神态悠闲极了。

  「你要我说多少遍!我是帮你!你太年轻,不明事理,侯家产业一不小心就被你玩完了!」

  「三舅这么热心帮我,我才怕侯家提早被你玩完了呢。」

  「你胡说什么?!」

  「本来就是嘛。我爹娘向来善待下人,可你却硬要我娶一个会毒打无辜丫鬟的娇蛮大小姐,这就败坏侯家门风了。」

  「观云表哥!」葛凤姝早就来了,一听到他的话,立刻惊惶地跑出来,欲哭不哭地扯着他的袖子道:「不是我,是爹……」

  「是的,是你爹,我的三舅。」侯观云的目光从葛凤姝转到了葛政安,再移向里里外外挤满看热闹的人群,淡漠的表情很快转为明朗俊笑。「各位乡亲抱歉,这铺子打烊了,不做生意了。哎唷!许爷,差点忘了你,待我处理好家务事后,立刻登门拜访,咱们再来好好谈价钱。」

  「你可别先约了别人。」

  「许爷放心,你都听到了嘛,我正在学做商人,一定会重承诺的。」

  关起店门,赶走冒牌的八卦阵和不相干的伙计,侯观云合起折扇,收起笑脸,以最正经、最严肃、最不容妥协的表情面对眼前的长辈。

  「三舅,我跟你明说了。你要的银子,我全给你,但我不会将我侯家一分一毫的产业交付给你。」

  「忘恩负义!」葛政安气愤大吼。

  「观云不敢忘恩。」侯观云跪了下来,向葛政安磕下一个响头。「在侯家最危急的时候,是三舅慷慨解囊,才得以及时挽回我爹一条性命,观云在此叩谢三舅大恩。」

  「哼。」

  侯观云不卑不亢地站起身,拉整了衣袍,将银票放在桌上,又道:「我很感谢三舅的帮忙,但我觉得奇怪呢,就以这间铺子来说吧,我爹明明是拿来卖古玩,可古玩不见了,三舅倒做起自家的珍珠生意来了。」

  「都说侯家名声坏了,我帮你改换招牌,重新打理营生。」

  「那好歹给我看帐簿。你处理掉的古玩哪里去了?这珍珠生意咱甥舅是要如何分帐?还有这铺面成本如何计算?而且所有侯家的生意,全让三舅接管,再交给几位表兄弟打理,我只是当个名义上的老板……吓!」侯观云露出惊吓的表情。「我怕以后拿不回来了。」

  「你娶了凤姝,将来还不是你的!」

  「是啊,既然是交给岳丈,尽管放一百二十个心嘛,这钱财滚滚,全滚到你葛家去了,万一有什么闪失,倒霉的却是挂名的大老板我啊。」

  「观云表哥,你不要这么说。」葛凤姝哭丧着脸,急道:「爹帮我们打点一切,我们的日子也好过,你照样可以上茶馆听说书……」

  「没错。我照样是个安乐少爷,就像以前一样成天玩耍不管事;接着你爹便一步步操弄我这个傀儡,连宜城这边的祖产啦大宅子啊也一并吞下了,然后你葛家好大的势力,兴旺得都快烧起来喽。」

  「这有什么不好?侯家也没损失啊。」

  「凤姝,我问你,你为什么想嫁我?」

  「我?」葛凤妹呆住了,畏怯地缩到父亲身边,不敢正视那张英俊如昔、却是翻脸像翻书的好看脸孔。

  「是因为我这张脸皮吗?还是因为从小你爹就教导你,不能输给其他表姐妹,一定要嫁给观云表哥,你就非嫁我不可了?」

  「我……我一定会当一个好妻子……」

  「唉!凤姝,你也只是你爹的一颗棋子罢了。」侯观云慨叹道。

  「不会的!爹是为了我好,他为我选的都是好夫婿。」

  「我的好表妹,可惜我无缘当你的夫婿了。」他陡地变了脸色,气愤地道:「就你们父女俩联手欺负依依,我就不可能娶你!」

  「可是……爹是为了你……」葛凤姝慌张地看着父亲。

  「你去问你爹,他是为我,还是为了他自己?!」

  「好啊!为小丫头报仇了?」葛政安也不客气了。「你安乐的日子不过,就是要为一个小丫头倾家荡产吗?人都死了……」

  「她没死!」侯观云忍着极欲爆发的怒气,咬牙切齿地道:「凭依依那副硬骨头,绝不会轻易被你们折磨死的!」

  「就她勾引主子变卖家产这回事,她就得死。」葛政安口气强硬。

  「只要是碍着你的财路,每个人都该死吗?我爹害惨了不少人,如今得了他的报应。三舅,你摸摸良心,你怕下怕半夜鬼敲门?」侯观云越说越大声,猛地举手指向屋顶,神色严正,一字一字用力地道:「我侯观云指天立誓,这辈子绝对绝对不做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

  葛政安只是冷冷地看着他。「侯观云,我警告你,侯家注定要败在你的手里,你需得为你今日的行为负责。」

  「谢谢三舅的教诲。」侯观云认真地拜了一个揖下去,再起身时,脸色缓和多了。「观云鲁钝,自认为不是一个人才,实在无法处理爹这么庞杂的家业,加上看清楚三舅你的为人,请恕我胆小,我再也不敢跟三舅合伙做生意了,只好速速解决尾大不掉的烂摊子,能卖的就卖了。」

  「你哪天饿到勒裤带,就不要来找我!」

  「爹,我想嫁他……」葛凤姝急得快哭了。

  「一个任性糊涂、不守信用的败家子,嫁他何用?!」葛政安怒道。

  「守信用也要看对象啦。」侯观云摇着折扇,悠哉地踱到门边,打开了紧闭的大门,回头微笑道:「三舅,等你为凤姝找到了一个乖巧听话的有钱女婿时,别忘了放帖子给我喔。」

  门里拉出尖锐的哭声,门外的伙计赶忙进去关心主子,一个将耳朵贴在门板偷听的乡亲走避不及,在侯观云的脚前跌了个狗吃屎。

  「老伯,小心脚步。」侯观云笑咪咪地扶起老人家,再朝围观群众露出一个绝对可以让他们忘了八卦、只记得他翩翩风采的灿烂俊美笑容。

  「八卦阵何在?走!陪本少爷去拜访许爷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