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观云吟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观云吟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从日头升起,一直忙到太阳下山,侯观云坐在桌前,望着堆叠整齐的帐册,心底涌起一股沉重的无力感。

  清查完毕,赚钱的事业几乎全是官商勾结而来的,都让官府给查封了,损失鉅大且无法挽回;剩下的只是小赚或赔钱,宅子里最后的五万两现银也全让大掌柜拿去救急了……

  他轻叹一口气,浓浓的倦意掩来,起身走出书房。

  天已暗,外头大厅尚未点灯,连平日吱吱喳喳的七仙女也不见了。

  他快步走过,不愿再在黑暗里多待片刻。

  进到睡厉,里头已燃上烛火,柳依依正挽起袖子,俯身拿手试水温。

  「少爷,热水准备好了,你可以沐浴了。」

  「嗯。」他站在大澡盆边,脱下了外衣,等着她离去。

  柳依依接下他的衣服,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立即离去,而是迟疑了片刻,这才道:「少爷,你的头发打结了,我帮你篦头。」

  「喔。」他一摸头发,原来全散了,整个披在脑后,他这几天大概就是这副不修边幅的邋遢模样,见了人也不搭理,难怪丫鬟都跑掉了。

  他以手指抓了抓,果然打结打得厉害,一时耙梳不开。

  「好。」他打算过去坐在椅子上。

  「少爷,趁着水热,你先洗澡,等一下我再……」

  「你帮我篦篦头,再帮我洗头。」侯观云脱口而出。

  「好。」柳依依不介意服侍累坏了的少爷。

  可是,她的脸却热了。眼见少爷开始宽衣解带,她立即低下头,不敢直视他裸露的胸膛,双手伸出,捧住他脱下的衣衫,接着,他开始解裤头的带子……

  她慌忙闭上眼睛,大气也不敢喘上一口,热水的热气和她身体的热度令她渗出点点汗珠,这个洗头任务是不是有点艰难啊?

  噗!这是少爷踏进澡桶,她还不能睁眼。哗啦!这是少爷坐下来溅出的水声,可以睁眼了吗?可是他的身体藏进水里了吗?

  「依依,好了,你可以睁开眼睛了。」略带笑意的声音喊着她。

  「是……」

  柳依依睁眼,赶快捡起丢在地上的长裤,目不斜视,先将衣物拿去放好,再拖来一张低矮的踏脚凳,坐到少爷的后面。

  拿出篦子,左手抓起一把头发,右手仔细地篦开纠结的发丝,再慢慢往上,直到头皮处,将这一撮头发梳理得十分滑顺。

  一撮又一撮,她手劲轻巧,不至于扯痛他的头皮,而那篦子梳到头皮上时,又能够稍微用力刮梳下来,篦去脏污,按摩头皮,循环血路,让他紧绷多时的脑袋得以适度放松。

  侯观云半躺在温热的水里,舒服地闭起眼睛,嘴角微微扬起,回味着小泥球脸蛋上的两朵红晕,想不到她平日大剌剌的,这会儿也会害羞。

  他很累了,完全不想花力气做最简单的事情,所以他破例要依依服侍他洗澡,彻底做一个四体不勤的懒惰少爷。

  当一个大少爷真好啊,有丫鬟服侍,茶来伸手、饭来张口,无忧无虑,天塌下来有爹顶着……

  轻轻一叹,他张开眼,望着氤氲的水气,心头有了片刻的迷思。

  轻轻一叹,柳依依手一滞,让篦子顺着她的手势滑了下来。

  才十天没帮他梳头,几百根白头发竟悄悄地长了出来,密密地藏在他丰厚的黑发里侧,别人看不到,她却在梳理之间瞧得一清二楚。

  银白发丝,根根分明,她不忍看,却又得面对,长长的银丝缠绕手上,折了几个弯,仿佛也缠住了她的心。

  「依依,你在叹气。」

  「我没有……」她会叹气?柳依依惊心地望着掌心里的发。

  侯观云手一揽,将一大把头发抓到胸前,拿起来细看。

  「呵,原来如此。」他看到了,也明白她那声蚊子也似的叹气原因了。望着掺在黑发里面的银白,他不禁露出苦笑,高声吟道:「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暮成雪啊。」

  年轻的他,竟然冒出了这么多白发,他为何而忧?为何而悲?果真忧心过度,思虑成疾,能让人转眼间由青春走人暮年?

  「依依,我教你读诗。」他暂且抛开沉暮般的心绪,解说道:「刚刚念的是李白的将进酒。他另外还有一首白头发的诗,我念给你听。白发三千丈,离愁似个长——」

  「少爷,我不要读诗。」柳依依突兀地打断他。

  「你不是最爱听我念诗吗?我还没念完呢——不知明镜里,何处得秋霜。」长发飘浮在水面上,分不清是黑是白,他抓着把玩,笑道:「这位李白老儿很有趣。白发三干丈?哪有人头发这么长,那不就从宜城拉到京城去了吗?所以他看到这头白发,吓了好大一跳,照照镜子,问着自己,咦!奇怪了,我什么时候结了满头白色冰霜呀……依依?」

  身后久久没有动静,他转过头喊人。

  昏黄烛光里,她低着头,唇瓣紧抿,鼻头红红的,眼睛似乎也红红的……

  是烛火照射的颜色吗?可烛火能为她的羽睫凝结出莹亮的露珠吗?

  柳依依很快转过头,俯身拿起屋子里最后一块玫瑰花肥皂,声音似乎哽在喉咙里。「少爷,我这就帮你洗头了。」

  「嗯。」他不动声色,转回了脸。

  飘在澡桶里的头发让她捞了回去,接着她在他的头发上抹肥皂,再以指腹牲柔地为他按摩头皮。

  她安静地打理他的三千烦恼丝,淡淡的玫瑰花香飘逸在她的指间,涤去污垢,洗去疲累,他再度舒服地闭上了眼睛。

  小泥球话变少了,以前只要他读诗,她一定会兴匆匆地盯住他摊开的书本,强记文字,并且和他一起嘲笑李白写的白发三千丈太夸张。

  诗人没说错,白发何止三千丈呢,他的愁恐怕是三万丈、百万丈,绵绵无尽了。

  她也跟他同愁了。下雨之前,天空总会有迹象,那么,她那呼之欲出的泪雨从何而来?

  李白的诗?他的白发?她的命苦?——侯家都快发不出薪饷了,她还得辛辛苦苦服侍少爷洗澡?

  她的确是辛苦了。

  方才惊鸿一瞥,他没放过她晕黑的眼圈,也才意识到她整整陪了他一夜又一天了;他只是案牍劳形,而她不止帮他抓帐,似乎还有空喂他吃了三餐吧?那她又吃了吗?

  「依依,你吃晚饭了吗?」

  「吃了。」

  「吃什么?」

  「吃饭。」

  她声音很轻,好似怕一不小心,气息就会喷在他光溜溜的身上。

  呵,小泥球也累了吧,话也不肯多说两句,真闷啊。

  入夜的大宅子里,悄然无声,窗外传来两声蛙鸣,不像以往,众蛙并没有接着合鸣,那蛙似乎不甘寂寞,又蝈了一声,久久仍是没有回应,也就悄然无声,不知所踪了。

  「少爷,好了。」柳依依终于出了声,拿巾子揾干他洗净的湿发,松松地挽起一个髻。「少爷别再让头发沾着水,我待会儿进来梳头。」

  「依依,别走。」

  「头皮哪边还痒?要抓抓吗?」

  「你的手借我—下。」

  「喔。」她回答得略微迟滞,但还是走到他面前,伸出她的右手。

  烛火映照下,她的手掌略微通红,指头因碰水过久而起了皱纹,手背肤色较黑,指甲圆短,血筋明显,骨节硬茧突出,截然不同于其他丫鬟费心保养的嫩白柔荑,处处显出她是一个辛苦干活儿长大的农家姑娘。

  可她的手怎能那么柔软?侯观云永远记得,在他责难江照影、接着又跟她发火的那一夜,她握住他的手,陪他蹲在小巷口,过了好久好久,久到他的莫名怒火平息了下来,久到他想就这么永远倚靠着她不放。

  他没有犹豫,从水里伸出手,往她的掌心紧紧握住。

  是了!就是这种感觉。温暖、平静、安心,犹如此时沐浴着的温水,四面八方包覆他的身躯,在他软弱无助的时候,给予一股安定的力量。

  他满足一叹,闭上眼睛,任性地将她的手拉到脸颊边,放肆地拿脸依偎着、摩挲着。

  柳依依紧紧抿住唇瓣,不让自己颤抖,手掌让他抓住,被动地在他脸上按揉着,触着他略微粗糙的脸皮……粗糙?!她无法止住一波波袭来的震惊,遂轻轻地以指腹轻压那向来细皮嫩肉的俊脸。

  果然是粗了。还有,他的少年白发、那苍凉的吟诗声调——连日来的奔波和劳累让他一下子苍老了好几岁。

  她好心疼,努力眨下眼里的蒙雾,微俯下身子,拿空着的左手按上他的额顶,滑过了发际,顺过了湿发,再回到额头,缓缓地、反复地、规律地、一再地、温柔地安抚他。

  就在这柔柔的抚慰里,两道清泪由他眼角缓缓滑下,挂在他布满点点须根的下巴,再滴落水里,不见了。

  少爷!她震骇地停下动作。她能说什么?此刻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除非她可以逆转形势,让侯家回到出事前的荣景。

  她轻咬住下唇,手掌从他额头移到脸颊,怯怯地为他拭去泪痕。

  他仍然没有睁眼,却将她的右手握得更紧了。

  他的脸轻缓地蹭着她的手掌,粗硬的须根来回搓摩,刺痒着她的手心肌肤,他的唇在这块小小的方寸间游移着,彷若密密亲吻。

  然而,她非但不觉得羞涩,反而惊讶着他嘴唇的冰凉。

  「少爷,这水凉了,起来好吗?」她心急地请求。

  「你扶我。」

  「好。」她轻轻挣开他的掌握,去拿了一条大巾子,再回来俯下身子,撑住他的手臂。「少爷,起来了。」

  他湿淋淋地站起,她忙将巾子围了上去,扶他走出澡桶。

  接着,她做了一个丫鬟所有该做的事。他没有说话,就全身光溜溜地呈现她眼前,让她为他擦干身子、穿上衣服、系起裤带、梳干头发、整理床铺,直到服侍他上床睡觉为止。

  她仔细地为他打理好一切,在放下床帐时,他突然出声唤她。

  「依依……」他的语气带着一丝孤寂。

  「我会在房里陪少爷。」

  「别放帐子,让我看得到你。」

  「好。」

  她重新将帐子搁回床钩上,本想唤人抬走澡桶,又怕惊扰了好不容易才平静的他,于是熄了烛火,走到了她睡觉的长榻边,也躺了下来。

  她很快就听到疲累至极的轻微打鼾声。望着黑暗里的床铺,她终于放下心,合眼睡着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