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观云吟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观云吟 第6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侯观云终于带回父亲了。

  关押七天,侯万金大老爷享福惯了,不耐牢房生活苦闷,一夜忽然眼睛翻白,昏死过去,不能言语,无法行动,无法自理生活,钦差大人薛齐见他病情严重,特地网开一面,要求侯观云切结保证父亲绝无逃亡之虞,这才令其带回照料。

  侯府陷入愁云惨雾,老爷勾结官府牟利的罪名不轻,不止牵连十数名官员同入囹圄,昔日从官府得来的非法营生也立即收回官有;而往来的商家立刻撇清关系,不愿再和侯家做生意,更有帐务纠缠不清的商家天天上门要钱,烦得帐房伙计宁可不要工钱,一个个辞工走人。

  「老爷啊,你快醒来呀,你是存心要我不好过吗!」

  侯夫人坐在床前,哭哭啼啼,一条抹个不停的巾子倒是干的。

  「你就是不想让我娘家看轻,所以拚命赚钱是吧?好了,这下子连命也赔进去了,还连累观云收拾烂摊子。呜,这孩子从小没吃过苦哇!」

  「娘,你别哭了,让爹休息。」侯观云站在娘亲身后,脸色沉郁。

  「我偏不让他休息!」侯夫人突然杏眼圆瞪,指着床上昏迷不醒的病人,尖叫道:「活该你背着我偷上酒楼找女人,天天吃山珍海味有什么用?!外强中干!里头早被那些妖精榨得精血不剩了,只关你几天就生病了呀!要是判你个十年八年还是流放,你不如斩立决还比较痛快!」

  「你们扶夫人回房。」侯观云沉着气吩咐道。

  「观云,别找大夫给他看病了!」侯夫人让两个冬瓜也似的壮硕仆妇扶走,仍不断叫道:「他两脚一伸,做的什么害人勾当也没了,死老头自己去担他的死罪,别弄污了咱家的清白!」

  侯观云两道浓眉拧得死紧。侯家已经不清白了,连他也被列为嫌疑犯,幸经薛齐明察秋毫,查明他并无牵涉侯万金的种种罪行。

  侯家出事,他也终于接手家业了,这是他最不愿意同时发生的两件事;可事情毕竟发生了,他只能面对。

  「少爷……」帐房大掌柜战战兢兢地喊他。「钱庄空了……」

  「钱庄空了不会去调钱吗?!」他猛一抬头,吼了回去。

  「可……可是……」掌柜心惊胆跳,从来都是笑咪咪的少爷竟然吼人了,但他还是硬着头皮道:「各地分号都没钱了,调不到……」

  「卖货!」侯观云指向房门外,吼声震得人人耳膜发疼。「仓库里有什么货,全部拿出来卖!」

  「可……可是……老爷出事,侯家名下的各个店面没人上门……」

  「没人上门不会去招揽生意吗?!」侯观云怒目而视,掩不住的疲惫让他的声音更形粗砺。「我爹养那么多伙计是做什么的?!吃闲饭的吗?!」

  吓!不懂事的少爷也敢这么凶?大掌柜不敢指责少爷,只得解释道:「可是……就算我们想做生意,一开口就被人耻笑了,伙计们根本抬不起头来,连店门也不敢开了……」

  「不开店门,全部滚回去!我侯家也不请这些没用的伙计了!」

  「少爷,我们只是受雇的下人。老爷触了法、生了病,没人出面主持大局,过一天撑一天罢了;还有,宜城二十座侯家粮仓被官府封了十八座,在那儿谋生的长工没了活计,也等着少爷作主啊。」

  「是官府封的,我又能作得了什么主?!」侯观云已是头痛欲裂,问题接踵而至,即使他有心面对处理,却是心浮气躁,一时难以厘清思绪。

  可如今他是当家少主,他不作主,又有谁能作主?

  送信给几位舅舅姨丈求援,全无回音;跟爹相熟的官员不是涉案入狱,不然就是装作从不认识侯老爷,人情凉薄至此,他只能靠自己。

  他拿手抹抹脸,竭力平息莫名的焦躁和怒气,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钥匙,这是爹入狱前亲手交给他的。

  「府里还有一点银子,你跟我到库房拿吧。」

  「好的!」有如天降及时雨,掌柜喜出望外,忙又道:「这些日子帐房很乱,老爷那里另外有密帐,我们对不上来,少爷你……」

  「知道了。」侯观云走出房外,望向黝黑的夜空,拳头握紧。「如果有人来讨钱的……三天,你跟他们说,三天后,我侯观云亲自出面,一定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

  夜深人静,柳依依盯着黑暗里的空床。少爷回来三天了,却没有躺上床。

  前后算来,他已经连着十天没能好好睡上一觉了。她爬起身子,轻轻地走出睡房,穿过大厅,来到虚掩的书房门口。

  地上散满了红色和蓝色的帐册,堆得几乎没有走路的空间。三天来,少爷除了过去探视老爷和问候夫人外,就是把自己关在书房里,起初还找帐房的管事先生来问事,后来也不问了,就一个人闷头翻帐册。

  书房寂然,少爷趴在桌上睡着了,她悄悄走入,来到桌前。

  那张俊脸半掩在臂弯里,白净面皮上长满了脏兮兮的胡渣,看来十分疲惫,即使闭目而眠,眉头依然皱着,好几天没有梳理的乱发一半披在肩上,让他更见消沉颓靡。

  她细细看着他,心如锥刺,痛着、难受着。

  她伸出手,好想抚开他眉心的死结,但他那么多天没睡个好觉了,她不能吵醒他。

  她拿起堆放桌面的帐簿,底下现出只吃了几口的晚饭,麻油鸡一块也没吃,甚至每天必喝的银耳莲子羹还是满满的一碗。

  再这样下去他怎么撑得住?望着那张累极而眠的容颜,她的眼眶冲上一股热流,瞬间模糊了视线。

  如果她可以帮忙的话……她立刻抹去眼里的水雾,定睛瞧着摊在他前面的两本帐簿,一蓝一红,上头记载的事项完全一样,但其中的细目却有不同,金额也不尽相同。

  一本是她看过的、帐房所使用的蓝色帐册,另一本莫非是老爷秘密记录的私人帐册,不为外人所知的?

  老爷无法讲话,侯家产业陷入一团混乱,她仔细查看少爷在上头所做的记号,立刻了解他在做什么。

  她没去动桌上的帐册,而是拿下烛台,蹲到地上,捡起同样写着「侯记钱庄宜城本号」的一蓝一红帐册,逐页翻阅了起来。

  *

  啾啾鸟鸣,清新悦耳,一声声将侯观云从睡眠深处拉了出来。

  「吓!」他一睁眼,心头大惊,什么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一件长袖棉袍从肩头滑落,他无心去捡,只是着急地拿两只手掌用力搓揉脸孔,试图让自己清醒,他还有很多事没做完呀。

  「少爷,你醒了?」前头传来熟悉的软嗓。「我去端热水。」

  柳依依跪坐在前方的地面上,脸上沾着墨渍,右手以极为稚拙的方式拿着一支笔,似乎是刚刚趴在地上写字,此时才直起身子跟他说话。

  依依在他书房,不足为奇,但是……他猛然跳起,瞪视地面摆放整齐的几十本帐册,尚未恢复过来的疲倦立刻牵动他的怒意。

  「谁叫你动这些簿子?!」他吼道。

  「少爷,对不起。」柳依依抓着笔,左手按住地面想要爬起来。

  「你竟敢乱来?!」侯观云大步走过去,猛然拉起她的手,在她尚未站稳前已然粗鲁地推开她。「出去!出去!别在这边烦我!」

  「是。」柳依依任他去凶,只是低下头,赶紧扶住最近的一张椅子,再将毛笔放回桌上。「我去帮少爷准备早餐。」

  「我警告你,不准你再进我的书房!」他气恼地道。

  「少爷,我勾稽好三十五家商号的帐册了。」柳依依走到门边,仍是低头禀明,「正确金额另外誊抄在白纸上,夹在红色帐册里。」

  「你做了什么?!」侯观云实在太过疲累,无法去思考她的话。

  「少爷,请坐下来休息,我先服侍你吃过饭,再跟你解释。」

  「走开!」

  侯观云心烦气躁,背着双手在书房里走来走去,看地上帐册不顺眼,一脚踢开,几张字纸飞了出来。

  父亲的病情毫无起色,想问事情问不出来,且平日父亲大权独揽,许多台面下见不得人的勾当,化暗为明,化整为零,他只能大海捞针,从两百多本帐册中去追查到底钱从哪里来、往何处去,何时该向谁收款,何时该付谁款,他都得一一厘清,不然就会发生那天朱老大以讨钱为名、行夺财为实之事……

  随从当天就告诉他,幸好有依依姑娘出面,朱老大才未得逞,他那时忙着奔波救父亲,听过就忘了,这时想起,顿时好像抓到了一条绳索,在迷雾之中找到了出路。

  他捡起地上的纸张,上头的字迹说有多拙劣就有多拙劣,一看就知道写字的人未曾练过字,然而字迹虽难看,一条条帐务内容却是条理分明。

  他立刻跪到地面,着急地找着纸张载明的「朱家茶行」相关的红蓝两本帐册,再一—核对起来。

  顺手摸来搁在旁边的算盘,他滴滴答答打了起来。

  「少爷,我先打来洗脸水。」柳依依一进门,就看到少爷趴在地上,一手快速翻阅帐簿,一手飞快地打着算盘,她一愣,停住了脚步。

  「依依!谁教你这么勾稽对帐的?」侯观云抬起头,俊脸一扫疲态,两眼放光,惊讶地高声问她。

  「少爷教的。请少爷先洗脸。」

  「我什么时候教过你?」

  「少爷将两本帐册放在桌上,我看了一下,就懂少爷的做法了。」

  「你看一下就懂?!」早知道她聪明,却不知她竟可以无师自通!他急问:「就算是帐房伙计,也得点出要领才会抓帐,而且你怎会算帐?纵使你会算术,可帐册上加加减减的数字这么多……」

  「我打算盘。」柳依依见他总不洗脸,只好拧了一条热巾子。

  「你会打算盘?!」惊奇之外还是惊奇!

  「我见少爷会打算盘,我也吓了一跳。」她将湿巾子递给他。

  「我是小时候学的。」他随意拿巾子抹了抹睑,脸色更加容光焕发。「难道你也是以前在乡下学的?」

  「不是,我是进少爷屋子后才学的。」

  「我从来没见过你打算盘啊。」

  「我怕打算盘吵了大家,所以拿线串了红豆,有空时拿出来拨一拨,或是晚上躲在被子里练习。」

  线串红豆!亏她想得出来!侯观云心情突然变得很好,即使眼前侯家岌岌可危,即使父亲重病末愈,即使母亲天天哭喊抱怨,但这些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的重担忽然一下子松了,层层郁积心底的阴霾也开朗了。

  她果然是他赖以找到出路的绳索,穿云过雾,寻到蓝天。

  「那你又怎会打算盘?该不会是帐房的管事先生教的吧?」

  「他们没空教,我在旁边看他们的手法,正好那里有一本快烂掉的『算法统宗』,既然他们要丢,我就拿回来看了。」

  「依依,少爷的早饭送来了。」梅蕊探个头进来。

  「我没空吃。」侯观云摆摆手,正眼也不瞧梅蕊。

  「你先搁着。」柳依依嘱咐悔蕊。

  梅蕊赶忙放下托盘,闪出门外。自从少爷回来后,不是冷着一张脸孔,就是随便骂人,呜!她好害怕喔,她再也不想服侍这样的少爷了。

  「依依,你帮我。」侯观云又道。

  「好。」

  「剩下还没勾稽的帐册都让你负责了,你做好的部分,我得全部核算一次,确定交易内容无误后,这才好去跟往来商家谈事。」

  「好。少爷,你该吃点东西了。」

  「我不饿。」

  侯观云说着,又趴下去翻帐册,柳依依盯住他略微瘦削的脸颊,看了半晌,便走过去拿了一颗馒头,蹲到他身边。

  「少爷,吃。」

  他抓了过来,看也不看,直接塞人嘴里咬着。

  她顺手收拾散乱的帐册,重新叠好,放到他身边,见他啃完馒头了,又起身去拿一碗小米粥。

  「少爷,喝粥,小心烫。」

  他伸手握住碗,眼睛还是放在帐册上,唏哩呼噜喝完粥。

  再来是一块花卷,两颗肉包,一碗参茶,全靠她一面对帐,一面分心为他拿吃食,喂进了他空虚的肚子里。

  而他,心无旁骛、全神贯注在自家事业上,神情又变得凝重。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