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观云吟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观云吟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枫红枫落,暗云低垂,天气这么冷,大概快下雪了。

  宜城北边的小巷飘出阵阵香味,令人食指大动,寻香而去。

  「侯公子,您慢定。」程喜儿送客出门,微笑道别。

  「是……」侯观云抱了一袋包子,油纸透出的热气烫着他的胸膛,望着那张柔美的笑脸,他竟是无言以对。

  父亲竟然使出如此卑劣无耻的手段,不知从哪儿弄来一个程家老二,在恶叔叔和堂哥的唆弄下,硬是将喜儿给赶出了油坊,让她失去了一切,而他又有什么脸去面对她呢?

  侯公子,您想娶我,只是觉得对不起我,想要弥补我罢了。

  想娶她,的确是出于冲动和歉疚,希望能够稍稍弥补她,给她过上好日子;可喜儿喜欢的是江四哥啊,即使他拿出真心诚意,不再嘻皮笑脸,她还是不会嫁他,她心中只有那位沉静的男子。

  他又是心头一紧!因着父亲和程家叔侄的阴谋,使计让喜儿赶走了油坊掌柜江照影,他明明可以预防的,却一时大意,让那诡计得逞。

  看她悲伤痛哭,看她辛苦做包子谋生,他除了愧疚,还是愧疚。

  弄走江四哥在先,夺油坊在后,父亲为了赚钱,无所不用其极,甚至连一间小小的油坊也不放过。他为侯家汗颜,更为侯家惭愧。

  种种复杂的心思没有显现在脸上,他扯开大笑脸,爬上了马鞍。

  「喜儿姑娘,我赶明儿再多叫几个家人来买包子,包你赚大钱。」

  「可别这样。」程喜儿笑着摇头。「还得留着卖给乡亲呢。」

  「嘻!幸好我每天过来抢包子,不然就没得吃了。」

  策马离去,冷风迎面扑来,他的笑脸凝住,眼底涌起沉重的忧郁。

  *

  「吃包子喽!好吃的热包子买回来了!」

  「又是包子。」开心跑出去迎接少爷的七仙女面有难色。「少爷呀,我们早就吃腻了,拜托别再吃了。」

  「很好吃啊。」侯观云笑眯咪地拿出一颗包子,咬了下去。「啧,你们瞧,里头肉馅鲜美,汤汁香甜,有没有闻到香喷喷的味道?」

  「是很好吃啦,可我们天天吃……呕!」梅蕊也不管少爷不高兴了,实在是连吃了三个月的包子,闻到包子味就想吐了。

  「你们都不懂,这是少爷专一。」吟秋逮着机会吹捧一番,拿了一颗包子捧少爷的场。「以前喜儿姑娘卖麻油,少爷吃麻油,现在她卖包子,少爷又改吃包子,你们见过这么深情的人吗?」

  「吟秋,我看阿原待你也挺深情的。」侯观云热心地道:「过完年你就满十八了,我当你们的现成媒人,改天找阿原他爹娘去你家说亲呗。」

  「少爷!」吟秋的长指甲掐进了包子里,喷出了汤汁。

  呵!又赶走一个劲敌了。六仙女你看我、我看你,喜不自胜。

  「咦!依依不在吗?」侯观云数着人头。

  唉!还有一个强大劲敌呢,她们怎么拚也拚不过她。

  「少爷,依依听到你回来,急着进房帮你暖床了。」荔红凉凉地道。

  「好。等她暖够了,我再进去。」侯观云坐了下来,眉开眼笑地招呼七仙女。「你们怎么不吃?什么事不高兴,一个个臭着脸?」

  「少爷,我哪敢像依依那样跟您摆臭脸啊。」梅蕊拿出一条绣花帕子。「您看,三小姐她花了三天三夜不眠不休,为您绣了一条帕子呢。」

  「少爷不拿这种花帕子啦。」春碧赶紧献出宝物。「这是四小姐为少爷添置的暖手炉,冬天到了,让少爷手窝着暖和。」

  「八小姐比较有学问,她帮少爷找来棋谱。」荔红呈上一本簿子。「她说下回来,少爷的棋艺一定更精进了,得让她三个子才行。」

  各个丫鬟鼓起如簧之舌,各为其主,因为,只要托她们办事的小姐入主这间屋子,也就是她们飞上枝头的时候了。

  「哎哟,这么多东西,看得我眼都花了。」侯观云笑着拍拍肚子。「今天吃了六颗包子,哎,肚子饱了就困了。」

  撇下哀怨跺脚的七仙女,他走进了房间。

  才转进里间,就看到依依站在床前,拿着柳枝,从床头点到床尾,嘴里念念有辞,做着一成不变的驱邪仪式。

  看到她的动作,侯观云不觉一哂。再瞧瞧那柳枝,大概是初秋还翠绿的时候折下来的,如今柳叶枯黄,摇摇欲坠,她也扫得有模有样?

  「依依,你念什么咒文?不再有胆小鬼将风吹墙洞当作鬼哭声了,你还是要拿柳枝赶鬼?」他笑着脱下貂皮外氅。

  「少爷。」柳依依做完仪式,立刻过来帮他宽衣。「夫人交代的,依依一定得做,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小鬼躲着没抓到。」

  「以后别做了。」他坐到床上,正要脱靴子,她已经蹲跪下来。

  「多做没什么不好,这是保佑少爷平安的。」她帮他脱靴。

  「好吧,你想做就做。」他顺手拍拍她的头,这等无聊的芝麻小事,他也懒得理会了。

  躺到床上,他顿感温暖舒适,寒意全消,原来被子枕头都热了。

  他惊讶地侧过身子,撑起手臂看正在整理貂皮外氅的她,笑道:「依依呀,你果真暖床了?」

  「我用火盆煨了一下。少爷,不够暖吗?」

  「够了。」他拉起棉被,闻到淡淡的炭火味道,很满意地问道:「你怎知道我要睡觉,先将床暖了?」

  「只要少爷白天这个时候回来,总会小睡片刻,所以我先烧了火盆,也让这屋子暖和些,你可别嫌太热,不然下回就不帮你煨被了。」

  「不会不会,这样最暖和、最舒服了。」

  他之所以要小睡,是因为夜晚经常惊醒,往往醒来之后,夜阑人静,他不免想到许多忧心又无能为力的事情,然后就睡不着了。

  「依依,你没什么烦恼吧,晚上总见你睡得很熟。」

  「少爷你这房间风水好,冬暖夏凉,而且鬼都被我赶跑了。」柳依依说着就笑了。「所以我睡得很好,晚上从来不会作梦。」

  望着她忙碌的身影,侯观云还真羡慕她熟睡的功夫。

  不知不觉,他跟她已「睡」过春夏秋冬了。他睡床,她睡榻,两人隔了很远的距离,但再怎么远,也是同处一室;当他半夜辗转反侧或是躺不住坐起时,他总会往她那边看去,怕吵到了她。

  或许是姑娘家害羞,她总是面向墙壁侧睡,他看到的也是盖在被子里的背部和黑发,日复一日,动也不动,维持同样的睡姿。

  「依依,当个孩子真好啊,每天吃饭睡觉玩耍。」他有感而发。

  「我将你剁成碎肉,塞回娘胎,好不好?」

  「能塞回去是最好了,可还是得生出来,面对这个苦难的人间。」他双手交叠在脑后,玩笑似地道。

  「少爷,我去寺里拿几本佛经,你每晚念三本,包你烦恼全消。」

  「呵,阿弥陀佛。」她果然还是不解世事的孩子啊。

  「少爷,快睡,还想我唱曲儿哄你吗?」柳依依笑着帮他放下绡帐。

  绡帐徐徐垂下,遮住了那张清丽容颜,在她拉掩绡帐之际,他看到了桌上白瓷花瓶里插的几枝带蕊梅枝。

  春天桃李,夏日青竹,金秋红叶,按着季节,她为他的房间妆点一方幽静,那是外头那群忙着拿香粉熏他的丫鬟所做不到的。

  他也知道,当他白天小睡时,她会拿一张小凳坐在房门口,不让其他丫鬟进来吵他,或是他有事叫唤时,她可以立刻应答。

  小泥球这一年来吹气似地抽长长大了,圆圆的脸蛋尖了些,言行举止轻巧了些;她是一个很体贴的丫鬟,他很喜欢她,有她的贴心服侍,跟她天南地北闲扯淡,他自在愉快。

  但他再怎么喜欢她,也不能留她,时间到了,她就得离去。

  打从他有记忆以来,丫鬟就是来来去去。年幼不懂事时,他曾因喜爱的丫鬟姐姐离开而嚎啕大哭,后来习惯了,也就不在意了。

  岁月递嬗,人事更迭,又有什么能长长久久留存在他身边的呢?

  他不可能拥有喜儿,这是感情落了空;他更担心父亲的鸡鸣狗盗勾当迟早会东窗事发,那么,他的万贯家产也会落了空。

  那他还剩什么?孤孑一人?

  仰望浮云也似的绡帐帐顶,他闭上眼,很轻很轻地叹了一口气。

  那声轻叹,传到了坐在门边的柳依依耳里,她一动也不动,停下拿针线串着红豆的动作,再将双手缓缓地放上自己的心口。

  那里好像让针给扎了,痛。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