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观云吟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观云吟 第3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侯观云神态悠闲,以手支颐歪在椅上,双脚泡在一盆热水里。

  泡脚是他就寝前的习惯,七仙女照样围绕在侧,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轻言失败,一个个仍是打扮得花枝招展,极力吸引少爷的目光。

  「哇!荔红,你又学了新曲子,好听。」侯观云微笑拍了拍手。

  「谢谢少爷。」荔红轻拢琵琶弦线,羞答答地胀红了脸。「少爷还想听,我再为您……」

  「很晚喽,可别吵到这大宅子的怨鬼喔。」看到丫鬟们惊吓的表情,侯观云故意箕张十指,睁大眼睛,笑嘻嘻地捏了嗓音。「吓嘿!想不想跟我去大花园寻鬼?」

  「少爷好讨厌!」七仙女花容失色,吱吱尖叫。

  「少爷,夫人说你晚上不能乱跑。」

  柳依依冷冷的声音一出,气氛顿时冷了下来。

  「哟,依依啊。」吟秋笑里藏刀地道:「得宠就拿鼻孔看人啦?可别忘了你的丫头身分,敢不听少爷的话呀,少爷不高兴就赶你出去了。」

  荔红抱着琵琶,扭着曼妙的身子道:「少爷啊,您看依依,老爱绷着一张脸,大家聊得这么开心,她偏喜欢泼冷水。」

  「这么爱泼冷水,不太好呢。」侯观云拿着手指摩挲下巴,笑咪咪地盯住柳依依,想了一下。「这样吧,依依,你过来泼热水,帮我洗脚。」

  这个四体不勤的懒惰少爷!柳依依当场发作,立刻掉头走人。

  六仙女气歪了脸,齐齐瞪向说错话的荔红,彼此使个眼色,异口同声地发嗲道:「少爷,我帮您洗脚,再帮您按摩得舒舒服服的。」

  「大家忙了一天,都去睡吧。」侯观云仍是懒洋洋地歪着,以平日赶八仙女回去睡觉的语气道:「依依,你别走,今晚睡我房里。」

  什么?!七仙女张口结舌,完全反应不过来;柳依依也是震骇地停下脚步,转回身子,脑中一片空白。

  「大家都出去吧。依依,闩上大门。」主子又发号施令了。

  七仙女倒抽七口气,一个个拿眼瞪住不识相的柳依依,抹着泪,捂着心口,踩着忿恨不甘的脚步,重重地从她身边离去。

  柳依依僵在原地,低垂的视线所及,正好放在那双白净的小腿上。

  少爷本来就是细皮嫩肉,两条腿就像两根白玉柱子,可一根根粗腿毛却突兀地贴在白皙的肌肤上,这让她意识到这是一双男人的腿。

  屋子好静,静到她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声;而他倒是弯曲起十只脚趾头,调皮地轻点着水盆底部,发出答答声响,看来他的心情好极了。

  好可恶!他当少爷的就可以作践丫鬟吗?!还口口声声她们是好人家的女儿,如今心血来潮,想要她陪睡,她就去睡吗?!

  眼前逐渐浮上一层薄薄水雾,她赌了气,碰地一声掩上大门,再蹲到了他身边,揪过搭在椅子上的巾子,用力地帮他抹起脚来。

  脚毛那么多是怎样,存心长来跟她作对吗?!她眼睛好酸好热,用力咬住下唇,撩起了水,死命地擦抹,忘了这是少爷的细皮嫩肉,就当作是她看不惯的脏污,说什么也要擦净,三两下功夫就搓出了两条红萝卜。

  头顶忽然痒痒的,她心神微愣,缓下了擦洗动作,感觉着那一只大掌正按在头上,轻柔地摩挲她的头发。

  「抱歉。」他的声音也很柔和。

  啪!她将巾子丢进盆里,鼻子一酸,眼泪便无法抑遏地掉了下来,她立即转过了身,将头脸埋进膝盖里,蹲在地上抱头流泪。

  这又是怎样?!追求姑娘的哀兵之计?他道歉她就会上床吗?!

  「我好为喜儿姑娘不值。」她抽抽噎噎地哭道:「她是一个好人家的小姐,偏生遇上你这个无聊公子,死缠不休,甩都甩不掉。而你呢?人前装情圣,背地里倒会找乐子,你要享齐人之福,尽管去娶三妻四妾,她才不会嫁给你这颗花心大萝卜,你也别想我帮你种萝卜!」

  「外头院子那么大,你不想种萝卜,种些青菜芋头也好。」

  「等你哪天没钱买菜了,我自会帮你种去!不,我干嘛种菜给你吃?!自己想吃,自己去种,我再也不要服侍你了!」

  「你误会了。」

  「我才被误会了。」她哭个不停,就是不愿抬头看他。「难怪你要我保重,呜呜,你明明知道那个什么吸不吸的是一场天大的误会,却不解释清楚,你是存心捉弄我是不是?!」

  「有些事情不用解释的,自己心里明白就好。」

  「我就是不明白!」

  「你今晚应该听明白了,我为什么会去追求喜儿。」那手掌仍是温柔地摸摸她的头,声音十分平静。

  拿少爷当幌子,目的是程实油坊?!少爷竟然虚情假意,打算骗取人家的家产……不,少爷天性善良,只是爱玩罢了,他绝对不是这样的人!

  她心头一紧,抬起脸,望向也是蹲在地上,直直凝视她的少爷。

  他放下一直摸着她头的手,双臂横在膝头上,一双幽深的黑瞳带着淡淡笑意,里头藏着某些她不明白的东西……

  几个月前,她也在书房见过他这样的神情,当时她心念一闪而过,没有想太多,如今再度见到这个截然不同于平日的安静少爷,她突然觉得他好陌生,陌生到完全变了一个人。

  「唉,傻依依,哭成这样。」侯观云怜叹一声,微笑道:「我以为你会先赏我两个耳括子,再拿洗脚水泼我呢。」

  「呜,我还会踹你一脚!」她吸吸鼻子。

  「呵!早知道就先跟你套好招。这下子好了,让你把我当成色迷心窍的花花公子,我真是名声扫地了。」

  「你又有什么名声?只会吟歪诗,要文没文名,提了重物就手疼;要武没武名,只有吃喝玩乐你最行了。」柳依依一古脑儿发泄情绪。

  「说得好,我是一事无成啊。」他又拿手掌拍拍她的头顶,带着疼怜的神情看她,再缓缓地收起了笑容。「依依,请你帮我。」

  「唔?」

  「我跟你约法三章。一,从今天起,你睡床铺,我睡长榻;二,我娘问你,你就说跟少爷睡了;三嘛,你不能说出去。」

  「少爷睡床,我睡榻,没有让主子睡榻的道理。」

  「你不问我为什么?」

  「少爷在等喜儿姑娘。」

  当他说出条件时,柳依依就明白了。因为少爷喜欢喜儿姑娘,情有独钟,非卿不娶,为了暂缓娘亲的逼婚,所以拿她做为屏障,表示他暂时不缺女人,更不是身体上有什么问题,请娘亲稍安勿躁。

  等到喜儿姑娘答应少爷求婚那天,也就是她「功成身退」的时候了。

  「你果然聪明。」侯观云惊喜地看她,恳切地道:「我会另外给你一笔钱,这是利用你姑娘清白名声的代价。」

  「没什么名声问题。我本来就打定主意不嫁人,我以后要奉养爹娘,养大弟妹,还有管理我的大客栈呢。」柳依依说着,眼睛就亮了。

  「不嫁人?」侯观云抬起眉,似乎并不赞同她的决定。「你出去后,回复了柳沟儿的身分,不再是柳依依,你不必在意别人的眼光。」

  「少爷还记得我是沟儿?」

  「沟儿沟儿。」他念了两遍,笑意盈盈。「我闻到泥土味了呢。」

  「柳沟儿不介意一身土味,她若在意别人眼光,就会想尽办法留在侯府当柳依依了。」

  「不喜欢当依依?」

  「当依依也很好啊……」可以跟少爷没大没小,又能赚工钱。

  但柳依依有些困惑了。这些年来,她没忘记自己是沟儿,心思也系在远方的家人,但她却是以依依的身分一天天长大,放了很大的心思在少爷身上;她在宜城会想家,以后回到家了,也一定会想少爷……

  沟儿和依依,都是她,两者互相交融,不可分离了。

  「擦擦脸。」侯观云见她突然发起呆来,笑着掏出干净帕子,往那张犹带泪痕的圆脸抹去。

  少爷关心起她来了。她眨眨眼睫,不解地望着那张温和带笑的俊脸,这回她看不到他眼里的神秘内容,自己的心脏倒是怦怦跳了两下。

  少爷可以为喜儿姑娘苦等,甚至施计拿她来挡夫人,这是怎样的一种感情呢?她无法想象,也无从想象,是否她年纪太小,不解风情?

  少爷总是爱笑,可她今天看到少爷不为人知的另一种面貌,或许他得不到喜儿姑娘的欢心,心里也是很痛苦的吧。

  她当丫鬟的,能帮他多少就帮多少了,只要少爷开开心心就好。

  「依依,你又在发什么呆?」侯观云擦完她的脸,笑着拍拍她的头,顺手拉她一起站起来。「该睡觉了。」

  「吓!少爷你怎么光脚蹲在地上?!」柳依依这时才看到他还卷着裤管,赤脚陪她蹲在地上,慌得转头找干净巾子。「天气还凉,你贪凉也不是这样玩的,快坐好!我帮你擦干。」

  「这会儿早就干了。」侯观云大跨一步,脚掌直接套进布鞋里,往睡房走去,回头招呼她:「进来吧。」

  「喔。」柳依依愣愣地抓着布巾,深吸一口气,随他走了进去。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