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猎爱(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猎爱(下) 第18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小满和他一起走出货柜夹缝,看见暗夜中,现场满目疮痍,到处一片狼藉,还有些地方仍在燃烧,探照灯再次被人打开,但有几盏不知何时已被打灭了。

  所有的黑衣部队的人都被制伏了,她看见那平头男,看见那马尾男,还有阿万及霍香,还有几个身穿劲装的男人女人。

  他们与她们,有高有矮,有胖有瘦,人种肤色各异,来自世界各地,说着各种不同的语言,他们每一个都认识他,看见他时都露出笑容,和他打招呼。「这些……都是红眼的人?」小满看得傻眼,悄悄问他。

  他大笑出声,道:「不是,武哥可想得咧,可惜不是,但他们都是我的朋友。」

  「臭小子,我和红眼的人才不是朋友!」一名扛着火箭炮的大胡子经过时,听到他的话,用鼻孔喷气和他抗议,一边还不忘转头对着她说:「女人,

  你认识这小王八蛋算你倒楣,我劝你快点把这臭小子甩掉!以后看见他,最好有多远跑多远!」

  另一位手握双枪的红发大姊嘴叼着一根烟经过,不忘帮忙补刀:「没错,认识这臭小子准没好事,他这张笑脸就是用来骗女人的,他搞不好在全世界五大洲都有金屋藏娇。」

  「嘿,我才没有好吗?你们干嘛这样,我还以为我们上次在酒吧里玩得超开心的!」

  他一脸轻松的笑着和同伴回嘴,但握着她的手却偷偷收紧。

  「开心?你有脸和我说这个?」大胡子咬牙狠笑,将火箭炮转了个方向对着他的笑脸,火冒三丈的啦哮:「你把我的酒吧给炸了,炸得一乾二净!韩武麒那不要脸的家伙事后还给我一张请款单!要不是看在耿叔的份上,我真是他妈的管你这臭小子去死!」

  就在小满被眼前这大胡子吓一跳时,身旁的男人却还是嘻皮笑脸的张嘴要回,但另一个身穿黑衣劲装,黑发削得极短的女人走了过来。

  「韩寄请款单给你,是因为我们的帐目要清楚,我们帮你解决了那件案子,不是吗?」

  大胡子看见她,瞬间退了一步。

  「咳嗯,我也没说不是。」

  女人挑眉看着那大胡子,和他手上的火箭炮:「况且,我记得我有请可菲扣除酒吧损失的钱了,你要告诉我她没这么做吗?」

  大胡子超识相,飞快将火箭炮放下来,陪着笑连连道:「当然,小肥当然把钱扣掉了。」

  「我还让她注明可以让你分期付款,她没写吗?」

  「咳咳嗯,说到这,小岚,最近经济不景气,你可不可以帮我和韩说一声,让我再多摊个几年。」

  「他知道不景气,所以一有钱赚,不就立刻通知你了吗?」女人稍稍放缓了口气,道:「你放心,这事还没完,等搞定这一切,你赚的说不定还能把酒吧在挪威开成连锁店了。」

  「真的?」听到这,大胡子眉开眼笑,直道:「我不需要连锁店,但我这次要盖大一点。」

  「最好就盖在温泉旁边。」耿念棠在旁边看得忍不住笑着怂恿:「顺便搞个酿酒场,然后在西班牙买栋别墅,夏天在挪威开酒吧,冬天就到西班牙晒太阳。」

  「没错没错,这主意不错!你小子聪明啊!」大胡子哈哈大笑,「好,就决定这么做!」

  大胡子用力一拍他的肩膀,开开心心的扛着火箭炮转身离开。「奥格,下次再去找你玩啊!」他笑着开口喊道。「没问题!」大胡子头也不回的扬手喊着,哈哈大笑的走了。

  旁边这男人这么不识相,换来女人的冷眼一瞪,连小满都为他冒了一把冷汗,赶紧用手肘戳他一下。

  「唉哟,小怪兽,你干嘛戳我——」

  他弯腰哀叫一声,然后在看见眼前那女人时,瞬间直起身子笑着改口。

  「姊,你好厉害啊,一出现就让奥格瞬间乖得像小猫一样,我对你的崇拜,真是有如滔滔江水、源源不绝——」

  女人冷眼看着他,「你哪个不好学,就学了你姊夫那一嘴油腔滑调。」他眼也不眨,只道:「我这不是油腔滑调,是真心诚意的。小怪兽,你说对不对?」

  咦?什么?关她什么事?

  见他忽然转头问她,小满呆了一呆,一下子反应不过来,然后旁边这男人竟然超无耻的凑到她耳边,和她说。

  「这时你要点头为我做保啊,快点头说对。」

  「唉……」小满一时不察,加上女人又盯着她看,而且他刚刚是不是……这女人是他姊?意识到这一点,让小满紧张得要命,担心自己狼狈不堪的衣着和容貌,他又频频在旁边催,害她还真的不小心点头,吐出了一个字。

  「对。」

  话一出口,她就看见女人眼里透出一抹笑,害她小脸就瞬间暴红,幸好对方没拿这多做文章,只看着他道。

  「等回去再和你算帐。高毅做的卫星视觉屏障还剩三十秒,快带她就定位。」

  「收到。」

  啥?什么三十秒?

  小满还来不及反应,他已经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快步飞奔到运输直升机上。

  反射性的,小满攀抓着他的颈项,回头只看见满场的人,不知何时,已迅速各自散开,黑衣部队的人也早已被押走。

  「二十秒——」

  他姊在广场中,举起拳头高喊。

  人们全数消失在各个掩蔽处,只剩下霍香和阿万站在铁笼子边,不知在争论什么。

  他带着她跳上了那架有两个螺旋翼的运输机,小满看见那群孩子们和两个保护着孩子的男人,瞬间松了口气,但外头的情况,让她更加好奇,她转头从机舱门口朝外看去。

  「十秒!」

  阿万和霍香仍站在铁笼旁,然后下一秒,霍香竟然打开了铁笼,钻了进去,阿万脸色难看的瞪着霍香,一副想把她拉出来的样子,但最后他只是重新把锁头扣上。

  霍香伸出小手隔着铁栏杆,摸着阿万的脸。

  阿万低头看着她,伸手进去将她拉到栏杆边,隔着铁笼用力的吻了她一下,这才转身回到对面他之前被关的铁笼里,也钻了进去,扣上锁头。

  小满吃了一惊,想要开口,但阿棠从身后伸手捣住了她的嘴。

  最后五秒,她姊不再开口,只举起手,比了一个五,然后她转身快步走进最近的一处掩体,一下子就不见人影。

  最后一秒时,奥格发射了一枚火箭炮,爆炸的声音,震得小满心口发疼。枪声再次大作,运输机开始起飞,正当她搞不清楚这些人到底在搞什么鬼时,小满就从运输机上,看见史卡利带着七八个黑衣部队,从北边那里杀了过来。

  两方人马互相开着枪,激烈对战着,在那惊心动魄的枪火中,阿万和霍香被黑衣部队的人从铁笼子中拉了出来,史卡利领着那些人抓着阿万和霍香,冲上了另一架直升机。

  没多久,直升机就飞了起来。

  下一秒,小满发现自己所在的运输机震了一下,一枚飞弹忽地从她下方飞射出去。

  阿万和霍香在那上头啊!

  她惊呼出声,但直升机在最后一瞬间,紧急闪过,不敢靠近这里,迅速朝另一个方向落荒而逃。

  下方的战火停了。

  小满压着心口,听到身后的男人朝驾驶座那儿,开口大喊:「帕哥,搞定了!他们跑了,我们走吧!」

  她转头看着他,只见他不知何时,戴上了一副罩住双耳的耳机,而且这男人在笑,一点也不紧张。

  忽然间,她领悟他们在干嘛。

  「这是一场戏。」

  话脱口,她才发现飞行的声音太大,她根本听不太到自己的声音。

  他咧嘴一笑,抓了另一副耳机帮她戴上。「对,另一场戏。」他看着她,道:「演给对方看的。」

  他的声音清楚的从耳机里传来。

  「为什么?」小满不解,困惑的问。

  「我们的人之前循线捜到了对方的主机,但他们在最后关头把主机破坏掉了,虽然我们还是找到了一批玩家,可那不是全部。」他看着她,道:「我们需要有人继续进行这场游戏,才能找到更多线索。」

  她惊恐的看着他,刹那间了解若不是阿万杀死了他,留在铁笼里继续进行游戏的人,就会是他。

  可阿万杀死了他,所以他才在这里。

  「我输了,他赢了。」他扯了下嘴角,自嘲的笑着道:「我得让他赢,他才能和霍香在一起,不然他真的会想办法干掉我。」

  虽然他开着玩笑,但她知道他本来想留在游戏里,他和她说过。

  他是为了她才输掉,就像阿万是为了霍香才赢。

  泪水,瞬间涌上眼眶。

  「阿万说……」她语音沙哑的道:「他如果继续赢下去,他们会逼他和霍香对战。」

  「嗯,他们会。」他抬手抹去她的泪,道:「放心,霍香不会和他打的,她宁愿死在阿万手里,也不会对他动手。」

  他说得那么斩钉截铁,让她领悟过来,想起阿万曾说过的话。

  「他会杀了她。」

  「对,」耿念棠禽着笑,「他会杀了她,就像他杀了我一样。」

  一切,都是戏。

  为了要将那狩猎游戏的所有幕后黑手都刨挖出来的一场戏。

  即便如此,小满很清楚,其中的风险有多大。

  「放心,阿万和霍香不会有事的,那女人超可怕的,阿万就更不用提了。」说着,他淘气的笑了笑,道:「况且,我姊夫除了是世界知名的钱鬼,还是全球情报单位最讨厌的智多星,他最擅长的就是布局安排这种事,而且如今看来,这变态游戏后面牵扯的太多了,事情显然没有那么单纯,我们一定要搞清楚,那些人在搞什么鬼。」

  他边说边把运输机的门拉上关起来。

  「现在,我们还有你帮忙找到的神殿座标呢。」

  说到这个,让她想起一件事,紧张的提醒他:「阿棠,我的平板电脑里有那座标地图的照片。」

  「放心,我在我们离开神殿前,就已经把那些照片传输到随身碟里,然后删掉了最后那几张。」

  她呆看着他:「你在出来前就删掉了?」

  「对,我知道我们不一定会成功,为了以防万一,删掉了最后那几张照片。留着其他的,史卡利拿到才不会怀疑。」耿念棠掏出颈上的项链,对眼前的小女人眨了眨眼,禽着笑说:「完整的照片都在这里面呢,只要我们比他们更快找到那地方,就能得到更多的情报,拥有更多的优势,运气要是更好,搞不好还能找到另一颗黑球。」

  小满吸吸鼻子,含泪看着他,道:「你晓得你必须要带我过去吧?」

  他露齿一笑,只挑眉问:「你会潜水吗?」

  「你知道我是个运动白痴吧?」小满好笑的看着他。

  「对喔,没关系,我可以教你啊。现在你什么都不用担心,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吧。」他哈哈笑着将她拥在怀中,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香蕉,道:「看,我帮你带了什么纪念品?」

  看到那根香蕉,她呆了一呆。

  「你哪来的香蕉啊?」

  「下午采的啊。」他甚至帮她把皮剥好才送到她嘴边,「来,快先吃一口,我下午吃了一堆,可一想到你正在铁笼里饿肚子,我就没有胃口了,你知道在刚刚那场混战中,要完好无缺的保存这根蕉有多难吗?」

  她才咬一口,听到他后面的话,瞬间爆笑出声,笑到眼泪都流了出来。

  「耿念棠……你这个疯子……」

  「欸,我要是太正常就遇不到你啦,对不对?还有小怪兽,我要先声明一件事,我才没有金屋藏娇,我和我爸一样专情,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我发誓。」

  他说得那么大声,还指天画地的,小满瞬间羞得满脸通红。

  「你小声点……」

  「真的,你要相信我,不要相信刚刚那些人的胡说八道,我这一整年不是在你那,就是在忙这个案子,才会每次见到你就等不及把你吃掉—」

  她傻眼,匆匆伸手捣住他的嘴,运输机上那么多人,还有那么多小朋友在,他还真敢讲,虽然机器运转的声音很大,可能不会有人听见,她还是万分羞窘的迅速捣住他的嘴。

  「好了好了,我知道啦,你不要再说了。」

  他眨巴着大眼看着她,然后再喂她一口香蕉。

  她好气又好笑的看着他,「你老实点。」

  他挑眉,在她手心下咕哝了一句。

  「什么?」她听不清楚。

  他伸手戳戳她捣他嘴的手,小满把手挪开,才听到他一脸无辜的笑着说。「人家我一直很老实啊。」

  眼前男人那模样,让她忍俊不住,又笑出来。

  「你要不要脸啊?」

  「不要。」他禽着笑,抬手抹去她脸上的泪,一边喂她吃香蕉,一边继续胡说八道逗她笑。

  这男人看来是如此无可救药的乐观,好像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所有的困境,都不是困境,他总能想到办法去面对它、解决它。

  可她知道,那不表示他遇到的问题就不困难,遇到的困境就不危险。

  他并不是真的这么乐观,但他把笑挂在脸上,只为了安抚她、不让她害怕。

  一直都是这样。

  害怕的时候,要笑一笑。

  他说的。

  一开始她不知道为什么他那么爱笑,总是在笑,现在她晓得了。

  他笑是因为他其实并非真的无所畏惧,但他不逃避面对那些困难与绝境。虽然害怕,他依然选择面对它,找出办法解决它,做出必要的困难抉择,做出正确的决定,就算那么做会伤害到他自己也一样。

  即便跑遍全世界,看过人类最残忍、恐怖的一面,他依然没有因此麻痹。看着眼前满是沙尘泥巴,却依然禽着笑容的男人,一颗心满溢着对他的感情,小满抬手抚着他的脸,情不自禁的倾身亲吻他,泪水和笑容一起飙飞出眼眶。

  他冲着她傻笑,再喂她一口香蕉。

  运输机轰轰轰的飞上了夜空,她又哭又笑的吃完之后,终于因为疲倦,蜷缩在他怀中。

  耿念棠小心的转身,伸手和屠勤拿来毛毯,把她包好,感觉到她颊上的泪,湿了他的肩头。

  那让他情不自禁的低头再亲吻她的额角。

  小满吸吸鼻子,双手环抱着他的腰,安适的把脑袋枕在他肩头上,在快要睡着时,她忍不住悄悄的哑声吐出一句。

  「阿棠……」

  「嗯?」

  「我爱你……」

  他心口一热,喉头一紧,忍不住将这小女人拥得更紧。

  怀抱着这一身泥巴、万分狼狈,全身上下都是擦伤、瘀青,手上脚上到处都是水泡,耳朵还被枪打掉一角的小女人,他真的没想到在经历过这些乱七八糟、恐怖又可怕的事情之后,她还会这样对他说。

  一时之间,再难自抑,他脱口就道。

  「小怪兽,我爱你。」

  她没有回答。

  他低头查看,才发现她睡着了。

  他人生中第一次告白,这女人竟然睡着了。

  虽然不想吵醒她,他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不由自主的嗤嗤的笑着,笑得和个捡到宝贝的白痴一样,然后一边偷偷的,小心翼翼的,替她擦去脸上泥巴和灰尘。

  窗外,月亮在云间忽隐忽现。

  他亲亲她的小脸,大手覆在她跳动的心上,这才终于感到安心下来。说真的,有好几次,他真的以为自己会失去她,就算把人救回来了,她也不会原谅他,虽然嘴上说得轻巧,可能这么轻易的被放过,他自己都吓一跳。唉唉,她果然是他的小怪兽。

  最可爱最可爱的小怪兽。

  他这辈子是吃定她了,绝对绝对不会让她逃出他的手掌心的啦。

  噙着笑,怀抱着这个超级可爱又聪明的小女人,他闭上双眼,抱着她进入甜美的梦乡。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