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猎爱(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猎爱(下) 第18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并没有让她等太久。

  一个小时后,一名黑衣人,从那吃饭的帐篷里走了过来,和在一旁看守铁笼的同伴聊了一下。

  「我吃饱了,你们去吃饭吧。」

  「另一个人呢?」

  「喝太多了,去撒泡尿。」他指指怪手旁边那道人影,道:「没办法,懒人屎尿多。」

  看守铁笼的黑衣人闻言嗤笑一声,但因为饥肠辘辘,耐不住饥,就还是领了情,一起转身去吃饭了。

  那交班的黑衣人走到对面那女人那里查看,还故意拿手电筒照她,站在那边不知对她说了什么。

  女人一点反应也没有。

  他自讨没趣,转身晃了过来,走到阿万那边,靠在铁笼子上,低头看着他。

  当他来到笼子旁,她发现他虽然体格高大,又说得一口纯正的英文,但他是黄种人,一脸浓眉大眼,留着平头。

  「我以为你会和被困住的野兽一样,在笼子里转来转去。」

  阿万冷冷的看着那个男人,「抱歉让你失望了。」

  「你知道,我很羡慕那小子。」平头黑衣人挑眉,说:「如果有机会,我也想和你打一场。」

  阿万抬眼,看着他,也挑起了眉。

  「你可以试试看。」

  就在这时,他去上厕所的同伴走了过来,那男人体格更强壮,看起来像是中南美洲那儿的人,及肩的黑发随意绑了一个马尾,眼底有着狼一般的狠劲。

  「小怪兽是哪一个?」马尾男看着平头男,问。

  听到这一句,小满一愣,还在奇怪这黑衣人怎么知道他对她的昵称,平头男已用下巴指指她,「这一个。」

  「那一个呢?」马尾男朝对面那女人瞥了一眼,再问。

  「闇影的杀手。」平头男说。

  「霍香。」阿万拧眉,冷声道:「她叫霍香。」

  马尾男拧眉斜睨着他,「你知道你现在是个囚犯吧?」

  「不,他不知道。」平头男笑着拍拍铁笼,「所以他才被关在这笼子里啊。」

  正当小满搞不清楚这两个黑衣人,怎么敢违背禁令,和他们这些被关的囚犯说话时,就看见平头男在拍铁笼时,有个黑色的小东西从他手中掉了进去,阿万不动声色的接住了它。

  小满一愣,还没来得及反应,探照灯毫无预警的突然熄灭了。

  不是史卡利让人关掉的,她知道,她听到了史卡利的吼叫。

  几名黑衣人持枪跑了过来,左右肩上各自固定着手电筒照亮前方。

  她眼里还残留着探照灯的馀光,几乎看不清发生了什么事,但她听到叫喊声,还隐约看到黑衣人来回奔跑。

  然后史卡利带着大队人马跑了过来,她心跳飞快,莫名恐惧。

  蓦地,不远处的怪手和重型机具,突然开始爆炸,一辆接着一辆。

  她吓了一跳,转头看着那触目惊心的大火。

  几乎在同时,她铁笼的门忽然被人打开,平头男钻了进来,拉着她的手臂,将她拖了出去。「快跑!」

  刹那间,枪声大作。

  男人将她拉到身后,她看见阿万不知何时已被马尾男放了出来,他的脚缭已被解开,但手上仍有手铐,不过那完全没有妨碍他的行动,他长腿一抬踹飞一个持枪迎面跑来的黑衣人,同时用那黑色的小东西解开了手铐。

  小满这时才领悟这两个男人是和阿棠他们一起的。

  平头男将她交给了马尾男,马尾男带着她闪躲着子弹,把她扔给了不知何时也跑出来的霍香,顺手还扔了一把手枪。

  「嘿,女人!」

  霍香转身,动作奇快的接住手枪,然后才看见被推过来的小满。

  小满还没反应过来,那女人眼也不眨的就抓着她开始往外跑。

  另一声爆炸响起,她惊呼出声,身旁的女人将她扑倒。

  当那波爆炸过去,混乱中,小满灰头土脸的爬起身来,忙抓住那又要拖着她往外跑的女人:「等一下!孩子,有一群孩子,那些孩子被关在另一边。」霍香看着她,道:「我知道,有人在处理了。」「谁?」

  「屠家兄弟。」女人拉着她继续跑,边跑边说:「还有耿念棠。」

  这一句,证实了她心中的怀疑,让她泪水差点又再次夺眶。

  霍香将她塞到货柜与货柜之间,直视着她的眼。

  「待在这里——」

  她话才到一半,小满就看见她身后那个跑过来的黑衣人,他抬起持枪的右手,瞄准了霍香。

  「后——」

  小满一惊,匆匆开口想警告她,第一个字才冒出口,那女人已回身开了一枪,神准的解决掉那家伙,拆了那家伙身上的防弹衣和头盔,回头扔给她,看着她说。

  「穿上,蹲下,藏好。」

  没等她回答,那女人就转身冲了出去,迎向另外三个黑衣人。

  小满不敢相信那女人就这样跑了出去,但当她看见霍香如何在三秒内解决那三个人,手上还因此多了一把枪之后,她清楚自己真的帮不上什么忙,待在这里不要为他们添麻烦,大概就是她唯一能做的事。

  她匆匆戴上头盔,穿上防弹衣,蹲在货柜的夹缝之间,一边发抖,一边用双手压着嘴防止自己发出声音。

  火光冲天,到处一片混战,她的视野就只有货柜夹缝那狭窄的宽度,但依然能清楚感觉到战况的激烈。

  有几回,爆炸震动了大地,有两次,还有流弹飞了进来,在货柜之间来回弹射,吓得她惊声尖叫。

  第二次的那颗流弹打中了她,但被头盔弹开了。

  即便如此,那还是让她的头往后仰了一下,她能清感觉到那颗子弹的力道,几乎以为它穿透了头盔。

  它没有。

  除了谢天谢地,谢谢所有过路神明,她只能把身体压得更低,整个人蜷缩成一团,然后希望不要再有流弹飞进来。

  枪声、呐喊、咆哮在四周响个不停。

  就在她以为事情永远不会结束时,整个世界突然安静了下来。

  小满喘着气,恐惧又害怕的缩在地上颤抖着。

  然后,漫天的火光中,有个黑影出现在眼前,朝她跑来,她害怕的屏息,

  畏惧战胜的人,不是她希望的那一方。

  黑影靠得更近,那人背着光,她看不清来人的脸,但她知道那人看到她了,他穿着黑衣部队的制服,她可以看到那黑色的防弹衣,还有那些口袋和装备。

  慌乱中,她伸手从口袋中掏出了那颗银球,将拇指压了下去。

  银球轻震,蓝光微微亮了一亮。

  她必须把它丢出去,小满惊慌的想着,但那人来到眼前,冲了过来,当她试图将它扔出去时,他手一伸就将它接住,继续朝她靠近。

  小满惊呼出声,以为那颗银球会爆,而她就要因此害死自己——

  可它没有爆炸,只是在那男人手里又亮了一亮,连一声闷响都没有就熄了。

  下一秒,她看清了他的脸。

  泪水模糊了视线。

  男人笑着,朝她伸出了手,开口吐出一句。

  「小怪兽,好久不见。」

  几个小时前——

  倾盆大雨之中,见那女人昏了过去,史卡利冷哼一声,抬手下令。「把那家伙扔去喂鳄鱼。」

  两名黑衣人上前,抬走了那已无心跳呼吸、满身是血的尸体,因为雨和血,那尸体又湿又滑又沉,两人来到营区后方养着一群鳄鱼的巨大铁笼旁,正准备开锁将他扔进去时,一个黑衣人快步赶了上来。

  「喂,等一下,」留着平头的黑衣男道:「史卡利要我们先捜捜看他身上还有没有藏什么东西。」

  「之前不是搜过了吗?」

  抬尸体的两人满心不爽,但仍是放下了尸体,抱怨着。「就剩条长裤了,还有什么好捜?」

  「他那手套之前就藏在裤子里。」平头男来到两人身边,蹲跪下来,扒了那家伙的裤子,东翻西找:「之前捜身的人就是想说那手套那么破,谁知道是个好东西,现在那手套被那个杀了他的猎物拿走了,那猎物即将被竞标拍卖给玩家,手套也是附属品,拿不回来了,史卡利气得要命,谁知道这家伙裤子里是不是还藏着什么——Shit,还真的有——」

  「怎么了?」

  「是什么?」

  两人好奇的一起弯腰探头查看,平头男趁他们低头,用一记强而有力的肘击和一记拳头,狠狠将两人打倒在地,跟着同时抬脚踹向右边那人的太阳穴,再以拇指关节袭击另一个人颈上的穴道。

  眨眼间,他就将两人双双击昏过去。

  平头男看着那两个昏倒在地的家伙,挑眉道。

  「没什么,只是我的拳头。」

  当然,他们早已昏迷,所以没有听到。

  他重新蹲下身来,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针,将药剂注射在刚刚那被他扒得光溜溜,早已没了心跳呼吸,还浑身是血的尸体胸口。

  那尸体一开始没有动静,他本来还有点担心,但下一秒,那被认定死亡的男人忽地张开双眼和嘴,拼了命的大口呼吸。

  他帮着那家伙坐起来。

  「shit!谁……哪个王八蛋……脱了……我的裤子?」耿念棠边咳边喘,当他发现自己被剥得精光时,忍不住脱口。

  「是我。」平头男挑眉。

  谁知眼前这才刚死而复活的臭小子,回过气来后,竟然搞笑的伸手遮住自己的小鸡鸡,一脸错愕的看着他道:「杨忠国,我以为你才刚娶老婆,如果你喜欢我,现在才说会不会太慢?这样你叫才刚新婚的嫂子该如何自处?」杨忠国闻言,忍不住抬手抽了他一脑袋。

  「不脱你裤子,我怎么转移那两个人的注意力?快把你身上的血袋剥掉。」耿念棠闻言,笑着撕掉贴在胸腹上的人造皮肤和藏在底下装满颜料的血

  袋,那东西已经快流光了,不过还是有些颜料在里头,他将那两只假血袋扔进鳄鱼笼里,让鳄鱼们毁尸灭迹。

  「诺,快穿上。」杨忠国扒了其中一人的制服和装备扔给他,「我们只有五分钟,之后监视器就会恢复正常,摩根也不可能拖延其他人太久,很快会有人注意到这里的情况。」

  他接过制服,一边穿上一边道:「摩根?他也来了?」

  「姓韩的缺人手,付了大笔钞票,那家伙最近没事干,加上听到是你出事,就答应接这案子了。」

  「欸,我是不是要感动一下?」他嘻皮笑脸的说,「你不是也还在度蜜月?听说女儿都六岁大了?没想到你竟然抛家弃子也要来救我——」

  杨忠国横眉瞪他一眼,「我是被姓韩的威胁。」

  「什么?不是因为我人缘好吗?」

  耿念棠搞笑的边说边和他一起将那两个人拖到了一旁隐蔽处。

  「好个屁。」忠国好气又好笑的回嘴,一边掏出另一根针,赏了他们一人半根针剂,才拿帆布将他们盖起来,瞪着那嘻皮笑脸的男人说:「你回去之后,告诉姓韩的,杨家保全从此和红眼两不相欠,以后每件案子都要原价照算,一毛也不能少。」

  闻言,耿念棠故意笑着举手朝他敬礼。

  「收到。」

  「屠勤和屠鹰在雨林里,我相信你知道怎么找到他们,他们会把其他情况告诉你。」忠国把一个附夜视镜的头盔扔给他:「把头盔戴上,别让人看到你的脸。」

  「没问题。」他戴上头盔,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阿万他们呢?」「被关在前面铁笼里。」杨忠国顿了一下,察觉出他的心思,道:「魏小满也是,等她发现真相,你就知道好死。」

  他一僵,但仍是嘴硬的说:「我家小怪兽见到我高兴都来不及了,才不会找我麻烦。」

  杨忠国闻言,露出白牙,笑了。

  「她最好是。」

  晚上八点二十三分——

  「小怪兽,好久不见。」男人笑着说。

  听到这一句,小满压着心口、喘着气,看着那笑咪咪的男人,她泪流满面的站起身来,抬手揍了他一拳。

  「shit!你为什么揍我?我以为你应该要——」

  耿念棠捣着被揍的左脸,抱怨还没说完,她就已经扑了上来,伸出双手紧抱着他。

  「你这混蛋……混蛋……」

  怀里的小女人,浑身颤抖着,哑声咒骂着他,泪水浸湿了他的胸口。

  心口一热,他抬手将她紧拥。

  「对不起,我是混蛋。」他喉咙紧缩,低头亲亲她的小脑袋瓜。

  「我以为……我以为你死了……」她泣不成声的说:「心跳……我摸不到你的心跳……没有呼吸……那把刀……我看见他捅了你两刀……」

  「我知道,抱歉,阿万和我贴身肉搏对打时,告诉我他的计画,替我贴上后面藏了血袋的人造皮肤,他手上那把刀被我们的人先换过,是有机关的伸缩匕首,里面藏有药剂,他假装捅我时,人造皮肤和血袋就会破掉,那药剂就能注射进我的身体里,让我进入假死状态。」

  她收紧双手,将脸压在他胸膛上,感觉他的心跳与体温,硬咽的说:「我知道那不是血……后来知道了……但我好怕……怕我自己搞错了……」

  「对不起,」他哑声道歉,告诉她:「我很想先警告你,但当我看到阿万,发现他想做什么事时,真的没什么机会和你解释这个,尤其是你人又被史卡利那骷髅头挟持着。」

  他拍抚着她颤抖的背,抱歉的说:「我不想骗你,老天,我听到你的声音,天知道我怎么有办法在那么混乱的状况下听到你叫我的声音,我差点演不下去……」

  他声微哑,双臂收得更紧。

  「天晓得,阿万捅我时一点也不痛,但你的尖叫真的差点杀死我了,我用尽所有的力气才没有回头看你。」

  这话,让她泪又飙。

  他再亲亲她的脑袋,深吸口气,解释道:「我很抱歉,但那是唯一的办法,我们需要转移史卡利的注意力,我得让他以为他赢了,让他们觉得他们赢了,这些人才会放松戒备,我们的人才能趁机攻进来,救出那些孩子。」

  「那些孩子……」小满回过神来,含泪抬眼看他:「他们还好吗?」

  他笑了出来,道:「他们很好,我大哥超受小朋友欢迎的,他很擅长和小朋友相处,你知道,就像超耐斯的大猩猩玩偶一样,每个孩子都爱他。」说到这,他以拇指擦掉她脸上的泪,牵握起她的手。「来吧,他和那些小朋友,一起在直升机那里等着呢。」

  小满乖乖让他握住小手,跟在他身后,忍不住好奇他怎能在那么混乱的情况下找到她。

  「你找到我了,你怎么知道我在哪里?」「霍香说的。」他笑着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