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猎爱(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猎爱(下) 第1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天又一天过去。

  雨林里每天早上就起雾,然后出大太阳,跟着就下暴雨,两人被关在空地上,无所遮挡,一下太阳晒,一下又全身淋湿,简直苦不堪言,那些人没有给他们食物,要不是他那万事都要以防万一的性格,让他在有拉链的口袋里装了一堆坚果,另一个口袋藏了肉乾,在这两天偷偷分给她吃,她大概早就饿到昏死过去。

  可即便有吃点东西,她还是感觉越来越虚弱,更别提他大半时间都在睡觉,虽然他一直说他没事,说他并没有被伤到要害,小满还是担心他有内出血的问题。

  那些人整天来来去去,他们吊来更多的大型机具、货柜,更多的补给品和装备,忙得像一群黑色的苍蝇,但就是没人理会两人。

  到了第三天,小满一早就被他们忙碌的作业声音吵醒。

  睁开眼一看,只见那些人不知何时已在空地上用那些重型机具、石头、货柜、铁笼,围出了一个圆形广场,她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鬼,那些黑衣人却突然来开了他的铁笼,将他拖了出去。

  「你们要带他去哪里?喂!你们要带他去哪里?喂!史卡利人呢?叫史卡利过来——」

  「小怪兽,没事,他如果还想要那东西,就不会把我——」

  耿念棠话还没说完就被两个男人拉到场中央,压倒在地,强行脱下了他的靴子,再把一条有着长长黑色铁链的脚镍,铐上了他赤裸的双脚。

  小满惊呼出声,还要喊史卡利,就看到另外有两个男人朝她走来,开了了她的笼子,将她也拉了出来,拖到了那坍塌的山丘边,史卡利不知何时已经坐在那里,有人搬了张沙滩椅给他,还替他撑了一把海滩伞。

  她被拖到他面前,推倒在地上。

  四台空拍机,不知从哪冒了出来,出现在空中。

  她心头一惊,知道大事不妙,转身一看,只见那些黑衣人都火速从他身边退了开来,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拿着枪,却都退得大老远,退到了围出来的圆圈之外,有些人站在高地上,有些人就乾脆站在堆圆圈的货柜上。

  下一秒,小满就看到了让那些男人退开的原因,瞬间吓得脸色发白。

  鳄鱼!

  一只鳄鱼!

  还是一只他妈的河口鳄——

  耿念棠一抬头,就看见了那庞然大物,当场一句葬话就冒了出来。

  妈的,他是命带鳄鱼吗?

  这些王八蛋竟然把他和世界上最大的爬虫类链在一起?

  而且这家伙还大得要命,根本有如史前巨鳄!

  难怪这两天他就觉得关他的铁笼有股腥味,他妈的那笼子根本一开始就是

  拿来关鳄鱼的!

  他紧张的看着那在不远处,和他被链在同一条铁链上的巨鳄,内心深处爆出葬话连篇。

  他们把铁笼打开了,所以那些黑衣人才退得飞快。

  他不敢乱动,不想引起那只恶兽的注意,但史卡利那死骷髅才没那么好心,那家伙在这时拿起一只扩音器,站了起来,对着场中的他,和那几台空拍机广播。

  「各位亲爱的朋友,大家好。我是狩猎游戏系统里的工作人员,我叫史卡利。今天我们将为各位带来一场精彩的人鳄大战。目前场中的猎物,是红眼意外调查公司的调查员,他详细的背景资料,您可以在萤幕上的左手边看见。今日猎人,则是世界上最大的爬行动物,澳洲河口鳄,又称食人鳄,这可爱的家伙体长六公尺,重达一千公斤。玩家们即刻就能开始下注。」

  耿念棠听得火冒三丈,双眼直盯着前方那只慢慢走出铁笼的河口鳄,一边道:「史卡利,你他妈的揍得我剩半条命,又饿了我两天,你确定这赌盘不会一面倒的赔钱吗?」

  「你放心,我也饿了牠好几天了。」那男人闻言,拿起扩音器,冷笑:「还有,这个赌盘,不是赌你和牠谁会赢,是赌你能撑多久才会死。」

  小满惊恐的转身,对着那可怕的男人道:「史卡利,你疯了,你不能杀他,红眼的人——」

  「我不能?」史卡利打断她的话,冷眼看着她,道:「恐怕红眼的人已经做了错误的决定。」

  她脸一白,还要再说,身后却传来动静,小满匆匆回头,只见那条巨鳄已经朝阿棠冲了过去,吓得她魂飞魄散、惊呼出声。

  他飞快往旁退闪,却无法跑远,他右脚铁链的另一端,被紧铐在鳄鱼的前肢上,一人一鳄之间的距离,被限制在铁链那短短的五公尺。

  「阿棠!」她想冲上前去,却被黑衣人架住。「没事,鳄鱼嘛,就是肉啊!」

  他禽着笑,扬声开口,却没有分神转头看她,两眼紧盯着那冷血的庞然大物。

  眼前这男人看似轻松,小满却吓得要死,虽然说他前两天也扛了几块肉回来说那是鳄鱼肉,但那些肉看起来了不起就是一圈大腿,没像前面这只那么恐怖的大,而且他当时有刀有枪,现在却两手空空,还被迫和这恐怖的动物拴在一起啊。

  害怕让他分神,小满惊恐的压着嘴,不敢再发出声音。

  耿念棠直盯着那缓缓转过身来,再次面对他的超级大鳄鱼,伸出一根手指警告牠。

  「嘿,老兄,这不是个好主意,吃了我会消化不良的。」

  那怪物当然听不懂他的话,只用那双金黄的瞳孔,死死的盯着他,一边缓缓摇晃着牠结实的身躯,往前踏出一步,然后再一步,一脸蓄势待发。

  他没有被牠缓慢的动作欺骗,他知道必要时,这怪物狩猎时可以动得多快。

  周围那群黑衣部队的人讪笑鼓噪着,他没有多看一眼,只是尽力拉出距离。

  这些人用货柜和铁笼、怪手围出了一个临时的竞技场,让他和这怪物被限制在其中,虽然他知道自己可以找个地方爬上去,但他也很确定他只要试图脱离这个圈圈,那些王八蛋就会开枪射他,更别提如果眼前这位鳄鱼老兄一甩头,就能将他拽拉下来,再趁他还没爬起来时,一口将他吞掉。

  为了不让他有任何机会,他们连他脚上的靴子也脱掉了,他两手空空,打着赤脚,脚下被焚烧过的空地被清得一乾二净,没有任何足以拿来当武器的石头或枝干。

  牠前进一步,他就退一步,但他很清楚,牠不会永远这样慢吞吞。

  对牠来说,他是肉,而且牠饿了。

  话说回来,牠也是肉,而且他真的他妈的也很饿。

  耿念棠眼角微抽,瞪着那怪物,露出白牙,狠狠一笑。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是吧?

  他可以感觉到手心冒汗,心跳飞快,恐惧让他肾上腺素激增,却也让他脑袋变得更清楚,他跨开双脚,张开双手。

  他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机会。

  他舔着乾涩的唇,慢慢吸气,缓缓吐气,紧盯着牠,一步一步地弓着这巨兽往那些重型机具移动。

  蓦地,牠突然冲了上来,快得有如闪电一般,他早就料到,几乎在同时跳了起来,由上往下,用全身的力气加上体重,朝那转头追咬过来的怪物鼻头狠狠踹了一脚,那巨鳄痛得甩头,他落地后就地滚了一圈拉出距离,飞快脱下身上的坦克背心。

  牠愤怒的晦哮着,转头想再咬他,他没有给牠机会,抓着脚上的铁链和T背冲上前,再一个鹞子翻身,以分寸之差,从那怪物恐怖的大嘴上头翻过,将整件T背刷地套上了牠的头脸,虽然这背心无法绑住牠的嘴,但那布料却扎扎实实的遮住了牠的双眼。

  他没有因此停下来,趁牠看不见,只握着脚上沉重铁链,迅速套住牠粗壮的颈项,再爬上那重达两千多公斤的怪手着地前臂,飞快转了两圈,把脚上铁链缠绕在上头。

  五公尺的铁链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要绞死这头怪物,已经足够。这家伙力气真的很大,牠卯起来挣扎,竟拖动了那沉重的怪手,结实的长尾甩了又甩,几次都差点打到他,让他卯起来东闪西躲。

  幸好牠眼睛被遮住了,所以无法看到他人在哪里。

  下一瞬间,怪手被牠拖得倒地,他一脚被铐在链子上,没有太多空间可以闪躲,差点被压倒。

  不过,只是差一点。

  牠越是挣扎,那铐在牠脚上、缠在牠脖子上的铁链,就越是因此被扯得更紧 …挣扎的力道变小了,可就在这时,他看见那串铁链,其中一处竟因此开始被拉开。

  shit!这铁链哪家做的?品质也太烂了吧?

  混乱之中,他飞快绕转怪手前臂,松开脚上铁链在上头的束缚。

  现场每个人都以为他会趁机逃走,离那鳄鱼越远越好,但他却不退反进,

  直冲上前,在铁链断掉的那瞬间,及时抓住了它,一脚踩在牠身上,用全身的力气紧抓着松脱的铁链,不让这家伙有机会喘上一口气。

  这怪物死命挣扎,吼叫、咆哮,在地上东翻西滚,甚至带着他撞上了另一辆怪手和一箱货柜,情况是如此混乱,但他从头到尾,始终没有放手,他很清楚一放手他就死定了。

  然后,不知过了多久,彷佛在经过无止境的时间之后,牠终于停止挣扎、不再动弹。

  原本吵杂的喧哗,不知何时消失了。

  四周一片死寂。

  他喘着气,抬起眼,满身大汗的看着周围那些人,然后找到了脸色发白、泪流满面的小满,和那不知何时,已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的史卡利。

  「我说了,鳄鱼嘛,就是肉啊。」

  他先对着小满笑了笑,然后看着那王八蛋,吐掉口中一嘴血。

  「既然你不给我饭吃,我也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紧握着铁链,他缓缓从那头鳄鱼身上站了起来,露出野蛮的微笑,舔着染血的唇道。

  「希望你没因此输到赔掉自己的小命。」

  老天,这男人真的是找死。

  小满一听就知道这句会惹恼史卡利,她转头I看,果然看见那家伙气得脸色发青,恼羞成怒的拔出手枪,就要开枪杀他,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小满挣脱了那两位因为看他大战鳄鱼看到忘记抓紧她的黑衣人,朝史卡利飞扑过去。

  枪声响起,但子弹射到了树林里。

  耿念棠见状,想往前冲,可其他黑衣人已再次抓住了小满,对方人太多了,又个个有枪,他在史卡利爬起身想揍小满时,强迫自己站在原地,开口大喊。

  「史卡利!你这家伙也他妈的太输不起了!」

  这一句,成功转移了那变态的注意力。

  耿念棠跨开双脚,伸出,根指头,朝他勾勾手,贱贱一笑。

  「来啊,你要是有种,自己过来和我打一场啊!」

  说着,他举起双手,看着周围那些男人,笑着道:「嘿,这时你们应该要举起双手,一起喊啊,史卡利!史卡利!史卡利——」

  当然,现场没有人真的举起双手附和他,但这还是让史卡利气得脸红脖子粗,让他笑得更加灿烂,抬头对着那些空拍机玩家,加码挑拨离间。

  「各位变态们,你们说怎么样啊?噢,对了,或者刚刚这赌盘已经让游戏庄家输到脱裤了?你们确定他们付得出赌金,没有卷款潜逃吗?」

  史卡利怒瞪着他,正要再次举枪,旁边一名黑衣人却拿着手机快速的走上来,将手机递给他。

  史卡利一愣,脸色微微发白,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伸手接了那通电话。耿念棠心头一跳,眼底的狠劲泄露了出来,他没想到这样挑衅可以成功。他希望那些人真的放这死变态下场,他等这机会等很久了,他会揍得这王八蛋满地找牙。

  史卡利紧抓着手机,听着对方讲话,听着听着,苍白的脸,却渐渐恢复血色。

  然后,那可恶的家伙扬起了嘴角,抬眼看着他,笑了。

  耿念棠额角一抽,兴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果然,史卡利按掉了通话键之后,放下了手枪,拿起扩音器,开口道:「和我对打有什么精彩?让我们给你一个更有趣的对手吧。各位亲爱的玩家,让我们欢迎红眼意外调查公司的另一位调查员——」

  他听了心头一寒,身后在这时传来骚动声,他匆匆转身,看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站在那里。

  男人手上也被上了手铐,脚上一样被扣上了脚缭,身后一样有个被胁持的女人。

  女人身材娇小,却同样被上了手铐脚钟,她全身都是泥巴和血,看起来很惨,却又给人一种莫名的恐怖感。

  他知道,她会让人感觉恐怖,不只因为她那张脸上完全没有表情,也因为她身上的血都不是她的。

  那让她一颗小脑袋,同时被至少十几把枪指着。

  他认得她。

  她是霍香。

  耿念棠抬眼,对上了男人熟悉的眼。

  阿光和他一起长大,但这家伙和他一起度过那段可怕的惨绿少年,他们一起念书,一起竞争,一起打架,一起痛殴对方,也一起痛揍其他来找麻烦的人。阿光是他的兄弟,这男人却有如他的手足。

  他不是别人。

  他是阿万。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