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猎爱(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猎爱(下) 第16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夜深,人静,白雾茫茫。

  他把萤光棒留在神殿里,外头黑漆漆的,但她能感觉到浓湿的雾气贴上了皮肤,她在黑暗的林子里走了一阵子,但最后还是靠着他的帮忙,才有办法在这雨林中跋涉。

  他带着她在雨林迷雾里七弯八拐,最后一段,为了以防万一她制造出太大声响,加上她双脚水泡又被磨破了,让她痛得脸孔扭曲,他乾脆直接扛着她走,等小满回神,两人已经到了那片被烧过的雨林附近,躲到了那处坍塌的高塔空地旁的灌木丛里。

  她还没喘过气来,天已经亮了起来,太阳一升起,白雾就被风吹散开来。

  远远的,小满就能看见那两架直升机,还有几辆挖土石的重型机具,其中一辆前面还有个巨大夹钳,一些黑衣男陆陆续续从帐篷里走出来,到另一座有顶无墙的开放帐篷里吃饭,然后和持枪站在外围巡守的人交班。

  他们在那块空地里来来去去的,搬东西、维修器具。

  蓦地,他事先安装在神殿坑道里的定时炸弹在这时被引爆,小满只听轰隆一声,不远处空地和雨林的边缘被炸开了一个洞,那些石砖被炸成小石头窜上了天,又纷纷落了下来。

  黑衣人骚动起来,纷纷跑了过去。

  他启动护臂,抱起她,按下手中按钮,将这些天偷偷安装的炸药也一一引爆,在同一个方向制造了更大的混乱。

  火又烧了起来,更多人往出事的地点跑,耿念棠在同时握拳射出护臂里的黑色小箭,勾住其中一辆怪手,抱着小满一起荡了过去,刚刚好落在一架较小的直升机旁,最神奇的是那架直升机竟然还没有门,他一抬手就将她推送了进去,然后跟在她屁股后爬上了驾驶座。

  事情顺利得不像真的。

  小满简直不敢相信他这么夸张的计画竟然可以成功,但那些人在混乱中真的没人发现他们,甚至直到他发动了直升机,开始要起飞时,他们才惊觉坐在上面的人不是他们自己人,但那时他已经发动引擎,打开机枪扫射,让那些黑衣人为了闪躲,全都趴倒在地。

  「抓好!」他笑着对她大喊,挪动操纵杆,将直升机飞得更高。

  正当小满兴奋得想尖叫,以为两人真的可以逃出生天时,史卡利持枪抓着一个小女孩出现在眼前,在那直升机扬起的满天风沙之中,那邪恶的骷髅男拿枪抵着那个小女孩的脑袋,强逼那女孩跪在地上。

  那是不言而喻的威胁,清楚而明白。

  史卡利当着两人的面,眼也不眨的开枪杀了那女孩。

  小满浑身一震,吓得掩嘴尖叫。

  另一个男人在小女孩倒地后,推着另一个小男生过来。

  在那邪恶的男人后面,还有一整排孩子,他们有男有女,肤色人种都不

  同,年纪看起来只有七八岁,最大的了不起也才十一二岁。

  史卡利抓过那个小男生,将手枪再抵上那吓得脸色发白的男孩脑袋上。

  小满惊恐的含泪看着眼前这一幕画面,伸手紧抓着身旁的男人手臂。

  「阿棠!停下来!我们必须停下来!」

  耿念棠怒瞪着眼前那王八蛋,骂了一句葬话,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只想按下机枪按钮开枪,但他清楚自己不可能只打中那骷髅头,而不打到那些孩子,到头来他握紧了操纵杆,只能放弃起飞,重新降落。

  急速转动的螺旋桨慢慢停了下来。

  「这王八蛋是个自大狂,他不会让我有机会说话,你别反抗他,告诉他东西我给了红眼,那颗黑球是我们的保命符,让他去和红眼的人——」

  他话没说完,黑衣部队的人已冲了上来,将两人拉下直升机,他没有反抗,但他们还是痛揍了他一顿,对着他拳打脚赐。

  「住手!快住手!别再打了!」

  小满惊慌的喊着,但那些男人没有一个理她。

  见状,她火速转向那可怕的男人,吼道:「史卡利!快叫他们住手!他是红眼的人,你知道他是,他进去过神殿,他把祭祀主体拿走交给红眼了,你如果想要那东西,只能拿他来换,你听到没有,史卡利——」

  那邪恶的男人冷冷的看着她,过了半晌,见他被揍得头破血流了,才举起手,制止手下。

  那些黑衣人退开,她才看见他在地上蜷缩成了一颗球,用双手护着头脸,但即便如此,他仍被揍得满身是血,连爬都爬不起来。

  她想挣脱黑衣人的箝制冲到阿棠身边去,但那些人紧抓着她不放。

  史卡利走到她面前,伸手用力箝抓住她的下巴。

  「你和他进去过神殿里了?」

  小满脸色苍白的看着他,只能点头。

  「他把东西拿走了?」

  「对……」她唇微颤,再点头,恐惧让泪水上了眼,「他说那是颗球,之前就把东西给了红眼的人,让他们带走了。」

  「入口在哪?」

  「那里,」小满抬起颤抖的手,指着来时的方向,含泪开口:「一公里左右,入口上面长了棵大榕树,将它整个挡住了。」

  「下一座的座标呢?」

  「我没找到……」她看着他,极力镇定的哑声说:「里面太大了,我们没有足够的设备,他决定先想办法回红眼,之后再说。」

  史卡利眯着眼,松开了她的下巴,她还没喘过气来,他已狠狠甩了她一巴掌,小满被打得头昏眼花,只觉一口热血涌上鼻头。

  「把这王八蛋倒吊起来。」史卡利转头弹了下手指,指着地上那可恶的破坏者,道:「吊到怪手上。」

  他话声方落,另一个黑衣人已经将两人留在直升机上的背包拿了过来,他们翻出了她的平板电脑。

  小满心下一寒,冷汗直冒。

  那里面有许多照片,她还拍了最后的地图,但她拍得很近,也许他不会发现。

  史卡利接过手,瞪着她问:「密码是多少?」

  她不能不回答,只能硬着头皮告诉他。

  那男人敲下那数字,开始检查,她能看见他双眼发亮,手指在平板上滑得飞快,然后他停了下来。

  她等着他发火,但他没有,只是冷眼看着她说。

  「现在,你要带我过去,去那座神殿,把你知道的东西都告诉我,你动作越快,那家伙就越快能被放下来,只要你漏了一个,我就让人把他的肉一片片切下来,你最好不要再试着逃跑,否则我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懂吗?」

  小满听得不寒而栗,颤抖的含泪频频点头。

  史卡利回头下令要部队集合,一左一右架着她的两个黑衣人松开了手,小满回头看见阿棠被人用绳子绑住,整个倒吊了起来,拉到了半空中。

  他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动也不动,两手贴耳下垂,鲜血顺着他的身体和双手,从他指尖滑落,看起来就像死了一样。

  她万分惊慌,然后他左手的食指抽动了一下。

  因为如此,她注意到他左手的半指手套不知何时不见了,没有戴在那里。一个黑衣人在这时伸手推了她一把,斥喝着。

  「快走!」

  她差点摔跌在地,赶紧重新站稳。

  史卡利抓着她的平板电脑,把它整个没收了。

  她知道他还没发现,没有察觉最后那几幅地图,神殿里的壁画很多,她只能祈祷他们一时之间不可能有空一一比对所有的壁画。

  小满要自己振作起来,举步匆匆往前走,带着史卡利和那些黑衣人往神殿而去。

  快点去,就能快点回来。

  他已经被揍得只剩半条命,她怕他被吊得太久,会失血过多。

  耿念棠从昏迷中醒来时,天已黑。

  他的双手被手铐铐了起来,他们将他像狗一样的关在黑色的铁笼里。

  发现他醒了,小满朝他伸出手,摇着他的脚,悄声问。

  「阿棠?你还好吗?」

  他困难的转头看去,才发现她人在隔壁的铁笼中,除了左脸整个肿了起来,她看起来还好。

  他松了一口气,慢慢的坐起身,爬到她身边,隔着铁拦杆靠着她。

  「我没事。」他说着,舔掉嘴边乾掉的血,道:「你还好吗?」

  「嗯。」她硬咽的点点头。

  「我给你的那颗球呢?」他问。

  「被史卡利捜走了。」她苦笑,道:「他以为那是神殿里的东西,我没机

  会用它。」

  「没关系,他是个白痴,搞不懂的。」他闭上眼,笑了笑,再问:「那些孩子呢?」

  「被关在另一边。」小满伸手抚着他的脸,含泪道:「我以为你死了。」他扯着乾裂的嘴角,道:「只是累了,顺便睡一觉。」

  「这一点也不好笑。」她喉头一硬,小声的说。

  「抱歉。」他哑声再问:「史卡利在神殿里?」

  「对。」她再点头。

  「他和红眼交涉了吗?」

  「我不知道。」小满告诉他:「我带他去了神殿,和他说了我所有的推测之后,他就让人把我带回来了。」

  他点点头,告诉她:「没事的,你别担心,他会换的,他会用一切办法搞到那颗球。」

  「阿棠,史卡利拿了我的平板电脑……」

  他握住了她冰冷的小手,制止她继续往下说,只在黑夜中扯着嘴角,道:「欸,糟糕,你该不会偷拍了我的裸照吧?」

  「我才没有——」

  「如果有,你要早点说,我好做点心理准备,他们为了报复我,说不定会把我的裸照上传到网路上,我的身材这么健美迷人,一张脸帅得不要不要的,到时不小心红了怎么办?」

  她傻眼看着他,但眼前的男人一脸认真,然后道。

  「怎么,你不信吗?人生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有备无患嘛。」

  这话,怎么有些耳熟?

  小满眨了眨眼,蓦地想起他上次说这话时,是因为阿帕莎苏,因为他在阿帕莎苏后面藏了炸药。

  她看着他没有戴着半指手套的左手,猛然领悟过来。

  他的手套是他自己藏起来的,在那混乱之中,故意藏了起来。

  这男人说过,他做事喜欢有备无患,他也说过这里到处都有监视器,他们又将两人单独关在这里,显然有鬼,搞不好此时此刻,就有人正在监听监看他与她。

  刹那间,只觉毛骨悚然。

  小满心念电转,握紧他的大手,哑声配合着说:「我才要问你有没有偷拍我。」

  他皱了皱鼻子:「欸,我才不是那种随便的人。」

  「对啦,你不是随便的人,只是随便起来不是人。」她故意和他斗嘴。他笑了出来,她却只能勉强的牵动嘴角。

  感觉到她的惊惧,他抬手摸着她肿起来的小脸,道:「欸,这下阿帕莎苏真的比你漂亮了,不过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嫌弃你的。」

  「你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她好气又好笑,泪却蓦然上涌。

  他抹去她的泪,禽着笑说:「小怪兽……你记得……害怕时要怎么做吗?要嘻嘻嘻……」

  小满看着那虚弱的男人,不知道他伤成这样怎么还笑得出来,但他紧握着她的手,脑袋靠着栏杆,用那双肿起来的眼,看着她笑。

  「嘻嘻嘻……」

  她鼻头一酸,只能含泪和他一起假笑。

  「嘻嘻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