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猎爱(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猎爱(下) 第15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那是因为当时是在冰河期啊!所以乌卢鲁才是白色的啊!」她因为想通整件事,抓着他猛力摇晃,开心的道:「过去几百万年来,地球大部分时间都处于冰河时期,但每八到十万年就会有一次间冰期,时间大约是二到三万年不等,我们现在正处于间冰期中,每一次的间冰期都会出现温暖的气候,冰原减少,森林向南北延伸,生物变得更加多元化,每一次的间冰期都可能有文明产生。」

  小满兴奋的和眼前的男人解说着:

  「这神殿一定超过一万五千年了,搞不好有好几万年,他们把乌卢鲁画成白色的,是因为当时这里就在下雪,你再下降一点,你看那里,那是南美洲的尾巴,另一边的大陆是南极。北边这一块往西北方延伸像勾子一样的半岛,是

  印尼和马来西亚,我知道它长得不像,但曾经有一段时间,海水降得极低,人们甚至可以走过白令海峡,或坐小船就能从那个半岛来到澳洲这里,你看,当时两地离得那么近。」

  他再往下降,还真的看见她所说的那些地方。

  「见鬼了。」他拧着眉,好奇的问:「所以它们长得不一样是因为你刚说什么,海水上升还是下降?」

  「间冰期海水会上升,冰河时期海水会下降,因为气候寒冷,水都结冰了,所以陆地裸露的比较多,才会长得不一样,东边这里这一块,这两座山脉,是纽西兰的南岛和北岛,中间的峡谷现在完全被海水淹没了,这附近的平原和陆地,因为间冰期的关系,地球暖化造成了海水上升,所以被淹没了。」

  说着,她和他同时看见了那个在平原上的缠绕之蛇,十二条衔尾蛇,咬着自己的尾巴,围成了一个圆圈,大部分都朝向不同的方向,但有三条是一样的。

  她瞬间报出了一串数字。

  「你找到了。」他笑了出来。

  她紧抱着他,含泪笑着点头,「我找到了。」

  他带着她降回地面,她兴奋得一直刀絮不停。

  「柏拉图说他的祖先和埃及的老祭司聊天说到这个沉没的亚特兰提斯,说它在一万两千年前左右时沉没了,古埃及王朝是在五六千年前,柏拉图是两千三百多年前的人,你觉得什么样的传说,可以这样禁得起时间的考验?我还以为最多就是一万年,但他们更早,比我们已知的都还要早,什么样的人可以在历经上万年的时间,还能让人一再这样盖神殿崇拜他们?他们是守护神,你知道吗?即便后来可能因为战争,人们将蛇神矮化,但还是无法完全抹灭他们留下来的功绩和智慧,所以各地的创世神话里,才会一直提到蛇神,单蛇蛇杖至今仍是世界卫生组织的标章,双蛇蛇杖更是被人当做商业与贸易的象徵——」

  她抱着他,用力亲吻他,激动不已的笑着说。

  「天啊,你知道我们发现了什么吗?这些人真的存在,而且——噢,你在做什么?」

  小满话到一半,终于在看见他开始脱他的上衣时,注意到两人已经落地,而且不知为何她整个人已经躺在地上,因为双脚仍勾在他腰臀上,她可以感觉到他完完全全已经硬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听你讲这些,都弄得我好海。」他一脸无辜的说:「可能因为你是那么兴奋,让我想到我们做爱的时候,你脸上的表情。」

  「你胡说什……我才……」小满瞬间红了脸,她松开手脚,他却脱了裤子重新压了上来,双手撑在她小脸旁,低头挑眉看着她说。

  「你知道,在做完那么多苦力之后,我认为我应该要有点奖赏。」

  「你疯了,我们没有时……啊……」她脸红心跳的说,却感觉到他抵着她变得更硬,让她小腹紧缩,反射性轻喘出声。

  他双眼晶亮的低笑,一边吻她,一边脱掉她的上衣,在她唇边道:「我们当然有时间。」

  他低头张嘴含住她粉嫩的乳尖。

  她倒抽一口气,小手揪抓着他的黑发,他的大手趁机溜进了她的裤子里,探进她双腿间,她试图闪躲,却无路可逃,无法掩藏自己早已因他而湿透。

  「天啊,你真的是……好可爱……」他在她耳边笑着低语:「让我硬到发烫。」

  小满听得双耳发热,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感觉到他粗糙邪恶的手指,在那敏感润泽之处往复来回,让她不由自主的抵着他的手颤抖、娇喘、呻吟,几乎在瞬间就不行了。

  那么快就被他弄到失神,让她羞得满脸通红,还没回神,他已经脱掉了她的长裤,再次悬到她身上,捧高了她的臀,探进她身体里。

  小满张嘴轻喊,清楚的感觉到他,看见他紧盯着她的晶亮黑眼映着自己。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提了时间的问题,他进得又深又快,她攀抓着他强壮的肩背,全身上下都因他而发热、发烫,他张嘴贴着她的唇,吻着她的下巴,

  大手捧抓着她的腰臀,一次次弓身来回冲刺。

  太快了……太多了……

  她想要他慢一点,却说不出话来,只能张嘴嘤咛娇喘着,全身颤栗的被他推上了一波浪头,然后又一波。

  小满紧攀着他,可以听见自己桥声连连的喊着他的名,到后来连思考都做不到,她应该要小声一点,但她无法控制自己。

  这男人带来的感觉太快太强烈,远远超过她所能承受,就在她觉得自己又要再次因为缺氧昏过去时,他低吼着抵着她喷发了出来,将他的种子全给了她。

  她紧紧攀抓着他,感觉身体肌肉贪婪的收缩着,汲取着他给予的一切。他的额头抵着她的额,向来明亮的黑瞳也有些失神。

  耿念棠知道她喘不过气来,他自己都快喘不过气来。

  他应该要慢一点,她太少运动,肺活量没那么好,但他忍不住,这小女人是那么兴奋,那么忘情,两人还在半空时,她非但紧夹着他,还因为太激动无意识的磨蹭着,他早就被撩拨到硬了起来,她却一点也没发现。

  等到落地时,他已经忍了太久,她的反应又那么好,害他一下子把持不住,冲得太快。

  躺在地上,她闭着眼,心跳飞快,小嘴微张的喘着气。

  他没有试图吻她,只是张嘴伸舌舔吻着她微启的唇瓣,舔着她脸上的汗水,然后抱着她翻身,让她躺在他身上喘气。

  他喜欢她这样贴在他身上,一颗心因他噗通噗通的跳。

  小满半合着眼喘着气,好半晌才回过神来,她可以嚐到他胸膛上的汗水,闻起来咸咸的,嚐起来也咸咸的。

  她也可以感觉到他有力的心跳,感觉它像是要破胸而出,跳到她手里一样。

  就在这时,远方蓦地又传来隆隆的电钻声,宣告白天的到来。

  小满累得没力气害怕,然后忍不住笑了出来,边笑边喘边说。

  「你知道……如果史卡利在这时……冲进来……我也没有力气站起来逃跑……」

  这话,让他笑出声来,开口告诉她。

  「放心,我有,我会抱着你一起跑。」

  这荒谬的对话让她忍不住咯咯直笑,跟着听到他又说。「你知道,等他挖通,发现这里空无一物之后,应该会气到双眼发白、口吐白沫。」

  她趴在他胸膛上,笑到停不下来。

  为了避免史卡利找到下一座神殿,他再次带她上去,这次两人带了平板拍照,他放她下去之后,用护臂上的黑色小箭去除了天花板上那块地图的其中三只衔尾蛇。

  他本来还想弄掉更多,但她告诉他这样就够了,一来怕破坏太多会太可疑,二来那地图其实很大,要去除一只蛇就要花掉许多时间,再加上他在弄它

  们时,掉下来的石头太多,让她很担心天花板会整个垮下来。

  她告诉他这样就足以让史卡利无法轻易找到正确目标,更别提那一大块曾有的陆地现在全都沉在海水里。

  「所以,我们现在要怎么离开这里?」

  小满忙着收行李时,好奇的开口问他。

  她记得他和她说过,这里的猎场外面有地雷,除此之外天上非但有携带机枪的无人机巡守,地面上还有自动机枪会射击试图穿越猎场边界的人。

  虽然他二哥救人时破坏了地雷区的一部分,但他告诉她,那一块地区在这两星期已让黑衣部队重新安置地雷。

  「你之前不是说你能跑出来,是因为有人在爆炸那天晚上袭击了史卡利的营区?」

  「对。」她点点头道:「那天晚上,所有的猎人都跑到神殿这里来,然后有人袭击了营区,我是趁机跑出来的。」

  「那天晚上我们的人都在忙。」他确认之后,禽着笑说:「这游戏的玩家

  们常把敌人丢到猎场里当猎物,我认为除了我们之外,他们还有别的敌人。」她一怔,「你确定?」

  「我确定,他们还有别的敌人,只是那些人之前找不到他们。」他歪着头,笑了笑,道:「唤,但我们找到了,我们可是红眼意外调查公司。武哥八成已经把情报放了出去,我之前就觉得溜到这猎场里的人,不只我和屠鹰、阿万、霍香。」

  听到他这推测,小满突然想到一件事。

  「阿棠,我逃出来的时候,遇到一个猎人,我本来以为他会抓我回去,但他救了我。」

  闻言,他一愣。

  「你确定?」

  小满点点头,道:「那猎人救了我,不只一次,之前我半夜被拖出帐篷时,也是他救了我,他……杀了一个人,但那阻止了其他人继续伤害我,我本来以为只是因为他比较聪明,不想惹火史卡利,但我趁乱逃跑撞见他时,他开枪杀了其他猎人,还用血在手上写字,叫我跑。」

  「他是不是包着头巾,把脸涂黑?」

  「你怎么知道?」她杏眼圆睁的问。

  耿念棠伸手紧抓着她的手臂,追问:「他长什么样子?东方人还是西方人?头发眼睛是什么颜色?你有看到他的模样吗?」

  「东……西方人吧?」小满拧着秀眉仔细回想,「他五官满明显的,头发用头巾包起来了,整张脸都拿颜料涂黑,露出来的头发好像也是黑的,但我不确定是被颜料涂黑了,还是本来就是黑的。眼睛颜色?我几次看到他都是在晚上,我不确定是什么颜色。」

  闻言,他松开手,低咒一声,着恼的耙着发。

  「怎么了?你认识他吗?」话才出口,她就想起来他说过那位亲如手足的失踪兄弟人在这游戏里。

  小满脸一白,脱口:「你觉得他是阿光?」

  「我不知道。」他抬眼看着她,哑声道:「我希望是,但他失踪很多年了,进入这里之后,我几次看到他,不是在雾里就是在晚上,视线很不清楚,他身形看起来很像阿磊,他用的招式,有些招式很像。我是因为追他才找到你的,但他对你开了枪,我以为是我搞错了。」

  「他对我开枪?」她傻眼。

  「没错,他对你开枪。」他着恼的说:「之前我以为他是为了阻止我追他,但这家伙知道我把猎物聚集在一起,他知道我会去追他,他知道我会为了救你放弃追他。猎人的机器眼里有摄影机,他不能让游戏系统的人和玩家起疑,所以他才对你开枪。狗屎,不管他是不是阿光,这家伙显然不是自愿想当猎人的。」

  「我以为他们都不是自愿的?」应该没人会自愿让人拿掉一只眼睛装炸弹,时时刻刻被人监视。

  「有些是,有些不是。」他看着她,一脸阴霾的说:「这世界上真的有不少人脑袋有问题,但有些猎人,本来是猎物。我们开始调查这个游戏之后,发现这狩猎游戏不只表面上这样,它带着恶毒的洗脑模式,让参与者把杀人这件

  事逐渐正当化。游戏里的猎物与猎人都是实验品,这是场恶毒的实验,而且恐怕有不少政府情报单位都知情。」

  小满闻言,脸色变得更白。「你开玩笑?」

  「我也希望我是在开玩笑。」他扯了下嘴角,道:「但有很高的机率,衔尾蛇的人已经渗透到许多国家的高层,不然怎么有办法这样大规模的掩盖这种狩猎人类的变态游戏?有不少政商名流、企业富豪都是玩家,他们在私底下互相牵制,为的可不只是赌钱或刺激而已。之前我们还不晓得是为什么,毕竟放任这种不道德的变态游戏风险太高,那些人却还是这么做了,但当我在这里看到那颗飘浮的黑球之后,我知道一定是因为它。如果这世上真的曾经有我们不知道的高等文明存在,你觉得游戏主为何要派史卡利收集它们?」

  「当然因为那是无价之宝,那里面有可能藏着上一个文明的线索,甚至可能在某个地方藏有那个文明所有的历史、知识、医学、科技——」话到一半,小满伸手掩嘴,领悟过来:「噢,他们想要的是那些传说中的科技和能源!」

  「没错,特别是军事科技。我猜几乎所有的军事情报单位都在暗中监看这个游戏组织,知情的主政者放任这个游戏,是因为这是战争,而且早已开打,搞不好还有人派探员参与在其中。」

  她看着他,很想告诉他这实在太阴谋论了,但却找不到反驳的论点。

  事实是,她就是人在这狩猎游戏之中,她就是发现了这个文明,天知道她还找到了下一座神殿的位置。

  他快速的将所有必须的东西都塞到其中一个背包里,朝她伸出手,「走吧,我送你离开这里。」

  「你还没说要怎么离开?」

  这问题,让他心情瞬间变好,扬起嘴角,露出一个超级坏心的笑。

  「我要把史卡利想要的东西给他。」

  他要炸掉这座神殿。

  正确的说法,应该是炸开高塔坍塌的通道。

  小满听到这主意时,真的千百万个不愿意,这是上一个文明的遗蹟,是世界遗产啊!她保护它都来不及了,听到要破坏它,她简直快要崩溃,但他再三保证只会用定时装置炸开那段通道。

  她看着眼前的男人,将之前黏在阿帕莎苏后面的黏土炸药整块拆下来,重新塑形之后,安装在坍塌的坑道口,实在难掩心中紧张。

  当她刚刚发现他竟然之前就偷偷在阿帕莎苏后面黏了塑胶炸药时,她真的差点又抓狂一次。

  「你在我房间里装炸药?」

  「只是以防万一。」

  「它要是爆炸了怎么办?」「这东西很稳定,没有雷管是不会爆的。」

  「那不表示你就可以不经我同意,在我房间装爆裂物啊!」

  「对不起,亲爱的,我很抱歉,我发誓我之后一定会经过你同意才动你的

  东西。」他眼也不眨的立刻开口道歉,男子汉大丈夫,该道歉的他一定道歉,顺便发誓一下,装个可爱,以求平安。

  「你不要以为道歉就没事了。」

  「我当然不会这样以为。」他露出超级无辜的小狗眼,一边动作快速的装上雷管,顺便拜托她帮忙,转移她的注意力。「可以帮我从背包里拿一下电线吗?」

  她拿了电线过来,分了一下神,他接过手后,将电线接好,装上定时装置,一边道:「不过人生就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啊,很多事情就是有备无患嘛。你看,我在小美女后面安的炸药,现在不就派上用场了吗?只要让神殿曝光,史卡利一定会火速带人跑进来看,其他情报单位也一样会跑来凑热闹,运气好的话,他们搞不好还会为了争夺这里打起来,高塔外面的人就会减少,说不定会只剩两三只小猫,史卡利在那里停了两架武装直升机,这几天我出去时先埋了一些烟火,到时只要引爆它们,来个声东击西,我们再随便跳上其中一架直升机,就可以哒哒哒的从空中飞走了。」

  小满忍不住将双手在胸前交叉,穿鞋的小脚像兔子一样啪啪啪的在地上拍打,拧着眉道:「老天,你说得好像我们只是要去公园散步一样。」

  「也没那么轻松啦。」耿念棠收起手电筒,改用萤光棒,背起沉重的背包抓着她的手往外走,笑着回:「比较像去游乐场里坐云霄飞车?」

  她不敢相信他还有心情开玩笑,「这不可能成功的,而且你会驾驶直升机吗?」

  他注意到她焦虑的咕哝着,却还是任他牵着手,乖乖的跟着他往外走,这让他笑得更开心。

  「唉,小怪兽,你真的应该要对我有点信心,我当然会开直升机。」

  「什么叫当然,会开直升机这种事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好吗?而且为什么我是小怪兽,阿帕莎苏不是辣妹就是小美女?我也长得还不错好吗?」

  她的抱怨,让他笑得双肩直耸,惹得她举起另一只空着的手拍打他。

  「笑什么!你有意见吗?」

  「没有,我哪敢有。」

  话是这么说,他却笑得停不下来,让她又羞又气,满脸通红的又拍他一下。

  「耿念棠——」

  「OK、OK,你是小美女,它才是小怪兽。」

  「你不要搞得好像我有多凶恶。」

  「你本来就很凶恶——」「你说什么?」

  「我说你凶起来让我好饿。」

  这一句,成功让她襟声,却只让他笑得更加开心,忍不住转身调戏她。

  「怎么了?你还好吗?舌头被猫吃掉啦?」

  她面红耳赤的抬手想打他,但那小手在半空中却失去了力道,只是轻轻落在他脸上。

  他看见她眼里恐惧的神情,心头一紧。

  他知道,其实晓得她一路这样碎念是为什么,与其看她这样,他真的宁愿她继续碎念他。

  「嘿,没事的,」他握住她搁在他脸上的冰冷小手,拉到唇边亲吻温热它。「等我们回去之后,你就会有个丛林大冒险的经历可以让你说上一辈子,那应该会让你成为派对上最受欢迎的人物。」

  她粉唇微颤,哑声道:「我不喜欢参加派对。」「我很喜欢呢,烤肉派对。」他看着她,笑着说:「我们家没事就会办一个,大家一起吃吃喝喝,围着营火烤乳猪、烤鸡、烤香肠、烤地瓜,边烤边聊天,放假时我爸还会放烟火,超级好玩的,下次我们一起回去玩,放心,我家有一堆四眼田鸡书呆子,但没有一个比你可爱,你一定会成为风云人物。」他的话,让她脸红。

  他笑看着她,道:「我说真的,我们还有个小吉普赛算命师,你可以请她帮你看水晶球,看手相,算塔罗牌。阿磊的老婆还是做衣服的,她做的衣服美到让好多女人抢破了头,但你是我的女人所以可以插队。要是你觉得无聊,还有一堆小萝卜头可以让你指使跑腿。而且桃花做的甜点好吃得不要不要的,保证让你吃了还想再吃,吃到不用穿你那大白羽绒就肥成米其林宝宝。」

  最后这几句,害她噗哺一声笑了出来,让他也笑。

  两人笑了一阵,她镇定下来,悄声告诉他。

  「我好怕……」

  他捧着她的小脸,低头吻了她,吻得她晕头转向的,才退了开来。

  「现在呢?」他问。

  「没……没那么怕了,只是……」她面红耳赤的开口。

  「只是什么?」

  「我……唉……」她羞得满脸通红,坦承:「脚没力了……」

  「可恶,你怎么可以这么可爱?」他低咒轻笑出声,忍不住低头再次吻她,这才抚着她湿润的红唇,哑声告诉她:「记得这个,后面的,等我们回家再继续。」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