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猎爱(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猎爱(下) 第1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当他扛着一大串香蕉,提着一袋东西,背着两只捡回来的背包,回到神殿大厅里时,那小女人整个人眯着眼,趴在其中一座石桥上,屁股翘得高高的。他怀疑她知道自己的模样有多可爱多好笑。

  天亮了,大厅里被引进了天光,变得比之前更亮,但她因为近视,还是看得很辛苦,不贴近一点就看不清楚,所以才会变成这姿势。

  他收起已经不需要的手电筒,脚步轻快的下了楼,来到她翘高高的小屁股后面。

  「海,小怪兽。」

  听到他的声音,她吓了一跳,飞快回头,因为动作太快还差点摔下石桥,掉到水里,幸好他早已料到,飞快抬脚挡住了她。

  她抚着心口,然后快速跳了起来,一把抱住了他。

  「你回来了。」

  她热情的反应,倒是出乎他意料之外,因为双手都提着东西,他没办法伸手拥抱她,只能柔声应道。

  「嗯,我回来了。」

  小满知道他会回来,如果他没有出事一定会回来,可她没有手表,那让她觉得他离开了好久好久,没有办法真的定下心来,怕他出了什么事,怕他遇到那些猎人,寡不敌众。

  各种荒唐可怕的想法充塞脑海中,让她紧张得无法专心,还得逼着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问题上。

  「早知你这么想我,我一定跑得更快。」他亲亲她的脸,笑着开口:「不过,我想你应该需要这个。」

  他的调侃,让她脸微红,小满强迫自己松开手,从他身上退开,才看到他双手都提了东西,还背了好几个背包,其中他左手提着的,竟然是她的行李。

  她惊讶的看着他,匆匆接过他递来的行李袋。

  「你找到了我的行李?你在哪里找到的?」

  「你第一天被带来的那栋水泥建筑。」他看着她小睑发亮,如获至宝的双手提着那袋行李跑到中央平台那儿,跪到地上打开来翻看。

  「我到这的第一件事,就是过去那里寻找你的下落。」他跟在她身后,

  「我知道你已经被带走,但还有人留在那儿,虽然他们一问三不知,但我在其中一个房间的角落看到了它,我想你之后应该会需要这些东西,而且我们的小美女在里面呢,所以我就顺手把它带走藏起来了。」

  她翻出了盐洗旅行组,乾净的换洗衣物,还有纸笔,和她的平板电脑,虽然她备用的眼镜被人拿走破坏了,但她备用的隐形眼镜还在啊!

  虽然她所有的私人物品都被人翻过了一遍又粗鲁的塞了回去,她还是忍不住开心的举手欢呼了起来,然后低头继续检查里面的宝物。

  更赞的是,她的阿帕莎苏还整块好好的,完全没有破掉,也没被人偷走,她将它紧抱在怀中,抬头昂首看着他,一双黑瞳亮晶晶的。

  「我有没有好厉害?」他放下手中香蕉,站成三七步,鼻子朝天,志得意满的抖着脚,朝她招招手说:「快点崇拜本大爷一下。」

  他那模样,让她大笑出声,小满放下阿帕莎苏,起身再次飞扑到他怀里,这一回,他稳稳抱住了她。

  小满捧着他的脸,低头用力亲他满脸,笑着给这男人想要的称赞。

  「耿念棠,你最最最厉害了!」

  几分钟之后,小满发现这男人带回来的惊喜不只这些。

  她用那乾净的池水洗了手,坐在地上吃着他带回来的香蕉,本以为他带回来的食物就是这一串蕉,他却从其中一个背包里掏出了一颗足球大小像硬泥块

  又像石头的东西。

  「这什么?」她好奇的问。

  他不答,只笑着拿刀柄将它敲开。

  美味的香气瞬间四逸,她惊讶的发现,那硬泥块里竟然有一只被叶子包裹起来的肥满油鸡,她双眼大睁,不可思议的脱口。「你哪里弄来的鸡?」

  「是稚鸡,野生的。」他笑着拿刀子切割鸡肉,把整只鸡腿卸下来给她:「这是叫花鸡,也叫土窑鸡,作法很简单,挖一个洞生火,把鸡抹上盐,拿叶子包一包,裹上泥土扔到烧热的洞里,再拿土埋起来,用馀热让它慢慢焖熟,因为不透气,所以香嫩多汁,味道也不会飘得到处都是,比较不会被人发现。」

  小满接过热烫烫还在滴油的鸡腿,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口,瞬间感动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他把菇蕈和酸酸甜甜的不知名水果,还有一堆地瓜类的根茎切块,通通塞在鸡腹,那味道真的是又香又美味,好吃到不行。

  她一口肉一口菇菇再一口香甜松软的地瓜,吃得满嘴都是油,差点把自己的手指也一起吃下去。

  虽然之前被绑架时,他们会给她食物,但那都是军用口粮,就算有热食也不是特别好吃,而且当时她吓得要死,根本也没什么食欲,如今放松下来胃口大开,吃得一口接一口,活像饿死鬼一样。

  吃完了鸡腿和鸡胸,他又给了她一颗很像奇异果的水果。

  「这什么?」

  「猕猴桃,奇异果的原生种。」

  他说着又从背包里掏出一堆浆果和莓果、醋栗,还一一告诉她,那些食物的名称,最后还变出了一大堆烤过的坚果。

  当他把外壳打开,她惊呼出声。

  「这里怎会有夏威夷果?」她超爱这种坚果的,但它热量太高,她平常都不敢随便乱买回来吃,没想到他竟然能在这荒郊野地里找到它们。

  他得意一笑,道:「夏威夷果本来就是澳洲坚果,只是被人带去夏威夷种植改良,后来才又传到其他地方,所以大家才叫它夏威夷果,但这里其实才是原产地啊。」

  「可恶,我好饱。」

  虽然这么说,小满还是忍不住含泪开心的吃了好几颗烤坚果。

  他笑看着她,确定她再也塞不进下一口食物,才风卷云残的把剩下的烤稚鸡通通吃光。

  她到水边洗掉手上和嘴边的油,洗一洗又忍不住洗了手臂,然后又擦洗了汗湿的颈项。

  阳光经由水晶折射,轻轻洒落,照亮整座厅堂。

  那光线十分柔和,不会刺眼,让人感觉很放松,她可以看见阳光穿透中央平台一旁清澈的池水,和在水中生长的翠绿水草,以及底下长满青苔的石头。这里,真的给人一种神圣的感觉。

  这水看起来太乾净了,仔细一看,里面还有鱼呢。

  对这些小鱼来说,这里一定有如世外桃源吧?

  小满见了忍不住坐在水边,脱掉了又臭又葬,半湿不乾的鞋袜,把脚伸进去。

  这神殿里的水,冰冰凉凉的,非常舒服。

  大半夜穿越了湿热的雨林,她身上的汗乾了又湿,湿了又乾,让她觉得自己又葬又臭,像条咸鱼一样。

  虽然手脚洗乾净了,反而越显身上衣物的湿黏和葬臭。

  这里的池水是蓝绿色的,清澈见底,看起来好像也没很深,虽然他不是没见过她没穿衣服,但这里这么亮,真的还是让她有些害羞。

  可吃饱喝足后,当她意识到自己有多臭,身上越发痒了起来。

  她偷猫他一眼,见他低头专心在吃东西,忍不住往下滑,想偷偷溜进水里把自己洗乾净,谁知她才刚下了水,脚还没碰到底,就听到身后男人开口说。「你知道,这是活水,这地方拜的又是蛇神,里面可能有蛇。」

  他的话,让她吓了一跳,飞快重新爬上了岸,却听到他的笑声,下一秒就看到他噗通一声跳进水里,溅了她一头一脸的水。

  她倒抽口气,瞬间领悟他是故意闹她。

  「耿念棠——」

  他在水中哈哈大笑,万分无耻的说:「欸,说不定真的有啊,我好心提醒你耶。」

  小满好气又好笑的皱着鼻子冲着他哼了一声,但又心有疑虑,谁知下一秒,他就游到眼前,趴在中央平台边,朝她伸出了手。

  「来啊,别怕,就算真的有蛇,我也会帮你把牠赶跑的,把自己洗乾净很舒服的。」

  她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抵不过想洗澡洗头的冲动,重新下了水。

  结果这水池比她想像中还深,她竟然踩不到底,让她又惊了一下,瞬间有些惊慌,可他就在她身边,大手扶着她的腰,没让她往下沉。

  「好深,」她喘着气,紧张的攀着他的肩头,不解的看着他说:「我以为水深才到我的腰。」

  「因为这水很乾净清澈,把池底放大了。」他禽着笑告诉她:「你知道,就某种光学原理吧,像放大镜一样,中间这里大概有两公尺深,你看旁边有些地方看起来不是颜色很深吗?那里至少有三四公尺。」

  她看着他,眨了眨眼,忍不住吐出一句话:「我现在才担心自己弄葬了这池水,是不是很蠢很好笑?」

  他听了又笑,低头揪了她一下。

  「一点也不。」

  她小脸微红,却也忍不住笑。「欸,可恶,你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他说着又吻她,再吻她,害她一下子忘记自己下水是为了什么,甚至忘了踩不到底的害怕。

  波光粼粼,在两人周围闪烁着。

  他笑着亲吻她,脱掉了她的衣物。

  水很冰凉,她却觉得好热。

  「我应该……」她贴着他的唇说:「要继续工作……」

  「不,」他笑着说:「你应该要休息一下。」

  他解开了她的裤子,往下拉,她娇喘着提醒他:「你知道……这里……是神殿……」

  「我知道。」他大手滑到她光洁的臀上,亲吻着她的脖颈,笑得超开心的说:「但幸好我们两个都是人,不是什么伟大的神。」

  这话,让小满忍不住又笑,然后笑声因他的进入而中断,她张嘴轻喘着,无法抗拒,也不想抗拒,当他再次亲吻她,她攀着他的肩头,环着他的颈项,回吻这个爱笑的男人,在他怀中娇喘,夹紧了双腿,感觉着他,回应着他。

  和他做爱。

  这感觉是如此自然而美好。

  她无法自已的颤栗着,笑着拥抱着他,亲吻他,直到两人一起攀上那极乐世界。

  当她缓过气来时,才发现他已经带着她游回中央平台,在她浑身仍觉乏力时,他替她洗了头发,还小心的避开她耳朵上的伤口。

  跟着,他又从水里捡回了两人的衣物晾了起来,再从其中一个背包里,拿出医药包,用生理食盐水和碘酒消毒片,清理她耳朵上的伤口,然后又变出了几朵带花的叶子,将它们捣烂,替她的伤口敷药。

  「这是山牡丹。」这回没等她问,他自己说了,禽着笑解释:「又叫王不留行,可以止血消炎,治跌打损伤、消化不良,我老家山上就有,我第一次在这看到还愣了一下,没想到澳洲这里也有。」

  「你以前来过澳洲?」

  虽然这男人之前待过亚马逊流域,可世界各地的植物还是有些差异,更何况这里还是南半球,他也懂得太多了。

  「嗯,来过几次。」他笑了笑,「我们是意外调查公司,有人的地方就有意外嘛。」

  说的也是。

  小满看着他的笑脸,忍不住也拿起一片消毒片,替他清理脸上的擦伤。他愣了一下,然后扬起嘴角,乖乖的蹲在她身前,让她替他打理伤口。眼前这男人的傻笑,让她粉唇轻扬,却又有些不舍。

  几个月前,她曾好奇他为何会选择做这样一个危险的工作,可在经过这几天的遭遇之后,她开始了解他是为什么。

  因为这世上总是有运气不好的人,像他的兄弟,像她,需要他的帮忙,而他无法假装没看到。

  轻触着他脸上的瘀青,他身上那些伤疤,小满心疼的悄声问。

  「你都不会累吗?」

  他黑瞳一暖,仍带笑。

  「会啊。」他歪着脑袋,瞧着她,笑着说:「但很值得。」

  一颗心,微微的震颤着。

  无法自已的,她倾身亲吻他,微笑贴着他的唇说。「耿念棠,你是个傻瓜。」

  她的结论,让他又笑,伸出双手,抱着她一起躺下,用手指梳开她的发。

  「我累了,陪我躺一下。」

  小满不知他说真的还是假的,可她没有抗议。

  远处的电钻声,不知何时停了,整个世界感觉起来好安静,只有水声轻轻,只有他规律的心跳在响。

  外面不知是不是下雨了,水晶反射的光线暗淡了下来,但仍有粼粼的波光映照着墙上的壁画、浮雕。

  她伸手覆在他心口上,下一秒,就闭上了眼,进入梦乡。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