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猎爱(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猎爱(下) 第1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小满把那颗银球收到了口袋里。

  老实说,她还满担心自己不小心摸到就会启动它,虽然他再三保证要有一定的力道才能压下开关,还需要辨识她的指纹,她还是觉得怕怕的。

  不过,她可以理解他的担心。

  如果带着它,可以让他安心一点,她可以把它装在口袋里,拉上拉链,假装它不在那里。

  起初她以为她会很难忽略它,结果她一开始研究这大厅里的浮雕和图腾之后,眨眼就把它忘记了。

  这神殿厅堂里的浮雕很多,墙上还有许多壁画,她很想细看,但真的没有那个时间。

  这里以图像记载的东西比之前几座神殿都要多,即便没有用科学仪器做监定,她也可以看得出来,这神殿建造得比前面六座还要早,更加古老。

  最糟的是,有一面墙虽然写着文字,但上面的文字她从来没见过,它们不是像中国、埃及、马雅的象形文字,也不是亚述的楔形文字,当然更不是英文和拉丁文这种近现代的字母文字,它们看起来就像天书一样。「你之前怎么找到那些神殿座标的?」

  她头也不回的说:「他们用的是十二进位,不是十进位,当然海恩知道,可是他用了错误的定点去计算经纬度。地球的经纬是虚拟的线,他认为这些人是用天象星座当做定点,但天象星座会因为地球的自转轴飘移,造成岁差而改变,虽然那角度才差一点点,但一点点就会差很多了。」

  小满边看着那座密密麻麻的文字墙,边反射性的摆摆手道:「我认为那太不精准了,岁差造成的误差,要经过两万五千七百七十一点五年,天象才会回到同一个位置,当然岁差是可以计算出来的,但那需要一定

  的天文知识,否则就要碰运气,这些人建造这些神殿指出密码,是要让后人找到下一座神殿,不会给出那么不精确的答案,所以我找到数字之后,改用神殿的祭祀台当定位点,以它为中心,重新用十二进位的数字,拉出经纬度,就能找到下一座神殿的中心位置。」

  「上一座。」他说。

  她愣了一下,转头看他。

  「应该是上一座。」他站在她身边,笑着说:「依照你的说法,这一座神殿是先盖好的对吧?盖好之后,才盖下一座,所以埃及的阿波菲斯那里才能记录这里的位置。」

  她恍然过来,笑着点头:「对,这里是先盖好的,所以是上一座。」「你说这些神殿有十二个?」

  「其实应该不止十二个,大大小小的很多个,但真正有祭祀主体球的就是这十二个。」

  「因为他们使用十二进位?」

  「对。」她点点头,说:「我们一年有十二个月,一天有二十四个钟头,以前中国使用的还是十二个时辰,西方有十二星座,黄道有十二宫,这些知识都是很久之前就有的,这些人乍看从历史退场了,但他们的知识,断断续续的流传了下来,一直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可能是他们的子孙、学徒,我不确定,也许为了保护这些地方,或者为了独占知识,或者别的其他原因,几千年真的可以发生很多事,总之到最后只剩下传说。」

  她快速来回查看墙上的文字,想找出一个规律,一边一心二用的和他说明。

  「神话都是传说,经过战争、改朝换代之后,因为许多政治因素,这些神格都会被改变,但是还是会有迹可循。蛇神也在这段时间中被压低了神格、污名化,我不知道海恩当初到底是怎么找到第一座神殿的,也许是碰巧,也许他真的找到了相关文献,从中看出了端倪,现在他死了,真相大概也只有他知道了。」

  看着那文字墙,她皱起眉头道:「可恶,我需要纸笔……」

  「不……不,我不需要……反正之前我也不是从文字里看出来的……」

  「十二、十二、十二……十二进位……十二座石桥……也许我该找十二条蛇,可是,该死,这地方到处都是缠绕之蛇……」

  小满放弃那座文字墙,改查看着墙上和石桥上那些符号与图腾、浮雕,她的脑袋高速运转着,一边忍不住低声碎念。

  她不是不清楚她在自言自语,但她无法控制。

  有几次他似乎又问了她什么,她只是反射性的回答,一边绕着圆形大厅的边墙查看,她从左边顺时针绕了几圈,又从右边逆时针绕了几圏。

  偶而她会意识到他的存在,那让她安心许多,专心的面对眼前的问题。然后忽然间,她隐隐约约听到某种规律的震动声。

  当她意识那声音是电钻声时,不由得紧张了起来,但他笑着告诉她。

  「嘿,你是对的,那骷髅头不敢用炸药,所以才用电钻。」

  「我还有多少时间?」

  「放心,他从那个方向挖,不用炸药,又没大型机具,没两个月是不可能

  挖通的,只是声音在地底会传很远。」他顿了一下,道:「我上去弄点食物,顺便看看情况,你自己一个人可以吗?」

  她不想独自一个人留在这里。

  可虽然很害怕,她也很清楚,两人要活下去就需要食物和水。

  这里有水,却没有食物,之前那个背包里的存粮都被两人吃完了,来这里的路上,他拿走需要的东西之后,随手扔进了草丛里。

  小满看着他,点点头,哑声道:「你小心点。」

  「没事的,你继续研究这些老古董,我马上就回来,OK?」

  她再点头,小手却不觉微颤。

  他看着她,握着她的手,歪着头,笑道:「小怪兽,记得吗?害怕的时候——」

  「就嘻嘻嘻嘛,我知道。」她说着张嘴露牙:「嘻嘻嘻。」

  她笑着,粉唇却在轻颤,他不舍的伸手将她拉到怀中,低头用力亲了她额头一下,再次保证。

  「我马上回来。」

  「嗯,好。」强忍住快夺眶的泪,她语音沙哑的再次点头。

  他强迫自己松开手,转身离开。

  小满看着那男人小跑步沿着墙到了来时的入口,快速的爬上了阶梯,一下子就消失不见。

  偌大的厅堂在他离开后,感觉变得更加宽广了,即便亮着光,但有那么几分钟,她真的觉得世界上好像只剩她一人,然后那远处的震动又断断续续的响了起来,提醒着她,这世上还有坏蛋。

  她没有时间可以浪费。

  小满拉回神智,继续专心查看墙面的图案,试图从中找到下一座神殿的线索。

  耿念棠并不想留下小满一个人在那地底神殿。

  但他在神殿里并没有办法帮她什么忙,他在外面可以做的事却很多。

  他很清楚,一直躲在神殿里并不是办法,他需要确保她的安全,还得搞清楚对方的情况,他也需要想办法连络岚姊他们,才能把她送出去。

  当他来到地面上时,天已经微微的亮了起来,雨林里起了雾,让视线不清,却相当方便让他行动。

  来到这里这段时间,除了地形,他也渐渐的摸清这里的天气。

  他从屁股口袋里掏出黑色的半指手套,穿戴到左手上,用力紧握成拳,黑色手套瞬间弹出束带,往下包住了他的左手上臂,变成护臂。

  确定它功能正常,静悄悄的,他在林子里快速移动。

  如他所料,所有的监视器虽然都还在运作,那些猎人却全都不见了踪影。稍早他带着她去神殿时,就发现了这件事。

  上一回,阿万和霍香失踪时,他们运送了更多的猎物和猎人进来。

  他原本以为衔尾蛇的人这次也会这么做。

  显然找到神殿让他们改变了主意。

  那证明了玩家们并不晓得游戏主在寻找什么,但显然有些玩家察觉到了这件事,而且想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所以昨晚才有空拍机被强行关闭。

  他闪躲着那些监视镜头,溜到了其中一座营区,发现那里已经人去楼空,证实了他的猜测。

  所有的猎人都撤走了,连一瓶水都没留下,当然也没有什么可以吃的,倒是发电用的柴油还剩不少。

  忽然间,他听到直升机的声音。

  他飞快的爬上了一棵大树,躲在林叶中偷看。

  那是一架契努克MH-47G,这种直升机体积很大,前后各有一个三叶旋翼,是特种作战专用的运输直升机,它装载了加大容量的油箱,气象雷达、地貌追踪雷达、电子防御装备,但让他挑眉的,是这东西的机腹可以吊挂超过两万六千吨,差不多一万一千公斤的货物。

  此刻,它正吊挂着拥有多功能旋转夹钳的怪手。

  看着那运输机哒哒哒的飞向那被他炸垮的小山丘,他挑起眉。

  嗯,看来那骷髅头没他想像那么笨嘛。

  不能用炸药,就吊来大型机具来挖是吗?

  这东西会加快他们挖掘的作业速度,不过既然让他看到了,他咧开嘴,露出洁白的牙,开心的笑了出来。

  唉,他这人啊,最喜欢没事找事干了。

  他跳下树,心情愉快的拿空水壶装了一水壶柴油,一路上不忘眼明手快的捡拾被人落在草丛里的背包。

  想找到那些背包其实并不难,跟着虫子走就是了,游戏中被解决的猎人死了之后,并不会有人帮忙收尸,不用半天就会有虫子被血腥味吸引。

  通常死亡猎人的武器都会被其他猎人劫掠一空,但偶而还是会有被遗漏的好东西,像是打火石、匕首,某人靴子上的鞋带,或是——

  手表?

  噢,太好了,这是个好东西啊,他刚好有用。

  将手表放到口袋里,他将一路收集到的工具扔进其中一个背包,再背到背上,然后继续往前飞奔,接近之前阿万和霍香战斗的那处雨林时,他远远就看见被烧得焦黑的林地。

  那架运输直升机降落在山丘前方的空地里,因为一路捡东西,他赶到时,怪手已经被卸下了。

  他躲在树丛中偷看,算好风向,绕到了上风处,掏出匕首拆开手表,做了简单的定时器,再拿出背包里刚刚收集的鞋带,将它们一一浸了柴油,又捡了几根烧成黑炭的枯枝,也将它们浸了柴油,然后间隔一段距离置放,上面还不忘堆放一些微湿的落叶。

  黑炭与黑炭中间,他则拿浸过柴油的鞋带连结着。

  最后,他拿出打火棒,再从口袋里掏出引信,将定时器装上,小心的把这临时组成的定时点火器放到第一堆黑炭枯枝上。

  五分钟。

  够他绕到另一边了。

  他微微一笑,起身偷偷绕了大半圈。

  空地里的人忙着将直升机里的装备卸下,他们每一个人都穿着黑衣。

  他之前见过这些黑衣人,和猎人不同,这些人显然直属狩猎游戏,他听过猎人称他们是黑衣部队。

  之前为了寻找小满,他曾经抓了个黑衣部队的人,很客气的请教对方,那倒楣的家伙知道的不多,但那家伙告诉他,猎人不能伤害黑衣部队,否则玩家和猎人都会被除名。

  他看得出来,这些人受过训练,军事训练。

  五分钟后,打火棒落下,敲击出火花,点燃引信,迅速将柴油点燃,柴油很快的顺着枯炭和鞋带燃烧起来,眨眼间就冒着浓烟燃出熊熊烈焰。

  乌黑的浓烟因为风势,涌向空地,让人伸手不见五指。

  黑衣部队的人很快就发现那突如其来的浓烟和大火,虽然火势不大,但这情况还是让那骷髅男暴跳如雷,要人过去查看和灭火。

  耿念棠藉着浓烟掩护,举起左手瞄准怪手,再次握拳。

  阿震哥研发,再经由高毅改良的左手护臂弹出一根细小的黑色箭头,黑箭带着黑色长线,倏地穿越浓烟,钉在怪手金属臂上,黑箭一入金属臂瞬间张开细爪倒勾抓稳固定。

  他松手再重新握拳,护臂轻震,开始卷线,刷地带着他有如蜘蛛人一般,飞越空中。

  密布的浓烟遮掩了他的身影,他接近怪手时,放缓了收线的速度,整个人往下坠荡到怪手下方,因为惯性原理,黑线一被拉直就像荡秋千一样,将他往上拽荡上去,他抓紧那千分之一秒,挥舞着红眼特制的科技匕首,切割油管,他没切得很深,就是一个会漏油但又不会马上让人发现的一道痕迹。

  跟着,他快速再握左拳两下,黑箭张开的细爪重新合起,倏地在他头上脚下荡至半空高点时,全数被收回到护臂之中。

  他在空中又转半圈,因为失去支点往下坠落,他伸手对准树林,左拳再握一下,黑箭再次弹出,这次钉到了大树上,刷地又将他拉进树林里。

  刹那间,他已经回到茂密的雨林中。

  蹲在树上,他满意的看着那看起来还很正常的怪手,露齿一笑。

  切断整根油管太不好玩了,马上就会被发现,但慢慢漏油,等他们准备好要开挖,才发现油压管线坏掉时,不管是要换整台或换油管,都还得把直升机再叫来一次。

  这可以替小怪兽争取更多的时间。

  看着那个他其实想直接将其拉到雨林里痛扁一顿的骷髅男,他眼角微抽,告诉自己耐住性子。

  哼,君子报仇,三年不晚,小人报仇,那是一天到晚。

  他耿念棠和君子这两个字,可是从小就离了十万八千里远。

  现在他还需要这王八蛋做该做的事,就破坏点基本财物,收个利息先。今天先搞个怪手,明天就来玩个发电机,后天就决定是运输机吧。

  他要是不将这骷髅男玩到吐血三升,他老子就不姓耿!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