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猎爱(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猎爱(下) 第1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确定那些空拍机已经离得够远了,他带着她离开那处高地,钻入丛林之中。

  接下来的路途和之前一样崎岖,但偶而从云层中探头的月光,让她多少能看见一点地面,不过她还是走得十分辛苦。

  到了后来,她真的走得上气不接下气,即便手脚并用,还是觉得自己的肺快爆掉,双手和双脚也快失去知觉。

  当她又一次差点跌得狗吃屎时,他顺手将她抱了起来,然后就乾脆直接抱着她前进了。

  到那时,她早已失去了抗议的力气,也完全不想抗议。

  天知道,现在就算史卡利出现,拿着枪比着她的头,她大概也爬不动一步。

  可同样的距离,他扛着她移动,比她自己走还要快上好几倍。

  这真是太夸张了。

  如果他平常的工作都像这样,难怪他身体那么强壮结实,胃口还好成那样,她之前还奇怪他吃那么多怎么都不会变胖,结果他根本把那些热量全都消耗掉了。

  这男人平常的运动量,八成有她的一百倍。

  当他再次将她放下来时,小满发现自己在另一棵大树底下,这棵树有无数条气根像垂帘一样的垂落地面,有些甚至就这样成了枝干,他牵着她的手,拨开那些气根,钻了进去,然后跪在地上,拨开层层的落叶。

  落叶下是被人刻意交叉横放的蕨叶与枝干,他将它们挪开,从裤子口袋里,抽出一根萤光棒。

  当萤光棒亮了起来,她才看见他前方有一个往下倾斜的坑洞,那斜插入地的洞是被人挖出来的,她可以看到洞穴墙上冒出的树根被人用刀砍断,坑洞的宽度大概只能让一人通过,但在洞穴底部,有个被树根缠住的石门。

  石门上,雕着缠绕之蛇。

  他咬着发亮的萤光棒滑了下去,从半开的石门中钻了进去,然后又从中探出头来,从下往上的看着她,朝她伸手,笑问。「你要来吗?」

  开玩笑,她当然要。

  小满蹲了下来,动作笨拙的顺着那泥巴坑道往下滑,然后跟着那男人挤进了半掩的石门内。

  「小心,里面有三公尺的落差,这里只是这扇门的上面。」

  他在她滑下坑道时,在那高大的石门下方提醒她。

  那扇石门很大,她探头进去看,才发现门没办法完全被打开,除了因为遭土石掩埋之外,也因为它很大。

  那男人已经一溜烟到了下面,在底下等她。

  她小心的踩着门上的浮雕往下爬,那有点可怕,但他伸手帮了她。

  小满注意到,这里的走道没有什么土石,只有在门边地上有个小土堆,让她有些惊讶。

  「你发现这里时,门是开着的吗?」

  「不是。」他告诉她:「这些土还是我开门时,挖洞出去弄出来的。」

  「你怎么知道这里是门?」她从这里看,那石门看起来根本就像是石墙。他露齿一笑,指着前方走道两边的墙,道:「因为前面墙上有画啊。」走道比外面那坑道宽敞许多,是个往前方下降的徐缓坡道,她惊讶的东张西望,看着墙上的精美浮雕,都没注意到他把萤光棒塞到了她手里。

  他站在她后面,看着她双眼发亮的拿着萤光棒,照着墙上的浮雕,情不自禁的伸手抚摸上面那些和巨大鳄鱼搏斗的小人、翻腾的水波、船只,还有岸上的大树。

  雕刻的工匠,精准的抓住了人们脸上的表情,身体的肌肉线条,甚至是飞溅的水波,鳄鱼身上的纹路、嘴里的利牙,都没有遗漏。

  他忍不住告诉她:「这浮雕在刻画人们深受巨鳄的袭击困扰——」

  「但在大蛇的帮助下,他们赢得了胜利。」她往前走,很快的看了出来:「所以人们建造了这座神殿,供奉祭祀蛇神。」

  「对。」他点点头,跟着她往前走,「这是其中一个出入口,但外面可能经过洪水冲刷,加上又被那棵榕树长到了上头,土石越积越多,所以整个被埋到了土里,若不是我是从里面往外找出口,应该也不会从外面发现这地方。」他瞧着她,笑着说:「不过我认为这边其实才是正门,另一边只是望远的高塔,你看这里,这边是这座宫殿,前面这里就是我们进来的地方,中间是主殿,后面这个最高处的高塔,就是我之前发现的入口。」

  「这地方你全都看过了?」她边看边头也不回的问。

  「只是大略看了一下。」

  她快步往前走,一边告诉他:「这些神殿,都是因为差不多的原因被建筑起来,巨蛇帮助了人们,它对抗恶灵,赏善罚恶,教导人们如何耕作、制造工具,中国的传说里,甚至讲到人面蛇身的伏羲女娲创造了人类,埃及神话中也有蛇首人身或人面蛇身的神。各地有太多证据指向蛇神拥有智慧教导了人们,即便圣经里都说伊甸园里的蛇诱惑了夏娃,给了她——」

  「一颗苹果!」这个他知道,立刻开心的举手发言。

  他那么强而有力的回答,让她噗哺一声笑了出来:「是智慧之果,那条蛇给了她一颗智慧之果。」

  「那不就是苹果吗?」他挑眉。

  「事实上,那比较可能是橘子。」她笑着说:「不过重点不是什么水果,而是它的名称,智慧之果。」

  「所以这些蛇神,是智慧之神?」他笑问。

  「对,但到了后来,因为各种原因,人们对蛇神的敬畏有了转化,蛇神在历史之中淡出,常常演变成地府的冥神或者邪恶的代表,但我认为他们一开始是好的。」

  「他们?」他挑眉。

  「我认为他们是一群人。」她顺着那些浮雕壁画往前走,它们和走道一样,一路往前延伸下去,「一群高知识分子。」

  「外星人吗?」他开玩笑的说。

  她愣了一下,停下脚步,转头看他。

  「说真的,我不晓得,但我比较倾向于在最近这一万年以来的文明之前,曾经有过上一个文明。」

  「上一个文明?」

  「你听过大洪水传说吧?」她看着他,道:「洪水传说在全世界各地都有,到处都有洪荒淹没土地的上古寓言。日本的《古事记》中说,高天原是飘浮在海上的孤岛。台湾的阿美族自称Pangcah,意思是平坦的台地,发音也类

  似同文的舟,象徵从海外行舟至此的人。这些都是幸存者留传下来的洪水传说。无论你去希腊、印度、中国、北欧,甚至去询问美洲的印地安人,都可以问到洪水灭世的传说。在这之中,最着名的,就是圣经里的大洪水与挪亚方舟,还有一个就是柏拉图写的亚特兰提斯。」

  他挑眉:「我以为那只是传说?」

  「如果是真的呢?」她边说边拿着萤光棒继续往前走,「智人在二十万年前就在非洲演化成形,我们现在的文明,只花了一万年就从新石器时代演化到可以上月球,还能带着手机在太空中做直播,你觉得智人在演化到一万年前的新石器时代中间那十九万年,人类一直在用石头做石斧,完全不可能有更早的高等文明曾经发生过?」

  她的说法,让他愣住了。

  「你知道智人的脑容量和我们几乎没有什么差别,尼安德塔人的脑容量甚至比我们现代人更大吗?二十万年,还只是我们目前挖到的智人骨头来推断,说不定有更早的,只是还没被人发现。」

  小满顺着那走廊前行,继续往下走,喘了一口气,说:「亚特兰提斯只是柏拉图对学生说的寓言故事,我本来也这样觉得,但海恩教授不这么认为,当他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当那些人无所不用其极的想找到这些神殿,和被供奉在里面的东西时,我回想经手的所有研究资料,开始觉得他可能是对的。」

  前几天她因为太过害怕,完全睡不着,那些神庙、神殿的影像,缠绕之蛇的图腾,那些各个民族描绘、雕刻出来的壁画、浮雕,不断在她脑海里放送,让她重新检视海恩所说的可能性。

  「沉没的亚特兰提斯。」她吸了口气,说:「如果那就是上一个文明,如果他们有着极高的文明,却又遇到不可抗力的因素造成世界全面性的洪水,那些人或许想办法在洪水中活了下来,他们也许无法拯救所有的人,但他们在洪水之后,找到活下来的其他人类,帮助他们、教导他们,所以人们开始崇拜他们,把他们变成了神。因为这些人或者神,以缠绕之蛇、衔尾蛇当做符号或标记,所以人们就认定他们是蛇神。」

  她在岔路停下来,一时无法决定往哪走,但他给了她方向。

  「左边。」他告诉她:「右边那里坍掉了。」

  她往左转,没有多久身后的男人突然伸手拉住了她。

  「小心,前面是楼梯。」

  她一怔,转头就看见他伸手推了旁边墙上一块石砖,石砖顺着他的力道往内退缩,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支小巧的LED手电筒,放了进去。

  下一秒,周围就渐渐亮了起来。

  她吃惊的转头看去,发现前面是一个极为宽敞的大厅,这厅堂如此之大,大到几乎可以容纳一整座足球场,让她吓了一跳。

  大厅的周围都是水,正中间有着一座圆形的平台,平台中央立着一根散发出柔和光芒的巨大白水晶圆柱,十二条通道石桥从中间的平台呈放射状往十二个不同的方向散了开来。

  她所在的位置,是在大约三层楼高的地方。

  而且他说的没错,她的前面有一座三公尺宽的楼梯,如果他没拉住她的话,她就会失足一路滚下去。

  「这种灯槽在这里有好几个,灯槽上方有管道和水晶,他们利用水晶强化折射光线,只要在这里点一盏灯,就能照亮整座大厅。」

  他看着那目瞪口呆的小女人,微微一笑,指着周围镶嵌在墙上,散发出光芒的水晶,告诉她。

  「所有的管道都和墙上那些水晶灯互相连通,管道转角都有打磨过的水晶折射光源,只要在其他墙面找到同样的灯槽,再多点一盏灯就能控制灯光强度,白天的时候就更不用说了,这里看起来会更亮,建造这地方的人大概有从好几处引光进来,我是说真正的阳光,我没空细看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大概也是用管道和水晶折射光线,那些光让水面下长满了水草,白天它们会行光合作用,制造氧气,所以这里的空气才会比较好一点。」

  说着,他牵握住她的手,带着她走下楼梯。

  她带着敬畏的心,和他一起下了楼,踏上那十二座桥之一。

  石桥地上继续刻画着图案,交代着过去的历史,她可以看到大水,看见船只,还有那个看起像孤岛的巨大红色岩石,她知道现在这岩石被称作艾尔斯岩,但她相信以前它一定有别的名字。

  她看见了巨大的袋鼠,巨大的鳄鱼,一只看起来像河马和无尾熊混种之后的动物,牠四足着地时就比人还要高,另一只在地上的巨龟头上长角、尾巴有刺,当然除了巨龟之外,还有巨型蜥蜴。

  很多动物她说不出名字,可她在被海恩劝说转系之前,在考古系看过一些资料,她知道牠们都是真实曾经存在在这块大陆上的各种生物,只是全都灭绝了。

  当她走到中间的平台,看见其他石桥也刻画着不同的图案,而在石桥下方的水里,如他所说长满了绿色的水草。

  「我就是在中间这个平台的圆柱上看见那颗球的。」

  他的话,让她回过神来,转身抬眼看去,愣了一愣。

  那水晶圆柱的上方是平的,根本没有可以放圆形球状物的台子。

  「它是平的。」她转头看他,「那球体有盒子装吗?」

  「没有。」他瞅着她,扯了下嘴角,把食指和拇指指尖圈成一个圆,道:「那颗球差不多就只有这么大,它没有被放在任何东西里,它就这样浮在水晶圆柱上方,大约十公分的半空中。」

  「半空中?」小满傻眼,呆看着他。

  「没错,就在半空中。」他笑着点点头,把手指移到之前那颗小球所在的位置:「飘浮着,差不多就在这个位置,它是黑色的,看不出来是什么材质,完全不会反光。」

  这就是为什么他会带她来的原因。

  他告诉她:「你是对的,我也认为,建造这些神殿的人,不是人类已知的文明。」

  他从裤子另一个口袋里掏出一颗银色的金属小球给她看。「这是我们公司的科学顾问和电脑专家一起帮我特制的金属球,我把它放上去试过,不是这个水晶圆柱让它飘浮起来,是那颗球的关系,你看。」他边说边把那银色的金属小球放上去试给她看。

  「这球是做什么用的?」她杏眼圆睁的问。

  「它是一颗炸弹。」说着,他松开了手。「什么?:」

  银球几乎在同时从他指尖掉落,硬生生砸在水晶圆柱上,吓得小满抓着他的手臂惊叫一声,但他伸手就将那弹起的银球捞回手中。

  「放心,我没启动它,不会爆的。」

  看着她惊慌的模样,他笑得双肩直颤。

  见状,她伸手连拍他粗壮的手臂,又羞又气的说:「耿念棠,你疯了吗—你干嘛随身携带炸弹?还随便拿来乱试!」

  「它们大小重量差不多啊。」

  他边笑边把炸弹球放到掌心挪到她眼前,「而且它有指纹辨识系统,只有我们红眼的人可以用,只要压上拇指,系统会自动辨识指纹,灯亮之后十秒才会爆炸。」

  他倾斜掌心,让那银球滚到指尖,挪动手指让它在指间滚动。

  「你看,它很方便又安全,防震防水还防火,稳定性也高,我带着它只是以防万一,你摸摸看。」

  看着眼前那活像在介绍最新玩具的男人,小满脸色发白的猛摇头。「不要。」

  「真的很安全的,你看,压下这个点,灯就会亮。」

  他说着竟然真的压下去了,一条蓝线隐隐约约从圆球中间亮了起来,吓得她又叫。

  「耿念棠!」

  他笑着道:「你注意看啊,如果三秒内没有侦测到指纹,灯就会熄掉,如果侦测到指纹,就要在十秒内扔出去。」

  灯真的在三秒内就熄了,那炸弹也没爆。

  那引起了她的好奇心,忍不住问:「如果它掉了,你又傻傻去把它捡起来,让它辨识了指纹,爆了怎么办?」

  「它需要一定的压力才会启动,所以如果只是轻触是不会让它侦测到指纹的。拇指是启动,中指是解除,灯亮时也有声控系统,直接对着它讲解除就

  行。」他把那颗银球塞到她手里,「这颗你收着。」

  她吓得差点将它丢出去,但他抓握着她的手,不让她放。

  「你收好,没有用到最好,但事情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你懂吗?」

  她愣看着他,眼前的男人嘴角仍禽着笑,但他眼里没有任何笑意。

  忽然间,了解他为何带着这么危险的东西在身上。

  这里是狩猎游戏的猎场,那些人丧心病狂。

  她没有再拒绝,只哑声道:「我不是红眼的人。」

  「我已经把你的声音和指纹输入系统里了。」他扯着嘴角,告诉她:「抱歉没先徵得你的同意,但那个时候,我不知道你在哪里。」

  说到这里,他黑瞳变暗,嘴角紧绷着。「你怎么……会有我的声音和指纹?」

  「指纹你家到处都有,至于你说话的声音……」他说着,黑瞳亮了起来,微歪着头,嘴眼弯弯的说:「我存了一堆在手机里啊,我会想你嘛。」

  什……什么啊?

  看着眼前一点也不害臊的吐出这话的男人,小满一张脸瞬间暴红。

  他见状,只低头又偷亲了她一下,笑着说:「乖,把它收好,这东西唬人的成分比较大,爆开后会发出闪光和烟,杀伤力很低,但看起来很吓人,你知道,就像是伞蜥蜴遇到威胁都会张开牠折起来的皮,像这样——」

  他边说就边转过身去,再转身对着她演了起来。

  「哇靠,前方有怪物!喝!先吓吓它!」说着,他还举起双手放到脸旁,学伞撕蜴用力张开抖动,还张嘴配音。

  「哗沙啊——」

  他夸张的说明太搞笑,让她噗啸一声笑了出来。

  见她笑了,他开心笑着再说:「这时对方一定会惊得缩一下,不过我们千万不可以得意忘形,一定要趁烟大时,赶快转身落跑,找个地方躲起来,然后在心里默念一百次我的名字,我就会找到你。」

  「最好这样你就可以—」

  她话还没说完,他已经捧着她的脸,凝视着她说。

  「我会找到你。」

  小满心头一跳,只能看着眼前黑眸深深的男人,开口承诺。

  「一定会。」

  热气蓦然上涌,湿了眼眶。

  她不是笨蛋。

  她当然晓得他不可能在她默念一百遍时就找到她。

  可是,她很清楚,过去这些天,这男人为了她,跑遍了这整座雨林。

  所以他才会知道该怎么在这雨林里辨认方向,他走在其中就像走他自家厨房一样,他记起了所有的地形,所有营区的位置,就像她被逼着非得要把这地方的山川地形都记起来一样。

  那些夜半枪声,那些惊人爆炸,都是他弄的。

  他在找她。

  找不到她,他就把它们搞得天翻地覆。

  是他逼得史卡利频频移动越发焦躁,是他让那些男人忙得没空再多注意她,是他为她制造了逃跑的机会。之前光线不清,她没注意,但这里亮了灯,她可以清楚看见他双眼下的阴影,看见他脸上每一道伤痕。

  小满抬手轻抚着他的脸,强忍泪水,笑问。

  「一百遍?」

  他扬起嘴角,笑回。

  「一百遍。」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